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774章 灵脉崩塌

第0774章 灵脉崩塌2017-11-11 22:37:54Ctrl+D 收藏本站

    不死树之叶即便是被破,也绝不会碎裂,而是从油油的绿色变成枯黄,就仿佛秋季树叶正常的枯黄乃至凋落一样。

    覆盖在钧王和汝王头顶的,已经不再是生机盎然的绿叶了,而席卷盘旋于空中通体洁白的虬褫,也已经彻底将汝王吞噬,短短时间内就已经将其化作脓血,吸干了全身的精气,黑漆漆的信子吞吐之间,从牙缝里挤出零散的白骨。

    虬褫猛然一张口,喷出一股黑气,而后围绕着钧王盘旋了三圈,缓缓没入钧王的体内。

    滔天的黑水随着虬褫重回钧王体内而逐渐消退,可是钧王却仿佛遭受了又一轮的攻击一般,看来这虬褫入体对他而言,并不是什么轻而易举的事情,借用虬褫之力,钧王也必须付出一定的代价。

    定王就在不远处,却是昏迷不醒,刚才与钧王合力轰向不死树之叶的那一击,耗尽了他一切的真气,而不死树之叶的反震,却让他腑脏受伤,全身上下几乎已经没有一块完整的骨头了,此刻正是命悬一线。

    钧王也好不到哪里去,若非借用虬褫之力时他的防御也会随之增强,此刻他只怕跟定王是相同的境遇。好在虬褫帮他消去了一部分力,哪怕虬褫回体时他也受到重创,可整体的情况却要比定王略好一些。

    勉强还能保持站立的姿势,钧王知道,自己现在只怕连一名炼气期的修仙者都打不过了。幸而这里没有一个活人,原本天王府里的那些人,都已经在刚才的那一战中遭受波及。含恨而去。

    在整个天王府里,还能喘气的无非两人,一是钧王自己,二便是定王。路隐君带着那个身份不明的家伙逃进了灵脉之中,这成为钧王最大的威胁,钧王很伤脑筋,可也只能赌一赌自己的气运。希望在自己恢复之前路隐君和许半生不要出现。

    他并不知道,此刻的路隐君只是在呆呆的看着灵寒泉灵脉中央的漩涡。感受着那决然庞大的灵气正在以一种疯狂的速度消减,他大概能够感知到这是许半生在疯狂的攫取灵气以助修炼,但却又不敢置信,哪怕是返虚。哪怕是大乘,也没听说修炼之时会需要如此之多的灵气。照这样攫取灵气的方式,便是个大罗金仙,只怕也会被撑得爆体而亡。

    而至于钧王根本就不知道身份的许半生,此刻其实也算是命悬一线,正在虚空乱流的虚与实之间茫然四顾。

    时不我待,钧王不清楚二人何时会离开灵脉泉眼,他甚至不敢召唤天王府外的手下进来,人心隔肚皮。谁知道那帮平日里对自己言听计从的家伙,现在发现自己如此虚弱,会不会反水?现在的钧王。可谓虚弱不堪,随便一点儿攻击,就能将其送离这个世界。

    从怀中掏出一枚足有拳头大小,通体漆黑的丹药,钧王似乎很有些犹豫。到底要不要服用这枚丹药,钧王很矛盾。他深知服用这枚丹药的后果。可却也知道此刻自己的情况,只要服下这枚丹药便可很快复原。

    犹豫再三。钧王还是决定以后再想办法化解这丹药带来的负面影响,当下最为紧迫的,乃是他必须重新拥有足够的实力,否则,平日里看不上眼的废柴路隐君,一旦从灵脉之中出来,钧王便会死在他的手里。

    将黑色的丹药塞进了口中,那看似拳头大小的丹药,一入口便化作漆黑的液体顺着咽喉流下,同时,钧王的身体之上,却开始冒出一阵阵的黑烟,这黑烟很快将其彻底笼罩。

    黑烟之下,钧王的面孔变得狰狞扭曲,五官都仿佛挪位,钧王体内也仿若遭受猛火煎熬一般,这是一种洗经伐髓般的痛苦,若非已经经受过一次,钧王只怕难以承受。

    可是同时,钧王体内孕育的那条纯白色的虬褫,却十分享受黑色丹药带来的效果,它开始在钧王体内游动,击穿了钧王的每一处腑脏,游走于他每一条经脉之中。经脉虽是无形的存在,可一条如此庞大的虬褫在其中游走,却也让钧王感受到身体似乎要爆裂开来的痛苦。

