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733章 因祸得福

第0733章 因祸得福2017-11-11 22:37:3Ctrl+D 收藏本站

    大青山下,太一派又有一批弟子下了山。

    他们就没有那么好的待遇了,别说飞舟,连飞车都没有一辆,全凭一双肉腿。

    足足耗费了半天的时间,这批弟子才终于站在了集市的废墟之上。

    看着这片曾经繁华的土地,如今却是瓦砾遍地,众人心中各有遐思。

    已经有不少门派都已经派来了弟子,集市的重建,将会在一个旁门的领导下进行。

    很快分配了任务,万良也便将此次带来的多数弟子带到分配给太一派的领地,却将仇魂和关凯遗漏了过去。

    不过因为在山上的时候,就已经打过预防针,其他弟子和仇魂以及关凯本人,都认为他们俩是另有任务,自然也并不会感觉奇怪。

    分配好那些弟子的工作之后,万良将仇魂与关凯叫到一边,给了他们一个坐标,让他们去那边领取自己的任务。

    二人领命前行,当视线里已经看不到万良的时候,关凯开口说道:“仇魂师兄,你有没有发现,万良前辈给我们的坐标,似乎并不在这片集市之中。”

    仇魂点点头,道:“确实如此,而且让我们自己去,也有些奇怪了。我也觉得这似乎有些不对劲。”

    关凯想了想,似乎想说些什么,却又不知该如何组织语言。

    倒是仇魂说道:“既来之则安之,反正师门总不会害我们,或许是有些重建工作需要在集市附近进行吧。又或者,重建的集市范围,比此前的集市要大。”

    关凯点点头,附和道:“也只能如此理解了。”

    两人说着话,半个时辰之后。终于抵达坐标上的位置。

    这里一片空空荡荡,半个人影都没有,完全也看不出来这里会跟集市的重建有什么关联。

    就在二人面面相觑。不知下一步自己该干些什么的时候,却突然有道人影闪现。仇魂和关凯一看,急忙下拜:“弟子仇魂(关凯),拜见诸位前辈。”

    五人微微颔首,又是一道身影闪现,这人赫然正是内务府的实际掌控者,金丹九重天的师邪。

    两人大惊,刚刚站起身来,却又立刻倒头便拜。开玩笑,金丹九重天啊,那是距离元婴只有一步之遥的人。而且,就从师邪在太一派内门的地位而言,他甚至比部分元婴都要更高。掌教之下,乃是长老院,再下便是五脉门主,其后便是这位内务府的实际掌控者师邪以及钦天府的掌控者。

    内务钦天二府,负责着太一派内外事务的控制和操作,相比起来。内务府的位置,可能比钦天府还要更为重要一些。

    原本这二府的总管事都是需要达到元婴期才能胜任,不过由于元婴之中。并没有太能胜任这个职位的真君,适合的却又都已经有了自己的职权,不得已,才会让师邪这个极其接近元婴的人来执掌内务府。可由于门规所致,只能让其出任副总管事,而总管事一职,则由掌教杨高宇兼任。也正因如此,大家尽皆明白,杨高宇不过是挂名而已。实际上,师邪就是内务府的绝对掌控者。

    陡然见到内务府的掌控者。仇魂和关凯岂能不为之震惊?他们心中掀起惊天巨涛,顿时对于接下来自己要进行的任务。感觉到了危险重重。若非有着极大的危险,为何会连师邪都出现了?可是,若是危险重大,为什么又要让仇魂和关凯来送死?此前五人,可都至少也是筑基中期的实力啊。有他们还不够,为何非要仇魂关凯这两个外门弟子来参与?

    “弟子仇魂(关凯),拜见前辈。”刚才还只是半跪而已,这一次,却是真正的跪了下去。

    师邪点点头,随意的一抬手,就让仇魂和关凯重新站直了起来。

    “你二人,可知我将你们召至此处是何用意?”

    仇魂和关凯不敢抬头,低着头彼此之间对视了一眼,心里也是古怪万分,完全不知道师邪这话是个什么意思。

    二人只能无奈的摇摇头,齐声道:“弟子不知。”

    师邪道:“关凯,你在选拔之中意外出局,是否感到十分不服?”

    关凯一愣,心道这额跟选拔有什么关系?难道说事情有变,再想到对面的五名筑基,这也是个历练行走的标准配置啊,莫非内门决定让自己和仇魂跟随这五名筑基一同历练行走?

    想到这一点,关凯立刻心思活动,他急忙回答说:“弟子不敢不服,出局着实是弟子不曾想到的事情,可既是出局,弟子也没什么不服之处,运气不好而已。”

    师邪点了点头,对于关凯的回答,他还是满意的。

    然后,他又望向仇魂,道:“仇魂,你被许半生打败,而后虎同方与钱吉也并未将你选出,你是否不服?”

