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814章 炼丹失败

第0814章 炼丹失败2017-11-11 22:38:45Ctrl+D 收藏本站

    轻轻叩响房门,房门自行打开,里边走出一个看上去大约三十岁左右的男子。

    不等万竟做任何表示,许半生先微微弯腰行礼,口中道:“弟子许半生,拜见前辈。”

    而万竟则是一样弯弯腰,口中道:“弟子万竟,拜见值长,弟子已将许半生带来。”

    那人扫了许半生一眼,眼神中有点儿微微的诧异,又或许是好奇,毕竟许半生的名气在内门其实比在外门还要大得多。

    对于内门,尤其是内务府的诸多职位,许半生并不清楚,也是听了万竟的话才知道应该称呼此人为值长。这值长的意思,顾名思义大概是值班之长的意思吧。不过这其实是将来入了内门之后才必须要搞清楚的事情,现在身处外门,见了内门弟子一概称其为前辈肯定不会出错。

    也没打算盘查许半生的身份,在内门之中,一个不过区区炼气期的弟子,断然是不敢撒谎的,既然万竟说这是许半生,而许半生又没有否认,他就只能是许半生。

    值长点点头,道:“你们俩的任务就是打扫丹房,其他事情你们都不必管,只管守着丹房便是。唯一需要记住的,便是在丹房打扫结束之前,不得随意离开,必须要守在丹房之外,直至炼丹结束,无论成败你们都立刻进去打扫。饭食到点自会有人给你们送去,可听明白了?”

    许半生看了一眼万竟。二人一同弯腰施礼道:“弟子谨遵值长口谕。”

    值长再度点点头,转身回到了屋里,双手向后一背。那房门便又自行关闭起来。

    万竟低声说道:“丹房在后边,你随我来。”

    许半生紧紧跟上,很快二人穿过院子,来到了后院。

    后院广阔,地面皆由青砖铺成,中间一间孤零零的屋子,竟是由金属打造。表面蒙着一层淡淡的金属光辉。

    许半生看得明白,这孤零零的金属屋子不用说也知道是丹房了。那四壁之上,都镌刻着各种法纹,用处无用揣度。

    就连地面上的青砖,其实也不是随便铺陈开来的。而是按照八卦方位,阴阳互转,又有聚灵聚气之效,为的都是中间那个丹房。

    丹房之中隐约有火光闪现,发出低微的嗡鸣之声,万竟小声告诉许半生,这是某位前辈正在炼丹的紧要关头,想要开口就必须压低声音,千万不可盖过那嗡鸣之声。否则,扰乱了炼丹师的心神,会直接导致炼丹失败。

    关于这些。许半生远比万竟了解的多,他点点头,也不说话,表示自己已经知道了。

    万竟走到屋前,挑了块地方盘腿坐下,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很快进入打坐的状态,竟是连一丝时间都不放过。全都要用来进行修炼。

    鼻端嗅着从丹房之中透出的淡淡药香,许半生明白,在这里修炼,倒是要比在其他地方修炼更有效果,这些散透出来的药香,以及炼丹之间散发出来的丹气,都要比纯粹的天地灵气对修仙者更有帮助。也难怪万竟自知自己的资质不行,所以主动呆在内门从事各种杂役工作,虽说这些工作都会耽误他不少修炼的时间,可他所得也是相当之多,而且他几乎是随时都可以向内门的前辈询问修炼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其实反倒比他的留在外门更有益处了。

    当然,这也不是每个人都受得了的,毕竟作为一个修仙者,竟然还要干这么多杂役干的活儿,不谈丢不丢人,总归不是什么值得夸耀的事情。

    许半生倒是并不贪图这点儿丹气和药香,他有紫光崖的修炼机会,每月三日足足抵得其他人不眠不休十余日的修炼,甚至更多,因为就算是杨高宇也绝不会想到许半生能走到那么靠近悬崖边的位置。紫光崖紫气浓郁的程度,跟靠近崖边的距离有着直接关系,紫气本是从那深崖之下产生,自然是越靠近崖边紫气的浓度也就越高。

    相比起那些浓郁的紫气,这里如此淡薄的药香和丹气,就不值一提了。

    吸引许半生的,是地下青砖的位置,以及那丹房四壁之上镌刻的法纹。这些,都是许半生以前并未见过的,虽说也都可以在玄武大殿的典籍之中找到,可法纹本身,以及将其应用到实际之中,绝对是两回事。法纹本身,相当于公式,公式人人会背,可用来解题,就不是光知道公式就行的事情了。

    眼前无论是青砖的摆放,还是丹房四壁上的法纹镌刻,都是直接应用的结果,这自然很值得许半生好好学习一番。

    这一学,竟然就是三日的时间,除了有人送饭来的时候,许半生会停下来吃几口饭,并且用极低的声音跟万竟聊上几句,其他的时间,他都在研究这些法纹。而万竟也是一样,他除了吃饭之外所有的时间都用来修炼了。

