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812章 阳神分身

第0812章 阳神分身2017-11-11 22:38:42Ctrl+D 收藏本站

    阳神宫内,阳神殿。

    这是阳神一脉门主历来打坐修炼的地方。

    千宁微阖双目,听完了弟子的汇报。

    “无论如何,这颗种子算是在他心里埋下了。我这个师弟还真是把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这小子身上了啊,哈哈,简直就是个笑话,虽然我太一派声名不显,可终究是有字有号的宗派,竟然将一派上下的前程寄托在一个连筑基都没到的弟子身上。”

    说罢,千宁睁开了双眼,挥挥手,底下拜伏的弟子起身小心翼翼的退了出去,神情恭谨,足见千宁平日里在他们面前的威信,也足见千宁平时御下之严。

    殿门自行关闭,发出吱吱呀呀老旧的声响,门楣之上甚至飘落几点灰尘,可见这宫门已经很长时间都没有开合过了。

    千宁缓缓从软榻上站起身来,赤足落地,缓缓在大殿之中行走了一圈,停在一根圆柱之旁。

    手指微捻,指尖冒出一团火焰,那苍白微弱的火苗,轻轻的跳动着,千宁手指弹了弹,火苗便慢悠悠的飘了出去,落在从圆柱上伸出的一盏油灯之上。

    火苗落下,油灯瞬间点亮,燃烧造成了周围空气的突然空位,附近的空气补充进来,这极其细小的流动,哪怕是人类都无法感觉出有风来袭,可油灯的火苗却是微微晃动,油灯上也落下细微的几点灰尘。

    这油灯也很长时间都没有人触碰过了。至少几十年都没有被点起。

    油灯发出噼剥的声响,阳神殿内似乎有一股法力缓缓流动起来,虽然缓慢。却依旧清晰可查。

    阳神殿另一边的圆柱之上,也有一盏几乎相同的油灯,随着殿内法力波动,那盏油灯无火自燃。灯芯晃动不止,带动着火影的摇晃,也很快便完全燃烧起来。

    法力依旧在缓慢的流淌,阳神殿内开始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松香。那点燃油灯的灯油之中,显然掺杂了松香的成分。宁静致远,使人心绪安宁。

    只可惜,千宁此刻的心绪却绝不安宁,他看着阳神殿中四方神柱上的火苗都已燃起。便又缓缓回到软榻之上,盘腿坐起,闭上了双眼,双手自然的垂在双膝之上,掐了一个最简单的道诀。

    在千宁的头顶,一道虚影逐渐出现,渐渐从他的脑顶钻了出来。

    那虚影虽然暗淡,但却可以分辨的出那虚影与千宁长的是一模一样。难道千宁已经突破了元婴期,迈入到化神期?否则。他如何可能拥有法外分身?

    可如果这是法外分身,虚影似乎也太淡了一些,几乎达不到元神的要求。这样的元神,只怕是一阵微风都会使其消散。

    难怪千宁要燃起四方神柱上的四盏灯。

    这些灯名为安神灯,四盏灯起,便可构建一个阵法,使得阵中阵外完全秋毫无犯,哪怕外边惊涛骇浪。只要灯不灭,阵中便处于完全静止的状态。也唯有在这种状态之下。千宁才敢将他这根本达不到要求的元神请出来。

    这是阳神一脉最为特殊的地方,哪怕只有金丹期的修为,也可以拥有自己的元神。

    不过,这元神可视物,可游走,却禁不起丝毫的动荡,脆弱的很,哪怕是一个不满周岁的婴孩,也可以轻易的以一根手指将这道元神打的消散无踪。

    正常情况下,阳神一脉的弟子是绝不会将自己的元神请出来的,而是使其在体内蕴养,直至自己跨入元婴期的那一天。

    到了元婴期,金丹化婴,已经有了婴孩的模样,元神便可进入婴孩的体内,充当安神之用,隐约之间暗合魂魄之效,就像是体内元婴有了魂魄自成一体一般。

    在元婴期内,元神依旧很是脆弱,不过若是配合元婴离体,却可令元婴拥有灵智,平日神游巡视自是不在话下,在战斗之中,也可以突施奇袭,杀对手一个措手不及。

    当然,即便是拥有了灵智的元婴依旧还是很脆弱,实力并不会太强。但是,若是在本身就势均力敌的状况下,突然多了一个与本体心念相通的帮手,这胜算明显就要大得多了。最关键的,元婴突袭必然是蓄谋已久的突施杀手,近乎是绝对的一击必杀,对方出其不意,哪想得到一个元婴竟然可以施展法术功法?

    而到了化神期,元婴本就成长为元神,阳神一脉其实就多了一个元神。这个元神依旧很脆弱,作用依旧是使化神期的修仙者的元神拥有和本体完全相同的灵智。

    化神期的修仙者,其元神终究只是一个帮手而已,看似和本体毫无二致,实际上鸿蒙未开混沌一片,只会按照本体的指令进行攻击,是以虽然拥有本体所有的修为和实力,但是在战斗中却不可能起到跟本体完全相同的作用,甚至于,元神战斗还会令本体的实力略有削弱,因为本体也需要分出神念来控制元神。

    但是,拥有了阳神的元神就并非如此了,他可以做到与本体完全心念相通,并且可以自主行动,不再需要本体分出神念来进行控制,这等于是让本体多了一个心念完全相通的兄弟,并且这个兄弟的实力和本体也是完全一样,本体会的他都会。

    那么,本体的缺陷他也就都清楚,在出手之际,自然可以帮助本体弥补缺陷,增强实力,绝对起到一加一等于二的功效。试想,两个实力原本相当的对手,其中一人却突然多了一个可以将其弱点最大限度弥补,还能够配合他进行攻击的帮手,另一人又怎么可能不败?

