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793章 外世界来客

第0793章 外世界来客2017-11-11 22:38:18Ctrl+D 收藏本站

    项经纬两岁开道心,八岁入先天,本以为肯定是个道体,却不想仅仅是个双灵根而已。

    好在入先天的岁数小,虽说是资质被认定极差,却还是被一个小门派选走。

    如今那个小门派已经不复存在。

    项经纬进入外门之后,十一年不得炼气其门而入,期间遭遇无数嘲讽,人人视其为废柴,就连当初将其选入师门之人,也饱受连累。

    二十岁那年,项经纬自碎丹田,抱着不成功便成仁的心思,竟然让他凝练气海成功,从此一步迈入炼气期。

    他以为那些平日里对其极尽嘲讽之能事的师兄师长们总该对他刮目相看了,可仅仅只是炼气一重天而已,他也只是比那些无法迈入炼气期的弟子每月多了几块灵石的月规罢了。

    甚至于,同门变本加厉,直斥他入得炼气也终生无法筑基,区区双灵根,仙途之上必不长远。

    项经纬苦心修炼,三年炼气二重天,八年炼气三重天,直到四十余岁,方才迈入炼气中期。可炼气期的寿命不过百十年而已,区区炼气中期就已经四十余岁,没有人认为他有可能筑基成功。

    当初将其选入师门的筑基,宽慰他,不如离开,他也认为项经纬哪怕能在大限到来之前筑基得成,也不可能再前行寸步了。可项经纬不服,他拜别了师门之中唯一关心自己的人。交还了师门腰牌,进入十方沼泽,被他寻得数株仙草。凭借粗浅的炼丹之法,竟然被他炼制出了灵丹。服用之后,双灵根变成了单灵根,甚至于更进一步,他竟然成为了后天道体。

    其后十余年的时间,他便筑基成功,当时他刚满六十。

    相对于筑基的二百年阳寿。六十岁也不过是青年时期罢了,项经纬几经周折。竟然拜入左道门派一线天。

    扬眉吐气之余,项经纬绝不允许自己锦衣夜行,寻了个机会,他请动了自己的师父。回到当初那个小门派。

    他的师父是一名元婴三重天的强者,而那个小门派最强之人也不过元婴后期而已,境界虽高过他的师父,可实力却着实不如,左道的底蕴绝非普通小门小派可以相提并论。

    将当初那些折辱过他的人一一踩在脚下,极尽羞辱,项经纬却并未感觉到快意和通达,相反,因为得知当初对自己有知遇之恩。并且也是整个门派之中唯一关心他的人已经仙逝,项经纬心中更是纠结备至。

    他的师父真的很疼爱他,尤其同情他以往的遭遇。当见到自己的爱徒因为这个小门派备受内心煎熬的时候,他寻了个由头,向那个小门派宣战。

    一个左道向一个普通门派宣战,实力上完全是倾轧之势。不过短短半月,这个门派就已经被杀的血流成河,掌门也是奄奄一息。

    为了让项经纬神念通达。他的师父甚至将那个小门派的掌门折磨的毫无还手之力,交给项经纬亲手杀死。

    审判所当然会关注此事。可一来项经纬的师父有合适的理由,哪怕审判所的人也能看出这个理由颇有些设计的痕迹,可这个门派毕竟已经被除名,于是只是由审判所接手了这个门派一切遗产,倒是并未深究项经纬与他师父的罪过。

    自此,项经纬在修仙之途上可谓一帆风顺,百岁之后,便已是一名金丹真人,如今更是已经拥有了金丹五重天的修为。

    修仙者,除了修炼之外,最重要的便是历练。于是他的师门一线天,便将其派至这个黑市,成为了一名黑市的守卫。

    到黑市已经很久了,项经纬一直没能遇上他希望遇见的事情。

    他从来都不是个安分的人,虽说以他现在后天道体的资质,元婴只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可他也知道,自己的仙途也就是元婴而已。为了追求更高的可能,项经纬一直都希望自己可以在黑市之中遇到来自于虚空乱流之中另一个世界的修仙者。

    这就是黑市存在的最大理由,否则,哪怕是上门,也不至于为了赚取灵石就开设一个黑市,尤其是一个黑市显然不可能倚仗某一个门派,而必须是联合诸多门派才能得以控制。而审判所,之所以对于黑市的存在,除了那些潜规则之外,便是这潜规则之外更为不可言说的隐秘。

    在黑市里,偶尔会出现来自于其他世界的修仙者,倒不是说其他世界的修仙者就一定强于九州世界,而是因为他们的出现,会伴随着一些九州世界没有的东西。

    项经纬的目的,就是那些东西,又或者是那些人。

    注意到许半生,只能说是一时的好奇,可半个多月的时间下来,项经纬越发感到许半生身上有诸多离奇之处。许半生来到九州世界之后没有被发现的那些秘密,由于项经纬的注意,而不可避免的被项经纬看出了一些端倪。

