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792章 消失的房间

第0792章 消失的房间2017-11-11 22:38:17Ctrl+D 收藏本站

    连续三天,在许半生的摊位面前,甚至连一个停留脚步的人都没有。

    区区一级和二级符箓,对于能够进入黑市的修仙者而言,着实不值一提。

    不过这里的人显然都不太管闲事,倒是也没有人笑话许半生区区一二级的符箓也敢拿出来摆摊。

    反倒是有个以术法虚化了面部的修仙者,好心的告诉许半生,来这里的寻求交易的人,都是瞄着那些高级的法宝,不会有人对这种一二级的符箓感兴趣的,让许半生不要浪费每天一千灵石了。

    对此,许半生只是笑笑,倒是也没怀疑这个人的身份。

    许半生再如何聪明,也不会想到,这个好心提醒他的人,其实是黑市的守卫,而且是和他有一面之缘的人。

    二十天前,他进入黑市时,因为隐瞒了修为被那两队守卫的首领注意到,这二十天来,一直都有人关注着许半生。不能说是关注其一举一动,但许半生每天的行为,也是会被大概的汇报上去。幸好许半生没有坚持将灵寒泉拿去拍卖场,否则,一定会被这个首领知道他拥有灵寒泉的秘密。

    但即便如此,那个首领也还是知道了许半生与贾明见面的事情。

    在黑市之中,镇守于此的修仙者各司其职,虽不能说相互之间没有任何的交流,但守卫和拍卖场以及客栈方面,的确是不会有太多接触的。这也从更大的程度上保障了买卖双方的安全问题。因为守卫知道这些人的身份,而拍卖场的人却知道这些人身上有些什么东西,若是让这双方串联起来。不用外人算计,他们自己就能让进入黑市的人消失在这片天地之间。

    不过真要是东西上了拍卖场,也总还是会有些渠道能够获悉一些消息,许半生并不知道自己想要低调的处理,在很大程度上,的确替他减少了一个麻烦。

    看到许半生竟然会天真的拿出一大堆一二级的符箓贩卖,那个首领也是惊疑不已。好歹是在黑市里生活了二十天的人,怎么会连这种最基本的东西都搞不明白的?直觉上。那个首领就更觉得许半生有问题了。

    不过一二级符箓是骗不了人的,他甚至亲自“经过”许半生的摊位,感受过那些符箓所散发出来的法力波动,确定了那些只是一二级的符箓而已。他就愈发不明白许半生为何要耗费每天一千灵石在这里摆摊。

    不过,从许半生可以随意的掏出每天一千灵石的价格租用一个摊位,这个首领知道,许半生肯定是跟贾明达成了某个交易,而且,交易金额恐怕不少,否则,以许半生等人进入黑市前的寒酸样子,这个首领不认为他们能够支付的起如此昂贵的费用。

    由于许半生的异常。导致这个首领对其余四人也多有关注,当然不会像关注许半生那样,可那四人的生活比许半生更加简单。泛东流和牛凳每天就是在黑市上与各种人攀谈。几乎所有摊位都被他们骚扰的不轻。好在这些摊位也是常换常新,而且在黑市里即便有所不满也不至于有人大发雷霆,否则,就凭他俩这种举动,早就有人收拾他们了。

    陈元亮和刀狂的生活简直令人乏味,每天除了修炼就是修炼。根本就不走出客栈。陈元亮还离开过几次,刀狂直接是除了吃饭根本不离开房间。这就愈发显得许半生的与众不同和特立独行,这个首领也就对许半生越来越有兴趣。

    当天依旧没有其他人对许半生的符箓感兴趣,许半生也不懊恼,收拾好符箓之后便回到了客栈,居然还有心思跟客栈掌柜闲聊,甚至一起吃饭喝酒。

    回到屋里之后,那个首领的手下也就无法窥视了,许半生阵法成功的阻挡了一切窥探的目光。

    倒不是说许半生的阵法真的就强大到可以随意挡住那些守卫的窥探,这个阵法更大的目的是警示,一旦有人试图突破阵法,许半生作为布阵之人便自然会知悉一切。那个首领的手下当然不会做这种明显违规的事情,甚至于他对许半生进行简单的监视就已经违背了黑市的规矩,只是这种程度的违规上边也是睁只眼闭只眼。可若是强行突破许半生的阵法,立刻就会有其他的守卫来进行干涉和阻止,搞得不好,还会让那个首领为此付出代价。

    住进这里任何一家客栈的修仙者,其中有一半以上都会像许半生这样布置一个简单的阵法,防止其他人的窥伺,关于这一点,那个首领也是莫可奈何。谁都不希望暴露身份,更加不希望暴露自己的行径,哪怕黑市一向最守规矩,这些人的做法也是无可厚非。

