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763章 海底白虎厅

第0763章 海底白虎厅2017-11-11 22:37:41Ctrl+D 收藏本站

    五人依次入水,各自迅速的朝着海底沉了下去。

    三万丈的距离,对于多数海域来说已经足够深了,若是换成凡人,只怕下潜不多便已经无力为继。不过这个距离,对于修仙者而言,也就是一个时辰左右的事情。

    这片海域还真是跟其他的海域不同,原以为下潜百丈之后就会是漆黑一片,没想到下方深海之中却始终有光线透射过来。

    大约下潜了一千多丈的时候,周围反倒是比上方更为明亮了,许半生一边全力下潜,一边感受到周围传来法力波动,这里明显已经进入到一个结阵的范围之内。

    结阵之中,气场明显和上方的海水不同,哪怕没有口中含着的分水珠,在这里游动的速度也远超许半生从前能够达到的极限。

    显然,这个结阵有减少阻力的作用,这对于普通的散修,无疑是提供了极大的便利。

    结阵之中,漂浮着许许多多的节点,每个节点之上都有一颗不断发光的夜明珠,交织起一个明亮的海底深处,虽然比不得天光大亮的陆地,可也足以任何一名散修辨清方向。

    这个结阵,当然不会是从前那些自由采集灵寒泉的散修布置,绝对是出自于路寒羽的手笔,即便是许半生,也不得不承认此人的确是个人物,光是这里遍布的结阵,就足见此人胸怀广博。

    是的。这里并非一个结阵,哪怕再如何强大的布阵师,也不可能布下一个绵延数百里纵深接近三万丈的结阵。这里,是由无数结阵连接而成,结阵之间稍有空隙,却把握的极好,既不会让这些结阵之间发生冲突,又不会相距太远,始终保持最为合理的距离。

    不过这也让许半生有些不适应。有结阵的地方下潜极快,可出了结阵。在进入下一个结阵之前,海水又恢复了正常的阻力,下潜的速度顿时就慢了许多。这就像是一辆车,行驶在高速公路上。可高速路上却不断的有低矮的路障。这些路障无法阻止车辆的前行,却可以有效的使其感到颠簸,并且一段段的为其降速。

    在下潜到一万丈左右的时候,许半生已经彻底习惯了这种节奏,并且有效的对结阵进行了利用,使得他的下潜速度又增加了几分。

    原以为需要一个多时辰才能潜至三万丈的伪底,可实际上,只用了大约三分之二的时间,许半生的双脚便已经踩在了伪底之上的流沙之中。

    脚下的流沙大概有半米左右的深度。而且随着海水的晃动,流沙也会随之流动,这就导致如果站立不动的话。双腿很快就会被流沙没过膝盖,极大的影响行动能力。

    许半生有意识的停留片刻,让流沙彻底漫过自己的膝盖,感受了一下被流沙埋住双腿之后的滋味。这不是他玩心重,而是他想知道,一旦自己被流沙困住双腿。自己的行动将受到多大的影响,这关乎到他受到追击时逃离的方式。

    海沟就在眼前。许半生显然是第一个抵达海底的,对于阵法的了解让他更为有效的利用了那无数的结阵。即便是在深海之中,许半生依旧可以看到其他人的身形,他沉寂不动,直到看见泛东流等四人全都抵达海底,并且很快朝着海沟的方向游去,身形彻底消失在海沟之中,许半生才不急不忙的取出一只瓶子,深深的吸了一口空气,让自己保持最完美的状态,这才朝着海沟缓缓游去。

    抵达海沟边缘的时候,许半生并未着急冒进,而是俯身望去,只见海沟之中比这里更加明亮,显然是为了采集灵寒泉的方便。

    即便是站在海沟边缘,许半生也能感觉到来自于海沟之中森森的寒意。

    很显然,灵寒泉虽然几乎全都被采集一空,但总会有些流失散逸,数十万年的时间,早已让海沟之中的海水温度远低于其他地方。

    并且,许半生甚至可以感觉到海沟中海水里隐约有灵气波动,并且竟然不比陆地上的灵气稀薄。这大概也是因为灵寒泉不断流失在海水之中的结果,并且显然路寒羽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他有意识的在海沟口子上,布下了锁住灵气的结阵,即便是灵寒泉流失之后灵气会散逸到海水里,可他也要让这些灵气留存在海沟之中,因为只有海沟之中才是他的王国,海水之中的灵气,显然也可以成为修仙者修炼的资源。

    “还真是一点儿都不浪费啊,路寒羽,只可惜你早已身死,否则,若是能跟你交谈一番,想必会有极大的好处。”许半生心中暗叹,这个路寒羽,在他心里已经是个大智近妖的角色。

    取出一张隐身符,许半生将其贴肉放好,徐徐注入一缕真气,激发了隐身符的效果,他这才小心翼翼的沿着海沟边缘缓缓向下潜去。

    不过下潜了几十丈,许半生就愈发感觉到周围的寒意森森,并且在目力极致之处,已经隐约可以看见海沟两旁的峭壁之上,有些不同于海水的液体缓缓流出,而那些液体一经喷射出来,就会有散修立刻过去进行采集,毫无疑问,这便是灵寒泉的泉眼所在。

