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778章 高祖斩白蛇

第0778章 高祖斩白蛇2017-11-11 22:37:59Ctrl+D 收藏本站

    一击之后,果如路寒羽留下的神念所言,许半生只感觉体内腑脏尽碎,气海不存,浑身的真气彻底消散,经脉不光是堵塞,甚至许半生都已经无法感知经脉的存在。

    骨骼寸寸断裂,肌肉仿佛再也没有了任何关联,许半生软绵绵如同软体动物一般,倒了下去,漂浮在海水之中。

    此刻的许半生,全身上下完好的也只剩下那身皮肤了,就是这层皮肤,将其身形保持人形,不至于立即分崩离析。

    更为可怕的,是许半生的神智无比的清醒,他能够感觉到身体上传来的每一丝痛苦,甚至于这种痛苦被无限的放大,就仿佛每一个细胞都有了神经单元可以感受到疼痛一般。

    无处不在的疼痛让许半生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痛苦,就仿佛是有千万柄利剑在同时刺着他身体的每一个部位,又像是万箭穿身一般。

    痛苦被放大,直至难以忍受的地步,许半生想要痛呼出声,可就连声带上的细胞仿佛也已经彻底的被破坏,他只能保持着无比的清醒感应着自己身体上传来的每一丝痛苦。

    天地规则碎片并未随着气海的消散而出现,许半生似乎有些失算,不过好在他口中仍旧含着虎同方给他的辟水珠,这让他已经彻底失去行动能力的躯体,不至于被海水侵蚀。

    许半生现在的感觉,就像是外科手术中出现的某种极为特殊的情况。注射了麻药之后的病人,并未失去神智和知觉,麻药仅仅只是令其失去了行动能力和语言能力。手术刀在他身上划下的每一刀,其造成的痛苦都会纤毫毕现的被其感知。许半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像那一类极为特殊的病患一样,因为无法忍受身体造成的痛苦以及清醒的神智之下带来的恐慌而死亡,他也唯有竭力支撑着。

    钧王和定王比许半生的情况还要惨,他们不光是内腑尽碎,甚至浑身上下已经找不到一处完好的地方,每一寸的皮肤之下都在缓缓的渗出鲜血。他们尚未死亡,可却也已经距离死亡不远了。

    但是。钧王和定王是再也无法对许半生构成丝毫的威胁,许半生却终究忽略了一点,他应该等着钧王召唤出体内那条虬褫之后再发动燃烧潜能的一击,现在的情况是他几乎杀死了钧王和定王。却没能同时将那条虬褫干掉。

    虬褫在这旷古绝伦的一击之下,也受到了严重的打击,可虬褫毕竟最接近龙的妖兽,其实力可谓深不可测,若非这条虬褫尚在幼年并未成长完全,返虚一击甚至未必能对其形成真正的伤害。

    同样受了重伤的虬褫,用了很长时间才恢复了行动的能力,它并未着急钻出钧王的身体,而是依旧盘踞在钧王的心脉之上。缓缓的吸取着钧王的精血。

    十几滴精血彻底被虬褫吸收之后,它也恢复了平时三成的实力。

    幼年虬褫三成的实力,甚至未必能够伤害一名筑基。可对付现在的许半生,却已经足够了。

    虬褫终于破体而出,在其钻出的一瞬间,钧王也再承受不住身体的撕裂,带着极度的不甘心,魂飞九天之外。

    在海水之中缓慢的游动了一圈。虬褫似乎对许半生极为忌惮,竟然没敢靠近此刻一动也不能动的许半生。

    许半生并未感到恐惧。他只是有些遗憾,因为他毕竟没能达成最初的愿望,眼前这条虬褫,显然是不会放过他的,而他一死,林浅等人也便活不了了。

    尝试着用意念去触碰气海原本的位置,虽然气海不存,可许半生相信那四对天地规则碎片仍在,任何一对天地规则碎片,都有可能恢复他的实力。若是实力得到恢复,这样一条极为虚弱的虬褫,根本不在话下。

    双眼死死的盯着定王,准确的说是盯着定王腰间的兽囊,许半生多么希望路隐君此刻能够自行从兽囊之中出来,可他也知道这不可能,哪怕是一名元婴被装进了兽囊之中,也不可能自行离开,路隐君不过筑基的实力,就更加没有可能。许半生略感后悔,他刚才应该稍稍留一分气力,稍稍照顾一下定王腰间的兽囊的。榨干许半生潜能的那一击,虽然看似不受他的控制,但是许半生若想在那一击的同时,将兽囊打碎也是可以做到的。那样的话,路隐君就算是也会受伤,可却至少可以按照路寒羽的话,先将玉玺从自身剥离,以玉玺为钥匙打开许半生身上的枷锁,帮助许半生恢复。

