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796章 竟有人闹事

第0796章 竟有人闹事2017-11-11 22:38:22Ctrl+D 收藏本站

    许半生知道,温蓝山之所以愿意以这种堪称被敲诈的价码成交,完全是因为将来的缘故。

    诚如许半生所言,他能画出真炁符箓,而这种符箓是可以在虚空乱流之中使用的,灵石对于温蓝山那个世界的人来说都不叫事,这就意味着他以及和他的同伴,将来都可以在穿梭虚空乱流的时候增加几分保命的把握。

    没有什么比性命更加重要,如温蓝山这种人,他本可以锦衣玉食数千年,可为了飞升,他放弃了唾手可得的一切,选择了在不同的世界之间冒险。面对不同世界的人类本就已经是极大的危险了,幸好,不缺灵石的他们,在任何一个世界都不会沦落到逃命的地步。虚空乱流就成为他们面临的最大危险,一时不慎便可能丢掉性命。

    温蓝山已经过千岁了,他在虚空乱流之中穿梭的时间也早已超过了六百年,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死里逃生的那几回有多么的险象环生。若是当时手里就有这种真炁符箓,面对险地之时,要逃走的甚至不会是他。

    由此可见真炁符箓的重要性。

    按照许半生开出的价码,温蓝山取出了四百颗上品灵石,又将许半生手里那张单子上除了妖鸾朱羽和不二沙的所有材料都给了许半生,甚至于不是一份,而是各两份。

    许半生没有推辞,他知道这是温蓝山对他未来的期许。

    “我是太一派的弟子。你和你的同伴将来都可以到太一派找我。只是,我也不希望太多人知道我凝练成真炁的事实,所以。这一切还请代为保密。”

    温蓝山一摆手,道:“这个不用你说我也会保密,除了我的同伴我谁也不会告诉。知道你这个秘密的人越多,你今后的开价就会越高,恐怕也就很难满足我和我的同伴所需的量了。希望下次再和你交易的时候,一级符箓能过万,二级符箓能过千。若是可能,三级符箓最好能过百。”

    “三级不敢保证。其他的应该没问题。我目前还无法精准掌握绘制三级符箓的状态,这个你应该能够理解。当然,足够的时间也是必须的,若是一两个月之后你就让人去找我。我怎么也不可能制出你所需数量的符箓。”

    “这个我当然明白,下次再见,至少也是五年之后的事情了。其间可能会有我的同伴找你,但他们的需求量不会太大,也望你尽量满足。”

    许半生点点头,应允下来,温蓝山便表现出了送客的意图。

    还真是干脆利索的令人发指啊,许半生拱拱手,连再见这种话都懒得多说。自行离开了温蓝山居住的客栈。

    腰囊里又多了四百万灵石,这让许半生惊喜莫名。而且,更重要的是天工开给他的材料竟然只缺两种了。虽说那两种也是极为稀有,但毕竟找齐材料的可能性大了许多。原以为至少也得十年时间才能找齐材料,现在看来,运气好点儿的话,用不了一两年许半生就能凑齐剩下两种材料。

    “妖鸾朱羽,不二沙。你们在哪里?”许半生自言自语之间,回到了客栈里。看到柜上的掌柜,他想想自己腰囊之中那接近八百万的灵石,不禁胆气颇壮。

    掌柜的跟许半生打了个招呼,许半生便朝着柜台走去,笑着跟掌柜的问好,然后问道:“掌柜的,在下有一事相求。”

    “还请直言。”

    许半生笑了笑道:“一位朋友托我找两种材料,一种是不二沙,一种是妖鸾朱羽,这些天贾明道友传来的拍卖信息我都看了,街市之上我也寻找了很久,都不得见。眼见我一月之期将满,不得不找掌柜的您开口,看看您是否有办法帮忙找一找这两样东西。”

    掌柜的在拔胡子,正好拔下一根正龇牙咧嘴,也不知道是胡子拔出太疼了,还是许半生想找的两样东西把他给惊着了。

    “道友这是要炼器啊。”目光闪烁,似乎有些不解。

    许半生笑了笑道:“在下哪会炼器,若会的话,那东西也不舍得出手了。只是受人所托罢了。”

    掌柜的翻翻白眼,四下看了看,小声道:“道友后边说话。”

    许半生不解,但还是跟着掌柜的去了后院。

    彼此坐下之后,掌柜的才开口道:“看来前段时间那路氏王朝的覆灭真是道友的手笔了,难怪手里有那么多的灵寒泉……”

    许半生赶忙否认,摆手道:“掌柜的可不敢乱说。”

    掌柜的神秘的一笑,道:“也罢也罢,道友不承认也是自然的。”

    “掌柜的怎么会如此猜想,这真是莫大的愿望,在下实力平平,又怎么可能做出如此惊天之事。”

    掌柜的犹自不信的笑道:“那好,那我倒是要问问道友,你要寻找的不二沙和妖鸾朱羽,不管是不是受人所托,都必然是在道友得到灵寒泉之前吧?”

    许半生一愣,随即道:“掌柜的为何如此发问?”

