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756章 各行其道

第0756章 各行其道2017-11-11 22:37:32Ctrl+D 收藏本站

    虎同方和钱吉很准时,说是一个月,就一定是一个月,多一天都没有。

    许半生依旧在屋中修炼,收到了虎同方的传讯,言简意赅,只是一个坐标,许半生一看就知道这是集合的地点。

    稍加计算,许半生发现这个坐标离自己这里很近,于是也不着急出门,先回复了虎同方表示自己会按时到达,然后又好整以暇的给泛东流和牛凳都发了个讯息。

    两人表示他们也收到虎同方的传讯,他们早已准备停当,正打算过去。

    得知许半生还在客栈,二人便约好了到客栈跟许半生会合,而后一同前往集合地点。

    三人碰面之后,许半生自然要对失踪的十来天做个解释,两天的时间足够许半生编一个基本完整的故事,泛东流和牛凳听完也便信了,并且还为许半生故事里跟那些底层散修打交道时发生的事情嗟叹不已,结合他们这段时间的市井见闻,他们显然对于处于中神州最低端的散修群体产生了极大的同情。可也只是同情而已,他们并无力改变些什么,修仙本就是这样,若都仙途一帆风顺,岂不是满地都是神仙了?

    感慨修仙之不易之余,三人也对这个世界的体悟更多了一层,这是在大青山太一派中绝对不可能有的感悟。

    时间差不多了,三人便联袂前往坐标所指的集合地点。

    集合地就在集市中央一家酒馆之中,虎同方和钱吉也算是受了不少的惊吓,十方沼泽中发生的事情,这两日来他们几乎都在不间断的向师门汇报,也给折腾的够呛。只是他们并不知道,这一切都是拜眼前这个许半生所赐。

    不过一见到许半生。虎同方和钱吉的眼中就闪烁出异样的光辉,虎同方当即问道:“许半生,你修为提升了?”

    许半生也知道这瞒不过去。便拱拱手,答道:“前几日弟子心有感悟。修为突然猛进,竟然一连突破两次,如今已是炼气四重天,堪堪迈入炼气中期。”

    闻听此言,泛东流和牛凳乃至刀狂陈元亮都是大惊失色。

    一次突破,两次提升,竟然炼气四重天了?

    你这是修炼啊,还是得到大罗金仙提点啊。速度也太快了吧?

    且不说这短短一月之中竟然连续突破两次,光是许半生来到中神州加入太一派不过两年不到的时间,就已经达到了炼气中期,这份修炼速度,在上门不敢说,可在太一派,那绝对是闻所未闻,这也太快了。

    找这种速度下去,许半生只怕不用十年,便能筑基得成了吧?

    看看其余四人。入门都已经十余年了,陈元亮更多一些,已经超过了二十年。可陈元亮的修为才多少?也不过炼气五重天而已。甚至就连刀狂也才炼气五重天,泛东流和牛凳也才炼气六重天。许半生居然都已经迎头赶上了。往后呢?三年?又或者是更短的时间,只怕许半生就要达到炼气后期了吧?到时候,他们这些个比许半生入门不知道早了多少年的家伙,恐怕都要改口称呼许半生为师兄了。

    中神州各大门派的规矩还真是让人蛋疼啊,不论年龄,只论修为,除了切实有师徒名分的,其余无论是同辈之间的长幼顺序。甚至是辈分,都以修为来论。哪怕你不足百岁。可若你达到元婴,那些空活数百年的金丹以下。也必须称呼一声前辈。而同为元婴,但是境界不如你的人,也得称呼你一声师兄。

    四人尽皆沉默,以许半生这种速度下去,他们的“师兄”身份,只怕都要被许半生逆转过来,反过来他们都要称呼许半生为师兄了。

    就连虎同方和钱吉也略感吃惊,他们并未动用任何术法,在集市之中贸然动用术法终究遭人诟病,他们只是凭借经验看出许半生的修为有所增长,却也想不到他竟然能一次突破两次提升,一步从炼气二重天便迈入炼气中期。

    “这……”虎同方也多少觉得有些棘手,这个许半生,天才到还真是让人猝不及防啊。

    正如许半生最初预料的一样,这次一个月的集市生活,同样也是历练任务之一,只不过不像其他的任务有明确的目标而已,但也是考验弟子们心性的一种手段。原本虎同方和钱吉召集五人之后,便要询问他们这一月以来的收获,可现在,许半生连续突破了两重天的事情,明显打乱了他们的计划。

    虎同方传音给钱吉道:“此事必须立刻向师门禀报。”

    钱吉点点头,也传音道:“虎师兄速速禀报,我先叫上酒菜,问问他们这一月以来的感悟。”

    虎同方直接离开了酒楼,而钱吉则是吩咐柜上,要了一个雅间,带着五人入内。

    点上了一桌酒菜,钱吉和虎同方不同,始终是表现的和蔼可亲,宽厚仁性。

    “一别一月,除了许半生出乎意料的连升两个境界,其他人的修为也看得出来都增长不少,看来,你们这次的集市生活,应该都有不少收获吧。可能你们之前已经想到,这个月的生活也是对你们的一种考验,是历练行走的一部分,只不过和其他的任务不同,这个月的任务并没有明确的任务目标。但既然是考核,总是也要有个评分的,这关系到你们回到师门之后的奖励。当然,既是没有任务目标,这个任务无论如何,都算是你们集体通过,你们不用担心这成为你们第二个失败的任务。”

    听到这话,大家都略感松了一口气,关于这一个月的生活也是任务,其实都已经想到了,只是除了许半生之外,其他四人多少也会有所担心,这任务毫无明确目标,万一算他们任务失败怎么办?现在听说没有失败,自然感到欣喜。

    “泛东流,五人之中。你的修为最高,你来告诉我,这一个月。你都做了些什么,又有哪些感悟?”

