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741章 浪费心机

第0741章 浪费心机2017-11-11 22:37:14Ctrl+D 收藏本站

    许半生进房不久,房门就又开了。

    虎同方迈步走了进来,许半生看着面无表情的虎同方,一阵阵的无言。

    在这个世界上,还真是没有*可言啊,进人房间都完全不需要敲门的。

    许半生倒不是有抱怨,纯粹只是感慨,他也清楚,就凭这飞舟里的木质结构,在筑基期修仙者的眼里,根本是可以视若无物的。说句不好听的,筑基走在大街上,如果流氓一点儿的话,这天底下就没有还穿着衣服的人,这其中也包括女人。只不过所有修仙者都明白这一点之后,穿的法袍或者身上佩戴的法器,就至少有一件要有阻隔视线的功能,否则,一群人在殿堂之上议事,看似衣冠楚楚,实际上在每个人的眼里其他人都是光着的,这场面似乎也不大好看。

    站起身来,许半生还得对这个没有礼貌可言随意闯入的家伙施礼,然后才问:“虎前辈找弟子有事?”

    虎同方脸上半点表情皆无,许半生心里又在吐槽。他知道虎同方其实是个面冷心热之人,古道热肠,眼里不容沙子,性情颇为豪爽。只是为了维护所谓内门尊严,才会整天扮出一副神憎鬼厌的模样,希望以此拉开距离。

    “你这次拿了第一,嗯,很不错,最后时刻对陈元亮的救援也表现的很好。但是,这并不代表你的表现就是完美的,你明白么?”

    这种类似于打官腔的话,许半生上一世的时候听多了,地球上,尤其是华夏国,最不缺的就是这类人。明明是要夸你,可总要在夸你的同时敲打你两句。搞得好像不会夸人一般。

    于是许半生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可是,虎同方却好像并不是在打官腔。他竟然追着问:“那好,你说说看。你究竟在哪些地方有存在不完美?”

    许半生心里连连翻着白眼,心道我哪知道你想说什么啊,大哥,虽然你的年纪很可能在这个世界上已经可以做爷爷了,但你能不能不要像一个垂垂老矣的老人那样说话含糊不清啊,到底有什么是您老人家看不顺眼的地方,直接说出来便是了。

    可还得回答啊,于是许半生想了想。觉得整个过程,大概也只有阵法是会被虎同方所诟病的。

    “在入海之前,虎前辈与钱前辈曾经提醒过弟子,阵法虽是弟子最大的倚仗,可在实战中,阵法的作用却很小,敌人不会给你从容布阵的时机。但是弟子还是布了个阵,有投机取巧之嫌。”

    虎同方点了点头,又道:“你并未以阵杀敌,而是用这个阵法来进行侦察。总体而言,这个手段虽然有些投机取巧,但在实战之中。倒也不失为一个不错的手段。还有,你再好好想想。”

    许半生皱了皱眉,心道自己与其余四人最大的区别就在于一开始就用了阵法,然后就洞悉了雷蛇的弱点,随后动起手来就事半功倍了。之后的过程应该是没什么可挑剔的了吧?要说还有什么不完美,那只能是在对陈元亮的救援之上,当时的确有些手忙脚乱,虎同方是想说这个?

    这一点,许半生其实有一千种辩解的理由。毕竟他现在的修为还低得很,陈元亮和刀狂都搞不定的东西他能搞定就已经殊为不易了。不能要求他还能白衣胜雪纤毫不染的指东打西,他也只能做到这样了。

    不过许半生并未辩解。或许在内门弟子的眼中,这就是不够完美吧。

    于是,他说:“虎前辈说的是我救援陈元亮师兄的时候?”

    虎同方点了点头,一指椅子,道:“坐。”

    许半生看着虎同方先坐下了,自己才坐了下去。

    虎同方手一扬,一道轻烟般的东西便弥漫开来,直到整个房间里都弥漫着这浅浅的轻烟,虎同方才说道:“同门之间必须相互支持,要能放心的将自己的背后交给别人。可这,并不是建立在盲目的信任和你胡闹般的宅心仁厚之上的。对同门,或许可以少一分戒心,但永远不能没有设防。我跟你说这个,并不是说元亮不好,他也并非不懂得知恩图报之人。但是,你是怎么做的?你一出现就将一切扛在了肩膀上,甚至不惜置身险地,直接将陈元亮救了出来。然后你还为其断后,你将自己置于何处?你难道不知道危险么?”

