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749章 杀戮前行

第0749章 杀戮前行2017-11-11 22:37:23Ctrl+D 收藏本站

    默默的数着脚步,许半生知道,沼泽就在身后不足一丈的地方。

    对方又是一招攻来,其中明显还夹杂了术法,只是,散修掌握的那点儿术法,连许半生都看不上眼。

    许半生只是用真气爆出寒铁匕首上的寒意,使得前方的空气短暂的冻结了一下,就轻易的化解了对方的术法。

    至于兵器,许半生就地一个翻滚,轻易的躲开。

    反手就是一刀,许半生再也不留任何后手,这一招,用了全力。

    或许是知道寒铁匕首的锋芒,也知道许半生拼了全力,那散修方向不改,继续向前扑去,试图躲开许半生这一招。

    可这正是许半生所希望的,因为那人扑向的方向,正是那片沼泽。

    只见,昏暗之中一道黑影落地,却再也没能站直身体,他几乎是一沾到那片比弱水还轻的沼泽,身体就直线下落。试想,比空气都轻的水,那下降的速度绝对是无限逼近自由落地的,完全无处借力,那人又怎么可能挣脱。

    瞬间没顶,那名散修消失不见。

    或许是不甘心,那人在沉没之前,将手中的兵刃朝着许半生扔了过来。

    许半生轻松闪过,那黯淡无光的兵刃砸在了前方的一棵树上,那棵树直接被砸断,倒在地上瞬间分崩离析化作无数碎片,那兵刃倒是结结实实的落在了地上,许半生清楚的听到那东西落地的位置。

    确定附近没什么危险之后,许半生缓缓上前,一抄手,便将那散修的兵刃捡了起来。

    握在手里,许半生也就知道了,这不过就是一把小巧的斧头而已。只是不知打为何黯淡无光。

    拿在手里,端详了一下,许半生终于找到了这斧头黯淡无光的秘密。原来。那散修为了让自己的兵刃不会发出寒光,以免被其他人看见。竟然用这十方沼泽里的黑化物,涂抹在了斧头的表面。那黑化的东西附着在斧头之上,竟然如同给斧头刷了一层漆一样,斧头黯淡无光,那些黑化物也不会脱落。

    这倒是有些古怪了。

    斧头只是很普通的兵刃,勉强能称之为法宝,这要是在地球上,肯定会被当成极好的法器。可在九州世界,这玩意儿根本就是几十个灵石就能买到的玩意儿,拿出去也不值钱,徒占空间,许半生顺手,就把那柄斧头也扔进了沼泽之中,口中说道:“你的东西,还是还给你吧。”

    不过,这人的思路倒是提醒了许半生,他也从旁边的树上掰下一部分。尝试着将自己手中的寒铁匕首涂抹完全。

    的确是很古怪,却也很神奇,那宛如碳化后的木头一般的东西。在匕首表面划过之后,竟然轻易的附着其上,原本寒光乍现的寒铁匕首,瞬间就变成了一把暗哑无光通体漆黑的匕首,可锋利却丝毫不减,甚至于,许半生试了一下往匕首里注入真气,匕首依旧体现出从前一模一样的效果,仅仅只是表面黑了。却对匕首的功用没有丝毫影响。

    这的确是个很实用的功能,也省的许半生总是要将寒铁匕首藏在掌心之中。真要出招的时候,往往就会不那么及时。

    现在这把匕首。哪怕握在手里,许半生只要将手臂伸直,从视觉的角度来说,这匕首就仿佛跟周围的昏暗环境融为一体。连他本人都看不清楚,遑论其他人。

    此刻,许半生已经彻底了解了这十方沼泽的厉害之处。

    绝大多数人都会被十方沼泽这个名称所迷惑,认为在这片天地之中,最大的危险便来自于沼泽,来自于那无物不沉并且半点机会都没有的沼泽。

    这就已经足以淘汰信息相对闭塞的散修。

    许半生估计,至少也有一半以上的散修会受到沼泽二字的迷惑,即便不沉入沼泽之中,也会因为这里的其他危险而丧命。

    而稍微消息灵通一点儿的,会知道十方沼泽里还有妖兽,或者说是魔兽的存在。这些魔兽甚至没有人知道它们长得什么样子,是大是小,对于只有炼气期的修仙者来说,自然是凶险异常。

    即便如此,更多的危险依旧不是来自于这些魔兽。

    这一点,又可以淘汰三到四成的散修。

    这也就意味着,还有更大的危险没有被发现的情况下,进入十方沼泽的散修,就注定超过八成已经出不去了。

    脚下的声音会让散修感到烦躁不安,但是他们并没有意识到,当他们的气血受到这种声音和那不绝于耳的魔兽嘶吼影响之后,他们开始逐渐被这里的魔雾同化,身体里也隐约开始出现天外飞魔的粒子,最终成为刚才那个许半生甚至连名字都不知道的散修的模样。

    魔化之后的散修,幸好也就是灵智似乎也受到影响,不会采取欺诈的方式与人交流,否则,若是那散修跟许半生聊几句,表示想要组队的愿望,许半生也许不会同意,但其他散修就难说了,多半是会愿意的。更可怕的是那些散修本就结伴而来,其中有一个或者几个散修受到这些声音的影响而魔化,他想要杀死自己的同伴简直是轻而易举。

