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731章 出发

第0731章 出发2017-11-11 22:37:1Ctrl+D 收藏本站

    看到仇魂的表现,杨高宇颇为自得。

    他扭脸看了一眼窍出一脉的门主荀兴业,悠悠然道:“荀师弟,现在你确定了吧,这个仇魂虽然资质不错但却不堪栽培,这点儿小小挫折都受不了,今后还如何独当一面?漫说有许半生这孩子在,仇魂已然无法冠绝我太一派,即便他依旧是外门弟子之中最强之人,难道他真把我太一派当成天下第一大派昆仑剑宗么?这等心性,离开本派就是个死字,资质好也只是矮子里边拔将军罢了。”

    荀兴业听罢,深深的看了杨高宇一眼,脸上多有不忿之色。

    但是他也知道,杨高宇所言不虚,虽有些幸灾乐祸的成分,可更多的只是客观表述,杨高宇也只是为了拉拢荀兴业,好让荀兴业明白,他针对仇魂,并不完全是为了许半生,同样也有因为仇魂心性太差的缘故。

    “唉……”荀兴业一声长叹,犹豫了一下,最终说道:“无论如何也是个有可能觉醒后天道体的啊,可惜了这份心性不足,无论如何,我总是要试一试,若能扭转,仇魂也将是我太一派中流砥柱,总不能就此放弃吧?”

    杨高宇点点头,他知道荀兴业心里的隔阂应该已经没了,他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其实,他和荀兴业的心思一样,虽说许半生极为重要,可仇魂毕竟也是个后天道体的胚子,只是他更多的关心许半生一些。既然两名长老发了话,这件事算是圆满解决,能够两全其美,自然更好。只不过,这样做始终是要瞒着点儿其余外门弟子的。

    并且。长老这次的表态,让杨高宇很顺心,师邪向其禀报。说关凯未免可惜了,他想带着关凯一同上路。这让杨高宇有些为难。选拔就是选拔,虽说关凯的意外出局的确是个损失,而且关凯在混战之中的表现也令杨高宇动容,但是为了关凯破例,这未免会让外门其他弟子感到不公平。

    现在倒是好解决了,有了仇魂这个特例,关凯那边也就顺理成章,至少内门这边应该不会有什么人提出反对。

    当然。这事儿还得从长计议,不能直接公布。

    好在山下集市重建,太一派也是要出力的,这件事也已经提上议程,集市方圆千里之内的门派各自都已经出具灵石以及其他材料,很快就要动工了。以这件事做名头,便可让关凯与仇魂顺利下山,只需安排的巧妙一些,应该不会有人知道他们俩其实并未参与集市的重建,而是跟随内门的前辈出外历练行走了。

    三日时间转瞬便过。许半生等五人下山的时间也已经到了。

    当日清晨,太一派山门处旌旗飘扬,内门更是以大神通引来一缕紫光崖的紫气。包括许半生在内的五名弟子,每人都可上前享受紫气沐浴,其他弟子只能以羡慕的眼神看着他们。

    许半生穿着入门那天万良带着他去领取的不入流的法袍,选拔奖励的荒级法袍,他留在了储物空间之中。

    法宝这东西,也是会有损耗的,损耗到了一定的阶段,就会失去作用,惨一点儿还会被直接损毁。损耗之后需要修复。修复法宝是一件非常耗费灵石的事情,是以虎同方特意叮嘱许半生。准备出门时,肯定是需要穿上法袍的。以表示对于师门的重视,可那件荒级法袍,还是等到遭遇战斗的时候,再行穿戴,以免消耗。

    荒级法袍是许半生在当日便已经去广储堂领取过的,和此前领取壶中乾坤的时候方式一致,这次当然就没什么可挑选的余地,毕竟限制为法袍,而太一派的法袍之中,荒级的也没有什么太好的东西,许半生只能选择了一件款式样式比较符合自己的,名为飞鱼袍。这件法袍肋下藏有双翼,现在的许半生当然还无法完全驾驭,等到他筑基得成之后,便可以真气灌注法袍,这法袍可以提供他飞翔的能力。筑基可不是人人都有飞剑,即便有也不是每一个人都能立刻飞上天的。有了这件飞鱼袍,许半生至少可以保证提前获得飞行能力。

    而许半生自己却有另外的想法。

    这飞鱼袍说是筑基之后才能灌注真气使其带着仙主飞翔,可那说的是普通的修仙者,许半生却不同,因为许半生的真气量,就连一般的筑基都跟他无法相提并论,按照太一派的弟子来说,虎同方的真元全都化为真气,其总量也未必就能比许半生多了。而且,虎同方还算是太一派弟子里比较出类拔萃的,他的气海也比其他弟子更大一些。若是换成资质最普通的弟子,只怕要到金丹一重天,其真气才能和许半生相提并论。

