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745章 十方沼泽

第0745章 十方沼泽2017-11-11 22:37:19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次聚会的时候,泛东流和牛凳郑重其事的对许半生表示了感谢,他们说自己此前本末倒置,上次见面之后,虽然许半生已经说过那些话,可二人依旧觉得仙途不可能跟这些有关。

    可是许半生的那些话,在他们的心底就像是种下了一颗种子,让二人无法不去思索。

    思索的结果便是二人也学着许半生开始在集市之上闲逛,逛了几天之后,果然增长了不少见识,他们才终于意识到,自己原来不过是井底之蛙,这修仙之路,远不像他们想象的那么简单。他们开始明白,修炼并不是修仙的一切,修为的增长,也不仅只是修炼这样一条路。

    经过这几天的游逛,二人发现他们的心性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以前耿耿于怀的事情,在和那些看似市井的散修交流之中,却原来根本就不叫事。任何一个散修,在修仙之途上,一年当中所遇到的事情,可能比他们这十余年来都要多。

    于是他们也才知道,散修也未必就不能出大牛,曾经就有过一个散修,自己在红尘之中苦修二百余年,一朝得道,竟然化婴成功,成为了元婴高手。原本无人问津的他,立刻收到诸多左道旁门的邀请,都希望他可以加入自己的门派,甚至,上门之中也有几家试图招揽,最终他却选择加入到了裁判所。

    那位散修大牛,留下了一句话:今天你们对我爱答不理,明日我让你们高攀不起,毅然决然的加入裁判所,去和所有门派作对去了。

    当然,这个作对只是玩笑话,裁判所秉持的是绝对的公正二字。哪怕是上门第一派昆仑剑派,若是违背了规矩,裁判所也敢于向其作出裁决。正因裁判所的铁面无私。让天下修士都将裁判所笑称为与天下门派作对,可谁也不能否认。若是没有裁判所维持着中神州基本的秩序,这个世界早就乱了。

    这种传奇显然极为偶然,但是却能够令听者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他们在如此具备冲击力的传奇面前,都仿佛能看到自己的仙途延展。

    类似于此的事情还很多,光怪陆离,也终于让泛东流和牛凳意识到,自己从前的行为真的是错过了些最应该面对的东西。于是乎,他们决定这次聚会之后,彻底放弃修炼,完全投身于各种八卦的打听中去。

    对此,许半生也是莫可奈何,一个极端走到另一个极端,这俩家伙也真是有趣的紧。

    晚间送走这二人之后,许半生回到客栈,却发现和自己差不多同时搬进来的几个客人,竟然都在准备着行装。彼此之间还在交换着各自用得上的东西,似乎是要打算出远门的样子。

    这半个多月来,彼此之间也算是比较熟悉了。这几个人都是散修,性子也都还好,白天都是各忙各的,晚上经常聚在一起在这后院里聊些各地发生的趣事。

    看到这些人竟然集体出远门的样子,许半生不禁好奇,上前问道:“几位道友,你们这是要搬走了?”

    那几人见是许半生,纷纷跟他拱手打招呼,其中一人说道:“小友啊。我们正说着要不要跟你打个招呼呢,之前看你在招待朋友。我们怕是去了不合适,虽然你那酒香着实勾人呐。但是今晚我们要赶路。不敢喝酒。”

    “道友你们这是要去往何处?”

    那人又道:“我们要去十方沼泽。”

    “十方沼泽?这是个什么地方?”

    那人一愣,原以为许半生知道,看他样子不像作假,再一想,许半生可是有字有号有门派的,自然不会去趟那十方沼泽的浑水,便道:“小友你是有靠山的人,自然不知道我们这帮散修的苦。我们当初都是资质不行没有门派愿意收下的人,这些年来,也算是有些际遇,修为也有了些根底。当然了,跟你们这些背后有门派的弟子不能比,不过,我们也想像你们一样,每月领着月规灵石,吃住不愁,背靠着师门,每隔一段时间还能看那些筑基金丹给我们开道场。”

    “小友你别理他,这家伙絮絮叨叨的尽扯些闲篇儿,说了半天一句正题都没有,你要等他说出来,只怕那十方沼泽都要关门了。”

    又有人打断了这人的话,道:“你自己还不是一样,也没说到正题。”

    最初那人一摆手,道:“十方沼泽,一百年方才开启一回,那是个灵气阻断之地,相传,是天外飞魔与我九州世界的前辈大战之时的战场。那次的大战,我跟你说……”这家伙一抹嘴,唾沫飞溅,简直就像是要开坛说书的架势。

    许半生赶忙摆手,道:“关于那次大战,咱们以后有机会再说,您先告诉我,这十方沼泽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既是灵气阻断,你们为何又要去那里。”

