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748章 遇敌

第0748章 遇敌2017-11-11 22:37:22Ctrl+D 收藏本站

    十方沼泽之中,一片安静,安静的就像是把人困在了一个密闭的空间之中。

    极目四望,许半生看不到半个人影,身边只有那些黑化之后的树木,甚至就连脚下的土地,都已经彻底被黑化,走了没多远,许半生就感觉到自己脚下满是黑化后的泥土,每踩一脚都会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

    这声响在这无比静谧的地方显得尤其的诡谲,令人毛骨悚然,浑身上下都有一种血液倒流的刺痛感觉。

    许半生一直默数着自己的脚步,每一步大约是七十公分,许半生想知道,自己究竟走了多远。

    这是一个极其简单的重复过程,可却也枯燥到无以复加,换成其他人,或许早就崩溃了,可许半生却并没有这样的感觉。因为这类事情,他早在十岁之前就已经做过无数遍。一个人的大青山,他每天都会这样一步步数着自己的脚步,走到山顶,然后在山顶呼吸东来紫气,然后又这样一步一步的走回太一观。

    只是,大青山上还有鸟鸣,还有偶尔的野兽吼叫,有风声吹动树叶的哗哗作响,而不像这里,除了自己的脚步声,许半生甚至什么声音都听不见。

    黑暗对许半生的影响也并不算大,当年在大青山上,他每天都是天不亮就起床了,没有月光没有星光的夜里,那种黑暗,可比现在这样朦朦胧胧的感觉更加令人感觉恐怖。那样的年纪,那样的黑暗许半生尚且不曾畏惧,更何况这里?

    至少,在这里,许半生还能看见前方五丈左右距离的地貌,可在他曾经经历过的那些日子。伸手不见五指真的不是一句仅仅当做文学修辞的话语。

    突然之间,一声凄厉的嘶吼划破了这片无边的静谧,许半生也不禁为之动容。身体略显僵硬的抬头望向声音传出的方向。

    可是,那明明是连续的嘶吼。却好似是从四面八方不同的地方传来,每当许半生凝神想要朝着一个方向倾听的时候,那声音却又飘忽的换了个方向。

    试了几次,许半生便选择了放弃,这可能也是十方沼泽让人畏惧的原因之一,在这里,你甚至无法确定的分辨某个声音是从你的哪个方位传来的。

    这种感觉,远比黑暗和孤独以及无边的静谧更加令人恐惧。

    一道黑影出现在许半生的眼前。许半生倏的停下了脚步,而对方显然也发现了他,同样停下了脚步。

    “谁?”

    对方先开了口,而许半生此刻,早已悄悄的从储物戒指里将寒铁匕首取了出来,正握在手里,用胳膊挡住匕首的寒光。

    “无名散修,阁下是?”许半生懒得多说,既然对方说了人话,那就肯定是个散修。在这种地方,可是没有什么结盟的可能,谁也不可能相信一个完全陌生的人。

    对方稍事沉默。果然也和许半生做出相同的选择,他说:“同样是无名散修,就此别过。”说罢,他明显是倒退着向后走去,和许半生拉开了距离。

    许半生也不动,只是略微调整了方向,和那名散修彻底分开,继续前行。

    说来也怪,此前的十方沼泽之中。安静的让人几欲发狂,可是当那一声凄厉的嘶吼出现之后。这种声响便不绝于耳,虽然不是连续不断的出现。可每隔一小会儿便会出现一次,同样是永远搞不清楚方向。

    脚下,依旧是吱嘎作响,许半生几乎已经习惯了这种声音的陪伴,他知道,这种声音未必是坏事,因为这种声音的存在,意味着他每一步踩着的都是坚实的土地,而真要是没有这种声音了,脚下恐怕就是要踩入沼泽之中了。

    正想着,许半生的脚步声突然就断了,这种持之以恒的节奏一旦被打破,许半生整个身体都绷紧了起来,他正迈出去的那只脚,悄然收了回来。

    然后,他看着前方,伸手从旁边的一棵树上拍下一块黑乎乎也不知道是树皮还是树干的一部分的东西,扔向前方。

    那东西落在地上,瞬间消失不见,而许半生根据刚才手中的触感,可以判断出,那块黑化的东西密度甚至比不上一般的木头,比人体的密度那就更是低到没边了。

    就是密度这么低的一块东西,竟然都瞬间被前方的沼泽吞没,看来那几个散修果然没说错,这里的沼泽,只怕比弱水都还要轻几分,任何东西到了沼泽里,只要踩下去,就再也不可能上来了。

    有了这次的经验之后,许半生之后的路途走的就愈发小心翼翼,那无比枯燥乃至于刺耳,令人心烦意燥甚至气血之中都为之颤栗,似乎随时都想要怒吼几声发泄一番的声响,此时此刻却成为了最好的预警方式。

