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757章 开小灶

第0757章 开小灶2017-11-11 22:37:33Ctrl+D 收藏本站

    收到虎同方的讯息,师邪其实并没当回事。

    不就是门下一个外门弟子迈入炼气四重天了么,速度是快了点儿,入门不过两年不到,可考虑到他入门之时已经在炼气一重天半年之久,入门后的祭祖典礼上又接受到本派唯一一名返虚老祖的赐福,当场便迈入了炼气二重天,这也就是说,许半生花了接近两年的时间从炼气二重天到炼气四重天,速度的确很可观,可也没到惊世骇俗的地步,毕竟,他的资质师邪已然了解,那可是极其接近道体的灵根啊。

    可是,师邪正打算回复虎同方一句大惊小怪,却突然想到点什么。

    他面色略显古怪,回复道:“你去十方沼泽之前,他依旧是炼气二重天的境界?”

    虎同方的消息很快返回,师邪手握着腰牌,心里复杂至极。

    因为历练行走一向都关乎一名弟子今后的前程,通常而言修为越高在历练过程中显然就越占便宜,因此一般而言,在出发前,带队之人都会暗示门下弟子,如果修为足够提升境界,就不要再积累下去了。一般而言,弟子们都会照办。是以在历练过程中,境界的提升基本上都是源自于历练行走之中得到的修为和领悟。

    许半生作为让太一派内门诸位返虚都产生了强大分歧的天才,一年多一点的时间,又是在历练行走过程中,境界的提升几乎是必然的,甚至于,在杨高宇这种对他寄予厚望的人看来,许半生应该在半年前就有所提升才对。以许半生的资质,半年的历练行走,几个任务的磨练。飞舟罡风的淬炼之下,走进炼气三重天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对于许半生迟迟没有迎来更高的境界,不得不说。杨高宇心里隐隐还是有些失望的,这一点。师邪无比清楚。

    现在许半生突破了,这本该是理所当然的事,可偏偏他竟然一举提升了两个境界。

    一个月的时间啊,境界提升如此之快,究竟是不是一件好事,师邪都有些迷糊了,他不禁开始为许半生产生担心,担心这小子操之过急。

    他立刻问道:“两次提升分别是什么时间?相隔多久?”问是问了。可心里却在想,无论相隔多久,即便是一个月头一个月尾,终究也不过只是一个月的时间,还是太短。

    虎同方的回答再次让他惊诧。

    “一次突破,两次提升。”

    若非清晰的感受到腰牌里的法力波动绝对来自于虎同方,而非什么别的人,师邪简直就要怀疑是不是其他门派的修士得到了虎同方的腰牌,在拿自己开心了。

    虎同方可能也觉得太过匪夷所思,又补充了一句:“据他自己说。是前几天突然感觉要突破了,结果突破炼气三重天之后,突破竟然并未停止。修为依旧在迅猛增长,一鼓作气竟然突破到了炼气四重天。”

    这一次,师邪再无任何怀疑,他和许半生的接触其实不比虎同方少,他尤其能够感受到许半生是个相当沉稳的少年,这种性格的少年,断然不会在这种事情上有任何的隐瞒。本来就已经很惊世骇俗了,这份惊世骇俗甚至让内门产生了严重的分歧,许半生应该明白怀璧其罪的道理。不会故作惊人之语,跑去自吹自擂。说自己一次突破两次提升,唯一的可能就是事实的确如此。

    他也来不及回复虎同方。直接调整频道,用腰牌跟杨高宇取得了联系。

    杨高宇还没处理完这次十方沼泽引发的巨变,还在等待着一直以来镇守十方沼泽的弟子回来汇报,接到师邪的讯息,也并未太当回事。

    他笑了笑,给师邪回复了过去:“不过就是一次突破而已,有什么好惊讶的。按照我的期望,此子半年前便该突破,此时才迈入炼气三重天,我倒是失望大过于欣喜。不过总算是不负我的一番苦心,他的修炼速度,依旧可以称得起是我们太一派建派以来最快之人。不错不错,值得高兴一下。”

    可是,师邪的第二条讯息,就让杨高宇再没有半点失望了。

    也没有欣喜,只有浓浓的惊诧。

    “不是炼气三重天,是炼气四重天……”

    杨高宇稍一琢磨,就明白师邪的意思,他的声音竟然略显颤抖,回道:“你是说,他一鼓作气从炼气二重天突破到了炼气四重天?”

    师邪的声音在厅外响起:“回掌教,正是。”

    杨高宇猛然站起身来,飞身到了大厅门口,正看见师邪也是一道剑光疾驰而来,看见自家的掌教,连忙按落剑光,立于杨高宇面前。

    挥挥手,是以师邪无需多礼,杨高宇急切的问道:“许半生一下子迈过两道坎,进入到炼气四重天了?”

