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823章 唯一战而已

第0823章 唯一战而已2017-11-11 22:38:56Ctrl+D 收藏本站

    所有人都知道仇魂心里在想着什么,只是谁也不曾想到,仇魂竟敢在这里挑衅许半生。

    站在了许半生的对面,仇魂的身躯挺直的就像是一杆标枪,本就身高超过许半生的他,现在更是颇有些居高临下的看着许半生。

    “许师弟,一别三年,你的修为好像增长的也很快啊。”仇魂缓缓的开了口,出乎意料的,他的语调之中竟然并没有显出任何情绪,就像是真的在跟许半生打招呼一般。

    许半生笑了笑道:“不敢称师弟,如今你已经通过了内门考核,弟子在您面前该称一声前辈了。前辈这三年可好?”

    仇魂眼光闪烁,又道:“我虽已通过内门考核,可还未经师门宣布,也未在内务府登记造册,严格说来,我依旧是外门弟子。在师门宣布我进入内门之前,你我仍旧是师兄弟的关系。听说,许师弟你已经炼气八重天了?你这修为进展,真可谓神速啊,入门不过四年不到的时间吧,这个速度真是叫无数前辈望尘莫及。只是,不知许师弟是没有自信么?怎么还要隐瞒自己的修为?难道你仙基不稳,所以不敢将自己的修为放出来让大家观瞧么?”

    在九州世界,想要隐瞒自己的修为,有很多种方法,不过那都只是在不动手的情况下而已,一旦交起手来,修为便自然一目了然。不过许半生并非自己隐瞒修为。而是被虎同方施法屏蔽,此刻也不方便跟仇魂多说。

    “仇前辈说笑了,弟子虽然进展不错。可比起前辈来,还是差了太多。前辈三年行走,不但筑基,并且已经是筑基二重天,前辈是我等弟子学习的楷模。”

    仇魂闻言一愣,不光是他,其余的外门弟子。包括泛东流牛凳等人在内,也都愣住了。

    筑基二重天?仇魂竟然不止是筑基得成。而且已经突破到二重天了?也难怪他如此孤傲,虽说这历练行走对于修为的增长极有好处,可他下山之前毕竟只是炼气七重天啊,而且还是刚刚晋升不久。而当年比他修为更高一个境界的关凯,如今也只是筑基一重天而已。

    众人惊愕的是仇魂的修为增长超乎常人想象,而仇魂自己则是惊讶于许半生竟然能看出他已经筑基二重天。

    仇魂虽未刻意隐瞒自己的修为,可是,他跟许半生之间差的是大境界,哪怕是炼气九重天乃至大圆满,也不可能看透筑基的境界,这许半生又是怎么知道自己已经筑基二重天了?

    转念一想,这绝无可能。唯一的可能便是有内门前辈告诉许半生,大概是自己旗帜鲜明的跑来挑衅,内门有某位前辈不希望许半生跟自己发生冲突吧。可是。难道筑基一重天就奈何不了许半生了,他就敢跟自己动手了么?

    “哼,要说学习,我也要向你学习,三年前,你区区炼气二重天就能打败炼气七重天的我。这等越级挑战的本事,外门所有师兄弟都是看在眼里的。三年时间过去了。你的境界也来到了八重天,想必那阵法是愈发犀利了吧?”

    许半生微微一笑,道:“三年前弟子也只是侥幸得胜而已,若是仇前辈不给弟子机会,弟子的阵法是断然奈何不得前辈的。如今前辈修为大增,弟子自然更加不是对手。”

    “怎么,你怕了么?”仇魂双眼之中冒出寒光,直逼许半生,他就是来找回场子的,虽说身为同门他无法置许半生于死地,同门之间的比试也只能在次元空间之中模拟战斗,可羞辱许半生,他还是能做到的。

    许半生还是微微笑着,道:“前辈乃是筑基高人,我一个小小炼气弟子,不敢比较是自然的。”

    听到许半生的话,有些弟子觉得许半生也是分得清楚利害,这是在服软,可是,有些心思活络些的弟子却听明白了,许半生说的只是不敢比较,并没有说怕。这难道是说他其实并不惧怕,而仅仅只是不想发生争端?

    仇魂眉头一皱,他自然也是听出了许半生的弦外之音,他当即说道:“许半生,你可敢与我一战?”

    此言一出,顿时哗然一片,泛东流和牛凳这段时间虽然在跟许半生刻意的保持距离,但是见到仇魂如此明目张胆的意图欺负许半生,他们还是走了出来。

    许半生自己是不怕仇魂的,但是泛东流和牛凳不同,他俩若是把仇魂得罪的太狠,仇魂有很多种方法可以折磨他们。内门和外门之间,是根本没有任何理由可讲的。

    他赶忙朝着泛东流和牛凳望去,眼神中传递了一个非常明显的意思,那就是让他们不要强出头。

    自己也是赶忙接了仇魂的话语,道:“仇前辈说笑了,你堂堂筑基高手,岂能纡尊降贵跟我一个炼气期的弟子动手?”