    许半生沉吟片刻,还是有些不够明白虎同方的意思,便道:“弟子对雷蛇了解颇多,当然,那是借助阵法之效。当时的情况,陈元亮师兄明显是无力为继了,若是将其留在我身边,我才会有危险。相反,他只要安全了,那些雷蛇不在话下。可能当时的情形看上去狼狈了一些,不过还请虎前辈相信,我其实还是游刃有余的。”

    虎同方重重的一哼,道:“我难道看不出来你未尽全力么?当然,你不是留力,只是不需要耗费那么多的气力。可是,正因你解决的太过于轻易,你没有发觉,那陈元亮对你根本就没有丝毫的感念之情么?他甚至不觉得是你救了他,他只是觉得你按照我的命令做了一件正常的事。他没能明白,如果没有你,除非我和钱吉出手,否则,他至少也要受些伤。而我和钱吉不到万不得已是绝不会出手干预的,哪怕他因此伤残,影响了仙途,那也是你们的事情。我们只会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在你们必死无疑的情况下,才会出手。你们以后的任务里,若是继续抱着这次这样的态度,哼哼,我只怕你们用不了半年,这原本历练行走的计划完成不足十之一二,就该打道回府了。许半生,你记住,施恩不图报,看似是君子所为,可这却会让人觉得你的出手是理所应当的。就仿佛刚才,你救下陈元亮。顺手还替刀狂解决了困境,可他们俩的态度呢?非但没有觉得你是在帮助他们,相反。他们觉得被你羞辱了,本就和你有矛盾的刀狂愈加恨你。而原本在你和刀狂之间保持中立的,这一下闹不好反倒和刀狂同仇敌忾起来。你自己说说看,你这做的,足够完美了么?”

    许半生彻底明白了,原来虎同方是单纯的出于对自己的关心,他担心自己不了解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担心自己秉持着善良面对所有人,却得不到应有的回报。

    其实虎同方所说的这些。许半生在上一世,回到许家的那四年时间里,接触过很多。在那个世界里,这一切甚至形成了一套理论,与那种滥好人的阵营针锋相对,彼此之间几乎每天都在就这些问题打仗不止。

    许半生并不是不明白这个道理,他当然可以做的更完美一些,比如在救援陈元亮的时候,和他并肩战斗,而不是以一己之力将其送出雷蛇的包围。然后从容的干掉所有雷蛇。以许半生对雷蛇的了解,即便是跟陈元亮一同面对那些雷蛇,他也不会有什么事。但是陈元亮少不得还要再吃些苦头。可这些苦头会让陈元亮明白,眼下的局面并没有那么容易解决,许半生也是在拼了老命的救他。

    等到将这一切都种进了陈元亮的心底,让陈元亮再吃些苦头,甚至开始对眼前的困境绝望,或者说向虎同方钱吉求救无果之后,许半生再以强力将其送出包围,表现出自己身陷囹圄的模样,陈元亮必定会对其感恩戴德。不敢说长远。至少这次历练行走之中,陈元亮必定会牢牢的站在许半生这边。

    对刀狂也是如此。许半生表现的太轻松了,这会让刀狂产生一种错觉。那就是他现在处于消耗殆尽的状态,如果他真气充沛,那些雷蛇根本就不是问题。许半生现在过来,也不过就是捎带手杀了几条雷蛇而已,这举动甚至有点儿打脸——你不是炼气五重天么?为毛还需要我一个炼气二重天的人救你啊。哈哈,你看我多轻松,这些雷蛇简直就是小菜啊,你这炼气五重天不会是花钱买来的吧?

    而如果许半生也用这种方式,故意“以身涉险”,随后再将刀狂救出,哪怕刀狂心里对许半生有再多的抵触,也会顾念许半生的“救命之恩”。

    这就是一个程度问题,虎同方教许半生的,也就是这些。

    许半生感受的到来自于虎同方的好意,甚至于,他知道,虎同方会对自己说这些,不光是他一个人的主意,还有钱吉,这肯定是二人商量后的结果。

    诚心诚意的站起身来,许半生向虎同方鞠了个躬,口中道:“多谢虎前辈提醒,弟子明白了。还望虎前辈也替弟子向钱前辈道个谢,弟子彻底明白了。”

    虎同方点了点头,这才有些满意,脸上僵硬的线条,也终于变得柔和了几分。

    又随便的聊了几句,虎同方才离开了许半生的房间,出门的时候,他的脸上已经带着微笑。他和钱吉也真是惜才,再加上虎同方的师父有令,说了这次历练行走,另外几个他不管,但若是许半生少了半根汗毛,他都会找他算账。虎同方哪里还敢怠慢?

    只是虎同方并不知道,许半生并非不明白这些道理,真要说起这些厚黑的东西,许半生只怕能做他的师父。

    之所以许半生没有去想这些,是因为他觉得根本没必要,至少在刀狂陈元亮这些人身上没必要。这些人,注定是要被他遗忘的,以刀狂和陈元亮的资质,金丹也就是巅峰,再往前是半点可能都没有。而许半生呢?只怕十年之后就会把他们远远的抛下,再等他们到金丹的时候,许半生早不知化婴多久了。

    像是刀狂和陈元亮这样注定不会在许半生的生命里掀起任何波澜的人,他又有什么必要去浪费心机?(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