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770章 虬褫之力

第0770章 虬褫之力2017-11-11 22:37:49Ctrl+D 收藏本站

    汝王现在心中也是天人交战,他知道,即便一切都如钧王所言,定王真的背叛了与自己的盟约,而与钧王联手,他也并不想与自己交手。

    更何况,一切还未必如钧王所言,或许他只是知晓了自己与定王的计划,想要趁机浑水摸鱼。

    汝王明白,如果自己答应臣服于钧王,那么自己还能保住自己目前的位置,但是钧王必然会令其发下血誓。投桃报李,钧王自然也会发下血誓,保证不会伤害汝王的性命。可那样一来,若是定王并未与钧王联手,汝王就被骗了。

    到那时,血誓已发,已经不由汝王做主,他必须和钧王联手一处控制这里。

    汝王心中满是猜疑,他想要知道确定的答案,可钧王展现出来的姿态,却是滴水不漏,汝王无法看透钧王所言真假。

    汝王满心的后悔,一开始与定王结盟之时,他为了表现出自己对定王绝对的信任,并未要求定王与自己以血盟的方式联手,否则,无论钧王如何离间,他也无需担心定王背叛自己。

    可现在,一切都是未知之数。

    若战,很可能一败涂地,性命不保。

    可不战,又叫汝王如何甘心?

    看着钧王散发出无穷的战意,汝王突然心中一丝明悟,若是真如钧王若言,他已经和定王合兵一处,他又为何战意如此盎然?而且。哪怕钧王与定王是以血盟的方式联合的,他又怎么可能将自己的兵马交给定王率领,而自己却来与汝王决一死战?钧王的实力略逊于汝王。虽说相差无几,真的动起手来谁赢谁输都是未可知之,可毕竟汝王的机会总要大一些。

    钧王不是傻子,他很清楚自己与汝王动手很可能被定王捡了便宜,定王只需在二人尚未分出胜负之前不出现便可,钧王必然不可能做这个急先锋。

    霎时间,汝王确定了钧王只是在诈自己。他顿时手中一晃,取出了自己的开山长斧。双手将战斧高高举起,怒吼一声:“汝敢欺我!!”真气喷涌而出,灌注到战斧之上,一股决然的气势充斥天地。

    斧刃之上带着熊熊的火焰。战斧也仿若瞬间变大了数十倍,如山如岳般朝着钧王的头顶劈了下来。

    钧王冷冷一笑,不慌不慌的单手一撩,方天画戟横起一挡,口中道:“汝王,你已经没有机会了!”

    方天画戟迎上了比其大了数十倍的战斧,却丝毫不处于劣势,只是斧戟相交之后,巨大的法力波动几乎摧毁了二人身边的一切。

    隐身中的许半生暗道不好。急忙飞快的向后撤去,幸而二人交手的法力波动足够强大,并且二人都注意力集中在对方身上。并未发现许半生的存在。

    一时间,宫宇崩塌,地面龟裂,就连保护此地不被海水侵入的阵法,也晃晃荡荡,绽放出一阵阵的白光来抵消这强大的法力。

    刚才还琼楼玉宇一般的天王府。如今瓦砾满地,已然像是经过了暴力拆迁一般。

    从空中落下的瓦砾倒是伤不了许半生。可如此之大的法力碰撞,早已让许半生身上的隐身符失去了作用。

    无数瓦砾堆在一起,形成了天然的屏护,许半生躲在瓦砾之后,总算并未露出身形。

    可这仅仅是钧王和汝王没有发现他而已,当代的路天王却是一瞥之下看到了许半生的身影,钧王与汝王战成一处,法力波动使得周围动荡不已,可路天王却依旧朝着许半生藏身之处摸了过去。

    其他人倒是也有看见许半生的,不过他们并没想到许半生会是外人,他们只是以为那是钧王或者汝王的手下,唯有路天王知道,许半生早已置身于此,与钧王汝王毫无干系,这是个意料之外出现的人。

    作为路寒羽的后代,路天王对于自己祖上留下来的偈语深信不疑,之所以这些年他甘愿忍受各种屈辱,尸位素餐的留在天王的位置上,完全就是因为他笃信路寒羽迟早有一天会回来,而这一天,似乎很快就要到来了。

    路天王也不知道路寒羽会以如何的方式回归,感知到许半生这个绝对不属于此地的修仙者的出现,路天王倒是多了几分顿悟,他深深的怀疑路寒羽的回归,只不过是转世而已,指望路寒羽凭一己之力扭转整个局面并不现实,更多的,只是保留重回巅峰的希望而已。

    比起外头那些知之甚少的守护者们,路天王无疑是对路寒羽的回归了解最深的人。

    在弥留之际,路寒羽留下了属于他自己的契印,他告诉自己的子孙,当灵寒泉干涸之际,便是他的回归之时。到时候,他的回归之体需要得到契印中封存的力量,才能重新君临天下,而这一切,都必须要在改天换地之际才会出现。

