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826章 业火魔焰

第0826章 业火魔焰2017-11-11 22:39:0Ctrl+D 收藏本站

    师邪当然不会干涉演武场内两人的比拼,对于这场战斗,在师邪眼里也是毫无悬念。

    不过他倒是没想到许半生竟然会想着趁这次仇魂挑战的机会让自己的修为“突破”到炼气九重天,当许半生的信息发来的那一刻,师邪就笑了,他也觉得,这的确是个不错的机会。突破这种事,本就是厚积薄发,以许半生的修为增速,或者说以他如今展现出来的实力,修为上的突破只是极为正常的一件事,所缺的,也不过就是一个契机。

    一年前回到大青山的时候,杨高宇和师邪安排许半生在玄武大殿面见时“突破”,玄武大殿内存在一种独特的气场,身有感悟而后突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半年前道堂之上,“恰好”是一名金丹开的道场,这是许半生第一次遇见金丹授道,顿悟之余的突破,也就显得合情合理。

    前不久是师门大会,积聚了师门所有的气运,此刻顿悟也绝对是一个相当好的选择。

    虽然时间只是过去了几天,可许半生刚才展现的实力已经是有目共睹,虽然和仇魂之间还是未分胜负,可一个炼气期的弟子跟一名筑基对战,竟然能不显得太落在下风,这实力已然可以用剽悍来形容。

    师邪和许半生的想法一样,希望他可以跟仇魂多缠斗一会儿,将自己的战斗力发挥到极限,也好让接下来的突破显得更加的真实可信。可是,仇魂竟然如此之快就被逼的使出了本命真火,这实在是有些出乎意料。这只能说明仇魂虽然修为增长的很快。但是此子心性真的有很大的问题,否则,以他筑基二重天的修为,绝不该如此狼狈。

    在这样的情况下,许半生现在面对的可以说已经是最强状态的仇魂了,若还能从容应对,之后再突破就不免让人觉得不那么信服。

    当然。其他人信服与否并不重要,可这关系到许半生今后的仙途。于是,计划只能被提前,许半生不得不做出濒临绝境的模样,从而顿悟。从而突破。

    师邪当然看得出这一点,是以,在许半生看似竭尽全力明显不支的时刻,他出手了。

    一道肉眼可见的光圈在许半生体外缓缓荡漾出来,一丈一丈的向四周扩散,此刻,仇魂的耳中也传来了内门前辈的声音,告诫他,只要保持目前的真火燃烧。而绝不能再增加任何攻击。因为,许半生明显已经进入到突破的状态,同门比拼之中。若是遇见某一方行将突破,另一方必须暂停一切手段,以助对方突破升级。

    这种情况显然不可能出现在真实的对战之中,可这毕竟是同门比拼,最终的目的是同门弟子携手迈向更长远的仙途,每一个弟子的提升都是太一派实力的一种增强。这也是几乎所有门派共同的门规之一。

    仇魂虽然很是郁闷,可也只能老老实实的罢手。他当然可以继续出手,可那样的后果便是直接被内门前辈诛杀,而且绝对是神魂俱灭,一点儿机会都不会留下。

    眼睁睁的看着许半生体外的光圈一丈一丈的扩大,最终竟然达到了一百二十丈的可怕程度,仇魂大惊,因为他筑基二重天,体外光圈也不过一百三十丈而已,尤其这是在他经过这三年的历练行走之后,遇到了相当大的机缘,竟然成就了后天道体才达到的程度。而现在,许半生不过是炼气九重天而已,光圈竟然就已经很接近仇魂的筑基二重天了,这让仇魂情何以堪。

    光圈重重的落在地上,激起的再不是尘土,而是一簇火苗。

    那火苗在舞蹈,就仿佛火焰精灵一般,围绕着许半生,极尽婀娜之态。可是,这是仇魂的本命真火啊,现在却围绕着别人起舞,这叫仇魂简直就恨不能一掌拍死许半生方能泄他心头怒火。

    许半生睁开了双眼,猛然从依旧在熊熊燃烧的真火之中站了起来,手里再不是寒铁软剑,而是换成了一只大约一尺左右的鼎炉。

    仇魂耳中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声音告诉仇魂,可以继续攻击了,比试继续。

    早就做好了一切准备的仇魂,毫不犹豫的就将长剑递了出去,长剑之上,也早布满了他的本命真火,熊熊燃烧,那本就三尺有余的剑锋,现在更是超过一丈长短,再不像一柄剑,反倒像是一根长棍,一把长枪,甚至是方天画戟。

    挟裹着万千威能,温度之高已如炼狱,仇魂手中火剑当头劈下。

    许半生却是不慌不忙,他抬起头,双眼之中满是精光,口中飞快的吐出一个个的真言,那些真言,出外半尺便收了回来,将许半生团团围住,很快,真言不再绽放金光,而是变成土黄色的模样,就像是一个蚕茧一般,将许半生死死的围在其中。

