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833章 内门,内门!

第0833章 内门,内门!2017-11-11 22:39:8Ctrl+D 收藏本站

    许半生给二人的钱囊之中,各有十颗上品灵石,这就相当于十万灵石,如果这二人不去想着拿这些灵石挥霍,而是用来修炼的话,以他们二人的修为和资质,这些灵石足够他们在一年内达到炼气大圆满的境地。

    并且,在给牛凳的那只钱囊之中,许半生还将那颗筑基丹一并放了进去。

    筑基丹许半生当然没用,他根本用不上,筑基对他而言本就是一蹴而就的事情。泛东流和牛凳二人,虽然同处炼气八重天,可泛东流无论是修为还是资质,都要略好于牛凳,是以,许半生把那颗筑基丹给了牛凳,这样牛凳赶在明年内门考核之前筑基成功的几率就要大了许多。

    不用许半生说,二人回去之后立刻打开了钱囊,一看之下也是吓了一大跳,二人深感许半生对他们的情谊,各自记在心头,泛东流对于许半生将筑基丹交给牛凳,而不是给自己也是明白其中深意,这是许半生担心牛凳明年此时还无法筑基,而有了这颗筑基丹,基本上就不成问题了。

    “凳子,这件事你我一定要守口如瓶,使用这些灵石的时候,也一定要倍加小心,千万不可给半生造成任何的麻烦。”

    牛凳深以为然,道:“不用你说我也知道,半生这也太大方了,一出手就是十颗上品灵石,也不知道他到底有多少灵石,这些灵石又是从哪里来的。”

    泛东流稍事沉吟。便道:“肯定不是这一年来得到的,虽然他早就告诉过我们五行功乃是他所创,师门会给他五百年收益。但是这短短两三年的时间,收益不可能达到这么多。唯一的可能,便是灵寒泉,半生在海沟之中晚出来,想必就是因为灵寒泉的缘故。不过,不管他有多少灵石,也不管他是怎么得到的这些灵石。你我都必须严格为其保密,断然不可能外露半点。”

    牛凳重重的点着头。也不知为何,眼眶竟然有些红了。

    “这筑基丹他是怎么省下来的?他也不过刚刚升至炼气九重天,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就筑基了。筑基丹要在冥想之前吞服……”牛凳似乎觉得不可思议。

    泛东流眨了眨眼,笑道:“半生只怕早就迈入炼气大圆满了。所谓刚刚突破,很可能只是一个障眼法。他虽是天才,却也不是神仙,不可能知道筑基一定能够成功。唯一的解释便是他早就炼气大圆满,这段时间以来,对于筑基早已有了心得,所以才会有把握不用筑基丹而筑基。”

    牛凳恍然大悟,默默道:“半生隐藏的可是够深的。”

    泛东流笑了笑,道:“反正以后我们总是只能看着他和我们之间的距离渐行渐远。其实一早就想到过会有这一天,只是再如何也想不到这一天会来的如此之早。半生的进展太快了,快到让人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的准备。原本。我以为他追上我们的修为,并且跟我们拉开距离,少说也要几十年的时间。”

    牛凳出神的望着窗外,也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而此刻,许半生则跟关凯以及另一名弟子一道,去往玄武大殿。

    仇魂气急攻心。受的伤倒在其次,内门考虑到这可能会影响到他的仙基。为求稳妥,提前将其带至内门医治了,并不参与这一次他们进入内门的仪式。

    仪式倒是很简单,也只是在玄武大殿之中给三人立下名位罢了。

    都虞堂负责弟子考核以及登记造册之务,是以三人进入内门的仪式也由都虞堂的堂主费子清负责,三人来到玄武大殿之后,见过了费子清,再拜见内门所有前辈,包括两名化神老祖。

    算起来,整个仪式之中,耗时最长的倒是这拜见所有内门前辈的过程,先是所有筑基弟子,除了必须镇守各自职责岗位的弟子,其余所有筑基都来到了这玄武大殿之中,接受三人的一一拜见。

    而后是金丹,再然后是元婴,最后才是那两名化神老祖以及掌教杨高宇。

    杨高宇必然是排在最后一位,这代表着太一派的传承,他的修为虽不如两名化神老祖,遇到重大事务也还需要听取两名化神老祖的意见,但是在平时,他才是太一派位置最为尊崇之人。

    这算是许半生和杨高宇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见面,此前都只是惊鸿一瞥,但这并不妨碍许半生知道自己能拥有诸多便利条件,其实都是杨高宇的授意。

    是以在拜见杨高宇的时候,许半生显得特别的诚心,无他,杨高宇对他不薄,他当然也要表现出最大的尊重。

    杨高宇看得出来许半生的用心,老怀大慰,他为许半生做的那些事,在这一刻就已经足以令其欣慰不已。但是作为一派掌教,他此刻不能显露分毫,是以依旧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眼神中免不了露出几分欣慰之意。

