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758章 莫名发难

第0758章 莫名发难2017-11-11 22:37:35Ctrl+D 收藏本站

    离开集市,回到飞舟之上,飞舟很快达到极速。

    虎同方手一挥,罡风四起,这显然是让五人直接进入修炼状态的节奏。

    泛东流和牛凳都有些奇怪,但还是老老实实盘腿席地而坐,并没有问出任何的问题。

    许半生则是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对一般,进入修炼状态最早的反倒是他,心里盘算着既然自己的境界已经达到了炼气中期,这抵御罡风的时间似乎就可以稍稍延长一些了,虽说其实他并没有损失太多在罡风里修炼的时间,但这样来来回回进屋出屋也是挺烦人的一件事。估摸着,直接超过泛东流似乎有些过分,但是跟牛凳保持差不多的时间甚至比他略长一些应该不会太突兀。

    可刀狂和陈元亮就没那么淡定了,他们可以一直盼望着虎同方和钱吉宣布这次集市生活试练的得分排名情况呢。

    他们和泛东流三人等于做出了截然相反的举动,这也意味着他们要么是第一第二,要么就是第四第五,而在他们看来,很显然他们俩应该是排名更高的二人,许半生和泛东流牛凳的想法无疑是大错特错的。

    一年多的时间了,这哥俩还没拿过第一,尤其是刀狂。虽说实力的确不如泛东流,可许半生都拿过第一,刀狂总觉得这心里有点儿不平衡。甚至于积分上刀狂还落后于许半生呢,哪怕是为了回到太一派之后获得更多的奖励,刀狂也希望自己这一次能够拿一次第一。而且,许半生显然是将融入市井做的最极致的,如果刀狂拿了第一,就意味着许半生必然是最后一名,这样的话。刀狂也可以趁机在积分上跟许半生重新回到几乎同样的起跑线,一个十五一个十六,虽说依旧落后一分。可下一个任务之后,至少也该是平分了。

    陈元亮垫底垫习惯了。对于名次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奢求,说是他的境界比许半生高,可从许半生展现出来的实力上来看,他也清楚,自己闹不好真不是许半生的对手,这排名最后他也算是恰如其分。

    可这次显然不同,毕竟是有机会冲击一下前两名,他的表现和刀狂可谓如出一辙。若是不存在并列的情况下,闹不好因为他的修为较低在排名上反倒会具备一定的优势,还真是很有可能拿个第一。真若如此,他这次历练行走也算是提前完成任务了,心里对于这次的排名结果还是很期待的。

    虎同方出门片刻,回来之后只是继续听他们各自陈述这一月以来的修炼成果,和钱吉都没有任何的点评和表态。本以为吃完饭回到飞舟之上总该公布个结果了,没想到虎同方直接让他们开始修炼,丝毫没有宣布结果的意思。

    看到许半生和泛东流三人已经开始修炼了,刀狂和陈元亮对视一眼。不禁有点儿心怀忐忑。

    犹豫了一下,刀狂终究还是问出了口:“虎前辈,钱前辈。不知道这次任务的排名究竟如何?”陈元亮也眼巴巴的望着二人,表现出想要知道答案的模样。

    虎同方顿感不悦,瞪了刀狂一眼,倒是钱吉还是一副老好人的样子,微微一笑道:“这一个月的任务并没有明确的目标,是以这评判也并非我与虎师兄来做,关于这次任务的排名和积分,需要等到你们历练行走结束,回到山门之内后。由内门师长定夺。”

    听到这话也就没什么可说的了,刀狂和陈元亮虽然依旧很想知道结果。也只能老老实实的各就各位。

    看到二人颇有不满的样子,虎同方双眼一虚。心道正好借这俩小子开开刀,以便下一个任务的时候可以名正言顺的给许半生开个小灶,否则,一次两次倒是没问题,时间长了,次数多了未免不会被其余四人看出端倪,这莫名其妙给许半生加任务的事情还真是有点儿不大好弄。

    “你俩很想知道这次任务的结果么?”虎同方突然一挥手,又终止了罡风的侵入,这显然是要训话的节奏。

    刀狂和陈元亮莫名对视,心道虎同方这不是故意找茬吧,一路上明显能看出虎同方对他俩不太感冒,言辞之上也更严厉一些,可是拿这个借题发挥,也有点儿过分吧。

    心里,不免就有些异样。

    甚至于泛东流和许半生也微微觉得有些讶异,虎同方虽说严厉,也能看出他不太待见刀狂,可终究是个很公允的人,在这种事情上发难未免有些小题大做,也令人无法信服。

    陈元亮觉得自己是被殃及池鱼的,生怕刀狂开口会继续得罪虎同方,急忙抢先说道:“弟子只是以为虎前辈和钱前辈一时忘记了,并不知其中有此缘由,我想刀师兄应当也做如是想。”

    刀狂看了陈元亮一眼,明白他的意思,心里虽有不服,可也点了点头,道:“弟子也是如此想法。”

    虎同方哼了一声,道:“事关历练,我岂能忘记,况且,内门做事,还轮不到你们问东问西。告诉你们,你们便听着,不告诉你们,自然有我们的道理。今日便罢了,今后我再不想听到诸如此类的问话,明白么?”