    周围的弟子虽然都不敢开口,可是心里也是一个个的在鄙夷仇魂的为人,也不知道这家伙怎么好意思,以筑基的修为向炼气期的弟子发起挑战,说的难听点儿就是不要脸了。

    “你有三环大阵,环环相扣,虽只有炼气八重天的修为,可是凭此阵法,足以跟筑基期的修仙者相抗衡。更何况,我只是找你切磋而已,当年你用阵法战胜了我,已经让我的念头不那么通达。我并非要找你的麻烦,只是希望可以一战之后,念头通达而已。同门之间的比试,只不过是在演武场内,本尊是不会受伤的,你又何惧?”

    这理由颇为冠冕堂皇,念头不通达,这对于任何修仙者都是大事,而仇魂也的确是有可能因此念头不通达的。但是无论如何。他都是个已经筑基之人,哪怕理由再如何强大,却去向一名炼气期的弟子发起挑战。始终为人所不齿。

    这时候,演武场上一声巨响,众人齐齐回头望去,却见演武场里走出了第二个通过考核之人,赫然正是关凯。

    关凯一出来,就高声说道:“仇师兄,你这又是何必。况且你我已然筑基,又已经通过内门考核。恃强凌弱以大欺小,这似乎不太合乎常理吧?”

    众人听到关凯这话,同样俱是一愣,关凯和仇魂以往虽无交情。可这三年他们也算是同甘共苦,再如何也比跟许半生之间的交情好吧。更何况,当年若不是许半生,关凯也不会失去历练行走的机会,不会在大比之中被淘汰出局,按说他应该和仇魂同仇敌忾才是,怎么反倒会帮许半生说话?

    仇魂平静的看了关凯一眼,虽然他的修为高过关凯,可是对关凯却是有所忌惮的。关凯的性格里。有一种不回头的精神,反应到修为里也是一样,一往无前。绝不停滞,哪怕是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修仙者的性命都很宝贵,哪怕实力强过对方,可遇到关凯这种杀敌一千自伤八百的家伙,也是头疼的很,即便最后能战胜他。自己也要付出相当大的代价,这绝不是仇魂所愿。

    “关师弟。你这话说的好没有道理。你我虽已通过内门考核,但师门尚未宣布,内务府也未曾为你我造册登记,严格说来我们还是外门弟子,我如何就不能向许师弟发起挑战?怎么就叫做恃强凌弱以大欺小了?同门之间的比试,难道不是促进修为增长的最佳途径么?”

    对于仇魂这么不要脸的话语,关凯也是颇有些无语,众弟子更是哗然一片。

    严格的说,这话倒是不错,但是,仇魂无非便是仗着比许半生领先了一个大境界而已。即便他依旧是外门弟子,可以筑基对炼气,这不是恃强凌弱不是以大欺小是什么?这还不说他入门修炼已经快有二十个念头,而许半生才不过区区四年都不到。

    “仇师兄如果手痒了,想找人对战一番,那么我便替许师弟接下仇师兄的挑战好了,不如你我大战一番,说实话,这三年来,我们一直都是并肩作战,倒是没有直接交手的机会,我也是盼望已久。”

    关凯本就不是擅长言辞之人,也只能以这种方式,希望可以替许半生解围。

    仇魂却是笑着点了点头,道:“我也正有此意,不过一码归一码,我挑战许师弟的阵法,是我的事。先于关师弟挑战我。不如这样,我先与许师弟交手,无论胜负,我再与关师弟一战,遂了这三年来的心愿如何?”

    这话不光是在坚持一定要跟许半生动手,甚至还极度藐视许半生,那意思分明是在说和许半生一战不会对其形成太大的消耗,否则,他又怎么能立刻接受关凯的挑战?

    关凯也是听出了其中的意思,但却也无话可说,从道理上来说,仇魂也不能算错,只是他的行径实在有些无耻。

    一时间无法反驳,关凯只能寄希望于内门的前辈可以施加干涉了。

    其实当仇魂一开始挑衅许半生的时候,就已经有人将这些情况汇报给了师邪,可是师邪的答复却是——“让他吃点儿苦头也好”,那汇报的弟子也便知道,这件事无需他干涉了。

    “许半生只是炼气期,你斗起来也没什么意思,不如你我现在就痛痛快快打上一场吧!”这也是关凯最后能说的话了。

    仇魂却是斜着眼睛睨了许半生一眼,道:“怎么,许师弟,你不敢与我一战么?”其实仇魂也不是非要逼着许半生出手,如果许半生不肯应战,他便会不断的用言语挤兑他,总之要让其念头堵塞,同时也会给许半生带来极大的屈辱。

    没有人认为许半生会应战,可是,许半生却是微微一笑,道:“既然仇前辈如此咄咄逼人,弟子也唯有一战而已。”(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