    师邪点点头,将虎同方的话如实的汇报给杨高宇。

    “确定?”杨高宇依旧难以置信。

    师邪点了点头,道:“基本可以确定,同方见到此子之时,一眼便看出他的境界得到了提升,但是在集市之中,同方也不敢妄动法力,以免惹人注目,随口问了一番,许半生却告知他,前几日突破之时的情况。同方大为吃惊,不敢怠慢,立刻将此消息汇报于我。”

    “终究只是他一面之词,你又如何能够确定?”

    师邪摇了摇头,道:“此子入得我派以来,直接就被打发去了闭门思过,半年不见天日。但此前此后,弟子都与他有过交道。从此子行状可见其心志之坚,性情之稳,而这一切也俱是掌教您暗中亲眼所见的。弟子判断,以此子心性,还不至于如此哗众取宠,只怕这便是事实。”

    杨高宇微虚双眼,轻轻颔首。

    的确,许半生的性情之沉稳,甚至比过了内门的许多人,许多活过百年数百年的弟子。都未必有他那份心性。尤其是杨高宇还有过和许半生的侧面交锋。

    许半生在面壁半年之中,数次离开,因为紫光崖和玄武大殿的缘故。他数次进出之时,都暗中布下阵法。一共用了数月的时间才神不知鬼不觉的完成了整个阵法。当阵法被发动的时候,甚至就连杨高宇都大吃了一惊,之后才发现阵法的存在。一个能用数月时间小心行事的家伙,甚至瞒过了元婴修为的一派掌教,这般心性,又怎么可能干出哗众取宠的事情?

    更何况,许半生很清楚自己被内门重视的程度,他完全无需做出这种事情吸引内门的注意。

    那么。这便是事实了。

    可是,一次突破两次提升,这简直是旷古未闻。

    杨高宇转念一想,许半生身上旷古未闻的情况多了,也不止这一条,似乎自己也是有些大惊小怪了。

    许半生入门短短时间,早已数次用闻所未闻的方式震惊内门,这一次,他一举突破两个境界,似乎也并不是什么太让人吃惊的事情。

    至少。不值当杨高宇表现的如此失态。

    “此子倒是能不断的给我们带来异样的惊喜,也罢也罢,看来今后他身上依旧会有诸多我们所无法理解的事情发生。反倒是我们要收拾好心境,不要每次都被他惊得魂不守舍。交待下去,让同方和钱吉不妨在今后的任务里,给半生这孩子加点儿担子。但是,也让他们切记,必须要给我保证许半生的安全,哪怕这次历练的其余四个人都死了,许半生也不许少了一根寒毛。其他的,许他便宜行事。”

    师邪一惊。杨高宇却是哈哈大笑起来,似乎很是快意。他很快也明白了杨高宇的想法。

    只是,这无疑要给虎同方和钱吉增加不少的麻烦。而杨高宇那句其他四个人死了也不许许半生少一根寒毛的话,却让师邪略感不适。纵然许半生天才非凡,可任何一个门派也并非一个天才就能决定一切。

    他倒是也能理解杨高宇,真换做他是这一派之主,只怕想法也跟杨高宇一样。

    杨高宇如此直言,这反倒表现出他对师邪的足够信任。

    看看杨高宇,师邪不禁为前段时间自己和杨高宇意见相反感到一丝不安。

    杨高宇看出他心中所想,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我知道你也是为太一派着想,不过,既然上苍赐给了我们太一派一个如许半生这般的天才,我们就不妨将步子迈的大一些,有些情况,不必太过纠结墨守成规。不破不立,一定之规,终只是在一定之中。超出一定的范畴,哪有那么多的规矩。”

    说罢,杨高宇背起双手,转身离开。

    师邪愣愣的看着杨高宇的背影,心里的念头纷至沓来,一时间他也不知道自己从前的有所坚持,是否全都是正确的了。

    或许,杨高宇说得对,一定之规终究在一定之间,而许半生的表现,以及他展现的天才,显然是早已超出这个一定的范畴了。

    思索片刻,师邪终于朝着腰牌之中打入法力,传讯道:“今后的任务,给许半生开个小灶吧,度,你与钱吉自行掌握。但有一条,此子不可有半点损伤,便是你二人死了,也要给我保住他的安危。他若少了半根寒毛,你二人也不用回来了。”

    虎同方等了半晌,就等来这么一句,听完之后也是呆了半天,随即苦笑着摇头不止,心道:你这说的轻松,可我该如何把握这个度呢?难题都是出给我的,你轻飘飘一句便宜行事,我和钱吉只怕是要煞费苦心。不光是保护许半生安全的问题,还有便是任务里要如何给许半生单独开小灶,显然还不能让其余四名弟子有所察觉。

    不过虎同方还是回了一句:“弟子谨遵总管事法旨。”

    心里,那叫一个五味杂陈。(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