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813章 丹房值差

第0813章 丹房值差2017-11-11 22:38:44Ctrl+D 收藏本站

    或许是因为有了玄武大殿参悟机会的缘故,道场对于许半生而言似乎变得可有可无。

    在修炼的过程中,外门这些弟子都会遇到各式各样不同的问题,这就需要在道堂之上,等到开道场的内门前辈论完道之后,提出自己的疑问,让内门前辈为自己传道解惑。

    可是许半生并没有这个需要,就连开道场的前辈所论的那些道,要么是他原本就已经掌握了的,要么就是他在玄武大殿之中早有涉及。而传道解惑的环节,对许半生来说更是一点儿用处都没有,他所遇到的问题,从来也没指望一个区区筑基就能解答,甚至,他都没指望太一派有可能有人能够解答。而其他弟子所提出的问题,许半生又从未遇见。

    一天的道场结束之后,泛东流和牛凳都是收获满满,他们似乎意犹未尽的聊着终于被解答了的困惑,许半生也只是沉默的走在他们身旁。

    说好了今日道场结束之后要下山的,三人边走边等着陈元亮,可是,陈元亮没等来,却等来了一个略有些面生的弟子。

    不光是许半生感到面生,就连泛东流和牛凳这两个已经在太一派呆了十多年的弟子也对其感到面生,不过外门弟子加上各类杂役接近一千之数,多数人都是没打过交道的,偶尔有几个面生的也实属正常。

    别说他们了,就连内门的筑基之间。都会有这种感到陌生的人,金丹之间倒是不会,因为太一派的金丹一共也才几十人而已。

    那弟子倒是很客气。走到三人面前,先行了一个稽首,三人微愕,站定脚步。

    这些天倒是有不少弟子都在向三人示好,仇魂和关凯依旧未归,整个太一派外门,可以说已经没有人是这三人的对手。甚至不少人认为即便仇魂此刻归来,也未必能跟着三人分庭抗礼。无他,只因为这三人太过于团结。所以,看到有人挡在身前,三人也挺习惯。只是这名弟子打个稽首这么正式,实在是让三人略感惊讶。

    “两位师兄,半生师弟好。”那名弟子开了口。

    三人随即还礼,泛东流笑着说道:“这位师弟倒是有些眼生,不知……”

    那弟子赶忙回答说:“我叫万竟,二位师兄和半生师弟下山历练之前,我在内务府浇花种地,前段时间又被选进内务府扫除尘埃,算起来倒是好些年没跟二位师兄碰过面了。又不比二位师兄在外门天才出众,所以可能二位师兄一时间没想起来。”

    他这么一说,泛东流和牛凳还是没想起来。不过也并不是太在意,泛东流又笑着说:“你这是当差结束了?”

    万竟摆摆手,苦着脸说:“我资质愚钝,比不得二位师兄和半生师弟,只怕最好的境遇也就是被内务府选去当差,唯有如此。才能得些炼废的丹药,好在修仙之路上走的长远一些。我这般的弟子。当差几乎就永无结束之日。今日拦住三位,着实是因为我奉命给半生师弟传个话。”

    泛东流和牛凳对视了一眼,道:“是要让半生去当差?”

    万竟赶忙点头道:“营造堂丹房缺个扫尘的,管事的前辈便让我来请半生师弟前去当差。当然,规矩还是一样的,半生师弟若是能找到自愿替差的,也尽可告诉我,我改去请他便是。”

    许半生对这些并不算太了解,不过他倒是知道,虽说大部分的下活都是由一些散修或者挂名在太一派的修仙者担任,但是内门不比外门,内门里总有一些比较敏感的地方,比方说丹房就是一处。

    丹房是太一派炼丹之处,虽说炼制好的丹药都会交到广储堂统一存储,可丹房里还会有些炼废的丹丸。那些丹丸自然是不会被列入广储堂的名册的,可却属于弃之可惜留之无用的东西,对筑基以上的弟子没是用处,可对炼气期的弟子,以及那些散修依旧是有很大的吸引力。这种地方若是不用本门弟子打扫,只怕废丹就全都给他们私吞了,是以丹房一贯都有不成文的规矩,那便是其打扫一切杂务,都由外门弟子轮流当差。

    不光丹房,还有一些其他的地方也是如此,无关紧要的地方都交给那些杂役身份的修仙者,而稍微重要的地方则由外门弟子当差。至于真正重要的地方,就连外门弟子也不能进去,那都是由筑基的内门弟子亲自打扫的。

    不过,万竟所言自愿替差,就让许半生有些不解了。

    在他看来,一个外门弟子跑去打扫丹房,这种活儿根本就不该有人愿意干,仙途无限可寿元有限,谁愿意把时间浪费在这种事上?那又怎么会有自愿替差的呢?

    牛凳看出许半生的疑惑,便道:“对你我而言,去内务府值差显然是苦差事,可对有些弟子来说,就比方说万竟师弟,倒也未必,并且,如果你要请万竟师弟替你值差,也是需要付出一些灵石作为酬谢的。所以……”

    泛东流笑着问万竟,道:“丹房那边着急么?此次值差是多长时间?”