    泛东流点点头。躬身答道:“回钱前辈,初来之时,东流也想到这一个月的生活可能同样是个任务,但是对于这个任务究竟要如何完成,弟子却是莫衷一是。弟子只想着一个月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若是平白浪费过去,流连于集市的繁华和市井琐事。未免有悖修仙者的长远目标。是以虽无人监管,可弟子依旧不敢有丝毫的放松,每日勤加修炼,只可惜资质愚钝,未能寸进。其后,第二次与众师弟约见之时,问及半生师弟这半月多来都在忙些什么,半生师弟却道他只是每日早出晚归,流连集市,与各式各样的人交流。弟子当时觉得半生师弟多有荒废。这实非我修仙者的作为,便严令警告于他。可半生师弟却道若是修炼,哪有呆在飞舟之中以罡风淬体再行恢复真气来的进展迅速。既是进入集市生活,这与我等在山中岁月完全不同,是另一种生活。而一个修仙者,也绝不可能永远深居山中闷头修炼,必须对我们身处的世界有更多的了解,磨刀不误砍柴工,唯有展开胸中沟壑,对世界有着更深的了解之后,修炼反倒能够事半功倍。弟子初时也多有不明。可尝试着按照半生师弟所言与市井散修接触,与其他门派弟子交流。却也发现原来这个世界上我们所知所懂都太过偏窄了。和其余修仙者的交流,让弟子茅塞顿开。只觉得半生师弟所言才是至理,是以后半个月,弟子便如同半生师弟一般,与各类门派的修仙者交流修炼心得,增广见闻。”

    闻听此言,钱吉也没有任何态度,只是眼神不免在许半生身上稍事逗留。

    “嗯,不错,其他人呢?”钱吉又问。

    在这酒楼之中,也只能泛泛一问,至于各人详细的情况,还要日后再慢慢的接触,钱吉现在也只是要大致了解一下五人的动态。

    泛东流说完这些之后,钱吉也便大致有数了,牛凳向来和泛东流步伐统一,想来过程也应该差不多,即便有所不同,也只是和泛东流一前一后的问题。而许半生,不用说,肯定是整个月的时间都用来混迹集市增广见闻了。

    嘴里说着其他人,目光却是投向了刀狂。

    刀狂也拱手躬身道:“弟子这一月,闭户不出,虽然修为提升不多,可却觉得更加凝练扎实。并且,弟子对东流师兄与许半生师弟所言不敢苟同……”

    其后,他基本上是在引经据典,试图用道藏上现成的前辈修仙之语来反驳泛东流说的那些,言辞之中虽未见激烈之处,可明显是在指责泛东流本末倒置,增广见闻便能事半功倍,在刀狂看来简直是荒天下之大谬。

    泛东流也懒得跟他多说,自不去反驳,钱吉也依旧不表态,只是听完刀狂的激愤之言后,笑着问泛东流:“对于你刀狂师弟所言,你有何要说?”

    “修仙修的是自己的道,刀狂师弟认为我本末倒置,那是他的道,我无需理会,我自行走在我的道上。道不同,不相与谋,我又何须他人赞同我的道?”

    刀狂正待反击,钱吉却一摆手,笑道:“是极是极,道有三千,各自不同,各人自行其道,便是至朴之理。不错,东流你能体悟到这一点,这一个月的时光你便没有白费。”

    见钱吉已然盖棺定论,刀狂也不敢多言了,只是心中依旧对泛东流的话不屑一顾。

    其后牛凳又道:“我这一个月的时间跟东流差不多,也是听了半生的话之后,后半月时间用以增广见闻。”

    钱吉点点头,心道果不其然,他又看看陈元亮,陈元亮表示他这一个月和刀狂完全一致,找了个住处之后,除了与其他师兄弟会面,其余时间都在闭关修炼。

    最后,钱吉望向许半生,许半生便道:“弟子年少,对于这个世界总有太多的好奇,大半月时间都用来行走集市之间,与各门派的前辈交流了。所获良多。不过最后这些天,弟子却是隐瞒了身份,混入到那些食不果腹只为了多赚一些灵石,好在将来某日回到来处做个富家翁的散修之中。弟子觉得,这些散修从踏足中神州的那一日起,便知道仙途无望,可却依旧苦苦挣扎,其间艰苦,也是漫漫仙途的一部分。是以弟子深入其中,感同身受。”

    钱吉也一愣,目光中多有古怪之意。(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