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732章 飞舟罡风

第0732章 飞舟罡风2017-11-11 22:37:2Ctrl+D 收藏本站

    看着许半生等人已经跟随着虎同方和钱吉下了山,仇魂的眼神之中闪过一丝阴翳,更多的则是仇恨。

    平心而论,无论是许半生还是其他人,都并没有得罪仇魂,哪怕是选拔之中许半生打败了仇魂,致使仇魂失去了这次行走的机会,可那也是大家各凭本事,如若胜者就要被败者怀恨在心,那么败在仇魂手里的那些弟子呢?岂不是要群起而攻之,将仇魂融化在仇恨的目光里?

    仇魂的心态非常不正常,但这似乎也成为了他修为的一部分,这是一个很扭曲的过程,但这就是修仙,就是无比残酷的修仙,那些被视为极度偏执的心态,却往往会对个人的修仙之旅具备促进作用,这也导致了在这个修仙的世界里,不断的出现许多心态扭曲,为求仙缘而不择手段的人。这也是会出现许多修炼之法根本就是泯灭人性的门派的原因,而这一切,在这个只为仙路长久的世界里,都不被视为另类,在修仙者的眼中,这也只是仙途的一种,和他们所走的正道没有任何区别。

    许半生很快就想通了为何仇魂表现如此,内门却依旧对其看重,那是因为在这个世界里,价值观和地球上完全不同,许半生从前的三观,在这里绝对会受到面目全非的挑战。

    善良和守序,在这个世界里,根本无毫无用处的,在这个只求仙路长久的世界里,无所谓善良,无所谓守序,一切只为走得更远,以至飞升而服务。只要是能够活下去,一切的作为都是可以被容忍的。

    九州世界的价值观只有一条。强者为尊,而无所谓这个强者是个如何卑鄙无耻的小人。

    无关对错,只有更强。这是一个完全遵从丛林法则和弱肉强食的世界,许半生必须改变自己以往的认知。而切身融入到这个世界的规则中去。

    飞舟缓缓升起,载着虎同方钱吉以及许半生等五人,缓缓飞起。

    站在飞舟之中,脚下和周围的一切尽收眼底,就仿佛整个飞舟并不存在,只有在进入到各人的小房间里,这飞舟才终于有了墙壁的间隔。

    坐在飞舟之中,看着身边流云飞逝。脚下是一条条的山川河流,明明是坐在飞舟里,却像是在自己飞行一般,这种感觉对于只有炼气期的众人而言,实在是一种相当新鲜的体验。

    虎同方沉着脸,道:“好好体验这飞行的过程,不要以为赶路就完全是赶路了,我太一派这种飞舟只有一条,这次能让你们乘坐,要好好体会这其中玄妙之处。不要光顾着图新鲜,这些风景你们终有一日会看腻,可修为。才是你们实实在在的东西。”

    众人心神一凛,这才意识到,行走已经开始,历练早已铺展,从他们走上这飞舟的那一刻开始,本次历练行走就已经完全展开了。

    虎同方一挥手,一阵罡风吹过,原本只是透明的飞舟,此刻却仿佛变得完全消失了一样。

    飞舟的快速飞行。带起的罡风简直令人难以承受,原本还轻松自如的五人。顿时觉得自己仿佛要被这罡风撕裂一样。

    在狂风之中,许半生觉得自己的血肉似乎都要被这风带着分离开自己的骨骼。甚至于他已经感受到皮肤正在寸寸崩裂,以他的修为,根本抵御不了如此强大的罡风。

    急忙跌坐下来,许半生运起真气抵抗这股罡风,当真气护体,终于感觉到舒服多了,那种桎梏被割裂的感觉,彻底消散,虽然依旧顶着风很是痛苦,可至少已经没有性命之忧了。

    再看其他人,泛东流和牛凳还都比较轻松,身体表面都凝出一口淡金色的洪钟,一如传说中的金钟罩,只不过在这个世界里,金钟罩成为了现实,而不仅仅只是一种锤炼身体的手段。

    而陈元亮和刀狂,似乎并没有炼成金钟罩,也和许半生一样,仅凭自身的真气抵御,就没有泛东流和牛凳那么轻松了。

    泛东流练成了金钟罩,这并不出乎刀狂的所料,毕竟在这五人之中,泛东流无论是修为还是实力,都是他们之中最强的。可是牛凳竟然也练成了金钟罩,这就让刀狂终于明白,自己与牛凳之间,的确还存在差距。此前一直以为自己输给牛凳,也只是运气不佳,可现在来看,这绝对是实力上的差距。

    刀狂终于不再对选拔之中的两次败阵耿耿于怀,他认清了现实。

    许半生的情况,也有些出乎刀狂的意料,他原以为许半生是无法抵御这罡风的,即便能够抵御,肯定也会很快就真气耗尽。可没想到,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了,许半生却竟然还在坚持。甚至于,刀狂隐约发现,许半生的姿态比他还要从容,就连他都已经感到有些难以为继了,偏偏许半生却还很轻松的模样。

    身旁的陈元亮,已经是浑身紧绷,开始微微的颤抖了,显然已经到了强弩之末,这才是他实力真实的表现。但是,为何许半生依旧轻松?这着实有悖常理,总不成,许半生一个炼气二重天,其真气竟然比陈元亮这个炼气四重天更多吧?

