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772章 第四对规则碎片

第0772章 第四对规则碎片2017-11-11 22:37:52Ctrl+D 收藏本站

    前方是一个深深的漩涡,许半生能够感觉到来自于那漩涡之中浓郁的灵气,心念不由急转,许半生暗道:这难道便是那灵寒泉真正的泉眼?这里是灵寒泉的灵脉所在么?

    路隐君此刻与他刚才在外边的表现判若两人,或许是已经到了最坏的时刻,并且他笃信许半生就是他的先祖路寒羽转世而来,因为所发生的一切都和路寒羽留下的偈语一模一样,他现在反倒是彻底的平静了下来。

    看着胸前被他自己的鲜血洇湿的许半生,路隐君道:“如果你是在猜测前方满是灵气的漩涡究竟是什么的话,那么我想,你大概已经猜到了。没错,那就是我们这里赖以生存了三万年之久,或者说是养育了我们这帮无根无基的散修的源泉,灵寒泉的灵脉所在。看起来,外头那三个人并没有搞清楚如今的状况,灵脉虽已式微,可还没到干涸的时候。我今年七十多岁了,我刚学会走路的时候,父亲就带我来过这里,当时,这灵脉和今日并无太大的区别。父亲当日说,灵脉若是采集殆尽,应该至少还有数千年的寿命。今日一见,父亲当日所言应该不虚。我们路家,除了先祖路寒羽,无一达到化神之境,皆陨落在元婴境界。我也算是路家的奇葩,七十多年了,依旧只是筑基中期。相比起我的修仙之路,平日里更加困惑着我的,其实是无论我如何努力……”

    路隐君说到这里突然讪讪一笑。似乎有些赧然之意,随即有些自嘲的说:“其实也算不得什么努力,不过是纵情恣意罢了。所谓的努力都是在女人的肚皮上瞎折腾。在他们眼里,我就是个不思上进已经完全放弃的傀儡,可只有我知道,自我路家先祖开创此地王朝以来,路家三万年单传。不是不能多生,而是先祖留下了密法,我路家的每一代。都是后天道体,几乎可以确保金丹化婴。先祖希望通过数万年的传承。令我路家产生一个先天道体,只可惜,这传承到了我这一代,看来是要断了。不说这灵寒泉灵脉的事情。总还有好几千年,主要是母亲生下我时已经死了,我是父亲从母亲的肚子里刨出来的,区区三灵根,显然是和道体无缘了。父亲之后多有努力,只可惜每一个生下的孩子,无论男女,甚至连修仙基本的资质都不具备,不足百日便都被父亲亲手杀了。从几代之前开始。路家的王朝就已然穷途末路,八路王根本不听号令,外头那个估计现在已经是个死人的汝王。更是早在几代之前就已经和我路家达成了听调不听宣的协议。父亲还在的时候,我就几乎放弃了修炼,因为我知道没用,父亲更加知道,父亲唯一的希望就是我能延续路家的香火,他期待着他的孙子可以延续路家后天道体的传奇。”

    许半生已经明白了。试探着道:“但是直到你父亲寿限已至,你也没能让任何女人怀上你路家的骨血。甚至此后多年,依旧如此?”

    路隐君点了点头,道:“父亲弥留之际告诉我,或许这就是命,我路家注定到我为止。不过,先祖却留下了偈语,暗示他将会回归。不知道你来这里多久了,有没有听说这个传闻。”

    许半生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听说过。

    路隐君又道:“这便是我救你的原因,你的出现,令我相信先祖的偈语是正确的,他果然回来了。或者说,是你终于来到了。”

    许半生其实也已经猜测到路隐君救自己的原因,但是他此刻也并不想有任何的隐瞒。

    “我不知道你所说的和偈语一样是怎样,但是我恐怕会让你失望了。我其实是太一派的外门弟子,哦,太一派只是一个很小的门派,五万年前倒是出过一个返虚,只可惜在晋级旁门之战中陨落,太一派最接近旁门的时候便是当时。这五万年来,太一派一直也只是处于闲散门派中中游偏上而已,除非我派的化神老祖出手,否则即便是掌教亲来,也未必能够平息此地祸事。毕竟,我太一派门下不过千余修仙者,筑基以上的一共也不过百余人而已。而你们这里,我这些天所得,至少也有上千筑基。我入得这里,也并非我一人,还有四名师兄也都来了。他们最高的不过炼气六重天,最低的就是我,才炼气四重天。你不要因为看不穿我的修为,就觉得我有可能是个强者,刚才你也看见了,若非身上数百张符箓,我只怕早已死在钧王之手。”

    路隐君淡淡的笑着,摇摇头道:“我没认为你有可能是金丹或者元婴,也就没指望你能杀了外头那些人。正如你所言,除非化神以上出手,否则,哪怕三五十元婴,到这里来也未必能讨得了好。先祖的偈语之中也提到,未来能够力挽狂澜者,修为肯定在我路家子孙之下。直到我父亲那一代,他们都认为先祖的转世至少也是金丹,很有可能是元婴,由于路家子孙除了我之外都在元婴三重天以上,因此他们能想到的最大可能,便是你的修为在元婴一重天或者二重天。直到我的出现,我才逐渐明白,先祖偈语所指,很可能只是个炼气期的修仙者。不过,倒是也有些奇怪,修为高低不重要,重要的是潜力和资质。按理说,你无论如何都该是个先天道体,那么就算上门没要你,你入个左道的门派也不在话下,为何会是个小门派呢?”

