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767章 深海街市

第0767章 深海街市2017-11-11 22:37:46Ctrl+D 收藏本站

    很快这里便被另一名散修接替,从那个散修采集灵寒泉的积极性上来看,许半生估计这个散修来到这里不久,身上的鲨鱼服也还簇新着,很可能只是比许半生等人早来了几天而已。

    对于这样的人,许半生是绝不敢跟他有任何交流的。像是赵铁柱那样的人,少之又少,若不是看到赵铁柱已经奄奄一息,许半生也并不敢在他面前现身。

    靠着隐身符的帮助,许半生在这片区域已经藏身超过三天,这三天的时间,让他发现想要盗取灵寒泉的可能性极小。哪怕是如同赵铁柱那样在这里已经消耗了太长时间的散修,只要他们认为自己还有机会活着离开,哪怕这种希望再如何渺茫,他们也对采集灵寒泉孜孜不倦。

    这大概也就是这里的守护者可以将这些散修彻底的作为奴隶进行奴役的最大原因吧,求生的本能早已超越了一切的*,不到死亡边缘,这些散修都不会放弃。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对于泉眼都是密切关注着的,想要偷取灵寒泉,几乎成为了不可能的事情。

    一晃又是三天的时间过去,其间许半生见惯了被守护者鞭打的散修,只要稍有懈怠,那些守护者是绝没有半点怜悯之心,手里的鞭子一次次的招呼着那些散修的身体。这,也是散修们甘心被奴役的原因之一。

    这显然和求生的本能构成了对立。按理说极致的压迫在生存的本能之下,会演变成为反抗,有一句老话叫做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其前提便是生存权受到了挑战。

    可是在如此高压之下,这里的散修竟然一点儿反抗之心都没有,这显然不正常。任何一个王朝被推翻,都是因为压迫到了极致,普通民众的生存权受到了严峻的挑战,当横竖都是死的状况之下,反抗便应运而生。尤其是当这个王朝已然腐朽到没落的地步之时。反抗几乎是必然会诞生的。

    带着疑惑,许半生这几天几乎都是在沉默的倾听那些散修撒癔症般的自言自语。他也便对这里有了更多的了解。

    不知道是不是路寒羽有意为之,他在死之前竟然留下了一篇偈语,也不知道到什么时候这偈语才被人破解,竟然说得是路寒羽并未真正的死去。而是会在未来的某一天回到这里,重新掌控一切。

    对于这些散修而言,三万年前由路寒羽一手缔造的王国不啻于人间仙境,守护者与散修之间的关系融洽而对等,散修为守护者采集灵寒泉,而守护者则替散修提供足够的安全。彼此相互谋取利益,共同成长,在这片实际上属于各大门派的九州世界之中,创造出了一个属于散修的世界。

    这竟然成为了散修们最大的希望。

    也不知是什么人。竟然从那篇偈语之中分析出路寒羽所说的回归,就在眼前,他们纷纷言之凿凿的认定路寒羽将会在他辞世三万年整的时候回归。并且会将自己那昏聩不堪的子孙废黜,重临统治者之位,而那些架空了路家后代的人们,也将受到路寒羽的惩罚。

    这种事情对许半生来说,简直可以用荒谬二字来形容,如果路寒羽真的没死。他又何必要到三万年后回来?在九州世界,返虚也不过三千寿元。又怎么可能在三万年后回归?只有一种可能,能实现路寒羽的这番话,那便是路寒羽已然白日飞升,成为了仙庭的一员,位列仙班,从此与日月同辉与天地同寿。但真若如此,他也顶多只能偶尔降下神迹而已,仙庭是绝不会允许已经位列仙班之人再回到九州世界的。否则,九州世界早就神佛漫天,而不会是现在这种局面了。

    即便是有某种特殊的方式可以延续路寒羽的阳寿,使得他大限将至却可以留存魂魄和元神,在未来的某一天复苏。

    在太一派的九州志上,许半生倒是见过此类的描述,可那究竟只是传说而已,并且早已被列为禁法,而且据说是大罗金仙定下的这一条。

    而即便是路寒羽搞到了这种禁法,并且修炼成功,他也只是将自己的元神和魂魄封存,待到将来某一天由自己的子孙后代将其唤醒。这时间并非他所能控制,又怎么可能是传闻中的三万年?

