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819章 罚神三拂

第0819章 罚神三拂2017-11-11 22:38:51Ctrl+D 收藏本站

    “你竟敢怀疑本座中饱私囊?!”

    堂主一声虎喝,金丹的威势顿时绽放出来,舌战春雷,舌尖爆破出的那点真气,直接击打在那名筑基弟子身上,一如一柄重锤,狠狠的撞在他的胸口处,将其打的胸口前漆黑一片,许半生的鼻端甚至能够闻到皮肉烧焦的气味。

    许半生比堂主明白的要早,此刻见堂主震怒,也并没有上前劝解的意思。

    这倒不是说那个筑基弟子曾对许半生不敬,所以许半生就不爽了,而是此前许半生已经帮他说过话,可是他却没有丝毫醒悟,竟然坚持认为二人公然贪墨太一派的灵石,这简直就是丧心病狂。

    其实这是个很简单的道理,真要是贪墨灵石,怎么也得避人而行,不可能如此肆无忌惮的在他一个外人面前如此这般。而且,那光幕也是出现了的,虽然光幕之上并未说明这些灵石的支出是何缘由,可只要上了光幕,就代表着无论进出都会被记录在案,内门中任何人只要验明身份注入真气,就可以唤出光幕,从上边找到这灵石的来龙去脉,又怎么可能容人随意贪墨。

    这个筑基弟子完全就是被这数量庞大的灵石冲昏了头脑,浑然间忘记了自己的身份,也忘记了规矩,才会如此口不择言。

    这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倒是没什么,无非是口无遮拦一时冲动罢了,财帛动人心。一时间感受到巨大的落差然后心里不平衡了还算是情有可原。可是,这里是什么地方?这是修仙者的世界,一个金丹真人。无论是他的身份还是他的实力,都绝不容一个区区筑基质疑。更关键的是,一个修仙者,竟然会被区区六万灵石冲昏了头脑,竟至说出如此昏聩的话语,这个人的仙途也便算是绝了。

    无他,只因仙基已损。灵石纵然是修仙者安身立命的根本,作为一个试图跳出三界外飞升成仙的修仙者。也是绝不能被这等红白之物扰乱了仙基。

    就凭这一点,许半生不想劝,也不能劝,更无需劝。

    劝与不劝。这名筑基弟子的仙途也已经走到了尽头,若让他继续修炼下去,将来必定是个祸端。

    修仙者不是不可以贪财,可却绝不能因为贪财而忘乎本分。

    偏偏被堂主一招舌战春雷击翻在地,那名筑基弟子还没能转过这道弯,他痛苦万分的捂着胸口,口中却仍旧在凄声厉吼。

    “你纵是堂主又如何,便可以如此贪墨师门灵石么?这些灵石是师门的,不是你王庆跃的。你纵然是杀了我,也难逃门规的处置。”

    名为王庆跃的广储堂堂主,此刻却是被这个糊涂蛋气笑了。他哈哈大笑两声,朗声道:“杀你?我又不是慎刑堂的堂主,这等事,还是留给他们去做吧。你真是猪油蒙了心,区区六万灵石,竟然就让你的仙基蒙尘。连半点清明都不剩下了。”说罢,王庆跃取出腰牌。一缕法力注入腰牌之中,早有一道信息传送至慎刑堂堂主的腰牌之上。

    很快,他的腰牌冒出淡淡青光,这是慎刑堂那边回话了。

    王庆跃真气扫过,便知腰牌之中说的是什么,冷哼了一声,张手便是数道真气直奔那筑基弟子而去,那些真气本只是淡淡的光线波动,及至那弟子身前,竟然化为实体的绳索,将那名弟子瞬间五花大绑起来。

    “慎刑堂的人马上过来带你去惩戒,而今你仙基蒙尘,仙途是已经断了,最好的结局便是废了你的灵根,让你从哪来回哪去,可怜你修仙六十载,如今却要落得一个连富家翁都做不成的地步。也罢,我就告诉你,许半生为何能支取这些灵石。”

    王庆跃此刻气也消了不少,看着地上被捆绑的无法动弹的筑基弟子,摇摇头,又看了许半生一眼,道:“半生,你自己告诉他吧。”

    许半生点点头,道:“这位前辈,刚才我似乎在你身上感觉到五行功的波动,这五行功,其实是我所创,我所得那五万八千灵石之中,只怕是也有你的一份。不过我有些不大明白,你都已经筑基了,为何还要修炼五行功?那只是一门极为初级的入门心法啊。”

    筑基弟子听到这话,整个人已经完全呆掉了,刚才王庆跃将其绑起,竟然通知了慎刑堂的人来带他走,他还觉得王庆跃这是仗着自己身为堂主想要只手遮天。心里甚至做好了即便是死,也要跟王庆跃斗个鱼死网破的准备。

    可许半生竟然说五行功是他所创,他便一瞬间明白了那五万八千灵石是从何而来。

    这本就是太一派的规矩之一,门下弟子上交师门的任何宝物,包括功法法宝等等一切,只要是被师门认可,就会予以门下弟子一定的回报。而像是功法这种东西,通常都是将收益的大部分交给这名弟子,在一定年限之内让其获得更多的利益。