    许半生稍稍犹豫,还是说道:“我正是先天道体。”

    路隐君双眼一亮,似乎感受到了希望。

    许半生又道:“不过我的情况有些特殊,请原谅我不能详述。可我依旧看不出来。我一个炼气四重天的低末之能,又怎么可能成为你的救世主。说实话,若非你把我带至此处。或许此刻我已经魂归九泉含恨而终。”

    路隐君哈哈一笑,手指灵寒泉的灵脉,道:“虽然这灵脉与几万年前不能相提并论,可对于单一的修仙者,那无疑是一辈子也不可能吸取的灵气之源。而且,世人皆以为灵寒泉只是炼器的地宝,却不知以灵寒泉不光能炼器。还能炼人。”

    许半生一愣,刚想说我就算是现在开始修炼也来不及了。而且我身负重伤,刚才钧王那一击虽然没要了我的命,可我现在也是真气消耗的七七八八,光是恢复都不知道要多长时间。却没想到路隐君陡然笑容一敛。一掌拍了过来。

    若在平时,许半生完好之时,这一掌或许还能勉强躲过,可现在他已是强弩之末,根本挡不住一个筑基的任何一击。

    路隐君这一掌拍在许半生的心口,许半生却并未感觉到疼痛,而是一股绵柔之力将其轻松托起,然后将其送入到那漩涡之间。

    霎时间,只觉得天地之间唯有灵气而已。灵气化作千万条灵蛇,自他浑身上下三万六千毛孔之中自行钻入,不过瞬间。许半生便感觉到自己受伤的内腑已然痊愈,那些灵气甚至无需他的炼化,便自然化为真气,盘踞在他的气海之中。

    灵脉就是灵脉,纵然已然接近干涸,可那是对于一条灵脉而言。对于单一的修仙者,这庞大的灵气依旧是多到取之不尽的地步。

    置身灵气之中。身体里也充满了灵气,许半生平生第一次的感觉到灵气也是个坏东西,修炼也并非永远那么令人愉悦。庞大的灵气进入他的身体之后,根本不容他拒绝,就仿佛要撕开他所有的经络。

    气海早已填满,哪怕许半生的气海早已接近仙身才能具备的大小,哪怕他的气海之中凝聚的并非真气而已是真晶,也依旧无法容纳这么多的灵气同时化为的真气。

    许半生感觉到了痛苦,那种原始的痛苦,就仿佛一个贪吃的孩子,吃下了太多的食物要将自己撑爆。可这进食并非他自己所愿,他根本阻止不了那些灵气通过毛孔进入他的身体,许半生觉得自己的身体里仿佛埋下了一颗核弹,随时都有可能将自己炸的粉碎。

    极度的痛苦之下,许半生意识变得模糊起来,他似乎看到了自己的气海爆裂,而后是经脉尽毁,身体也被撕成了无数的碎片。

    冥冥之中,许半生似乎只剩下了魂魄,三魂七魄凝成虚妄的灵体,又仿佛开了天眼,可以从另一个角度观察自己,这种意识与肉身剥离开来的虚幻感觉,令许半生觉得太不真实。

    迷迷糊糊之间,许半生看到自己的肉身已经化作齑粉,消失在这灵寒泉的灵脉之中,甚至有那么一瞬间,他感觉到自己的魂魄组成的灵体也要消散。

    可是,灵寒泉其寒无比的特性,却将他的魂魄牢牢的冰冻在了这奇妙的灵脉之中,让他忘记了空间和时间的存在,仿佛以一种更高维度的视角,观测着当下发生的一切。

    一点许半生熟悉的光芒闪耀着,许半生甚至已经可以感知到这光芒意味着无尽的虚幻,令其彻底忘记了世界的存在,世间所有的一切,包括九州世界与地球所在的世界,都化作一片虚无,就连时间都已经并不存在,弹指一挥,可以只是须臾之间,也可以是横亘百万年。

    在这种虚幻的感知之下,九州世界凝成了一个黑点,然后,内部激烈的运动,使之爆炸开来,虚实互换,最终凝聚成为了九州世界。

    一眨眼,百万年便已过去,其间无数人得道飞升,却有更多的修仙者无奈陨落。有些转世投胎,有些甚至身形俱灭化为这世界的点点元力。

    有一个光点诞生,许半生知道,那是与眼下虚幻的一切相对立的实。

    虚与实,或者是存在与虚无,第四对天地规则碎片。(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