极品相师

第0730章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第0730章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2017-11-11 22:37:0Ctrl+D 收藏本站

    这件事对仇魂的打击太大了,他满心的不甘,一千个一万个不服,可是他知道,钱吉可能对他的态度还会好点儿,虎同方是绝不会对他和颜悦色的。可现在二人之中,明显虎同方占主导地位,毫无疑问,若是仇魂去追问,得到的结果只会是被虎同方扫尽颜面的呵斥,仇魂态度不好,虎同方是绝对不惮于出手教训他一番的。

    可是仇魂想破了脑袋也想不明白,内门这到底是怎么了,为何会宁愿选择刀狂,也不肯选择他。

    如果说刀狂的确潜力很大,将来的成就有可能在仇魂之上倒也罢了,可是,仇魂很清楚,许半生或许是这样的人,可刀狂绝不是。现在刀狂和仇魂的差距还不算太大,而将来,只会越来越大。百年之后,刀狂能跟仇魂身处同一期,恐怕都将成为一种奢望,到那时,刀狂就能举目仰望仇魂,带着崇拜的目光。

    可偏偏内门却做出了这样的选择,竟然让刀狂进入五人之列,而将仇魂排除了出去。

    许半生也很吃惊,他立刻想到这或许跟自己有关,毕竟历练行走危机重重,内门可能担心他与仇魂之间的龃龉会影响到这次行走的安全。这样说来,那岂非自己输给仇魂之后,内门也会选择放弃自己?

    泛东流和牛凳更加吃惊,他们怎么也想不到仇魂会被排除在外,从这次的选拔伊始,他们俩就没想到过仇魂有可能在五人之外的情况,就像是也同样不会有人认为泛东流有可能失手。

    即便是仇魂输给了许半生,也没有人怀疑这一点,他依旧是五人之一最确定的那个人。

    可偏偏内门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当然不会有人怀疑虎同方是在乱说,他也只是个筑基而已。怎么敢不尊号令?他既宣布,就必然是掌教和五脉门主的决定。

    可是,为什么?!!!

    这三个字。几乎敲打在每一个人的心头。

    而事实上,就连虎同方和钱吉在接到这个指令的时候。也愣住了。纵然虎同方原本对仇魂的观感就不太好,可也没想过内门有可能放弃他。

    当然,这还是有征兆的,昨日八强对战结束按说就该宣布第五人的人选,可当时师邪却传音给他,告诉他第五人的人选还在商议之中,让他不要宣布。虎同方和钱吉对此没有想法是不可能的,可即便如此。他们也没想到内门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听到耳边全是各种议论,仇魂简直坐立难安,他最害怕出现的场景出现了,现在的他,依旧是众人热议的中心。只是,以往他都是被人称羡的对象,而今天,他却成为了众人歧视的对象。

    人多嘴就杂,总有人会将某个话题引向极为错误的方向,偏偏这样的人总是自作聪明。分析的还往往头头是道,于是便会有更多的蠢货上钩,认为他分析的丝丝入扣。

    在这数百名外门弟子之中。当然会有这样的人,显然还不止一个,他们认为仇魂已经失宠于内门,内门在将许半生视为绝对的天才进行培养之际,原本并不会对其他弟子有任何的不利。可仇魂却傻乎乎的撞在了枪口之上,非要与许半生为敌。这下可好,彻底把自己赔进去了,既然他认不清眼前的形势,一而再再而三的试图挑衅许半生。内门也就不介意将其打入冷宫。