    他的意思是,如果不着急,他们便立刻去找一名愿意进内务府当差的弟子,给他一些灵石,让他替了许半生的差,可若是内务府着急,便有些来不及了。而时间要是不长,许半生倒是不如就进去刷刷脸,他入门以来还从未跟内务府打过交道,见识一番也是好事。

    这当然只是泛东流的以为,许半生实际上不光跟内务府打过交道,还是直接跟内务府的总管事打的交道。

    万竟道:“怕是还有些急,炼丹的那位前辈应该就快结束了。他这次炼的是筑基丹。要是成功了还好说,我一个人估计也忙得过来。可成功的机会太小,一旦炸了炉。就有的忙了。”

    泛东流也听明白了,这次的值差是临时抓差,估计时间也不会太长,顶多一两日而已,那就不如让许半生去见识一番,尤其是这次炼的竟然是筑基丹,要知道。有些弟子明明已经到了炼气大圆满,却始终无法筑基。这时候就需要筑基丹的帮助,一般来说,三颗筑基丹定然可以帮助一名炼气大圆满的弟子筑基成功,这种丹药也算是很抢手了。但是凭太一派的炼丹水准,十次倒是有九次都会失败。这种失败的场面委实很为震撼,让许半生见识见识最好。

    于是泛东流冲许半生点点头,许半生其实也想去见识一番,他本身也是个不错的炼丹好手,他想要看看太一派的炼丹师水准如何,从而便可以判断自己的炼丹术在九州世界大概处于一个什么层次。

    现在泛东流也暗示他去,他自然是笑着说道:“那就有请万师兄带路了。”

    万竟又向泛东流和牛凳表示了歉意,这才领着许半生直奔内门而去。

    看着走在前方的万竟。许半生有些奇怪,他和普通的修仙者不同,其他人无论眼力如何。最多也只是能看穿同境界的人的修为,也就是说,很少有修仙者可以在炼气期的时候看穿筑基期的修为高低。

    可许半生不同,对于现在的他来说,金丹中期以下的,他基本上都可以清楚的看出对方的修为如何。

    而这个万竟。显然是个例外。

    从万竟称呼泛东流和牛凳为师兄,却又称呼许半生为师弟。许半生大抵可以判断出他的修为应该是和自己相同的炼气六重天,因为泛东流和牛凳进入炼气七重天的时间也并不太长,若万竟是炼气七重天恐怕不会那么轻易的就称呼他们为师兄,没有经历历练行走的万竟,多半应该在泛东流和牛凳之前进入的炼气七重天。所以他只能是比他们境界低,许半生却也是号称炼气六重天的,于是乎他就只能是凭着自己进入炼气六重天的时间比许半生早才能称其为师弟,许半生迈入炼气六重天的时间,则是众所皆知的。

    可问题就出在这里,一个修为几乎可以确定只有炼气六重天的外门弟子,许半生竟然看不透他的修为,这着实有些诡异。就连虎同方钱吉以及封于兴站在许半生面前,他们的修为如何,许半生也是一眼看穿的,总不能说万竟的修为还要高过他们三人吧?

    难道是他和许半生一样,被人用术法遮掩了修为?

    许半生的修为被遮掩,那是因为许半生已经炼气大圆满了,为了不想太过惊世骇俗才故意隐瞒,可这个万竟又是为了什么呢?他的修为有什么好隐瞒的呢?

    带着少许的疑惑,二人已经来到了营造堂的大门之外。

    万竟停下脚步,低声嘱咐:“半生师弟,你把腰牌取出来吧,进去之时只需交验一下腰牌便可。”

    许半生取出了腰牌,和万竟一同迈步上了台阶,一根树藤毫无症状的便延展过来,几片肥大的叶片展开,而万竟则将手中的腰牌放在了那些叶片之上。

    有样学样,许半生也将腰牌放在了叶片之上。

    只见那些叶片将两块腰牌卷了起来,旋踵松开,两块腰牌分别射向二人。速度倒是不快,许半生轻轻一抄便握在手中,然后,大门下方门槛上攀附的那些藤蔓,缓缓收缩了回去。

    万竟这才招呼一声,带着许半生跨过了门槛。

    进去之后,万竟解释道:“别小看那门槛上的藤蔓,若是你没有交验腰牌,或者是腰牌交验不通过,试图强行越过那道门槛,这些藤蔓就会立刻将你彻底缠绕起来。这一招对付筑基以上的前辈基本没什么用,可对付咱们,哪怕咱们是炼气九重天乃至炼气巅峰,也是绝对无法挣脱那些藤蔓的束缚的。”

    这意思,是叫许半生进来之后不要乱闯,内门之中,到处都有防范,稍有不注意,就会被当成心怀不轨之徒。

    许半生点点头,笑道:“我就是来打扫丹房的,其他地方并不敢胡闯,万师兄放心吧。”

    万竟也没说什么,只是微微一点头,带着许半生穿过一道院子,走进了侧方一条走廊。行至走廊尽头,万竟停下了脚步。(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