    在许半生看来,这种禁法就像是地球上传闻中将罹患绝症之人冰冻起来的技术,待到未来某一天,这个绝症已经被人类攻克,能够治疗的时候,再将这人解冻,治好其绝症,使其获得稍长一些的寿命。而这种冷冻技术,也仅仅是人类的幻想而已,或许未来真的可能实现,但至少许半生离开地球的时候,还没听说过这种技术有成功的可能。

    这种禁法,大约就相当于冷冻技术,即便是在九州世界已然成为可能,可路寒羽留下的王朝已经没落至此,他的复活又有什么意义呢?许半生认为,这种禁法的唯一意义就在于修仙者知道自己寿元将尽,希望在未来的某一天,修仙者可以更加轻松的修炼,返虚乃至飞升都成为极其平常的事情,然后他的子孙后代将其复活,助其修炼,使之飞升仙庭。

    可现在的情况却是路寒羽的王朝已经到了崩塌的边缘,九州世界也已经超过万年都没有修仙者能够飞升,如今修炼的难度更是远大于三万年前。当年的路寒羽尚且无法将元神修炼成为法外分身,晋入返虚之列,如今即便是复活,也不过是苟延残喘而已。他又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复活归来?更何况他那个后代连自保都成问题,能否解开禁法的禁制将路寒羽成功的复活,都是很大的问题。

    总而言之。许半生是绝不相信这所谓的传说的,他更愿意相信如果这篇偈语真的存在,那也只是路寒羽的确堪称伟大。他早早的预料到自己的后代迟早会失去对这个海沟王朝的控制,这里也终将成为散修们的地狱,他为了让自己的子孙后代能够更长久的保持对这里的统治,才留下了这样一篇所谓的偈语,目的仅仅只是为了给散修们一个希望,使得他们甘心被奴役,不进行反抗而已。

    再不然。这所谓的偈语干脆便是现在的守护者散播出去的,目的也只是为了让他们对散修们的奴役能够更稳定一些。防止他们联合起来。

    不管如何,路寒羽是绝无可能复活归来的,而这条已经濒临消耗殆尽的灵脉,本身也已经难以为继。坚持不了多长时间了。

    许半生相信,真要有什么偈语,那也是预示着灵脉枯竭,这里沦为平庸之地,散修们的确再不会受到其他人的奴役,因为那些守护者已经没有奴役他们的必要,甚至于那些守护者也将为自己的生存殚精竭虑绞尽脑汁。

    十天的时间一晃而过,许半生知道,白虎厅里那两个守卫。到了换岗的时间,他想要知道那个传送阵指向何处,这将是他唯一的机会。

    潜行到了白虎厅外。许半生竟然看到原本因为人太少而显得有几分荒凉的白虎厅,此刻竟然是人声鼎沸。

    仔细一看,许半生便知道,这是各路守护者,纷纷来到这里,要将这段时间采集到的灵寒泉集中在此。让那两名换岗的守卫带走,上交上去。这样一来。许半生更加肯定那传送阵必然连通这里的中枢所在,而想要获得足够多的灵寒泉,显然跟着这两名守卫接近中枢地带会更容易。

    白虎厅内外混乱的很,这些守护者早已不知道什么叫做秩序,一个个进进出出,浑然不觉得这里有可能被外人闯入。

    这也给许半生提供了极大的便利,他轻松的进入到白虎厅的范围里,虽然让结阵的法力大为波动,可根本就没有人想到这是因为有人入侵的原因。

    进到白虎厅后的院子里,许半生就站在传送阵外,等候着那两名守卫走上去。

    时间不长,两名守卫手里各抱着一只箱子,那显然是个空间法宝,他俩在岗这一个月这里采集到的所有灵寒泉都在这两只箱子之中。

    两人很是随意的走上了传送阵,丝毫没有发觉有一个隐身的人跟着他们站在了传送阵里。

    传送阵被发动,阵法之中的法力开始显得紊乱无比,一道强烈的光柱从地面升起,那两名守卫手捧着箱子站在了光柱之中。许半生急忙跟上,也走进光柱里,然后,只觉得身体一轻,眼前仿佛闪烁过许多的星辰,黑暗与光明交替出现,等到重新感觉双脚站在实地之上的时候,他已经来到了一个从未到过的地方。

    “你刚才有没有发现传送阵里好像多了一个人?”一名守卫有些纳闷的问对方。

    许半生悚然一惊,开始担心,可是另外那人显然没看到任何异常的地方,许半生刚才所处的位置一直都在他的身后,他也完全没有回过头,自然不可能看到对面那名守卫看到的景象。

    “哪有多一个人?这不是就你和我么?你是不是这段时间憋的太狠,产生幻觉了?”

    那人还有些疑惑,不过仔细在周围找了找,也的确没有任何发现,只得作罢。

    两人走下传送阵,许半生紧紧跟随,一下来,便缩在一旁,等着这两人的离开。

    路寒羽还真是大手笔,他竟然在如此深处的海沟之中,构建出一个街市。

    和白虎厅一样,头顶是一个圆弧状的结阵,结阵以外能够清晰的看到海水流动,甚至可以看到一些深海的生物在来回的游弋。

    这里就像是一条狭长的通道,两旁也有结阵隔离海水,结阵之内,一条街道铺陈向前,两旁俱是各类民房建筑。

    透过那些建筑,许半生可以看到这里是海沟最为狭窄的一段,建筑之后虽是结阵阻挡海水的进入,但也几乎就是海沟两旁的峭壁了。

    这条街道,一眼竟然望不到头,雾气昭昭的,简直让人觉得现在身处陆地之上。(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