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810章 牵扯一桩旧案

第0810章 牵扯一桩旧案2017-11-11 22:38:39Ctrl+D 收藏本站

    听完师邪的话,许半生陷入了沉思。

    自在诀居然是一个并不完全的功法?

    “审判所就没说过这套功法从何而来?”许半生其实知道答案,但却仍旧忍不住相询。

    师邪苦笑摇头,道:“许半生,你总不会觉得这数十万年来的先贤大能们都不如你聪明吧?更何况这本不需要任何智慧,这样一套光是看看总纲就知道练成之后将会强大无比的功法,但却残缺不全,谁还能不去追问此功来处?只可惜,没有人知道。”

    “总要有个说法吧?”

    师邪点点头,又道:“说法倒是有。根据我派记载,当年审判所里有一名返虚高手,突然走火入魔,竟然杀了不少审判所的同僚。然后在审判所诸多高手的围攻之下,此人兵解离世。而这篇功法,便是来自于他的身上。看到这样一套功法,自然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可是,就在众人为此功法争执不休的时候,却有人问了一个问题,那就是那个走火入魔的返虚为何会走火入魔。所有人都瞬间意识到,那名返虚很可能就是修炼了这门功法才会如此。返虚是什么境界?那是最接近仙的境界……”

    不用师邪说下去,许半生也明白。

    修仙的每一个境界,其实就是修仙的阶段。

    炼气期表示你已经可以引气入体,可以将天地灵气化为自身的真气。从而内外循环生生不息。

    筑基期则是以天地灵气打下基础,表示已经走上仙途,彻底拥有了修仙的根基。

    而金丹期则是仙基结丹。如同妖兽那般体内开始有了内丹,只不过人类的被称之为元丹而已,因其看上去仿若金光绽放,是为金丹。

    而元婴则是金丹化婴,如果说金丹是卵,那么元婴便是卵被孵化出了一个小小的婴孩,那婴孩与修仙者幼年长相相同。会随着不断的修炼而逐渐长大。

    待到元婴成长到宛如一个成年人的时候,便是化神之时。所谓化神。其实就是元婴成长为一个真正的元神,所谓法外分身。

    化神的法外分身已经拥有一定的神通,元神外游,可以说是几乎不弱于本体的实力。

    元神会随着修炼一步步的凝练。最终变得宛如实体一般,和本体分庭抗礼,彻底成为神念相同实力完全相当相互依存的存在。到了这一步,即便你杀死了修仙者的本体,只要元神还活着,他依旧可以重铸一个肉身,而仅仅杀死元神,其肉身也能够耗费一定的时间重新炼出元神。

    可是物极必反,到了返虚期这个境界。元神和肉身都开始虚化,就好像是肉身连同元神一起,朝着元婴的那个方向倒转了回去。肉身开始变得虚泛。元神更是只有在光线之下才会显出一丁点儿的影子。

    返虚到了圆满,无论是肉身还是元神,都只剩下一道极淡的虚影,若不是大神通者,甚至都无法发现他们的存在。

    只有让肉身和元神都成为一道虚影,宛如天地间的一条念头。才能打开飞升通道,离开这个世界。去往仙庭成为仙神佛圣。

    这也就意味着,一旦到了返虚这一个阶段,几乎已经可以算是没有肉身的存在了。既然没有肉身,又如何可能入魔?至少是在正常修炼之下绝无可能入魔。但是偏偏那名审判所的返虚就入了魔,且狂性大发,竟然开始屠杀自己的同僚,最终只落得一个灰飞烟灭兵解离世的下场。

    许半生不明白,为何都已经到了返虚之境,竟然还会入魔。这大概也是九州世界从来都没有人能想通的事情。

    “虽然这功法依旧诱人,可毕竟有了前车之鉴,没有人可以确定那名返虚究竟是否因此功而入魔。然后,他们找来一些散修,让他们修炼这门功法,可却发现,那些散修根本就无法练成,甚至连入门都做不到。”

    “最终还是会有人抵不住诱惑的吧?”许半生问。

    师邪点点头,眼中颇有些欣赏之意,道:“每一个修仙者,看到总纲里所言的七十二般变化,都不可能不心动。要知道,一般变化就意味着一次以变化替死的机会,这就意味着在战斗之中,他比别人多七十二条命,想要杀了此人,必须连续将其斩杀七十三次。这几乎可以说,一旦练成了这七十二般变化,必然可以活到寿元大限到来。是否能够飞升那是资质和修炼的问题,无需担心在战斗中陨落,这足以吸引每一个人。审判所当时是将这门功法镇锁在了一个法阵之中,但是仅仅三个月之后,功法便告失窃,同时有一名返虚失踪。”

    “当他们找到那名失踪的返虚的时候,又是个走火入魔的?”

