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816章 到此为止

第0816章 到此为止2017-11-11 22:38:47Ctrl+D 收藏本站

    这枚玉简之中的自在诀,比起许半生在玄武大殿之中看到的,多出了一些介绍,列于总纲之前。

    这介绍的内容,很好的解释了为何太一派并不将这门功法公开,以供门下弟子修炼,并且,讲的居然还是真事,说的是这门功法是本派某位前辈从血鸦岛盗得,也因此与血鸦岛结下宿怨,导致了两派千万年来纷争不休。

    许半生当然知道这是真的,因为师邪都已经告诉过他,而以此为借口,似乎也的确能够说明为何这功法不便公开由外门弟子修炼。

    不过,许半生也很奇怪,因为想要用这门功法害他的内门前辈,必然知道他已经看过自在诀原本,那上边是绝没有这段话的,而且这些许半生已经从师邪那里知道,现在写在总纲之前岂非是画蛇添足?

    许半生当然不至于去问万景,但却不妨碍他用另一种方式了解。

    “万师兄是何时得到这门功法的?又是如何得到的?”

    万景讪讪的说道:“这个,师弟就不用多问了吧?”

    许半生笑了笑道:“毕竟是师门刻意隐藏的功法,我也是心怀忐忑,真要练了如同师兄一般练不成也罢了,可若侥幸练成了,岂非让内门前辈一眼就看出我曾偷盗这门功法?到时候,只怕师弟我扛不住门规惩处啊!”

    万景似乎很是犹豫,最终一跺足。道:“好吧,我就将这功法的来历跟师弟说说,想必听完。师弟就能放心了。刚才我没有对师弟说实话,还望师弟见谅,其实,这门功法是我从阳神一脉门主的住处得到的。当时我被派去阳神宫值差,偶然看到一枚功法玉简,便查探了一下,正是这自在诀。当时虽觉这功法强大。可却也不敢有窃而取之的心思,无论如何这在师门都是重罪。然后。有一****却在偶然中听到阳神一脉的门主千宁前辈自言自语,道这自在诀可惜无人修炼得成,偏偏又不能交给外门弟子尝试。可能是心生感慨,所以千宁前辈当时说到。如果有人能够修成此功,哪怕只是略窥门径,他也要将那名弟子收入门下,亲自教诲,只可惜,他让他阳神一脉不少资质不错的弟子都试过,却始终没有一人能够修成这门功法。也正因如此,师兄我才动了心,偷偷找了个机会复制了这枚玉简。将这门功法据为己有,想的便是一旦我能练成,岂不是直接就成了千宁前辈的弟子。到时候,即便是触犯了门规,千宁前辈也必然会为我遮掩。我看的出来,千宁前辈很希望有人能够练成这门功法,只是碍于这功法得来并不光彩,师门不方便将其公开。以至于只有极少的人可以接触到这门功法。”

    许半生微微一笑,道:“师兄是说千宁前辈是故意如此。想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机缘修炼成这门功法,所以故意说给你听的。只不过,他也没想到你竟然胆大妄为到敢复制这门功法。而我若是修炼这门功法能够成功,千宁前辈知道了,也只会替我遮掩,表示这功法是他给我的,而不会让内门追究我的责任?”

    万景连连点头,道:“正是如此。说来惭愧,刚才我还试图欺骗师弟,可是师弟也要体谅师兄我的难处啊。”

    许半生摇头笑道:“师兄还真是不肯说实话啊,这话破绽百出,若真是千宁前辈想要让外门弟子尝试,他只需悄悄将这功法交给外门之中资质上等的弟子,难道还会有人不进行尝试么?以千宁前辈大能,若是那弟子尝试失败,他随时可以清除掉那名弟子关于此事的记忆,根本无需担心泄密。甚至,若是师门真想让门下弟子尝试此功,只需私下召见,令其在修炼此功之前发下血誓,一旦泄密便五雷轰顶,这岂不是可以让外门每一个弟子都进行尝试?万师兄到底有何目的,若再不肯说实话,休怪师弟我不讲同门情面,将此事上报师门。”

    万景顿时慌了,他连忙拉住许半生,脸上露出哀求之色。

    “师弟万万不可,我……我……”欲言又止,似乎很难启齿。

    许半生却是冷眼观瞧,丝毫不为所动。

    半晌之后,万景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道:“也罢,不过,师弟可要答应我,我告诉你实情,你绝不会向旁人泄露半字。”

    许半生笑了笑,道:“那要看师兄是否说实话了,说真的,我现在简直要怀疑师兄是想陷我于不忠不义。”

    万景一脸的苦笑,道:“师兄我绝无此意,只是这筑基丹异常珍贵,而且我今后必然用得着,一时情急,又不方便说出自在诀的真相,所以才会百般掩饰。”

