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829章 不如筑基

第0829章 不如筑基2017-11-11 22:39:4Ctrl+D 收藏本站

    仇魂知道,自己此刻一定是外门所有弟子眼中的笑话。

    可他也同时知道,这些人,没有一个敢于笑出声来,甚至不敢在自己面前表现出丝毫的喜悦。

    原因很简单,他仇魂输了,也丢了人,可他依旧将会成为内门弟子。

    很快内门就会宣布他进入内门的消息,到时候,包括刚刚打败他的许半生在内,每一个人都要称呼其为前辈。

    但是,仇魂现在一听到前辈二字就会不自觉的不舒服,都是许半生,是他从今天一见面开始就一直坚持喊他前辈的,之前仇魂还不知道为何许半生如此谨言慎行,现在总算明白了,许半生这是故意在羞辱他。

    这还真是人心有多坏,想法就能有多坏,许半生只不过不想因为一个称呼问题而落人话柄罢了,到了仇魂这里,竟然又变成了想要羞辱他。

    不过许半生并不在意这一切,他甚至除了想到未来一段时间内,仇魂肯定不敢打搅自己了之外,就再也没有想过其他任何事情。

    关凯走了过来,看着许半生,诚挚的说道:“许师弟,多谢。”

    许半生当然知道关凯在说些什么,他只是淡淡一笑,道:“关前辈是马上要进入内门的人,千万不要这么客气,而且,也没什么好谢的,大比上是一个意外,关前辈的实力摆在那里,尤其是你那一往无前的勇气。弟子也是深感敬佩的。恭喜关前辈,筑基得成,并且通过了内门考核。”

    关凯点了点头。却又道:“许师弟不要这么见外,其实那日输在你的阵法之中,我虽然很不服气,但是后来想想,运气本也是仙途的一部分,三个人之中,之所以是我先出局。偶然也是必然。虽然我很快就要进入内门,但是。许师弟在进入内门之前,也不要再跟我提前辈二字,还是叫我师兄吧。”

    许半生笑着摆摆手,也不再争。他叫关凯前辈,以及叫仇魂前辈,为的都不是礼数问题,而是不希望被内门某些别有用心之人捉住话柄。以前或许还不知道,但是现在的许半生,却已经发现,内门竟然有人想要置他于死地。这个人是谁,许半生不得而知,这个人为何会如此。许半生同样不得而知。但是,提防,却是要从现在就开始了。

    “不知许师弟今日是否有空。我想请许师弟喝酒。”关凯又问。

    许半生并未多想,直接道:“今日只怕不行吧,关前辈马上要入内门,只怕有不少俗务要处理,我这边,刚跟仇前辈大战一场。只怕内门少不得也要抓我去问询一番。不若改日?”

    “那就明天!”关凯是个很拗的人,否则也不会在战斗之中也只知道一往无前。

    许半生笑着点点头。道:“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其实,许半生现在心里犹豫的是他要不要干脆筑基算了,毕竟,若是过些时间再筑基,就要等到下一年才能进入内门。许半生算是看出来了,在外门多呆一天,他的自由度就少一天,只有进入内门之后,他才能拥有更多的自由。

    自由不是目的,目的是为了能够更加随心所欲的修炼自己想要修炼的功法,而不是永远这么遮遮掩掩。

    没想到,关凯居然开口之后,也说到了这一点。

    “还没恭喜许师弟,刚刚在战斗之中迈入炼气九重天,为兄我不知道师弟你如今在炼气九重天如何,若是已经接近大圆满的境地,我劝你不如找内门讨要一颗筑基丹,冲击一下筑基算了。筑基通过了的话,以师弟之惊才绝艳,内门考核必然不是问题。若是错过了今日,再想入内门,那就得明年了。一年时间虽然不长,但是却足以发生很多事情。”

    许半生明白关凯指的是什么。

    刚才仇魂虽未发下血誓,可那么多弟子看在眼里听在耳中,短时间,仇魂肯定对许半生是敬而远之的。但是泛东流和牛凳就难说了,仇魂甚至必然会去找他们的麻烦。

    那样的话,许半生虽然不惧仇魂,但毕竟他是外门弟子的身份,要是与内门弟子发生冲突,只怕讨不到什么好。

    可若是许半生也入了内门,情况就不同了,仇魂若是敢找泛东流和牛凳的麻烦,许半生随时可以替他们出头。其实关凯倒是有心扮演这个角色,但是无奈,他本就知道自己的实力不如仇魂,看到刚才的战斗,就知道差的真的太远了。若只是筑基一重天到二重天的差距,以关凯的秉性,他是绝对不惧面对仇魂的。关凯也看得出来,仇魂的实力,若是考虑到那件蕴含二火的法宝的话,恐怕他已经足以跟筑基中期抗衡而不落下风,甚至在筑基后期手中也能走一段,这就不是凭借勇气可以弥补的差距了。

    点了点头,道:“我去问问内门的前辈们。”

    关凯算是知道一些许半生和师邪关系的,当日师邪告诉过他,是许半生替他求情,才有了他下山历练行走的机会,让他要记住许半生的情谊。关凯不傻,他当然听得出这其中的言外之意,那就是说许半生和师邪明显关系不错,最起码,许半生有随时面见师邪的可能,放眼整个外门,又有谁能有这样的资格?