    足足一个多时辰之后,虬褫仿佛吸收够了黑色丹药的邪恶力量,终于安静下来,再度蜷起了身躯,盘在钧王心脏周围,将其心脏包裹起来,而钧王扭曲的面容也显得安宁了许多。

    体外的黑烟正经由他每一个毛孔,重新被吸收了回去,而钧王的脸色,也开始逐渐的变得红润起来。

    缓缓站起了身,钧王发现自己的修为更近了一步,竟然已经极其接近金丹七重天,已然达到金丹六重天的巅峰。

    修为暴增,这原本是件好事,可钧王却似乎并不希望看到这种情况的发生。

    他深深的知道,自己的修为一旦突破金丹,化婴成功的话,那新生的虚体婴儿,便会成为虬褫的食物。

    一名元婴,若是失去了虚体婴儿,其结果便是死亡。当然,得到虬褫精血的钧王不会死,他只是会成为虬褫的傀儡,意识仍在,却会被虬褫夺走身体的控制权,彻底的化为魔躯。

    到那时,钧王便仿若一个旁观者,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虬褫控制着自己的身体,徜徉于天地之间。

    钧王如此急切的想要得到整个海沟王朝的控制权,也就是为了这一点,他需要足够多的资源,才能换取到一个解决虬褫的方法。他知道,在九州世界之中,有些以御兽为修炼法门的门派,是可以解决这个问题的。他需要的,便是以足够多的灵寒泉,去换取这个解决虬褫的方法。到那时,他便可融合虬褫之力,将其化为己用,证道仙途,别说元婴,化神返虚乃至飞升,都不再是一个虚妄的梦想。

    可是,这一切都必须在钧王的修为突破元婴之前做到,一旦修为达到元婴,钧王就再也无能为力,这天下任何一个门派也再无能为力。虽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钧王其实还活着,甚至于虬褫若有机会达到大乘之期,最终迎来天劫,渡劫飞升,钧王也依旧可以看到虬褫利用自己的身躯蜕变为真龙,飞升仙庭,成为大罗金仙。可那毕竟不是钧王本尊,他只剩下一道意识可以看着这一切而已。

    缓缓的站起身来,钧王走到定王身边,感受到定王身体上传来的生命气息,钧王面无表情的自言自语:“你倒是命挺大,居然没死。也好,你对我还是有些用处的。”一把将定王从地上拎了起来,钧王一掌拍在定王的后心,真气渡入到定王的体内,迅速的修复着定王那残败不堪的身躯。

    眼见定王喷出一口淤血,双眼也睁了开来,钧王知道,定王已经活了下来。

    掏出一枚丹药,钧王抛了出去,口中道:“吃了它,自行疗伤吧。”

    定王接住那枚火红的丹丸,丹丸散发出诱人的奇香,定王惊道:“这是九还丹?”

    “废话那么多,赶紧服下。”

    定王大喜,急忙将丹药服下,九还丹果然药力奇强,几乎只有片刻,定王便觉得自己的伤势好了大半。虽说已经空乏的气海还需要时间慢慢的吸收灵气炼化为真气进行补充,可身体却已经复原的七七八八。

    “多谢钧王……”似乎觉得不对,急忙改口,“多谢天王!”

    定王站起身来,拍了钧王一记马屁,同时,他发现自己体内的精血竟然达到了十五六滴之多,要知道,他以往体内能够凝聚的精血不过七八第而已,这直接就是翻了一倍,无疑都是九还丹的功效。

    这个发现,让定王更是欣喜万分,只可惜,他却没看到钧王嘴角牵扯出的冷笑。

    “天王不天王你以为本王在意么?我要的是灵寒泉,不是这个毫无用处的天王之位。”

    定王急忙拱手弯腰,道:“是是是,是属下失察。”显然是已经看出钧王的实力今非昔比,而且定王也曾发下血誓,此刻他已知道自己再不是跟钧王平起平坐的八路王之一了。

    “路隐君那个小废物已经进了灵脉,你赶紧想想办法,要如何才能打开法阵进入其中。本王等不得那些泉眼慢慢的渗透灵寒泉了,趁着其他五路王没回来之前,你我要彻底得到灵脉之中剩余所有的灵寒泉,离开此地。”

    定王望向那根巨柱,也是一筹莫展,没有玉玺,根本就打不开法阵。而且,刚才路隐君带着许半生进入巨柱之内的灵脉时,他也看见了,路隐君与玉玺合为一体,现在路隐君在灵脉之中,这法阵可不是他们二人能够搞的定的。否则,八路王也不会任凭路隐君这种废物在天王之位上盘踞如此之久,只怕早就杀了他,占据灵脉了。

    就在二人都是一筹莫展之际,那唯一通向灵脉的巨柱却开始摇晃起来,内里伴随着轰隆隆的雷响,仿佛法阵要破。

    二人俱惊,暗运真气将自己护住,对于灵脉之中发生的事情,他们是一无所知。

    他们不知道,此刻的灵脉早已废了,灵脉中所有的灵寒泉都已经被许半生吸收一空,原本的灵脉此刻正在飞快的崩塌着,那轰隆隆的雷响正是灵脉崩塌造成的动静。

    路隐君也是大惊失色,位于灵脉边缘的他,当然能够感觉到灵脉之中已无半点灵气的波动,这意味着许半生已然将其间的灵气吸收一空。灵脉还剩下多少灵气,路隐君不得而知,可他也知道,即便是一个修仙者究其一生,也不可能需要这么多的灵气,许半生究竟是怎么做到的?(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