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807章 取而代之

第0807章 取而代之2017-11-11 22:38:36Ctrl+D 收藏本站

    许半生还能说什么?当然是说没问题了。

    即便是内门允许许半生现在就挑选,他估计也不会去,就如同此前温蓝山愿意给他一件法宝,他也拒绝了是一个道理。

    许半生可不想因为自己身上法宝太多而死于非命,尤其是这些他如今根本无法驾驭的法宝。

    当然,以许半生的实力,他其实是可以勉强驾驭宙级法宝的,这源自于他身上特殊的秘密,气海内的真炁着实令其在这方面足以跟金丹初期相提并论。

    可是,诸如法袍这种对真气需求量不高的防御型法宝,他还能驾驭的得心应手,可现在既然有挑选宙级法宝的机会,许半生当然不会再选择防御类的法宝,而会选择一件进攻类的法宝。进攻型的法宝是需要真气的持续注入的,以许半生如今的修为,着实还有些勉强。

    留在太一派,这不失为一个很好的选择,许半生相信,内门一定会帮他留住一件最适合他的法宝,毕竟,太一派内门对他未来的期待可谓高至极限。

    该交代的也都交代完毕,师邪双手在腹前交叠,意思很明显,要是没什么事儿许半生就可以告退了。

    许半生却是一拱手,问道:“师前辈,弟子还有一事相询。”

    师邪抬抬眼皮子,不动声色的问道:“还有何事?”

    “弟子承蒙师门厚爱,曾赐予弟子每月一次紫光崖修炼以及一次玄武大殿参悟的机会。可是弟子此番历练行走两年有余。算起来倒是各有二十多次的机会以致浪费了。弟子惶恐,不知这些机会今后可否补偿给弟子。”

    师邪一愣,笑了起来。手指点点许半生,道:“你这小子,倒是一点不肯吃亏,那历练行走本就是极为难能可贵的机会,如今因为师门的决策提前结束也给你们各自做了补偿,你还想讨要这些已然错过的机会?”

    许半生又拱拱手,道:“弟子也深知当初定下的规矩便是每月一次。错过了便不可再。可这次乃是事出有因,历练行走并非师门嘉奖。乃是弟子以炼气二重天的修为自行争取而来。整个选拔的过程,弟子自问内门并未对弟子有丝毫的优待,相反,弟子连赌运气的机会都没有了。所遇皆是劲敌。是以,弟子斗胆,希望师门能够秉承公允之原则,准许补偿弟子这各自二十余次的修炼参悟机会。”

    师邪听罢,稍事沉吟,许半生这是挑明了当初的选拔之中有猫腻啊。

    以他的修为,每一轮走的真的都十分不顺,甚至于内门特意做了些调整,避免他遇到太弱的弟子。更加避免他与泛东流和牛凳相遇,这就是为了让许半生通过选拔的成绩无可指摘,好让千宁和权元白这两个极力反对留下许半生的元婴挑剔不出任何的毛病。

    虽然内门不干涉。许半生也未必会走的更顺,但是从根本上而言,内门的确是加剧了许半生的选拔难度。

    现在许半生所言,倒是也在情理之中。

    只是,紫光崖二十余次,每次三日。这就是七十余日,又加上这七十余****本就有两到三次的机会。这意味着许半生竟然可以在紫光崖连续修炼两个多月。而玄武大殿二十余次,每次一日,这又是二十多天,加起来三个多月的时间,会不会有些太着急了?

    “你可知道,仙途之路,不可急进的道理?”师邪沉下声来。

    许半生施施然道:“弟子并非急功近利之人,也从未想过一次性将这些机会全部用掉。不如这样,师门可能允许弟子从此每月可以两次进入紫光崖,每次最长三日,同样两次进入玄武大殿参悟,每次最长一日?”

    师邪听罢,倒是对许半生能够明白这个道理感到欣慰,但是这事儿也不能就这么答应了许半生。

    “另外,弟子如今修为增长极快,对灵石等的需求自然也有所增加。师前辈想必也知道,弟子在集市之中的那个月,是一次突破两次提升。那一次,师前辈赐给弟子的五万灵石消耗一空。而之后是一次突破四次提升,消耗的乃是灵寒泉灵脉之中的灵气。弟子据此可知,恐怕弟子的突破,与其他师兄弟并不完全一致,对于灵气的需求着实太大。所以,弟子也想拿出紫光崖修炼以及玄武大殿参悟的一部分机会,在门派之中匿名交易,换取一部分灵石以供修炼之需。还望师前辈体恤。”

    师邪这才点了点头,许半生这话说的倒是在理,他和其他弟子确有不同,甚至包括炼气一重天升至炼气二重天,也是消耗了极为强大的资源才得到的。师邪可没有忘记,许半生当日是得到了返虚的赐福,而且当日的情况极为特殊,那赐福竟仿佛一场祸事,让内门几名元婴甚至误会有敌来袭,才致使许半生在大典之上提升。

