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775章 玉盒

第0775章 玉盒2017-11-11 22:37:56Ctrl+D 收藏本站

    石柱崩塌,天崩地裂。

    这只是表象。

    真实的情形其实是灵脉已经彻底空乏,内里失去了支撑,整个灵脉正在崩塌。

    这种情况,哪怕是守山大阵也没用,而灵脉外的阵法只是一个隐藏灵脉通道的阵法,自然禁不住这如同高强度地震般的地动山摇。

    灵脉便如同一条洞穴,只是绵延千里,当灵气与灵寒泉被彻底抽空了之后,洞穴之中再无支撑,整条长达千里的洞穴瞬间崩塌,这强大的力量,霎时间便摧毁了隐藏灵脉的阵法,将许半生和路隐君的身形显露了出来。

    钧王一眼看到路隐君,却还没能分辨出许半生的身份,刚才对许半生也不过是惊鸿一瞥,现在许半生身上的气势又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他更是没有可能认得出来。

    一眼之下,路隐君还是那个路隐君,钧王下意识的就想要上前将其捉拿,可却被许半生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所慑,不禁顿了顿脚步。转念一想,现在再去抓路隐君显然毫无用处,灵脉外的阵法已毁,再不需要路隐君化身玉玺打开阵法,灵脉就曝露在钧王的眼前。

    一时之间,钧王竟然还没意识到灵脉已经空乏,这地陷山摇的动静,正是因为灵脉在崩塌造成的。

    不过他也来不及细想了,灵脉如同震源,分崩离析之下,其威力迅速的弥漫,天王府外的阵法也不过只是一个隔绝海水和宫殿的阵法。防护作用虽有,却绝比不得任何一个门派的守山大阵。连守山大阵在这等强大的力量波动之下,都会直接崩溃。况乎这里的区区阵法。

    霎时间,脚下裂开一条狰狞的口子,地面宛如远古巨兽,那裂口便像是凶兽的大口,试图吞噬一切。

    包括定王和路隐君在内,这里都是修仙者,如地震般强大的力量虽不是他们所能抗衡。可自保还是没问题的,至少不至于像是凡人那样在地裂之时只能无助的奔跑。一旦被裂口追上便只有死路一条。

    除了许半生之外,其余三人本就都有驭剑之能,即便是惊慌之下,也各自抛出飞剑。站在剑身之上,化作一道流光。

    而许半生,也是双足在地面之上轻点,高高的飞跃起来,头顶掉落的石块在他身前几尺开外便自行弹开。许半生灵活的在空中不断变幻着方向,穿梭于大块的岩石之中,体态轻盈,但却也因此曝露了他竟然无法驭剑飞行的事实。

    吸收了太多灵寒泉的灵气,许半生已经对灵寒泉极为熟悉。熟悉到了与灵寒泉之间几乎存在感应,方圆数百丈之内只要有灵寒泉的存在,许半生都能轻松的将其寻找出来。

    在天崩地裂地陷山摇之中。许半生看似只是在随机的躲避那些大块的岩石,可实际上,他的目标很明确,他一路都是朝着天王府的后府而去。

    发现自己竟然看不透许半生的修为,钧王也是一惊,以为来了个高人。而且显然此人和路隐君是一路的,钧王没想到路隐君身边还有如此能人。心里已经在后悔,自己可能是错误的估计了形势。

    可是等到发现许半生竟然无法驭剑飞行,这明显是筑基都不到才会有的表现,钧王顿感莫名,他无法相信许半生会藏拙,要么是许半生空有境界修为却连基本的驭剑都不会,要么便是许半生修炼过某种特殊的法门,可以让人看不透他的修为。而无论哪一种,许半生似乎都不足为虑。

    但是,灵脉崩塌造成的动静实在太大了,而且,天王府也在随之崩塌,天王府外的阵法也已经被撕开了裂口,原本被隔离在外的海水正在淅淅沥沥的从各处细小的裂口之中滴落,即便是再没有常识的人都能预想到用不了几个呼吸海水便会轰然而下,即便是钧王,此刻也不敢盲目的追击许半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许半生矫健的身姿在乱石之中穿梭前行,钧王陡然意识到,许半生的目标是存在天王府库中的灵寒泉。

    “定王,杀了他!”钧王自己不敢追击,却不代表他不会吩咐定王追击,此刻的定王绝不敢违背钧王的命令,可问题是,追上去,若是来不及追上许半生,进入天王府后府,很有可能会死在这场乱局之中。

    稍有犹豫,定王终于还是一咬牙,先释放了一个防御性的法术,将自己全身护住,然后催动飞剑,一道流光几乎无视了那些纷纷坠落的碎石,直奔许半生的后心。

    许半生感觉到身后有法力波动,毫不犹豫回头便是一剑。

    寒铁软剑绽放出数丈长的光芒,带有冰凉砭骨的寒意,即便定王已经是金丹真人的修为,却也不得不暂避这一剑之威。

    看到这一剑的威势,就连钧王也是一愣,他心中暗忖,难道错误的估计了许半生的实力?难道他只是在扮猪吃虎?可没理由啊,真要是实力远超二人,达到让二人看不透的地步,至少也是元婴了。即便是手段有限,可就凭他手里这柄明显是法宝的软剑,也有足够的把握干掉二人。

    定王也是大惊,他此前和钧王的判断差不多,否则,即便是钧王当场反目,他也绝不敢追击许半生。现在见许半生一剑之威如此,他不由愣住了。

    钧王一咬牙,本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想法,再度下令道:“定王,你敢不听本王之命?给我杀了他!”