    “这不二沙与妖鸾朱羽,也是为了炼器时稳定之用。想必是道友那位朋友觉得这两样东西虽然罕见,却较灵寒泉更容易得到,所以才托道友出外寻找。若是道友一早就有灵寒泉,又何必辛辛苦苦寻找什么妖鸾朱羽和不二沙?”

    许半生一愣,当即道:“掌柜的是说这两样东西的作用是取代灵寒泉?”

    掌柜的也是一愣,看许半生的样子不像作伪,心中暗忖,难不成他真是不知道这两样东西的用处?若是如此,自己揣度路氏王朝跟他有关,倒是虚妄了。

    许半生此刻也是笑着说道:“难怪掌柜的会说路氏王朝的事情跟我有关。这真是天大的冤枉,若是知道灵寒泉足以取代那两件东西,我就留下一点儿了。而且。即便是这两样东西跟灵寒泉的作用相同,在下也不认为我那位朋友会不知道这一点,因为他应该手里肯定有灵寒泉。所以,在下倒是以为,这两样东西,我那位朋友还有其他用处。”

    掌柜的似信非信,点点头道:“这倒是也有可能。虽说作用大抵相同,不过也总有些细微的区别。我在炼器一道上也只是一知半解。道友的朋友若是位炼器大师,可能真的是有不同的用途罢。”

    只是显然,掌柜的并不完全相信许半生的话。

    许半生心中一动,笑道:“掌柜的信与不信都无所谓。不过既然话赶话说到这里了,我也不妨告诉掌柜的,我那位朋友,名为天工开。”

    “天工开?!”掌柜的悚然一惊,随即对许半生的身份又有了重新的估量。

    “道友竟然与天工开是朋友?”

    许半生微虚双眼,心道这个天工开果然如此大名么?难怪那个小姑娘这么自信,只给了一个名字,就说许半生将来一定能找到他们。看来,这个天工开真的是中神州炼器的大拿。几乎可以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程度。

    “在下末学后进,说天工开前辈是在下的朋友不过是往脸上贴金罢了,其实吧。是他的一位晚辈与我是朋友。”许半生干咳了两声,似乎有些尴尬,其实全都是装出来的。

    掌柜的做恍然大悟状,点点头道:“我就说么,道友虽然也是人中龙凤,可那天工开鬼斧神工两千载。也并未听说他有任何的朋友,此人性情乖孤。可谓生人勿进,道友说是天工开的朋友还真是胆大的紧。道友所言的朋友,可是一位姑娘家?”

    许半生赶忙顺杆爬,道:“正是天工开前辈的女公子。”

    掌柜的微笑颔首,一双眼睛眯了起来,手也不自觉的去拔颌下之须,不住的点头,似乎在说“原来如此”。

    许半生知其误会,也无需解释,只是道:“说回那两样东西,掌柜的可愿助在下一臂之力?”

    掌柜的笑道:“我与道友投缘,这忙是一定会帮的,只是我也不敢妄言应承下来,毕竟这两样东西不好找,不过,但有遇见之时,我必会为道友留下便是。”

    许半生也知道这事儿急不来,拱拱手道:“那便多谢掌柜的了。”

    “等找到再谢我吧。道友以后可是要与我这里多走动啊!”掌柜的笑眯眯的说着,又拔下一根胡子,继续龇牙咧嘴。

    许半生明白他的意思,笑道:“以后若有好东西,一定来找掌柜的帮忙交易。”

    掌柜的等得就是这句话,便又道:“越发觉得与道友有缘,不如今晚痛饮几杯可好?”

    许半生也不推辞,拱手道:“如此又道叨扰掌柜的了。”其实这段时间以来,他也没少吃喝掌柜的准备的酒菜。

    当即吩咐下去,很快酒菜皆齐,二人便痛饮闲聊起来。

    见掌柜的拿出的酒也实属平常,许半生也不想给人留下一个混吃混喝的印象,等到一坛酒喝完了,掌柜的又要使人取酒的时候,便取出两坛子太白醉,道:“我这里恰好还有几坛平日里饮的酒,肯定比不上掌柜的佳酿,不如就喝这个?”

    掌柜的一瞥眼,就知道这是太白醉,至少比他客栈里的存酒要强,也痛快的答应下来。

    一夜纵情,许半生连续画了多日的符箓,今日也正好休息一番,干脆酩酊大醉,回到屋中酣睡不止。

    第二日一早,贾明交给许半生的玉牒之中传来一个印记,许半生知道,这是贾明让他去取那件法袍。

    跟掌柜的问了去拍卖场的路,许半生自行前往,走到半路,却看到前方人群杂乱,并且感觉到法力波动,许半生不由一惊,难道有人敢在这黑市之中闹事?

    不及细想,身旁早有许多黑衣黑甲的守卫驾乘飞剑掠过,其中还有一人冲着许半生大喝:“前方有事,诸客回避,不想惹祸上身便速速返转。”

    许半生心道,还真是出了乱子,心里反倒想要前往观瞧,看看到底是何方大能竟敢在这黑市之中闹事。(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