    三日之后,许半生也算是将这里的法纹基本消化完毕,他便开始变得有些无所事事起来。

    一旦无事,许半生就开始观察万竟。

    其实万竟让许半生感觉到颇有些好奇,最主要的原因当然是许半生竟然会看不透万竟的修为,其次便是这家伙一点儿时间都不肯浪费的状态,着实叫人生疑。

    毕竟,按照万竟自言的,他的资质极差,甚至有可能连筑基都难以成功,看上去他如此努力似乎顺理成章。

    可是,偏偏是这所谓的顺理成章,却让许半生感觉到有些不对劲。

    修仙究竟是为了什么?说穿了,无非是长生乃至永生。而长生永生又是为了什么?当然是为了逍遥世间,无论如何。修仙都不止是为了修炼本身。

    万竟的举动就有些本末倒置,他似乎把修炼放在了所有事的前边,他的生命只是用来修炼。而资质毕竟摆在那里,无论遇到什么样的缘法,他也几乎没有可能结丹迈入金丹期。这也就是说,他只要保证自己能够筑基成功就行了。

    虽说修仙者的年纪着实不好估计,但是万竟只是个外门弟子,而外门弟子如果六十岁还没能筑基成功并且通过内门的考核,其实就已经被淘汰了。

    万竟的境界至少应该在炼气六重天。而他的年纪应该不会超过四十岁。这样的年纪,炼气六重天的修为。虽然算不上有前途,可六十岁之前达到炼气大圆满,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困难。

    以万竟在内门值差这么多年的本分,估计他跟内门很多前辈都很熟悉了。他既然知道自己资质很差,必然也会刻意的去迎奉那些人。以这样的一个人脉,他想要讨要一些筑基丹,理应不是难事。这也就是说,万竟迈入筑基期,基本上早成定局。

    一个筑基无忧,金丹却又无望的人,总归是在筑基之后开始好好的享受余生,那么。万竟现在这么拼命修炼的状态,就不免让人心生疑窦了。

    不是说万竟不该努力,而是他努力的似乎有些过分。

    过犹不及。许半生始终坚信这样的道理。

    联系上万竟的修为许半生竟然看不穿这一点,许半生就总觉得万竟身上似乎有什么问题。

    对于万竟的琢磨也只能到此为止了,线索就这么点儿,丹房之中还是没有结束的动静,许半生神游天外,不免就想起了自在诀。

    许半生早已有过目不忘的本事。只是自在诀存于玉简之中,其中内容颇有些像是一本书。需要不断的翻页才能看完全。而许半生那天只是看了一部分,这些天他也尝试着用已经记下的部分进入自在诀的修炼,却发现无从下手,至少是他还没有摸到自在诀修炼的边缘。

    原本许半生想要再度进入玄武大殿,取出自在诀的玉简,查看之后的内容。可他也知道,那天师邪走后,还有一个人在暗中观察着他,这也意味着短时间内他很难再获得查看自在诀的机会,他知道一旦自己取出自在诀,必然会有人加以阻拦。

    这当然是因为太一派对他的重视,可许半生又不能将自己的秘密告诉任何人,他只能等待一个合适的机会,无论如何,自在诀他是必然要修炼的。

    正在对自在诀总纲的内容进行庖丁解牛式的研究,耳中传来一声巨响……

    真气顿时密布自己全身,许半生本能的做出了绝对防御的姿态。

    抬起头来,许半生看见眼前的丹房之中火光乍现,整个金属丹房都在摇晃,很显然是炼丹失败,丹炉爆炸了。

    但是,丹炉爆炸的能量却丝毫都没有透出来,完全被消化在丹房四壁的法纹之间。

    对于丹房四壁上的法纹,许半生又有了更为直观的理解。

    万竟也是满脸惊愕,连连倒退,似乎从未见过炼丹失败会出现如此严重的后果。

    丹房的门无声的开启,里边冒出阵阵黑白交错的浓烟,在浓烟之中,一个满身伤痕的老者走了出来。他的表情极为痛苦,但是许半生却能感觉到,这个老者并非为了身上的伤痛痛苦,而是因为炼丹失败。

    “前辈,您没事儿吧?”万竟毕竟是见过类似的状况,此刻已经回过神来,走上前去问了一句。

    老者没好气的骂道:“炼丹失败了,你觉得老子有事没事?”可能也是觉得自己身上的法袍都成了碎布条有碍观瞻,老者一挥手,身上就出现了一件新的法袍。

    这么大的动静,整个营造堂竟然没有人出现,可能是都已经习惯了炼丹失败的状况,看来太一派的炼丹术真的很差劲,差劲到大家早已习惯了炼丹失败造成的后果。

    老者一步步的走出了这个院子,许半生却还在看着老者的背影,而万竟则是推了一把许半生,道:“赶紧打扫吧,打扫干净你这次的值差就完成了。”

    许半生回头看看万竟,万竟的手里递过来一把笤帚。

    刚刚迈步走进丹房,还没习惯屋中未散的浓烟,万竟却已经开始挥舞起笤帚,将地上无数碎片归拢起来。(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