    仇魂此刻也想到了和关凯所想的相同可能性,心思激荡之余,他当然知道自己怎么回答才能更令关凯满意,可是,他心中郁结,若是再让他违心去说没什么不服,他是无论如何都做不到的。

    当即心下一横,仇魂说道:“弟子的确不服。输给许半生的阵法,他虽有侥幸之处,可弟子与关凯师兄的观点一致,运气不好,实力不济,没什么可不服的。但是,弟子虽败,可四名败者之中,弟子的实力绝对是最强的,刀狂在我手中,弟子三招之内便能将其毙于剑下。弟子不明白,为何虎前辈与钱前辈宁愿选择刀狂,也不肯选择弟子我!”

    师邪表情严肃,心里却是松了口气。

    他担心的不是仇魂继续钻牛角尖,而是仇魂会口不由心。

    对于仇魂这样的弟子来说,他已经不可能是那种凭仁念行走仙途的了,既然偏执,便要心口如一,唯有如此,他才有可能得到非凡的成就。否则。畏首畏尾之下,道心就真的再也无法挽救。

    现在这个答案,倒是让师邪颇为满意。看来这次选择给仇魂一个机会,还算是正确之举。旁人或许以为历练行走对于仇魂而言是修为突飞猛进的机会。甚至有不少人看好他能够在这次历练行走之间筑基得成,以仇魂之能通过内门考核也只是等闲,这也就意味着在这次历练行走结束之后,太一派的内门将会增加一名成员。

    可是,师邪却并不这么想。

    他和杨高宇一样,都看出仇魂的道心已经出了问题,今后的仙途必然受损。而这次历练行走,对于仇魂而言。如果遭遇得当,他的道心是完全可以得以修补的。

    其实也并非什么修补,只不过是在他已经选错的路上使其继续走下去而已,坚持错误,修正方向,另辟一条新径,使这个错误不再成为错误。师邪有把握,只要仇魂心志坚定的话,他能够让仇魂将错就错,最终歪打正着。

    “混账东西。同方与钱吉如何选择,是轮得到你来质疑的么?历练行走不光是你们几个人的事情,还关乎到带队之人。就凭你现在这个态度。同方与钱吉没有选择你,那是再正确不过的事情。你有什么可不服的?因为你一个人心怀不满,而导致其余四人受害,甚至连同方和钱吉都会遭到你的殃及,你真以为你自己的资质能好过他们六人相加?单是许半生一人,你便比不了。”

    一番呵斥,仇魂却是愈加不服。

    他昂着脖子说道:“前辈既是如此考虑,弟子也莫可奈何。但是想让弟子心服,弟子是万万做不到的。修仙其路漫漫。唯有强者为尊。不管弟子资质如何,弟子各方各面都远超刀狂。弃弟子选刀狂。弟子实难心服。并且,前辈之言我心有怨怼。那却是因为虎前辈与钱前辈没有选择弟子所致。若是他们二人选的是弟子,弟子为何要埋怨?没有埋怨,何来置其他弟子于险地?!弟子不服,就是不服,仍旧不服!”

    看着仇魂偏执如此,竟然敢冲着师邪这般不尊,关凯心中暗叹,这个仇魂,当真可怕,今后要远离其左右,以免受其牵连。

    师邪仿佛震怒,一挥衣袖,怒道:“既是如此,你也不要去参与什么集市的重建了,你跟着他们五人去历练行走,我倒是要看看你有何能耐!”

    听到这话,除了那五名早已心知肚明的筑基,关凯与仇魂都是一愣。

    这算什么?因祸得福么?师邪这是被气昏了头所以糊涂了?

    仇魂怔怔傻傻,却见师邪又道:“尔等五人听令,这两名弟子我交给你们了。你们的历练行走增加一个科目,便是带着他们二人行走。不过,关凯忠厚,尔等要给我确保他的安危。若是关凯有什么差池,你们也别回来见我了。这仇魂么,你们只当做筑基看待,一切因果,皆由他自行承受,尔等不得加以特殊援助。可听清楚了么?”

    那五名筑基弟子听罢,立刻齐声拱手道:“弟子遵命!”

    而关凯和仇魂还是痴痴愣愣,不知这突如其来的转变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直到师邪猛然又是舌绽春雷,大喝一声:“你二人听不懂我所说之言么?!”

    二人这才身形一抖,匆匆忙忙叩拜下去,关凯道:“多谢师前辈,关凯必将不辱使命,绝不会给咱们太一派丢脸!”

    师邪暗暗点了点头,心道关凯也算是聪明,已经看出来原本对他们二人来说就没有什么集市的重建,等着他们的根本就是跟随这五名筑基历练行走,只是不知道仇魂和他的不同待遇,究竟是因为仇魂的态度惹怒了师邪,还是原本也正是这样打算。

    而仇魂也终于仿佛醒悟过来,急忙叩首道:“弟子必能通过历练行走,弟子也无需任何人的帮助。”

    师邪依旧震怒模样,冷哼一声,挥袍离去。

    仇魂直到师邪消失不见,却还有些没回过神,这就又要去历练行走了?

    而关凯耳中却听到师邪的传音:“你记得谢谢把你淘汰出局的许半生,若非他求情,你不会有这个机会。”

    关凯浑身一震,顿时遐思满脑。(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