    有了这部分魔化的散修,剩下那不到两成的散修,几乎只能有一个下场,那就是全军覆没。

    在客栈里,那些散修告诉许半生,十方沼泽是九死一生,他们还远远低估了这里的凶险程度。

    以目前许半生对于十方沼泽的了解,进来一千个散修能有一个走出去的,就算是不错了。

    当然,许半生也有另一种怀疑,那就是十方沼泽里并没有所谓魔兽,传闻中的魔兽,其实就是魔化后的散修。若是如此,这个存活比,或许还能稍微高一点儿,但也绝对远远达不到一成的存活率。

    想到这些。许半生已经开始为客栈里认识的那些散修默哀了,他们走的时候,虽然许半生给了他们一些信心。可是,在这凶险无限的十方沼泽之中。信心其实并不重要,甚至实力都不处于绝对主导的地位,真正掌握这些散修生死的,是他们自己的心志。

    越是心志坚定,能够排除干扰者,就越容易走出去,相反,绝大多数的散修。显然并不具备这样的素质。

    而许半生熟悉的那几个散修,心志如何,许半生早已洞悉。在他看来,那些散修,恐怕一个都没有可能离开十方沼泽,终将成为他们最想得到的那种所谓仙草。

    手里握着寒铁匕首,感受着寒铁匕首传来的丝丝冰冷,这股冰冷的寒意,也让许半生的头脑越发的清醒,这似乎对他突破这片十方沼泽。会有更大的帮助。

    脚下依旧是嘎吱声不绝于耳,身前身后也俱是疑似魔兽的嘶吼声。只是,许半生估摸着自己进入十方沼泽至少已经三天的时间了。却还没有遇到任何一头所谓魔兽。

    看来,他的怀疑是对的,这些嘶吼声,只不过是这里一种特殊的声音,如果说天外飞魔的怨气还能产生作用,恐怕也就是让散修进入这里之后产生诸如此类的幻听了吧。

    还好没有幻境,否则,就算是许半生也没办法破除。

    依旧是缓缓前行,许半生并不着急。他只要计算好时间,然后找准方向。在十天到来之前赶到出口处,等到那个缺口再度被打开就行了。

    随着许半生不断的前行。那无物不沉的沼泽,似乎越来越少了,倒是魔兽的嘶吼越来越强烈,近乎已经到了和脚步同步的程度,许半生几乎每迈出一步都会伴随听到一声魔兽的嘶吼。

    第四天,许半生再度遇到一个魔化的散修。

    好在这名散修的实力着实差劲的很,即便是魔化之后实力暴涨,依旧不是许半生的对手。许半生手里的寒铁匕首也帮了大忙,黯淡无光的匕首,简直就是偷袭利器,许半生又是神智清楚,操控匕首使其半点破空之声都不会发出,神智受到影响的魔化散修,自然不是他的对手。

    算起来,这已经是许半生遇到的第七波散修了。

    进来后不久,许半生就遇到一个散修,彼此深怀戒心,打了个招呼之后各自离去,其后便是这种魔化的散修。之后许半生又遇到几次,其中有些是携伴同行的,许半生有心提醒他们,在他们的伙伴里有可能会有人魔化,但是转念一想,不说的话,或许相互依靠还能多活一会儿,真要告诉他们,他们不信就会认为许半生挑拨,毫无疑问会对许半生动手,而若是信了,只怕从此以后猜忌不断,没死在十方沼泽里,就先行自相残杀死的差不多了。

    于是许半生选择了缄默,一直到再度遇见这个魔化的散修。

    割断了散修的咽喉,许半生将其无声的放倒,循例在他身上搜了一遍,除了搜到少量的灵石,其他任何东西都没有。看来,这些魔化的散修神智下降,甚至连自己的东西都顾不上了,只有灵石这种放在钱囊里的小物件,因为是系在法袍上才得以留存,其他的东西,应该是都抛弃掉了。

    当然还有件武器,同样,和第一个魔化散修的斧头一样,也是极平常的东西,同样抹满了黑化的东西,黯哑无光。许半生一脚踢开,继续前行。

    算算时间,应该已经是第四天的晚间了,许半生发现,脚下的沼泽已经很难再遇到,相反,他所每遇到的散修,全都是魔化的。

    是时间的原因么?这些散修在这里经过了接近四天的时间之后,终于彻底抵挡不住那些声音的魔化作用,纷纷魔化。许半生开始担心,自己接下去所遇到的,将全都是这一类散修。

    杀了他们,说实话,许半生也有些于心不忍。可不杀他们,他们却不会跟许半生客气。

    等到许半生计算着第五天的夜晚来临之后,死在许半生手里的魔化散修,已经超过了两位数。

    眼看着一半的时间过去了,许半生几乎就要踏上回程的路,可似乎他在这十方沼泽之中,一无所获。别说遇到他所希冀的天外飞魔的力量,哪怕是他所不屑的所谓仙草,许半生也没能遇到一株。(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