    这种猜测其实很无稽,毕竟内门其实完全没有必要因为出现一个更加天才的弟子就舍去另一个不错的弟子。这完全是可以并行的两个人。

    可当有人煞有介事的这样去分析,且还有白痴随之附和之后。这种猜测竟然成为了主流。就好像若不是失宠,仇魂根本就不可能失去这第五个下山历练行走的名额一般。

    或许也是平素里仇魂得罪的人太多,那些弟子早就看他不顺眼了,只不过忌惮他的实力,也忌惮内门对他的重视,根本就不敢说出来。

    现在看到仇魂“落难”,自然墙倒众人推。从前不敢说的话,不敢有的心思,如今全面爆发了出来。

    也正因如此,他们才会忽视掉更为显而易见的东西,而去一厢情愿的选择相信这种无稽的猜测。

    换做其他人,对于这类言辞,大多数都会不屑一顾,而且,会暗暗记住今日里露出不满嘴脸的对象,将来肯定是要一一还击回去的。

    可是仇魂不同,他的偏执,成就了他外门最强的实力,可却也令其无法承受这样的压力。风言风语对他而言,此刻无异于一把尖锐的匕首,恶狠狠的插在了他的心脏之上。

    而他的身边,偏偏是此前早已绝望,如今纵然心怀忐忑却仍旧掩饰不了自己的兴奋和激动之情的刀狂。

    “你很开心么?!”仇魂突然怒视着刀狂,他将心中所有的怨气,都发泄在了刀狂的身上。

    刀狂一愣,本就忐忑的心思更加不安,可获得下山行走名额的喜悦,依旧忍不住的从他惊愕的表情之间做出了少许的流露。

    “你究竟是开心你终于得到这个下山的名额,还是开心你竟然压住了我一头。你以为,你得到这次历练行走的名额,就意味着你比我更强么?你就是个垃圾,永远上不得台盘的垃圾,你永远只能跟在我后边,仰视我。从前如此,今日如此,今后依旧如此。一次下山历练而已,你真以为你得到这个机会就能超过我了?你现在是不是觉得很痛快,一直以来对我摇尾乞怜希望得到我的信任和恩宠的你,终于扬眉吐气,终于可以在我面前抬起头了?刀狂,我告诉你,我从来都没有把你放在眼里过,以后你也再不要在我面前装可怜了,你对我来说,连一坨屎都比不上。”

    刀狂从震惊,到愤怒。再到最后的羞愤难当。

    他在仇魂面前,一向姿态很低,一向都将自己视为仇魂的跟班。因为仇魂的确比她更强。也更有天分,他并不认为这有什么可耻的。

    依附比自己强的人。从来都是弱者修仙最好的方式,得到一个未来强者的信任,自己的机会和得到的资源也会更多。

    为了让自己的修仙之路走的更加长久,刀狂不介意自己在仇魂面前扮演一个小丑。

    可即便是小丑,他也无法忍受仇魂今日的这些说辞。

    就算真的是一坨屎,也并不意味着有人可以当面如此羞辱于他。

    仇魂啊仇魂,我一直以来的委曲求全,我对你可算是言听计从。我比其他人更加努力的去揣摩你的心思,你从来也都没有把我真正当成朋友,当成自己人也就罢了,你竟然在今天这种时刻如此羞辱于我?

    “你没有被选上,是你自己的问题,你如果不服应该去好好问问内门的前辈们,而不是在这里把怒火倾泻到我的头上。我的确什么都不如你,家世不如你,到了这里也不如你,天赋不如你。实力更加不如你。可是你在我身上发火有意思么?是我能决定第五个名额的归属的么?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虎前辈宣布的那个人会是我,而在此之前,所有人大概都认定这个名额是你的。谁也抢不走。我没想过要抢啊,可是,机会来了,难道你希望我站出来表示要把这个名额让给你?且不说我这么做了,对我自己有多不公平,就算我真这么做了,你觉得内门的前辈就会真的把这个名额给你了么?要给你早就给你了好么?你是谁?!你是仇魂啊!你是外门第一人啊!你眼高于顶,我卑微下贱,可你真的不该把你今日受到的屈辱加诸到我的头上。你有本事你去找许半生的麻烦啊。是他打败了你,怪谁呢?在你昨日上场之前。我还说过你不会真的打算挑战那个阵法吧?结果是你自己找死,你能怪谁?你好好的打败许半生不就得了?非要觉得自己是万中无一的天才。别人做不到的你一定能做到。你真那么天才的话,你当初就不该来太一派,你应该被上门选走啊,至不济也该是左道啊,哪怕是个旁门呢!天才!哼哼!你也不过就是在我面前可以抖抖威风罢了!”

    外门的弟子都惊呆了,他们绝想不到会出现这样一出,霎时间,对仇魂的议论更多了起来,他们都在顺着刀狂的话往下说,鄙视着仇魂的妄自尊大,鄙视着他自诩天才可却连旁门都看不上他,只能跟他们这些人一起,呆在这小小的太一派。

    仇魂目眦欲裂,从未有过的情绪充斥着他的内心,几乎要将他彻底撕碎。

    他恨不能直接一掌拍死刀狂,可是,他不敢,即便是已经失态到疯癫,他也知道,自己真敢对刀狂动手的话,下场一定是自己被当场击毙,虎同方,哪怕是对他存有几分欣赏的钱吉,都会毫不犹豫的出手,在他干掉刀狂之前杀了他。

    他想要反击,他想要怒斥刀狂这个小人,可是,他却发现自己张大了嘴,却发不出半点声音。

    仇魂竟然失声了,这是极其震怒的状态下造成的诡异局面。

    刀狂怒吼出这番话之后,心里也不禁十分后悔,可说都已经说了,平日里积累的所有不满在这一刻都发泄了出来。

    看着有些乜呆的仇魂,刀狂突然之间感觉到无比的轻松,从今而后,他只管自己修炼,再也不用去考虑仇魂会怎么看他了。

    再没有任何的犹豫,刀狂一挥衣袖,转身离开。

    众人终究渐渐散去,只剩下仇魂一个人呆立在道堂之中,久久都挪不开哪怕一步。

    牛凳喜形于色,他是从不会隐藏自己情绪的人。

    泛东流的眼神复杂,不知该如何评价今日此事。

    所有人里,唯有许半生,临走之时的眼神之中,却多了几分同情。

    不过许半生并不会因此就对仇魂有什么好感,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