    那人讪讪一笑,也知道自己说跑题了,便正色道:“十方沼泽灵气阻绝,但却埋葬了当年几乎所有的天外飞魔。小友你也是知道的,天外飞魔过处,寸草不生灵气消散,何况是埋葬了千万天外飞魔之地?那十方沼泽,又被称之为十万绝地,那里边,可是寸草不生的。”

    “什么寸草不生,寸草不生你还去干吗?”顿时有人反驳,嗤之以鼻。

    “你急什么,这不是小友不明白,我要讲清楚么。”

    “你别理他,听我说。那十方沼泽啊,埋葬了千万天外飞魔之后,完完全全成为了半点灵气都无法进入的地方。天外飞魔死后,尸气化作黑雾,常年笼罩着十方沼泽,可却又不知道什么原因,每一百年,黑雾都会开启一小段时间,开启之后两个时辰内就会重新关闭。但是,十日之后,必然会再度开启。只是这次开启之后,就要经隔百年,才会再度开启了。其实他刚才说的也不完全错,在十方沼泽里,一般的树木花草是绝对无法生长的,可却有一种仙草,却能在这种环境下生存下来。并且,说来也怪,这仙草移到外边就活不了,只能在十方沼泽之中存活,就好像需要天外飞魔的气息才能养活一般。”

    许半生眉头一皱,道:“既是只能由天外飞魔气息养活,那岂非应该是魔草,既是魔草,你们采来何用?”许半生已经明白,这些人肯定是奔着那所谓的仙草而去的。

    那人摇摇头,神色严峻的说道:“这你可就搞错了,你说的谁还能不懂?可是,那就是仙草啊,服食之后,至少抵得你我三十年苦功,还能淬炼根骨,增强资质,哪怕是个资质再如何平庸之辈,只要有足够的仙草,那也绝对可以脱胎换骨,成就个后天道体都不是梦。你以为当初那位散修大牛,就是加入裁判所立志要和天下所有门派作对的那位是如何金丹化婴的?以他的资质,怕是连筑基都难。可是,他就凭着这仙草,将自己从一个废柴,变成了后天道体,最终化婴得成。最后更是迈入化神,只可惜冲击返虚之时功亏一篑……”

    眼见着这家伙又要说远了,许半生赶忙打断他:“道兄,咱们继续说十方沼泽。”

    那人哈哈一笑,继续道:“不过那仙草也并非每一次都能令人脱胎换骨,但毕竟是存在机会不是?像是我们这些孤苦无依不知道会死在哪一天的散修,遇到这样的机会,当然不会放过。万一呢?万一改变了资质,到时候,就算进不了左道旁门,能像你一样进个普通门派也好过我们这般颠沛流离,连修炼都得挤出时间才行啊。而且,即便是不为仙途着想,也得考虑一下如何活得更好一些不是?你知道一株仙草的价格是多少么?”

    他伸出一根指头,神秘兮兮的说:“一件宙级法宝的价儿,你就知道这仙草有多珍贵了吧?不说别的,要是能弄到一株仙草,拿出来一卖,得到那些灵石,也足够咱们这帮苦命的散修逍遥半辈子了。你说,这种事,咱们是不是得去闯闯?”

    许半生还是皱着眉头,道:“既是十方沼泽,灵绝之地,必然危险重重,这仙草要是那么容易得到,那也就显不出珍贵了。”

    那人听到这话,也是愁眉苦脸的说道:“小友你当然无所谓,你已经是有根之人,我们这帮散修是比不得你啊。咱们这帮人,说是散修,其实也就是比其余八大神州那帮凡人强的有限,多不出几十年的寿命。而且,不入筑基,谈什么修仙?炼气终究还是个门外汉。哦,小友,我可不是在说你啊,你背倚门派,筑基是必然的事情,金丹也是指日可待,甚至元婴化神返虚都不是梦……”

    见这人又开始说书,许半生无奈的摇头,叹道:“道兄,咱们能不能简要说明,也别耽误了诸位的行程。”

    那人幡然醒悟,连忙继续说道:“这种事,一百年不过一次,遇上了,又正值壮年,自然是要拿命去拼一拼的。输了,也不过提前几十年投胎,赢了,闹不好就是仙缘的开始。至少,拿到一株仙草,咱后半辈子就算是有着落了不是?”

    许半生点了点头,算是理解了这些人。

    “这十方沼泽为何百年开启一次,难道就没有人去探究么?”

    “估计就跟这些仙草有关,但是至今也没人能得出一个解释。”

    “这又是为何呢?”

    “那些高人进不去啊!就凭咱们这帮散修,谁搞得清楚这么复杂的问题。”

    啊?许半生不明白了,不知道这家伙说的是个什么意思。一会儿是要进去,一会儿又是高人进不去,着实让人难以理解。(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