    可是定王心中忐忑,眼角瞥到路隐君,霎时间有了决定。

    脚下剑光一转,定王扑向路隐君,流光转瞬即至,路隐君虽已猜出定王的目标是自己,也催动飞剑试图离开了,却依旧无法跟定王的速度相提并论。

    身体一轻,路隐君便知道自己已经落在定王之手,只听到耳旁定王大喊:“天王,那人深浅莫测,但他与这个废物却是关系匪浅,此地不可久留,你我只要控制住了这个废物,不愁那人不送上门来。”

    钧王见许半生的身形已经消失在天王府前府和后府的残垣断壁之间,也知道即便这时再想追上许半生也无可能,此时此刻也是保命要紧,便大喝一声:“好,我们走!”说罢,脚下剑光催动,一道流光直奔天王府外而去。

    定王抓住路隐君,将其彻底制住,也是紧紧跟随。

    二人剑光刚动,便见天王府外的大阵再也禁受不住这海底地震的巨大力量,彻底迸裂开来,海水倒灌进来,只一眨眼,这里便成为了海水的世界。庞然的海水兜天而下,本就已经在地震中被摧毁的天王府,更是被冲的七零八落,海水摧枯拉朽,存在了三万年的天王府,终于不复存在。

    许半生此刻冲到后府,后府与前府是两个不同的大阵,暂时后府还勉强维持,只是头顶也已经是海水淅淅沥沥的落下,只怕也用不了几秒钟就会被冲破。

    不过许半生的速度极快,犹如一条灵活的小鸟在空气中穿梭,手中剑光扫过之处,一扇大门轰然碎裂,许半生一头扎了进去。

    和他感应的一样,这里正是灵寒泉的堆积之处,许半生也不敢有丝毫的停留,双手扫过之处,那些装有灵寒泉的瓶子便自行消失,全都被他藏进了自己的储物空间之中。

    这里的灵寒泉其实并不多,也就是这一个月里采集到的数量,此前的灵寒泉,都被其余的五路王送出去交换资源了,若非如此,许半生身上的储物空间再大,也不可能将那么多的灵寒泉都收为己有。

    一时之间,装有灵寒泉的瓶子纷纷消失,然后又纷纷出现,被许半生扔了一地。

    只不过,这些瓶子里已经再没有灵寒泉,许半生已经将所有的灵寒泉都倒进了自己的储物戒指里,储物戒指几乎被装满。

    眼见灵寒泉已经彻底没有了,许半生转身便走,可脚步刚动,就感觉到一阵摇晃,随即耳旁便充斥了海水涌入的声音,犹如雷响,震得许半生的耳膜几乎吃不消。

    心中暗道不好,许半生却是急忙闭住气息,海水早已灌入,许半生置身海水之中。多亏了临来之时虎同方给他们的辟水珠,虽说只是极为低级的法宝,可含在口中,却有辟水之功,这使得许半生没有受到海水灌入时庞大力量的冲击,只是被海水冲的随波逐流。

    天王府彻底被毁,这处存在了三万年的海底建筑,毁于一旦。

    在被海水不知带向何处的时候,许半生似乎看到前方光芒闪烁,那光芒似乎有着强大的吸引力,在吸引着许半生,让他蠢蠢欲动,想要朝着那光芒而去。

    并没有太多的犹豫,许半生所修之道,本就是无为法,讲究一切顺其自然。既是心中已有欲念,便跟随欲念而行,这便是许半生的道。

    径直游向那闪烁之光,许半生发现这种感觉很奇妙,他分明是在海水之中,可辟水珠却有分水之妙,这使得许半生其实又并非是在海水之中。他在海水里,就像是身体周围有一层薄薄的空气罩,将其与海水分隔而开。而且,随着他身形变化,那空气罩也会随之变化,始终不让海水接触到他的身体。是以即便是在海水之中游动,却跟在陆地之上并无区别。

    不过两个弹射,许半生已经一伸手,便将那闪烁的光芒抄在手中。

    那是一只玉盒,触手冰凉,上边雕饰着一些古旧的纹路。

    许半生也来不及细看,就感觉到心神一敛,那玉盒仿佛与其神念相通,一段话在许半生的脑中回响起来。(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