    刀狂突然意识到,许半生难道是先天道体?若是先天道体的话,这倒是比较能让他接受了。入门之时便已经进入炼气期,入门区区二日,吸引到太一派历史上唯一的返虚老祖对其进行赐福,并且因此而晋升炼气二重天。这一切,似乎都预示着许半生是个先天道体。

    可是,如果许半生真是个先天道体,为何他仅仅加入太一派这样一个小门派?就算是上门看不中许半生,左道和旁门总不会错过吧。这已经不能用宁为鸡头不做凤尾来形容了,真要是个先天道体,哪怕是在上门,也绝不可能落得一个垫底的程度。

    陈元亮已经难以为继,坚持不住,表情痛苦的站起身来。

    刀狂看到。陈元亮的皮肤已经出现了许多裂纹,不少地方都已经沁出鲜血,他的确是已经到了极限。现在只是外伤而已,若是再继续下去。只怕会肺腑受伤,那可就不是修炼可以弥补的了。

    进入各自的房间,便再也不会受到罡风的侵袭,陈元亮快速的闪身进房,结束了自己的历练。

    刀狂也渐感不支,他几乎到了极限,泛东流与牛凳依旧轻松,许半生似乎也依旧轻松。至少要比刀狂表现的更加轻松。

    陈元亮的离去,引起了许半生的注意,他看了看刀狂,也看出刀狂恐怕也坚持不了太久了,他突然意识到,自己似乎表现的有些太过于强悍了,甚至于,许半生已经从虎同方和钱吉的眼中看到了一丝怀疑之色。

    毕竟只有炼气二重天,哪怕是很接近道体的资质,许半生现在的表现也有些超出了正常的范畴。

    许半生知道。自己应该要学着藏藏拙了,不能总这样将自己的秘密曝露在外。

    当即许半生也做出有些无力为继的模样,让自己体表的真气瞬间减少了许多。这让他立刻显得开始无法抵抗这凌厉的罡风,浑身颤抖起来,体表也开始出现淡淡的血痕。

    虎同方和钱吉对视了一眼,似乎觉得这才是正常的,在他们心里,都将许半生的表现理解为了强撑,而此刻终于撑不下去了,也便立刻到了将要退下的地步。

    刀狂也是恍然大悟,他刚才几乎都要放弃了。可正是因为觉得自己不该输给许半生的信念,才让他坚持下来。现在看到许半生的反应。刀狂的想法自然和虎同方以及钱吉一致,都认为许半生是在强撑。而现在,他绝对再撑不过几个呼吸了。

    果然,刀狂这边心思甫定,许半生那边就像是在配合他一般,已经站起身来,摇摇晃晃,随风摆动,显然是已经完全无法抵御罡风的桎梏,法袍猎猎作响,裸露在外的皮肤已经是鲜血飚飞。

    勉强走到门前,许半生推开门便走了进去,门一关上,他满脸的颓态便自行消失。

    稍稍运转真气,体表的裂口便自行愈合,这点儿伤势对于许半生而言,根本不在话下。

    只是很可惜,为了掩人耳目,许半生不能在外边的罡风之中多加修炼,就在刚才的过程中,他已经发现这样的修炼对于自己的好处是极为巨大的。

    许半生是个很谨慎的人,他不希望过早的被人发现自己的秘密,尤其是他体内有个太一洞天,并且他的气海之中充斥的早已不是真气而是真晶的秘密。他必须伪装的更贴近一个普通炼气二重天的修仙者,偶尔展露天才,却不能太过线。否则,真要是被人发现他在炼气期气海里就已经是真晶的形式了,那就不是天才的问题了,而恐怕是会将他当成一个试验品来进行解剖。物极必反这个道理,在任何世界里都是统一的。

    就在许半生进门后不久,刀狂终于也坚持不住,起身进了自己的屋子。

    看着剩下的泛东流和牛凳,虎同方与钱吉都慢慢的点了点头,这个顺序,基本上也符合他们心里的判断,许半生应该是会要比陈元亮略强的,但是比起刀狂还是要略微差了一点点。

    他们当然不会知道,许半生真要使出全力,就算不比泛东流坚持的更久,至少也不会比牛凳差。

    泛东流和牛凳此刻对视了一眼,两人俱是一笑,这自然也是他们所认为的合理局面。

    既然其余三人都已经无法抵抗,泛东流和牛凳继续下去也就没什么意义了,有金钟罩的防御,这对他们的修炼其实好处并没有那么大。

    二人同时收回了金钟罩,也和许半生等人一样,仅凭自身的真气抵御罡风。

    牛凳自然不可能比泛东流坚持的更久,第四个进入到屋内。其后泛东流又坚持了大约一炷香的时间,也终于到了极限。

    可就在泛东流进屋之时,许半生却又拉开门走了出来,进行第二次的尝试。(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