    从这几次的情况来看,他的每一次提升对灵气的需求的确极为庞大,哪怕是按照炼气九重天乃至筑基的月规给他发灵石,恐怕也不够他修炼用的。

    这种事本就是师邪就能做主的,内务府的总管事可不是事事都需要向其他人禀报,从地位上而言,内务府的总管事,其地位和权力并不亚于五脉任何一脉的门主。

    考虑之后,师邪也便点头应允下来。

    “此言倒是并非虚妄,也好,那便许了你了。但是,你这各自二十五次的机会,也要有个限制。你自己最多只能使用各自十次,其余十五次,必须进行交易。”

    许半生当即叩谢,心里也明白,师邪这是希望有限的资源可以惠及更多的弟子。尤其是泛东流和牛凳这两个已经展现出不俗进步的弟子,许半生跟他们二人私交极好,想必有这样的机会不会忘记他们。

    师邪又摆出没事就赶紧滚蛋的姿态。许半生再无多话,拱手告退。

    刚才,在玄武大殿里的动静已经是太一派上下人尽皆知了,这种事情必然传播极快,许半生竟然在进入玄武大殿之后又行突破,如今已经是炼气六重天的修为,这简直就是在外门的弟子当中扔下了一枚重磅炸弹。

    除了那些已经达到筑基却无法通过内门考核依旧在外门徘徊的弟子。放眼整个外门,修为超过许半生的。已经不足十人,这还是因为泛东流牛凳以及陈元亮在这两年的历练行走之中修为增长的缘故。

    而在这两年之中,也有一名原本就炼气五重天的弟子迈入炼气六重天。

    若非如此,许半生几乎已经是外门前五的人选。

    而他在两年前的选拔之中展现出来的实力也是依旧在众人心中历历在目。如今修为已经跻身前十,这实力……

    众人简直难以想象。

    许半生回到外门的时候,泛东流和牛凳笑吟吟的等候他多时了,一见面便道:“恭喜许师弟,迈入炼气六重天,今后只怕很快便能迈入炼气后期,到时候,只怕我二人也要称呼你为师兄了。”

    牛凳更是大大咧咧的说:“趁着现在还是你的师兄,我能欺负你的时候要赶紧欺负了。不然,以后你无论实力还是修为都胜过我们,再想欺负你。便是自取其辱。来来来,许师弟,快给师兄我打盆洗脸水来!”

    这话,明显是玩笑,可听在其他许多外门弟子的耳中,不啻于一种威胁。

    想当初。许半生和仇魂发生矛盾,可不就是因为一盆水么?当然。仇魂要求的是洗脚水,牛凳说的却是洗脸水,可这又有什么区别?这显然是牛凳故意言之,为的就是让外门这帮弟子心里有个数,那些修为本就不如如今的许半生的人也就罢了,修为即便还在许半生之上的,也请你们好好掂量一番,你若现在还敢对许半生爱答不理,那么不远的将来,许半生就肯定让你高攀不起。

    许半生也是微微一笑,道:“牛师兄你就确定我现在打不过你?”

    牛凳一愣,随即很是吃瘪的挥挥拳。

    众人见状,心里也在琢磨,的确,两年前许半生炼气二重天尚且能从选拔之中脱颖而出,如今他炼气六重天,实力比起牛凳这个炼气七重天,还真是不太好说,闹不好,牛凳真不是他的对手了。而若是连牛凳都不是许半生的对手,放眼外门,能胜过许半生的只怕除了那些筑基也没什么人了。

    一时间,众人惊觉,当初被仇魂欺负,但却奋而反击竟然致令内门为其更改门规的新人,如今已经是整个外门谁也无法稳操胜券的强人了。

    只是,这成长的速度也未免太过变态了吧?

    同时,不少心思敏锐之人,也在想着,谁说牛凳就是个粗人?他表现的虽然大大咧咧,可就凭他这会儿的心机,只怕也是粗中有细,甚至仅仅只是装出来的大老粗而已。实际上,牛凳的思虑周详程度,未必就比泛东流这样公认喜怒不形于色之人差了。

    尤其是这三人感情极好,即便是仇魂归来,在这外门之中,恐怕现在也不是从前的局面。仇魂或者任何人,都绝不再是外门拥有最强号召力的人,许半生泛东流,以及牛凳三人,显然取而代之。

    此刻,陈元亮也从院外赶来,他与许半生本非同院,远远看见,便高声说道:“恭喜许师弟……呸呸呸,现在不能叫师弟了,半生你的修为已经跟我相当了,再用不了几个月,只怕我就要喊你师兄了。恭喜恭喜,炼气六重天,距离炼气后期一步之遥。”

    许半生含笑拱手,也道:“陈师兄客气了,你始终先我一步迈入炼气六重天,你依旧是我的师兄。”

    这话看似自谦,实际上也是在表明,现在还是如此,可几个月后,就未必了。

    而实际上,外门之中除了筑基,许半生已经是绝对的第一人。

    众人看到这一幕,不禁又是惊疑难定,也不知这两年的历练行走之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原本跟刀狂走的比较近的陈元亮,如今却好似也融入到了许半生泛东流牛凳的三人小组之中?(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