    许半生冷笑一声,道:“那师兄还是先说来听听吧,是真是假,我自有判断。”

    万景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道:“其实,这门功法,是我赢来的赌注,当时我也是立下重誓,绝不能将其身份说出来的,否则,我将遭心魔啃噬,走火入魔而亡。总而言之,是有人输给了我不少灵石,他还不上,又怕被师门知晓,不得已,便偷偷复制了千宁前辈的玉简,将这门功法偷了出来,以此来偿还赌债。我当时看到这门功法,也被其之强大所吸引,当即便与那人达成了交易。只可惜,这门功法我根本无法修炼,平白浪费了那么多的灵石。今日我也是迫不得已,实在拿不出灵石来与师弟分享,只得出此下策。万某敢对师弟发誓,这一切俱是实言,若再有半字虚假,定遭天谴。不过也请师弟不要再追问那人是谁了,我发过重誓不能说,师弟若非要追究到底,我也只能选择将那两枚废丹上交师门。也是绝不能说出那人是谁的。”

    许半生心道差不多了,逼到这份上,也就到此为止了。若是不想要这自在诀。倒是无所谓继续逼下去,但既然自己还是想得到这门功法的,逼得太紧,只会让对方的计划破产。

    对方究竟是谁,答案其实已经呼之欲出,万景就算有天大的胆子,也绝不敢将谣造到阳神一脉的门主千宁身上。这件事,有九成九。就是千宁在幕后操纵。

    许半生并不知道千宁此举意欲何为,但明显可以看出,对方似乎并不希望他活下去,给他这门功法。绝不是出于善意,而只是希望他会因此走火入魔罢了。

    但这也算是帮了许半生的忙,许半生本就在想办法要得到自在诀,却又不能被师邪及那日在玄武大殿一直监视着许半生的人发现,这倒是一个相当不错的机会。

    关键是千宁既然如此苦心孤诣的将自在诀交到许半生手里,自然也就不会向任何人透露这件事,许半生自可秘密的修炼这门功法。

    若是同样修炼不成,那么千宁的如意算盘落空,许半生也就再不去想自在诀的事情。

    若是修炼成功了。许半生也大可将此隐瞒下来,因为只要许半生不走火入魔,就不会有人知道他修炼成功了。其他并不知道许半生已经得到这门功法的人就不说了。就算是千宁,只要看不到许半生走火入魔,肯定就会认为许半生也同样无法修炼这门功法。

    千宁绝不会想到,许半生可以安然无恙的修炼这门功法。

    当然,许半生并没有把握,他就一定可以修炼成功。但是,从这门功法的种种传说来判断。其无法修炼的原因很有可能是因为这门功法需要以真炁修炼,所以,以往修炼成了的人,都是返虚真一,那都是无比接近飞升之人,只有他们的真气,才比较接近真炁。可他们终究不是仙庭的大罗金仙,所以勉强修炼,只会落得一个走火入魔的下场。若是如此,许半生便是在仙庭之下唯一可以修炼这门功法的人。

    还有另一种可能,那就是这门功法必然会导致走火入魔,想要真正修炼成功,必须斩断魔心。以往那些前辈,都抵御不了自己的心魔,才导致了最终的失败。而许半生,最不怕的就是魔心魔念之类的东西,相反,任何跟魔相关的东西,都可能成为他灵根增长的力量源泉。也就是说,如果修炼这门功法必然会魔念大增,那么许半生反倒是可以利用这强大的魔念,将其消化之后转成自身的力量。

    本就距离仙身只有一步之遥的许半生,正希望这门功法能给他带来魔念,好让天地规则碎片将其消化,最终使自己一步迈入仙身的行列呢。

    点了点头,许半生做出半信半疑的样子,道:“即使如此,万师兄也就不用发誓了,我相信你便是。只是,这功法……”许半生表现的似乎还是有些迟疑。

    万景苦笑着摇了摇头道:“其实我拿出这功法也只是希望可以抵消本该分给师弟你一半的筑基丹,这功法似乎是连千宁前辈也无法修炼,本就是个鸡肋。也罢也罢,若是师弟觉得不妥,我便还是欠下师弟灵石罢了……一颗筑基丹,在集市之中的价格通常是……”

    许半生打断了万景的话,道:“我本就没想过要找万师兄要什么灵石,这筑基丹我也是心甘情愿给万师兄用的。若此举会让万师兄不安心,那好吧,万师兄便将这枚玉简交于师弟我,这样,想必万师兄可以放心我绝不会将筑基丹的事情说出去了吧。”

    万景一愣,随即大喜道:“真的?”

    许半生伸出手,万景犹豫着将玉简递了过来,许半生道:“你我师兄弟本不该如此相互猜忌,只要师兄能够放心,一切便好。”说罢,他直接将玉简收进了腰囊之中。

    万景心中大喜,却不知许半生心中也是大喜。(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