    仇魂的本命真火,竟然一时间奈何不了这层土黄色的东西,早有眼力好的弟子呼喊出声:“这不是真言,这是息壤土雷,还是五行神雷,许半生再用五行神雷对抗仇魂的真火。”

    “息壤土雷竟然还能够这么用?真是大开眼界,半生师兄真的是天才中的天才。”

    “好像还是不行啊,土雷似乎有崩溃的嫌疑。”有人开始为许半生产生了担忧,也不知道为何,外门弟子之中,大多数的弟子经过了仇魂那无耻之尤的形态之后,无论此前对许半生是否怀有善意,此刻都开始偏向于他。

    “他手里拿着的应该只是一件很普通的法宝,若是给他一件荒级法宝,那绝对是打不烂的。”

    “废话,哪有那么多的荒级法宝,而且。法宝越强大,所需的真气也越强,半生师兄毕竟只是炼气八重天。勉强驾驭荒级法宝应该没问题,但却坚持不了一会儿。这息壤土雷,终究还是防大于攻。”

    ……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之间,许半生也觉得自己身体之外的土雷阵有崩溃的可能,心中不禁赞叹,仇魂虽然令人生厌,但实力的确已经相当不错。跟封于兴也所差无几,可是封于兴却是已经筑基六重天了啊。

    无意之中。被仇魂的本命真火压制的息壤土雷竟然有一部分落在了鼎炉之中,这竟然让那只鼎炉似乎扩大了一些。

    许半生感觉到这一点,低头仔细一看,却发现不是鼎炉变大了。而是外表一层淡淡的雷光,那些落入鼎炉之中的息壤土雷,竟然密布在鼎炉外表,形成了一道交织在一起的雷网。

    土雷被细化了许多,每一点爆炸都显得极为孱弱,可正是这份孱弱,却让这些土雷的防御反倒更强,因为每一点的爆炸之间竟然形成了一种有序的联系。

    许半生转眼间就明白了,这是鼎炉的功效。这只鼎炉本就是炼丹上品,那毕竟是千年前的东西,集合了全真教派全部的气运在其中。又有刘处玄一生的炼丹所得。那些息壤土雷被鼎炉炼化,又受到鼎炉之中阵法法纹的影响,便成了如今的模样。

    接下去,许半生便有意的将所有口中吐出的真言都送进鼎炉之中,很快,那只鼎炉便扶摇直上。不过几个须臾,已然成为了一只足有一人半高的硕大鼎炉。

    鼎炉表面弥补的土雷。噼剥作响,其间甚至产生异变,电光闪耀,这完全可以说是息壤土雷进化了。

    直到这时候,许半生才依稀领悟到息壤土雷这息壤二字的真谛,息壤本是会自行生长的泥土,被鼎炉炼化过后的土雷,此刻便拥有了自行生长的能力,它竟然可以自行调用周围所有的土元素,形成不断的雷击,无需许半生耗费真气去加强,它也在一点点的自己变强。

    真火再也奈何不得许半生,甚至于,站在那硕大鼎炉之后的许半生,再也感受不到真火那灼烈的高温,反倒感觉到一阵阵的清凉。

    好整以暇的许半生,此刻也观察到,在真火肆虐之下,拥有土雷保护的鼎炉,不但应对从容,并且,其表面还开始发生极为细小的变化。对于炼器也多少有些了解的许半生,一眼就看出,这是鼎炉开始自行在真火之中进行锻炼,仇魂的本命真火竟然成为了鼎炉淬炼的源泉,鼎炉正在变得更加强大,这一点,只怕是仇魂万万没有想到的。

    仇魂早已拼尽全力,在他使出本命真火的那一刹那,就意味着他已经再也没有保留,除非,他使出他得到的那件法宝。

    此刻,仇魂也发现,自己的本命真火已经奈何不得许半生,一开始的时候,许半生即便已经迈入炼气九重天,却依旧举步维艰,他的息壤土雷也渐有崩溃之嫌。可现在,许半生已然游刃有余,想要打败许半生,似乎已经成了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仇魂当然不甘心,他绝不甘心败在许半生的手里,而如今的状况,仇魂似乎根本无力为继。本命真火也不是可以一直燃烧下去的,他的真气总有消耗完毕的那一刻。

    仇魂知道,若是再不动用那件法宝,许半生只怕真能耗尽他所有的真气,然后轻易的将其送出这个次元洞天。

    虽然很不情愿让那件法宝曝露出来,可仇魂已然别无选择。

    “我不能输!”仇魂内心之中在怒吼,他一边加剧了本命真火的燃烧,一边从储物腰带之中取出了一件仿若帽子一般的黑漆漆的东西。

    一咬牙,逼出一滴精血,那精血落在那如同帽子一般黑漆漆的东西上之后,瞬间隐没不见,却在那漆黑一团之间,闪出一道淡淡的血光。

    “业火魔焰,三火同昧!”一声厉喝,从那帽子一般的东西之中,霎时间喷出两道火光,直奔将许半生团团困住的本命真火而去。(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