    刀狂和陈元亮默默的点了点头,口中答道:“弟子明白了。”

    虎同方这才点点头,却又望向泛东流许半生以及牛凳,道:“你们三人刚才是否也有此疑问?”

    三人面面相觑,心道虎同方今儿这是怎么了?好像并不是冲着刀狂去的,而是心里不爽,很有些邪火么。

    这问题其实不好回答,若说不是,显然是在说谎,事关历练成果,更加关乎积分,不关心是不可能的。可若说关心,岂不是逆了虎同方的心思?他把话都说的那么明白了,告诉你你就听着,不告诉你你也别问,现在该怎么回答?

    不敢多做犹豫,泛东流拱拱手道:“弟子的确也想知道这次任务师门对我们不同选择的看法。不过既是二位前辈不说,也不敢问。”

    回答的很有技巧,不说不想问。只说不敢问。

    原想虎同方正好下个台阶就过去了,没想到他又望向许半生和牛凳。继续问道:“你二人呢?”

    牛凳撇撇嘴,道:“弟子和东流师兄所思相同,不敢问。”

    许半生知道自己也必须表态,便道:“弟子是本次历练行走之中修为最弱的,只想力争不拖几位师兄的后腿,至于排名,弟子不敢奢求。所以钱前辈既是说过本次任务算我们五人尽皆通过,弟子便已心安。”

    这个回答倒是让虎同方微微一愣。他原本想的是许半生若敢说不关心,他便斥责许半生不说实话,然后施以惩罚。这当然不止是针对许半生一个人,师邪只说了让给许半生增加难度,也没说不能给其他几个人一起增加难度,虎同方想着干脆给其他人也一并增加难度,但是这个增加的量,就可以稍有不同,总之是要给许半生增加最大的难度。

    而如果许半生说他的确关心,这就更容易让虎同方借题发挥了。

    没想到许半生却从他修为最低入手。这搞得虎同方多少有些被动,心说这小子不光是心思沉稳,其实也狡猾的很。

    倒是也觉得今日虎同方有些反常的钱吉似乎看出了虎同方的意图。心中暗笑,虎同方这种公私分明嫉恶如仇之辈,也有耍心机的时候,但是这动作却明显笨拙。

    看出虎同方有些接不下去,他便开了口道:“修仙讲究通达,无论是念头还是心思,都必须通达。许半生你这话言不由衷,你可是在嘲笑同门师兄么?尔等五人,你修为境界的确最低。可你的积分如今排在第三,怎敢说什么只是力求不拖几位师兄后腿?如此不实不尽之语。有失坦荡。许半生,你可知错?”

    最后那句。突然提高了声调,搞得五人皆是面面相觑。

    不是打算找刀狂的硌头么?怎么变成斥责许半生了?

    虎同方先是一愣,随即明白了钱吉这是看出自己的心思,在帮自己的忙呢。

    他立刻虎面一寒,斥道:“许半生你可是自觉本次历练行走你表现不错,所以忘乎所以了?真正叫做不知天高地厚,你可知错?!”

    许半生微微皱眉,真心不知道这二人是什么毛病,怎么突然就开始针对自己了?难道是自己连升两级汇报师门之后,内门有人对自己不满?可是,升级太快有什么可不满的,这太不合逻辑了吧?

    左思右想都不知道问题出在哪儿,许半生只得道:“弟子不敢忘乎所以,弟子也绝无嘲笑师兄之心,弟子只是实话实说,此前任务完成只能说是侥幸,运气好而已。绝不敢有半点骄娇二心。”

    “还敢狡辩!看来是不给你点儿惩戒,你是真以为自己天才到可以不尊基本的规矩了!”虎同方又是一声断喝,竟然显出几分狰狞之态。

    众人皆是不明所以,可是各自内心所思却绝不相同。

    刀狂自然是有些幸灾乐祸的,他本就跟许半生不对付,试练一年多来又被许半生压了一头,现在虽然不明白虎同方这是发的什么疯,可许半生要是受到惩罚,显然是他喜闻乐见的。

    而陈元亮更多的则是迷惑,总觉得这里头有什么地方不对,却又无法明白虎同方和钱吉的想法,望向许半生的目光里免不了就有几分同情。

    泛东流和牛凳则是满心为许半生鸣不平,修为低,任务的完成度却高,这难道不是好事么?按说应该获得嘉奖,无论如何都不该被呵斥吧?完全不理解虎同方和钱吉为何要针对许半生,若不是泛东流拉住了牛凳,牛凳真想替许半生叫声冤。

    许半生也是感觉出了不对,同样不明白这其中出了什么问题,可总不能屈打成招去承认自己有错吧,于是只能是目光清明的望着虎同方,不言不语。(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