    这么强大的真气,许半生并不认为自己就一定没有可能提前使用飞鱼袍飞在天空之中。

    不过现在没什么机会尝试,只能留待以后验证。

    泛东流牛凳也都是一身华服,他俩来了太一派不少年头,虽然没能像许半生那样搞到一件荒级法袍,可他们身上的法袍也早已不是当年入门时发的制式法袍了,各有特点,比起制式法袍当然也要好了许多。

    陈元亮兴奋异常,这次的机会得来殊为不易,还未出发就已经不胜心向往之。

    刀狂却还是有些闷闷不乐,获得这次历练行走的机会当然是令其欣喜异常的,可因此导致他与仇魂的翻脸,这却是他没想到的。

    一开始仇魂虽然表现的很不悦,却还至少明白这并非刀狂所能左右的,可后来仇魂直接暴走,而刀狂也再丢不起那个人,说出了那样一番话,这便意味着他与仇魂彻底决裂。

    不光他知道,其他人也都知道,是以这几天,就连许半生的房间都是宾客盈门,前来道贺的弟子络绎不绝,偏偏就是刀狂的门前。却是冷清至极,连一个人影都没见到。

    为此,刀狂也是郁闷至极。

    倒是泛东流对他说了一句:“事已至此。将心思用在应对历练之上才是正理,多想无益。”

    泛东流是个老好人的心思。见到刀狂的状态忍不住要宽慰几句,可是牛凳却是冷眼旁观,甚至于听到泛东流的话之后,他还对泛东流也有些不满。

    “你去管他干什么?仇魂可恶,这个刀狂更加可恶。当个狗腿子还能当出荣幸来了,这就是贱。仇魂的目中无人,这个刀狂也是功不可没,若不是他整天臭****一般的捧臭脚。仇魂也不会嚣张成这个样子。”

    对此,泛东流笑了笑,道:“总归是同门,现在他又同仇魂决裂,以后在外门之中只怕也孑然一人,多有可怜,你也不必如此了。”

    牛凳冷冷哼了一声,正欲反驳,许半生却是笑了笑说:“东流师兄考虑的比较周全,不管刀狂人性如何。这次下山,总归已经是五人之一。历练行走多有险阻,若是刀狂出了问题。只怕我们也会受到牵累。牛师兄你也不必跟他计较了,就算有什么不满,也等到历练行走结束,回山之后再说吧。”

    这话说的倒是实在,既让牛凳明白不管从前的矛盾如何,现在也必须团结一致,又充分的给了泛东流面子,将其的行为解释的很完美,哪怕泛东流其实并没有想这么多。许半生可不希望因为一个刀狂而导致泛东流和牛凳之间出现什么隔阂。虽然同样不屑刀狂为人,这时候还必须打好圆场。

    听到他这话。牛凳也终于是哼哼了两声,冷眼旁观。再不多言了。

    泛东流也对许半生笑笑,只等着虎同方和钱吉宣布出发。

    一道身影翩然而至,许半生定睛一看,又是个老熟人,竟然是引他入门的万良。

    许半生当即迎上前去,拱手施礼道:“万前辈,多日不见,一向可好啊?”

    万良看到许半生也感到有些亲切,心说自己当初的坚持果然不错,许半生现在不但得到内门的重视,而且在这次选拔之中表现的极为出色,这也算是让万良这个接引者面上有光。

    这次见到许半生,当然也是亲热的很,两人聊了几句,万良还有任务在身,也便不再多说。

    “前些时日,天外飞魔来袭,山下集市损毁。如今各门各派的灵石材料资源已经准备齐当,各派都需要一些弟子重建集市。我太一派当然也不能袖手。今日借出征之际,内务府营造堂委我于外门选出几名弟子,下山进行集市的重建。下边,我点到名字的弟子出列。”

    众人一听,都知道这是个苦差事,虽说肯定都会有些回报,但是这类事情,回报总归很低,比不上耽误掉的这部分修炼的时间,一个个也是意兴阑珊。

    “仇魂,关凯……”

    听着万良口中的名字,众人也是一愣,一开始就把外门现在剩下的最强二人都选走了?

    然后,万良再报的名字,基本上都是些炼气一二重天的弟子了,众人这才算是平静下来。

    只是,大家也都将目光投向仇魂和关凯,心说看来内门现在还真是很不待见仇魂啊,可是关凯这算是无妄之灾么?莫名其妙也被选去重建集市。

    那些炼气一二重天的弟子早有准备,这种事,本来就只能落在他们头上,自然不会有什么意见。

    万良似乎看出众人疑虑,解释说:“本次重建,涉及到部分重要工程,每门每派都有两名炼气后期的弟子参加,仇魂,关凯,你二人可愿前往?”

    内门选上了,外门弟子岂有不愿之理?倒是想说不愿呢,可是得敢啊!

    二人尽皆出列,拱手齐声道:“弟子遵命。”

    万良点点头,似乎对二人的表现很满意,可是许半生却眉头微微一皱,随即舒展开来,他已经知道了这里边的玄机。什么重要工程,那就是狗屁,其实,就是要带着这二人历练行走,为的是瞒过其余弟子耳目。(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