    许半生也曾觉得脚下的声响使其无心烦躁,情绪也受到了影响,他不敢保证眼前再度出现散修的时候,自己会否因为这种声音情绪失控和对方交手拼个你死我活。他也曾想到过这种声音显然也是十方沼泽令人恐惧的原因之一。但是现在,这声音在许半生耳中听来却是悦耳无比,犹如一曲仙乐,足令许半生感到温暖和安全。

    只要这声音还存在,许半生就不会落入沼泽之中,而一旦声音消失了,脚下就必然是沼泽。

    看来,凡事总有好与坏的两面,就看你能否从最坏的地方发现其有用之处了。

    就凭着这种声音,许半生多次避过了沼泽,小心翼翼的绕行,继续在十方沼泽里稳步前行。

    周围,那凄厉的嘶吼依旧存在,不断冲击着许半生的耳膜,可许半生已经置若罔闻了,他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脚下那不间断的嘎吱声响之上。

    前方传来同样的吱嘎声响,许半生知道,这是有人来了。

    他立刻停下脚步,寒铁匕首再度出现在他的掌心之中。

    原以为会和之前一样。对方在意识到前方有人的时候,也会小心戒备停下脚步,可没想到。那人在明显发现许半生的存在之后,竟然没有停下脚步。反倒疯狂的朝着许半生的方向疾奔而来。

    脚步声连成了串,许半生主动开口:“我乃无名散修,前方何人?”

    对方默不作声,可许半生却分明听到一道破空之声,这是对方主动向他发动了攻击。

    许半生脚步一闪,轻易的躲开了对方的攻击,但是许半生并未反击,而是急切的说道:“不要在意脚下声音造成的烦乱。要记住,脚下有声音,有意味着你踩在了实地上,声音消失了,那就表示你走到沼泽的边缘,要立刻缩回脚步。”

    他知道,不是每个人都能意识到这脚步声的好处,相反,几乎每个人都会受到脚步声的影响,变得烦躁不安。变得具有攻击性。

    许半生并不想和散修自相残杀,哪怕对方主动向他发动了攻击,他还保有最后一丝希望。希望对方可以在听到他这番话之后,变得清醒起来。

    而这番话,许半生也不是白说的,话里,他早已加入了从前所习的清心咒,哪怕对方还有一丝的清明,此刻都会停止攻击。

    可是,显然对方已经完全丧失了理智,在听到许半生的话之后。反倒是循着话音,再度攻来。

    对此。许半生也唯有叹息一声,此人已经无救。许半生当然也不会跟对方客气,现在早已成了你死我活的局面。

    手中的寒铁匕首彻底亮了出来,迎向对方的兵器。

    也不知道对方用的是什么兵器,在这暗黑的环境之中,竟然也一点光芒不显,许半生只能凭借对声音的判断来防御,并还以颜色。

    好在对方显然已经智昏,根本想不起来控制手里的兵刃,使其不要发出破空声,这帮了许半生不少的忙。

    和对方连续的兵刃相交,许半生发现,对方的实力明显在自己之上。

    按照许半生的估计,他全力为之,或许可以跟泛东流一战,甚至仇魂,他都有实力一战。而仇魂和泛东流,遇到修为比较差的筑基一重天,也未必没有一战之力。但是此人,却显然实力还在仇魂和泛东流之上。

    十方沼泽之中,筑基是绝对进不来的,进来便会化作一滩黑色的脓血而亡,显然这主动攻击许半生之人也是个炼气。炼气能有如此实力,却还跑到这十方沼泽之中来,许半生简直就有些不明白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毛病了。

    许半生和其他的修仙者不同,所以他才会进来,总不成还有第二个和他相似的人吧?

    以此人的实力,筑基指日可待,为何这么拼呢?

    许半生若不是因为自恃实力,认为绝大部分的散修绝不是他的对手,哪怕对方是个炼气九重天,许半生也是不会如此轻易的冒险的。只有在具备足够的把握之时,才叫冒险,否则,那就真的是找死了。

    可是,许半生却不知道,对方彻底迷失在脚步声中,整个人早已受到天外飞魔留存气息的影响,已经有些魔化了。而魔化之后的修仙者,实力都会暴增,只是这实力暴增的代价,是走火入魔,是不久之后的爆体而亡,成为这里黑雾的一份子。

    那个客栈老板说的并不全对,来到十方沼泽的散修,一部分固然是化作仙草,而另一部分,则是魔化之后成为黑雾的一部分,或者说是成为了这片十方沼泽的一部分。

    也就是许半生倒霉,遇到了这个家伙,否则,用不了多久,他自己也就雾化而亡。但是现在,许半生还必须解决眼前这个麻烦。

    既然对方实力超过自己,许半生也不会蠢到跟对方硬拼,他且战且退,脚下走的极有技巧。

    就在刚才不久之前,许半生曾经绕过了一小片沼泽,他现在,就是要引着这个家伙朝那片沼泽走去。以此人这种打法,只要到了沼泽边缘,一个回合之内,许半生就能把他骗进沼泽里。(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