    只是,在后半夜来临的时候,那个负责监视许半生的守卫,终于还是发现了一丝异常。

    许半生住进的那间房,突然就像是消失在他的眼前,甚至于他开启神念进行探查,依旧无法发现那间房的踪迹。

    这是一个很诡异的现象。

    许半生住在客栈前院左侧的二楼最靠里一间,这间房基本上可以算是这个客栈的房间之中最为隐秘的一间,除非刻意,否则除了住进这间房的人,其他人甚至都不会走到这里。

    这间房的后窗是开在后院的,顶上是摆放杂物的阁楼,下边是另一间客房。后边连着后院,旁边则是另外一幢楼。

    就是这样的一间房,前后左右都是一个整体,却在那个守卫的眼中无端端的消失了。

    一幢小楼突然缺少了一部分,任何人都会为之惊奇吧。尤其是用神念探索之下,这幢小楼依旧缺少了一部分。这绝对不是什么正常的情况。

    守卫不甘心,可无论他如何动用手段,都无法找到这间房的存在。并且连同屋中的许半生,都一并失去了踪影。

    他当即和自己的首领联系,这也让那个对许半生存有莫名兴趣的首领感到了不寻常之处。

    他立刻朝着这家悦来客栈赶来。

    许半生并不知道这一点,他若是知道自己的行为会令这间屋消失于这个世界之中,无法被人探知,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这么做的。

    在与判官笔沟通建立联系的过程中,许半生再一次的感知到气场的改变。那种状态似乎又一次的出现了。

    遇到这样的机会,许半生当然不会放过。先是集中精神绘制符箓,他今晚甚至很冒险的开始尝试绘制三级符箓。

    以许半生的实力,根本不足以制出三级符箓,他也从未想过进行这样的尝试。

    但是这种奇异的状态出现。他知道自己身处的这间房,已经成为这个世界里一个很独特的存在,在某种程度上,他是这间屋子里唯一的神明,可以左右这间房里的一切规则。而在这种独特的气场的影响下,他的实力也会因此得到极为显著的成长,他决定冒个险,尝试一下在这种状态之中,能否进行三级符箓的绘制。

    失败了可能会因此受伤。可万一成功了,今后他就多了一个独特的秘密,而三级符箓。对于目前的他来说,那绝对是堪比宙级法宝的存在,必要的时候,是可以救命的。

    凝神!

    抱元!

    许半生将手中的判官笔指向面前的符纸。

    落笔便是一勾,真气狂泄而出,屋中金光绽放。笔尖之上仿佛带有大罗金仙的气息,许半生甚至可以感受到天地元力疯狂的通过他的笔尖被描画到身前漂浮的符纸之上。这是成功的迹象。

    真的有希望可以制成三级符箓,许半生按捺住心头的狂喜,更加专注的进行符文的勾画。

    可是,就在他收尾之际,却还是笔尖微微颤动了一下,天地元力陡然断开,那张符纸爆出一团惊雷,炸的许半生耳目几乎失聪。

    惊雷炸过之后,许半生也是大惊,他生怕惊动了客栈里的其他人。

    好在这间屋的气场改变,完全就像是创造了一个不同于九州世界的世界,惊雷的炸响也只在这个世界之中存现,并不能影响到九州世界任何。

    感知到并没有人发现任何异常,许半生便又专注神情,继续第二张符纸的绘制。

    一连四张符纸,结果都是一样,眼见就要成功,却最终化作惊雷,可怜许半生身上那件低级的法袍都已经被炸成了布条,他现在几乎是赤身裸|体,但是他感觉到自己还有精气神可以继续。

    他不想就此退出这个状态,于是一鼓作气的保持足够的专注,继续在身前的符纸之上进行勾画描摹。

    终于,就像是为了验证努力必有收获一样,许半生终于成功了一次。

    直至收笔,那张符纸依旧完好,而当他将笔尖移出符纸的范围,符纸霎时间化作一道金光,嗖的一声自行贴在了许半生的身体之上,许半生感觉到,在这张符箓之中,有极为庞大的法力波动,这种程度的法力,甚至于是他在钟含风身上才感受过的,并且是在钟含风祭出了他的蛮剑意的时候才具有的凌厉气势。

    这是否意味着,这张符箓已经具备了和拥有剑意的元婴抗衡的威力?

    许半生不得而知,不过从目前的感受上而言,似乎可以。

    疑惑顿生,毕竟三级符箓虽然罕见,可在太一派的典籍上还是有详细的记载和描述。通常而言,一枚三级符箓全部的威力大致与一名金丹后期的修仙者全力一击类似,就算是有所突破,那也顶多就是元婴初期的水准。而钟含风,却是元婴中的佼佼者,并且是修成过两道剑意的强人。若说这张符箓竟然能抗衡钟含风的全力一击,许半生简直就难以置信。

    他清楚的意识到,这是由于这支判官笔以及自己目前的这种状态带来的变化,大概也就跟他在一二级符箓之上发现的异乎寻常的能量有关。这种能量,似乎并不属于这个世界。(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