    又下潜了千余丈,周围已经可以清晰的看到有散修正在采集灵寒泉了,而许半生始终保持着极为缓慢的速度慢慢下潜,力求不激荡周围的海水,以免被人发现自己的存在。

    散修们衣着褴褛,皮肤煞白,却是精神高度集中的注视着周围,生怕错过哪怕一丝灵寒泉。

    许半生缓缓下潜的过程中,距离他最近的散修,他们之间不足百丈,显然隐身符发挥了极致的效用。否则,早就有人该发现他的存在了。

    下方三百余丈的地方,于海水之中面对面坐着二人。他们显然是处于一个结阵的结点之上,竟然稳稳当当的坐着,二人之间还放有一张小小的木几。许半生的角度刚好可以看的清清楚楚,那木几之上,竟然摆着两样小菜,还有一壶酒。

    几乎都不用去想,这二人便是守护者了。

    纵然相隔三百多丈的距离。许半生却已经可以感觉到来自于那两人身体周围的法力波动,极其轻微。但是却逃不过许半生的感应。

    法力以二人为圆心,缓缓向四面八方绵延开去,就仿佛一个个的球体,不断向四周扩散。

    许半生也不着急。只是细细的观察着那两个人,其中一人突然站起身来,显然说了句什么,另外一人颇有些不耐烦的挥挥手,那人便双腿一蹬,朝着斜向上的方向游去。

    游动过程中,手中赫然已经多了一条长鞭,轻轻抖动,许半生都能听见那长鞭在海水之中亦能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

    缓缓移动视线。许半生望向那人游去的方向,他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竟然是刀狂。

    刀狂也明显感觉到了有人朝他游来。当即停下不动,只是在水中保持着站姿,看到拎着鞭子的那人近了,急忙拱手,那人显然看出刀狂并非他手下散修,这才减缓了速度。没有兜头一鞭子抽过去,而是将辫梢握在左手之中。停在了刀狂身前大约三十丈的地方。

    许半生清晰的看见那人身前突然水流涌动,霎时间透明度增加了数倍,许半生知道,那是分水之术,那人已然将他和刀狂之间分出一条通道,大概是为了方便二人交流。

    但是在许半生这边,是听不到二人的对话的,只是看见那人将手中长鞭举起,辫梢紧紧扣住,若是刀狂稍有差池,迎接他的肯定便是狠狠的一鞭。

    两人对了几句话,那人才缓缓放下了手中的长鞭,将鞭身盘起,拎在了右手里。

    随后那人又转身朝着下方另一人传音过去,下方那人还是不耐烦的挥挥手,那人才朝着刀狂游去,两人一同朝着更深的海底游去。

    许半生没做犹豫,在二人身后紧紧相随,始终保持着百丈以上的距离,形影相吊。

    足足游了数千丈,旁边的峭壁之上出现了一处建筑。那建筑就像是吊在峭壁上一般,雕梁画栋,门庭壮丽,金匾高悬,完全和陆地上的建筑毫无二致。随着海水波纹荡漾,那建筑也仿佛变幻着形状,稍稍扭曲,看上去竟有一种虚幻的感觉,就仿佛是投影一般。

    许半生虚眼望去,只见那建筑门庭之上的金匾,上书“白虎厅”三字。

    那人带着刀狂到了殿前,也是收起了手中长鞭,还稍稍整理了一下衣束,这才带着刀狂朝着台阶之上走去。

    很明显,上了台阶之后,就再也不是在水中了,这整个建筑完全辟水而居,可见其手笔之大。

    等到二人都进入了白虎厅之中,许半生这才继续下潜,绕着建筑游了半圈,确定只有大门处有二人把守,这才缓缓放落身形,尝试着将脚尖踏在台阶之上。

    脚尖落处,果然感觉压力全消,只是脚尖探出去的时候,显然令得这幢建筑周围的结阵起了法力波动,门后把守的那两名身披盔甲的修仙者,立刻朝着许半生站立之处看来,手中长戟也指向许半生。

    只是,二人显然并未看见许半生,带着少许狐疑对视了一眼,嘴里还嘀咕了一句什么,缓缓放下了手中的长戟。

    就这么静静的站了一会儿,许半生也不着急进去,很快他便看到之前那人带着刀狂又走了出来。

    此时刀狂已经换了一身衣服,紧紧贴身,倒是有些像是地球上的鲨鱼服泳衣,勾勒出刀狂健壮的身躯。

    那人还在跟刀狂交待着什么,刀狂只是不住的点头,然后那人便指了指某个方向,大概是示意刀狂应去之处,他自己则是一跺脚,回头跟那两个守门人打了个手势,一头撞向结阵。

    许半生微微一笑,他等待的就是这个时机,只待那人堪堪接触到结阵,许半生明显感觉到结阵的法力波动之时,他也一头撞了进去。

    只见刀狂正在极目四望,脸上的表情显示出其内心的忐忑,而无论是他,还是那两个守门人,都并未发现许半生的存在。(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