    现在再去想这些已经晚了,许半生只能祈求自己的一年可以触动到那四对天地规则碎片,那几乎是他唯一的希望。

    虬褫似乎也注意到许半生的目光,它也将硕大的三角脑袋偏向定王,定王身体的抽搐似乎在告诉虬褫他还并未死亡,虬褫径直朝着定王游去。

    海水之中,数滴精血浮现,虬褫在定王身上咬了一口,便将其体内的精血逼出。

    又将这几滴精血吸收了之后,虬褫竟然恢复了六成的实力,这一次,他再也没有丝毫的犹豫,粗壮了不少的身躯猛然回转过来,雪白的三角脑袋上,两颗蓝色的小眼珠子直瞪瞪的看着许半生。

    下一个瞬间,虬褫如同利箭一般直刺许半生,许半生突然明白,这条虬褫并不是想要干掉自己,而是它看出自己的资质远超钧王,它的目的是抢占自己的身体,就像是当初寄居在钧王体内一般,现在它又要将许半生当成自己的宿主了。

    以虬褫和许半生目前的状况,它想要杀了许半生,之前就可以做到,之所以犹豫半晌,是它担心自己的实力减退的太多,无法完整的得到许半生的躯体,而在吸收了定王的精血之后,它终于有了把握。

    许半生几乎绝望,那四对天地规则碎片根本没有半点动静,而纯白色的虬褫却已经近在咫尺,许半生甚至可以感觉到从虬褫身上传来的蛇鳞的那种腥臭味道。

    几乎是下意识的,许半生不想成为虬褫的宿主,既然你想进入我的身体,那就让你进入的更彻底一些。

    许半生凭着本能,就想以太一洞天来吞噬虬褫,很意外的,太一洞天竟然真的出现了。

    这完全是出于求生本能的举动,许半生平日里都无法随意的召出太一洞天,可今天却竟然成功了,而且还是在这种极为虚弱的情况之下。

    陡然间看到自己眼前出现了一个洞口,洞口之中闪耀着深邃的紫色,虬褫也突然感觉到某种危险的袭来,但是速度太快,它也已经来不及转身了,即便是拼尽全力想要收住身形,却依旧触碰到了那个紫色的洞口。

    巨大的吸引力,让虬褫身不由己的便被吸收了进去,它仿佛从天而降的一条白蛇,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身躯,从太一洞天的半空之中直直摔落。

    更让虬褫不解的是,它的身躯原本足有十几丈长了,可随着不断的跌落,它竟然越来越小,最终变得不过半丈长短,小臂粗细,比起一般的蛇显然还是要大了一些,可比起它原本的身躯,这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直挺挺的摔落在地,一个赤足的青年男子怒瞪双目,手中高高的举起一把青铜宝剑,斩落下来。

    虬褫简直来不及闪避,便已经身首异处,体内一颗火红的丹丸滴溜溜的滚了出来,被那青年男子一把捡起,收进了怀里。而后,那名青年男子用剑尖挑起虬褫的尸体,那条不足半丈长的白色蛇身,振臂高呼:“白蛇吞日,末日将临,我平谷林浅,剑斩白蛇,诸位可愿追随于我,我势必以手中之剑,荡除妖魔,恢复往日朗朗晴日。”

    身后,数千民众齐声高呼,皆跪倒在名为林浅的青年男子脚下。

    许半生看到这一幕,脸上露出笑容,高祖斩白蛇起义,没想到,在太一洞天里也会出现类似的一幕,只不过,剑斩白蛇的变成了林浅,而林浅也势必要在太一洞天之中创造一个虽远必诛的强汉。

    时间仿佛凝固住了,在这片海水之间,再也没有了半点动静,许半生依旧清醒的感受着身体上每一处的强烈疼痛,可至少眼前已经没有了威胁。

    钧王和定王的那些手下也不知道去了哪里,或许是他们在赶来之前命令那些人不得靠近,又或许是这里过于强烈的动静让那些人早已心胆俱丧根本不敢靠近。

    许半生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路隐君依旧在兽囊之中不得出来,渐渐的,许半生发现自己的身体产生了一丝变化,宛若流水,竟然开始随着海底暗流的涌动而变换形状。此刻的他,就好像一根飘带,扭曲婉转,犹如化身为水。

    脑中陡然生出一个念头,这是甄水变,五行神变的第一种变化。

    一念及此,五行神变的心法便开始在许半生的体内运转,没有经脉却依旧运行无碍,许半生甚至无法捕捉这心法的运转线路。

    又过了许久,许半生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开始跳跃,甚至是一种堪称跃迁的过程,陡然从一个点便到了下一个点,中间没有丝毫的过程。

    心中不解,许半生只是默念着早已熟记于心的五行神变的修炼口诀,他突然发现,这竟然是阳炎变的修炼之法。

    一旦相同,五行神变的心法又是一变,继续在许半生的体内运转起来,许半生看见自己身体周围白雾蒸腾,那是炙热的火焰在海水之中燃烧,将海水化为雾气的缘故。

    五行神变至此,已成两般变化。(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