    作为当代的天王,路天王始终是对整个海沟之中的所有守护者最为熟悉的人,他如今每日的功课,除了必要的修炼,以及装出来的花天酒地纸醉金迷之外,便是详细研究手下的每一名守护者。路天王想知道路寒羽会以什么样的面貌重生,几十年来,一无所得。

    今天许半生的突然出现,让路天王陡然憬悟,路寒羽的回归,或许并非落在这些守护者的身上,而是以一个外来者的面貌出现。

    不管如何,今日必然是到了改天换地之际,无论汝王钧王和定王之中最终谁能成为最终的胜利者,第一件事便是要除掉他这个名义上的天王。

    路天王必死,路寒羽构建的王朝也便不复存在,若这还不是改天换地,路天王也不知怎样才是了。

    一路顶着法力的侵蚀。路天王朝着许半生的方向摸去,而钧王和汝王也已经快要分出胜负。

    汝王已然浑身沐血,他一边不甘心的挥舞着手中的战斧。一边嘶声怒吼:“不可能,你的实力怎么可能如此强大,你不是钧王,你到底是谁?!”

    钧王从容的用手中的方天画戟个当着汝王强弩之末的攻击,却也不着急反攻了,哈哈大笑道:“平日示弱,你们真当本王是八路王之中实力垫底的了。就你们这帮蠢货。还真是不配与我争这独尊之位。汝王,你受死吧!”

    说话间。钧王体外爆出无限黑水,黑水组成漩涡,一股庞然的吸力从钧王身体传来。

    在黑水之间,隐约可见钧王从容的舞动方天画戟。一道道的黑光从黑水之中被抽离出来,凝聚到其手中的方天画戟之上。

    那方天画戟一点点的变幻了模样,张牙舞爪,已然如同一条蛟龙一般,面上须发皆张,四肢之下的爪子闪烁着寒光。

    吼!!!

    陡然一声龙吟,方天画戟已然完全化为蛟龙,腾空而起,在钧王体外的黑水之中盘旋遨游。死亡的气息笼罩着汝王。

    和传说中的蛟龙不同,这条游走在黑水之间的蛟龙竟然通体洁白,带有某种仙家气息。就仿佛仙庭的真龙下凡一般。

    那庞大的吸力使得身上已经伤痕累累的汝王踉跄不已,伤口中的鲜血竟然飚出血箭,直朝着钧王而去,投入黑水之中后,竟然仿佛增强着黑水的威力,这黑水。仿佛在吞噬汝王的精血以壮大自身,诡异而妖绝。

    “虬褫精血。虬褫精血……”突然间,汝王惊恐万分的叫喊着,竟已彻底的放弃了抵抗,瞳孔之中写满了恐惧之色。

    路天王听到汝王的叫喊,猛然回过头去,心中也是震惊莫名。

    对了,这就是改天换地之时,一定是了,虬褫精血,这意味着钧王将会获得古老的魔兽传承,获得空前强大的力量。只是,这需要付出生命作为献礼的代价,钧王疯了,他为了这样一个已经没落到近乎一无是处的王朝,连自己的性命都不要了。

    路天王陡然醒悟,钧王恐怕并不知道获得虬褫精血的传承需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他只是以为这样可以获得强大的力量,却并不了解这力量背后意味着什么。

    虬褫,是传说中被仙庭贬斥凡间的龙,通体洁白,却有一条比墨还黑的蛇信。

    虽已被贬下仙庭,甚至只能以蛇身苟延残喘,可那毕竟是真龙血脉,一旦其精血得到传承,便会拥有通天彻地之能。

    虬褫的精血早在三万年前就被路寒羽发现了,当时这精血也极尽诱惑之能,想要借助路寒羽的身躯重生。但是路寒羽却深知这背后的代价,抵御了诱惑,将虬褫的精血封存于海沟里数不清的泉眼中某一个泉眼里,并且叮嘱路家的后代,绝不允许将虬褫的精血取出,甚至于,他都没有告诉自己的子孙他将虬褫的精血封印于哪一个泉眼里。

    没想到,这虬褫的精血竟然被钧王找到了,而且他显然已经融合了精血,是以才能使得虬褫出现。

    只是,现在是钧王借用虬褫的力量,那是因为虬褫还未成长,一旦虬褫吸够了修仙者的精血,化为己用,他就将反噬宿主,重新拥有翻江倒海的能力。到那时,钧王的意识将会彻底消散,只留下一具被虬褫夺取的躯体,成为虬褫为祸天下的本身。

    “竟然被你找到了虬褫精血,难怪你的实力……”汝王战意全失,不过金丹境界,即便这虬褫显然还处于幼年状态,他也不认为自己有可能战而胜之。

    “我愿意归顺,我愿意臣服,钧王饶命……”求生的本能,让汝王发出最后的惨呼。

    可是,钧王冷哼了一声,道:“刚才我已经给过你机会,你以为我为何能信任定王?那是因为他若胆敢背叛我,下场将和你一样!而现在,哼哼,你给我去死吧!”双手一翻,那条白色的小龙猛然张开了巨口,直扑汝王……(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