    是以他也知道,许半生所谓问问内门前辈,肯定就是找师邪,他纵然猜出了一些东西,却就更加需要避嫌。

    “那我不打扰师弟了,做决定要趁早。”说罢,关凯告辞离去。

    这时候,泛东流和牛凳才冲着许半生望了过来,拱拱手,二人走向许半生,齐声道:“许师兄。恭喜。”

    刚才看到许半生打败仇魂的震惊其实还未散去,现在众弟子听到泛东流和牛凳二人竟然齐声喊许半生为师兄,他们才终于意识到。是呀,许半生无形当中,已经站在了外门的巅峰。除了几名筑基却未能通过内门考核的弟子,其他人,修为顶多也只是跟他一样,其他人,现在似乎都该改口称其为师兄了。

    短短四年的时间。许半生从入门到现在,竟然已经悄然成为了外门的第一人。

    这个第一人。不光是指炼气期的弟子,包括筑基期的在内,很明显,他们也都不会是许半生的对手。刚才那一场。仇魂本想是拿许半生来立威的,现在却不曾想反倒成为了许半生立威的踏脚石。

    不管如何,就算是外门那有限的几个筑基,也必须要承认,许半生的修为或许还差他们一丝,但是实力,早已凌驾于他们之上。

    四年的时间,一个最小的师弟,如今已经成为了最强大的师兄。这强者为尊的排名方式,还真是让不少人蛋疼的厉害。

    “二位师兄……”许半生也是脱口而出,本想说你们这不是在骂人么。但是转念一想,这就是这里的规矩,自己还真是要好好的适应一下,修仙者的世界,远比凡人的世界更加强调弱肉强食。

    话头断了下来,许半生也有些不知该说什么的感觉。是呀。不知不觉,自己就已经超过他们了。而且,可以预见的是,他们之间的差距将会越来越大,几百年后,许半生仍旧风华正茂元婴乃至化神,可泛东流和牛凳,或许已经成为了黄土一抔,这便是修仙世界最为残酷的事情。

    泛东流和牛凳的眼中也闪过一丝黯然,似乎明白了什么,许半生赶忙说道:“刚才关凯前辈请我们明日一起喝酒,同去同去。”

    可是,二人却是摇了摇头,道:“上次跟一个内门前辈喝酒,那战战兢兢的感觉难道我们还没受够么?你们去吧,我们不去了。”

    许半生默然,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得勉强笑笑。

    很快,内门的弟子已经开始宣布关于这次内门考核的结果,许半生和泛东流牛凳之间的尴尬,才得以解脱。

    闪身一旁,许半生取出腰牌,询问师邪,自己若是今天尝试筑基,是否可行。

    其实按照杨高宇和师邪原本的计划,许半生半年到九个月之后再“突破”到炼气九重天比较合适,这样,刚好赶得上明年的内门考核,然后在考核之前,稳稳迈入筑基境界,再顺理成章的进入内门。

    可是今年却出了个意外,仇魂的挑战使得许半生找到了一个名正言顺“突破”的机会,这样,他现在就已经是炼气九重天了,而炼气九重天若是接近大圆满,距离筑基其实也就是一步之遥,无非是一枚筑基丹,然后是否能够顿悟得成仙基的事情。当天迈入炼气九重天,然后立刻筑基的事情,屡有发生,反正现在已经如此,倒是不如让许半生筑基算了。真能成功的话,也省的许半生浪费这一年的时间。

    当然,在杨高宇和师邪的心里,许半生筑基那是随时都能做到的事情,实际上,他炼气大圆满已经一年多了,真要筑基,只怕很早之前就能做到。

    师邪将许半生的请求告诉了杨高宇,杨高宇没做犹豫,当即说道:“让他不要依靠筑基丹,当然,名义上是要用的。若是今日能够筑基成功,便直接考核,使其一并进入内门吧。早些入内门,也好。”

    师邪原话告诉许半生,许半生再无任何犹豫,赶在内门弟子宣布今年的内门考核行将结束之前,他提出要服用筑基丹,尝试冲击筑基,以期今年就能进入内门。

    一来这本就是正当要求,二来那名弟子也接到师邪的传音,自然是无条件的答应。

    领了一颗筑基丹之后,许半生便进入到内门为其准备的洞天之中,心无旁骛的冲击筑基。(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