    在许半生的身上,真的是有许多跟这个世界不同的行为,而这些行为的产生,无疑是源自于一种和这个世界的既有规则不同的思维模式。

    一般人可能不会想到这一点,顶多觉得许半生有些特立独行而已,可项经纬从来到这个黑市,就无时不刻的关注着关于那些外世界来的人,当他注意到许半生的与众不同,就自然而然的将许半生与外世界联系上了。

    通常来说,外世界来人仅仅只是来进行交易而已,他们带来一些九州世界没有或者稀缺的东西,换走一些他们那个世界所没有的货品,绝不会加入任何九州世界的门派,也不可能留在九州世界成为一个散修。

    许半生的身份不会有问题。他必然是太一派的弟子,但是,这并未打消项经纬的疑虑。相反,他似乎看到一种希望。既然外世界的人能留在九州世界,那么他也便可以去到外世界。

    目前为止,九州世界的修仙者还并未寻找到去往其他世界的通道,可很明显,在虚空乱流之中存在的无数世界之中,有许多世界的修仙者都已经掌握了通往某些世界的手段。

    项经纬认为许半生很可能便是如此。尤其是当他的手下向其汇报,说许半生所住的那间房已经凭空消失。仿佛不属于这个世界。项经纬更加笃定,许半生必然跟虚空乱流之中的某一个世界存在联系。

    于是他来了,他亲眼看到了许半生住的那间房消失了。

    也不能说是消失,毕竟四壁屋顶地板都在。消失的只是房内的一切,包括许半生自己,包括屋内的一切摆设。

    区区墙壁是阻挡不了任何一个修仙者的,哪怕许半生布下了阵法,也仅仅是在一定程度上使得他人无法轻易窥伺屋内他的动静而已。项经纬这样的金丹根本就可以无视许半生的阵法,这种阵法还无法阻止一名金丹真人。

    可现在,项经纬也寻找不到许半生的下落。

    若只是许半生不见了,或许还有可能是项经纬手下的疏忽,让许半生跑了出去还不自觉。可屋内的一切。床铺桌椅博古架等等一切都已经消失了,尤其是明显可以感觉到在那间屋里存在一种奇特的能量,似乎是在将那间屋从这个世界里剥离开去。形成一种次元洞天的感觉,这就足以说明,并不是许半生离开了客栈,而是因为他改变了那间屋里的气场,甚至于是改变了屋内的世界。

    唯一的可能,就是许半生在与他原本的世界联系。项经纬可以清楚的感知,屋内那奇特能量的构成。绝非小世界可以比拟,那是一个从任何角度都与九州世界平行对等的存在。这说明他对许半生的怀疑是正确的,许半生真的就是那个来自于其他世界的修仙者。

    不管许半生的目的是什么,他为什么会留在九州世界并且加入到太一派,项经纬都已经足够兴奋,这还是他第一次在外世界来人离开之前发现他们的存在。以往,都是直到那人要走,或者已经走了,被黑市中的守卫发现能量的异常波动,才终于发现外世界来人的存在。

    可以说,这一次,项经纬算是终于遇到活的了。

    项经纬很是担心,那间屋里的异常能量波动,就是许半生要离开的表现,可他无能为力,面对一个完全不属于九州世界的平行存在,他也只能进行围观而已。

    好在就在他确定一切之后不久,那间屋又回来了,或者说,那间屋里的外世界不复存在,再度融入到九州世界里成为九州世界的一部分。

    而最重要的,是屋里的许半生还在,他没有离开。

    项经纬简直就想要推门而入,却又担心惊扰到许半生,使他做出离开的决定。无奈,只能静候于外。

    而许半生并未就此离开,也让项经纬有一种感觉,许半生似乎并不打算离开,而是准备在九州世界扎根下去。

    原因项经纬不想追究,他想获悉的,仅仅是如何离开这个世界,进入另一个世界而已。

    这一夜,项经纬一直守在许半生的屋外,于半空之中静静的悬浮,眼看着许半生住的那间屋子,在天亮之前又一次的消失。

    许半生也没想到,他能在今晚第二次体会到那种状态,那种似乎改变了世界将这间屋从九州世界之中剥离出来的状态。

    他又尝试着绘制了三次三级符箓,这一次,竟然让他成功了两次。

    只是得到了第三张三级符箓之后,许半生彻底耗尽了全部的精力,明明离天亮还早,他却已经无法像是此前那样很快恢复,反倒是感觉到无以伦比的困倦,竟然连打坐修炼的气力都没有,而是一头歪向枕头,沉沉的睡了过去。

    这一觉,直睡到临近午时才悠悠醒来,项经纬早已离去,他毕竟还是黑市的一名守卫,哪怕是普通守卫的小首领,他也依旧要镇守黑市的大门。

    对于昨晚的状况,许半生仔细的思索了一阵,无迹可寻,他便用过了午饭,去往自己租下的摊位,将此前那些符箓以及昨晚得到的三张三级符箓都摆在了摊位之上,寻求交易的可能。

    而这一次,由于三级符箓的出现,终于吸引到了部分驻足观望之人。(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