    师邪摇摇头道:“那倒不是,偷走自在诀的返虚也是不得其门而入,他见审判所要惩处他的师门,他便拿着自在诀现了身。”

    “这倒也算是个有情有义之人,至少师门受到威胁,他还敢站出来。”

    师邪笑了笑道:“明面上是这么说,不过流传下来的还有另外一种说法。这名返虚大限将至,若是突破还能多活些年,可是自在诀他根本无法修炼,也就活不了多久了。在这种情况下,当然没必要连累师门。这自在诀,超过千年都没有任何人能够修炼,审判所的人也按捺不住,终于是允许审判所的任何一个人进行尝试,结果却是不到一成的人能够修炼,而后的结果却越发壮烈起来,因为所有能够修炼这门功法的人,无一例外的走火入魔,最终引发了审判所的一场内讧。最终,审判所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以四成人手陨落的代价,才平息了那场乱子。”

    “既然如此,审判所又怎么会把这门功法公诸于众。难道他们不怕天下修仙者都因此走火入魔么?”

    “审判所里都是些什么人?任职的都是返虚,就算是下边跑腿打杂的,也至少都是元婴,就连这些人都只有不到一成的人能够修炼此功,难不成你以为其他门派还有比审判所更强大的么?而事实的结果是,所有得到这门功法的门派,加起来能够修炼这门功法的都不足万一。我们太一派,至少有十代弟子都是集体修炼此功。无一成功。久而久之,这功法也便被束之高阁,再也没有人想要修炼此功了。”

    许半生皱着眉头,觉得师邪话中多有不实之处。先是说没有任何人能够修炼,盖因其本就是并未创建完全的残本,后边又说还是有人可以修炼,可修炼者无一不是落得一个走火入魔的下场,而且,既然此功出现已经数十万年,而太一派的历史也才十万年而已,就算是审判所允许天下门派去拷贝这门功法,太一派也不可能有机会。

    提出疑问之后。师邪略显尴尬的一笑,道:“本想一句话就打消你对这功法的念想,可是你寻根问底。我也不得不详细的说出实情了。”

    许半生心念微动,突然想起师邪一开始说此功无人可练,强练者尽皆走火入魔,就连上下部的说法也不过是某走火入魔者添加的注释而已的时候,玄武大殿之中似乎有法力波动,似乎是有人给师邪传音。

    仔细想过之后。许半生已经梳理出了真相。

    师邪之后所言,应该是真的。而第一段话,则是太一派公式般的回答,只要有弟子选中这自在诀,不管是谁都只会做这样的解答。但是许半生在太一派比较特殊,他不像其他弟子。其他弟子挑选自己的功法,机会很少,不让选他以后也很难有机会接触到自在诀。可许半生不同,他每个月都能到玄武大殿来,而太一派的典籍功法对他也都是公开的,他可以随意查阅。哪怕是掌教杨高宇,也无法将玄武大殿内的典籍私藏起来,为了防止许半生今后不断的翻阅这门功法,以致最终忍不住欲念去修炼此功,所以才会有人传音给师邪,让其告诉许半生真相。

    “那我们太一派又是如何得到这门功法的?”

    师邪道:“虽然这门功法早已被各大门派束之高阁,年代也已经很是久远,可毕竟总是会留下一些传闻的。我派一位前辈老祖,闻听此事之后,便四下搜罗,虽然也明白就连那些化神返虚都无法修炼此功,即便修炼了也只是走火入魔的下场,但毕竟此功还是太过于吸引人。耗费足足百年,才终于跟血鸦岛打好了关系,从他们那里得到了这门功法……”

    许半生一愣,随即恍然大悟道:“我们跟血鸦岛的关系交恶,只怕也是因为此事吧?”许半生甚至能够想到,这功法虽然无法修炼,但拥有自在诀的小门派肯定还是将其视为珍宝,万一将来有一天这功法被证实可以修炼并且不会走火入魔呢?那岂不是很快就能让本派的实力提升一个相当大的层次?所以,太一派那位前辈所谓“得到”了这门功法,只怕手段很不光彩,这也就导致了太一派与血鸦岛之间横亘数万年的恩怨,一直到今天都还相当不睦。

    师邪也是略显尴尬,这更加证明了许半生的猜测。

    “为了一门无法修炼的功法,却与另一个实力相当的门派成了宿敌,这还真是得不偿失。既然如此,看来这功法真是个鸡肋了。”许半生说罢,手指轻弹,自在诀便被他送回到典籍堆中,似乎他是放弃了修炼这门功法。

    不过师邪并不放心,又郑重的嘱咐道:“此功太过诡谲,若是修之不成也不过浪费些时日,这倒还好。可真要是得窥门径能够修炼,那才是悲剧。所以,许半生,你要记住我的话切不可私下尝试。”

    许半生点点头道:“弟子谨遵前辈教诲,绝不敢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师邪这才点点头,顺手从典籍之中抽出一枚玉简,道:“以我这段时间对你的观察和了解,我以为这门功法会比较适合你,你好好修炼,不要辜负我这营私之举。”

    修仙讲究一个缘法,是以每个弟子修炼什么功法都是随其自身的选择,师邪这个举动,真的就是在营私舞弊了。

    许半生也明白这一点,拜倒叩谢,然后接过了那枚玉简。(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