    按理说阳神一脉到了这一步,已经很强了。至少跟同境界的修仙者相比,几乎立于不败之地。可是,太一派的阳神一脉。已经很久都没有出过化神了,元婴期就是他们的终点,这也是为何当初千宁和杨高宇的师父会将掌教之位传给杨高宇而并非各方面表现更为出色的千宁的原因。杨高宇实际上还保留有迈入化神期的可能,而千宁,至少在其师尊的眼中,是没有这样的机会的。

    但是,不管如何。阳神一脉由于从金丹开始便有一道元神的辅助,因此阳神一脉的弟子在五脉之中始终表现的都是最强的。

    只是今天千宁的举动有些非比寻常。阳神的修炼并不是这么用的,甚至于他现在的做法,是阳神一脉最为忌惮的行为,除非是生死存亡。试图以阳神离体来保命,否则,平时是绝不能让阳神单独离开本体,曝露于天地之间。

    原因无他,只因阳神太过于脆弱。

    而阳神殿里的四方神柱及其上边的安神灯,就是为了让阳神一脉的门主在特殊状况之下,可以将阳神单独脱离本体而设。

    那道淡淡的虚影完全就是千宁的模样,他从千宁的脑后站起身来,赤身裸|体的走下了软榻。在大殿之中来回的踱步,近乎贪婪的嗅闻着安神灯散发出来的淡淡松香。

    此刻的千宁,面色略显苍白。阳神单独离体,对其本体也是略有损害。

    他扳动了身旁一根手杵,那手杵平日里隐藏在软榻一角,千宁的身体刚好将其挡住,哪怕是千宁最信任的弟子,也不知道这根手杵的存在。

    随着一阵吱吱嘎嘎的声响。软榻之上千宁身旁竟然出现了一个黑漆漆的洞口,千宁对着洞口之中一声清喝:“出来吧。”然后。便听到脚步声从那洞口之中传来。

    很快,一个面目普通的青年男子从地洞之中走了出来。

    男子身形略显猥琐,佝偻着背,双手无力的低垂,就像是丧失了神智的行尸走肉。

    尤其是他那双眼睛,无光无神,瞳孔之中甚至是涣散的,就仿佛他的目光毫无焦点一般。

    千宁一招手,那虚影状的阳神便朝着那名男子走去,而那名男子依旧前行,似乎根本就没有察觉到任何的异动。

    阳神来到了男子的面前,随即与男子重叠起来,最终合二为一。就在阳神彻底没入男子体内的一瞬间,男子那无光无神的双眼突然便有了神采,佝偻的背部也挺直了起来,双手也不再低垂,而是端于胸前,转过身去,看着身后的千宁,脸上浮现出和千宁一模一样的微笑。

    这个男子无论是长相身高还是身材,都跟千宁没有一丁点儿相似之处,但是,这个笑容,却和千宁如出一辙,就仿佛这个笑容是来自于千宁的脸上,是从他脸上剥离下来,再覆盖在这名男子脸上一样。

    “我这招现在倒是越来越纯熟了。”那男子开了口,却并未将自己当成另一个人,而依旧是以千宁的口吻在说话。

    千宁皱皱眉,道:“是我这招越来越成熟了,你终究是跟我有区别的。”

    男子撇撇嘴,不屑道:“你不就是我,我不就是你?何必分的那么清楚?”

    “你要知道,我每次让你入这傀儡之体,都是要出去冒充其他人的。你若总将自己当成我,这口吻行为一切,都和我如出一辙,只怕不用多长时间便会被人看出端倪。哪有一个炼气期的弟子却有一脉门主的气度的?”

    男子显得有些不耐烦,摆摆手道:“好了好了,本尊知道了。”

    千宁怒道:“还本尊?”

    “好好好,弟子知道了,弟子遵命!这下总可以了吧?真是没见过你这样的,自言自语还要分饰两角,我还真是够分裂的。”

    千宁无语,他这个阳神每次都是这样,总是分不清自己和本体的区别,说话的时候,也是“你我”乱用,简直就像个疯子。

    好在他也只是在千宁面前如此,一旦面对其他人,演技还是不错的。

    “我走了。”男子笑了笑,走到四方神柱之前,一挥衣袖,一阵罡风吹过,其中一根柱上的油灯被吹灭,法力波动又开始在殿中流转,很快,其余三盏油灯也逐一熄灭,这阳神殿内又恢复了往常的状态。

    殿门缓缓开启,男子迈步而出,走出去之后,他身上的衣服顿时变了,不再是青衣长衫,而是变成了一个小厮的模样,手里也多了一把笤帚。(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