    许半生看在眼里,默默的退至一旁,他也在观察其他人,尤其是五脉门主以及内务府钦天府的两位管事。

    五脉门主都是第一次见,准确的说是第一次正面打交道,五人都是至少活了五百年的老鬼,从他们的脸上自然看不出任何端倪,也不知道他们对许半生的态度究竟如何。

    内务府的总管事乃是师邪,这也是跟许半生打过很多次交道的了,实际上以他的身份,是不该跟一个外门的弟子直接接触的,这说明的便是内门或者说杨高宇这个掌教对许半生的重视,自然没什么好观察的。

    钦天府是处理太一派对外一应事务的,其总管事也是一名元婴,名为段江州。是个矮胖子,脸上总挂着和煦的笑容,似乎人畜无害的模样。

    此刻他也是笑眯眯的。似乎很欣赏许半生的模样,从他的脸上,许半生更是什么都看不出来。

    但是,许半生却知道,在这些人里,如果是这个胖子想对自己不利的话,只怕他将是最难对付的那一个。

    一番观察下来。许半生锁定了几个可能的人选。

    其一,便是这矮胖子段江州。他绝对是个笑面虎,脸上的笑容是他处理对外事务留下的习惯。可是,一个能够合纵连横应对一切外务的人,又怎么可能是善男信女。尤其是这个人对许半生等人也是如此和煦的态度。这就更加令人生疑。

    其二,则是太元一脉的门主赖天工。

    这个苍老到像是只剩下一口气的老家伙,每每望向许半生的眼神里都是毫不掩饰的欣赏,这让许半生产生了警惕,他并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人会对你无缘无故的好。杨高宇和师邪对他不错,那是因为他有可能在将来为师门带来利益,而这个老头显然不是,光是从他的外表,就能看出他没多少时间了。而从平日里得到的信息,许半生也知道,赖天工是五脉门主之中年纪最大的一位。今年已经九百多岁了。而一名元婴的寿命也就是千年,虽说这不是一个绝对的数字,可多也多不出多少。

    也就是说,赖天工的寿命充其量不过百年,哪怕许半生再如何天才,也不可能百年便至返虚。赖天工也不可能从他这里得到任何好处。

    而他现在表现的似乎对许半生关爱有加的模样,总是忍不住令人生疑。

    第三。就是阳神一脉的门主千宁。

    千宁虽然没有任何表示,表情也始终都是不疾不徐,可是他那双眼神之中的凌厉之意,却让许半生还是感觉到他并不是太愿意接受自己。

    至少,跟千宁望向关凯时的眼神,许半生看出了很大的不同。

    而且,他默默观察千宁的时候,发现此人看似对三人是并不在意,一直低着头,可实际上却是从未有过一瞬间的分神,他的注意力,始终集中在三人身上。

    这只是一种感觉,许半生也说不明白,可就是有那么一种直觉。

    对于千宁,还有另外一种直觉,那就是许半生发现自己也很抗拒这个人,没有原因,只是一眼看过去,就很抗拒。

    相比较起来,五脉门主之中,最容易让人产生抵触心理的,其实应该是阴神一脉的门主权元白。此人阴阴沉沉,浑身上下似乎毫无生气的模样,就连说话动作,也显得有些阴冷。

    可许半生并未觉得自己对权元白有什么天然抗拒,反倒是对千宁有这样的感觉,这就让许半生不得不警惕起来。因为一个人的直觉,往往是最直接的东西。

    至于两名化神老祖,许半生并未多做观察,隔的太远,那可是一门心思只想着修炼,期待自己能在寿元大限到来之前迈入返虚的人物,这样的人,通常不会有什么特殊的喜恶,他们的心思,更多的会集中到仙途之上。

    至少,许半生不认为用自在诀引诱自己的,会是这两名化神之一。

    拜见完所有的前辈之后,便是仪式的下一步,都虞堂堂主费子清找三人要来他们的身份腰牌,然后,手一挥,那三枚腰牌便自行悬浮在空中,费子清口中说了一大段约定俗成之语,无非是太一派内门又添新丁列代祖师在上等等,最后,他双手齐推,将那三枚腰牌推向掌教杨高宇。

    杨高宇掐了一个手诀,三枚腰牌直奔着玄武大殿正中央的玄武大帝像而去,竟然穿透过去,没入玄武大帝的胸前,在其胸前闪烁三个光点。

    至此,仪式结束,内务府总管事师邪宣布三人已经得到列代祖师许可,进入内门,成为内门弟子。

    广储堂堂主王庆跃亲自给三人颁发了新的腰牌,以证明三人内门弟子的身份。(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