    可是,许半生只是一个炼气期的弟子啊,他怎么可能自创一门心法?这根本不合常理。

    许半生既然这么说,这名筑基弟子倒是相信他不会是在说谎,那么,自己刚才所做之事,所言之语,那就真的是罪无可恕了。

    “不可能,五行功怎么可能是你创的?你只是一个炼气期的弟子而已,怎么可能自创心法?”那筑基弟子已经完全失态了,口中喃喃,心里其实早已相信。

    王庆跃冷哼了一声,道:“这便是天才与尔这等废物之间的区别,否则,你以为师门为何会如此重视许半生?你身为内门弟子,耳目聪明远胜外门之人,竟然连这一点都参悟不透。”

    说罢。他又望向许半生,叹了口气道:“你那五行功虽是入门级的心法,不过。我太一派的功法本就以五行为基,总管事对你的五行功又进行了一些改进,发现筑基弟子修炼此心法,也可以对淬炼五行有不错的帮助,是以,就让他们这些内门的筑基弟子也都修炼了这门心法。不过,内门弟子修炼你的心法。是无需支付灵石的,所以。你那五万八千灵石之中,倒是没有他的贡献。这个混账东西,看到六万不到的灵石竟然就头脑昏聩,仙缘就此断绝。也只是他的命数。”

    正说之间,慎刑堂的人已经来了,也是一名筑基,但是身上的法袍胸前,却绣着一个“刑”字,彰显其在太一派独特的身份。

    也无需任何人陈述刚才的情况,此人先是拜见了王庆跃,然后便调取光幕,将刚才发生的一切扫视了一遍。

    看罢之后。那弟子对地上被捆成麻花的筑基弟子冷冷说道:“许半生所得灵石俱是其本分应得,王堂主并无半点违规之举,如今。你可知罪?!”

    他这句话一说,就等于是宣判了那名弟子的罪过,霎时间,那弟子满面的死灰,早已知道自己的下场。

    “念及你平日里兢兢业业,在广储堂从未出错犯过。今虽触犯门规,且饶你不死。只是。尔已然仙基蒙尘,再与我仙途无缘……”说话之间,慎刑堂的筑基弟子手中一晃,一柄拂尘出现在他的手中,“死罪可免,活罪难逃。罚神三拂之后,尔除名于我太一派,今后自生自灭,俱与我太一派无关。”

    这名弟子的脸色始终是冰冰冷冷,没有任何的表情,就连说出的话语也是半点人气都不带,完全是一副对着墙壁说话的姿态,不容置疑,更加不给任何辩解的机会。

    左手一张,那捆缚在筑基弟子身上的真气早已松开,慎刑堂的弟子将那几缕真气收拢之后,双手恭恭敬敬的捧着一团白光,低头对王庆跃说:“还请王堂主收回真气。”

    王庆跃一挥手,任由那几缕真气消散,也懒得将其收回体内。

    而此刻,慎刑堂弟子高高举起了手中的拂尘,毫不留情的抽打在那名筑基弟子的身上。

    只是一拂,拂尘之上万千银丝便化作千百道利刃,将那名弟子的身体抽的皮开肉绽。

    他口中清清冷冷的报出了一个数字。

    “一!”

    然后,是第二拂。

    随着那名弟子口中报出“二”这个数字,许半生清晰的见到拂尘抽在筑基弟子身上收回之时,带着点点星光,那些光芒在拂尘完全收回之后,却停留在地上那名弟子的身体表面,噼剥闪烁几下,随即湮没在天地之间,彻底化作了天地元力。

    许半生知道,那是这名弟子的气海被废,气海以及其中蕴藏的真气被抽离,重归天地的异象。

    “三!”

    第三拂业已完成,这一拂却是抽在那名弟子的后脑,拂尘落下之际,原本仰面躺着的那名弟子,竟不由自主的翻了个身,恰好将后脑展现给执刑的弟子。

    万千银丝带出了指甲盖大小的玉光碎片,那些碎片掉落在地上,竟然发出金铁交鸣之声。

    那名筑基弟子口中喷出一口浊气,急热攻心,脑袋一歪便昏死了过去。

    执刑弟子依旧面冷如霜,口中说道:“刑毕。”随即,收起拂尘,又扔下一只小小的玉瓶,玉瓶滚落在那名弟子身下,执刑弟子回头看了王庆跃一眼,道:“弟子告退。”

    王庆跃点点头,一摆手,执刑弟子便飘然离去,至始至终,看都没看许半生一眼。

    而许半生,此刻却是好奇的看着地上依旧仿若碎玉的碎片,心里明白这便是被那拂尘扫碎的灵根。

    灵根许半生并不陌生,他是能够查探到自己的灵根的,可是,他一直以为灵根只是一种虚幻的存在,没想到竟然可以将其抽离出来,而且落在地上久久不散。

    王庆跃一张手,那些灵根碎片便归拢在他的手中,然后,他又一张手,灵根碎片便漂至许半生的眼前。

    “灵根已碎,但其中多少蕴含着一些他修炼之中的体悟,你可以参悟借鉴一下。”说罢,转身飘然而去,竟是管也不管这名弟子。

    许半生见状,也是微微叹了口气,将那些灵根碎片握在手中,退了出去。(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