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835章 这弟子我收定了

第0835章 这弟子我收定了2017-11-11 22:39:11Ctrl+D 收藏本站

    看着喜不自禁的赖天工,许半生着实感到无语,这个糟老头表现的太过狂热,这让许半生心里产生了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

    这老头儿太不正常了,他一个元婴,竟然要亲自收徒,当然,许半生的天才之名是不争的事实,若是有两脉以上相争,别说是门主亲自收徒了,就算是造化丹以及各种法宝的许诺,都不为过。但情况并非如此,根本就没有人跟赖天工抢许半生,他却依旧要亲自收许半生为徒,这就很不正常了。

    一个天才得到极高的待遇,这并非什么古怪之事,可作为一脉门主,赖天工无论如何都要考虑一下座下弟子们的感受吧。

    赖天工的修为放眼整个太一派,在元婴之中也是绝对能排进前三的,实力不大好说,因为他的修炼方向是阵法和符纹,但是,若是门派之争团队作战,赖天工的作用绝对可以抵得上一名化神,前提是给他足够的布阵时间。

    而且他的岁数也是太一派中除了两名化神之外最为年长的,座下弟子众多,弟子里甚至有元婴的存在。这也是为何他只剩下不到百年的寿命依旧能尸位素餐的呆在一脉门主之上的原因,谁让人家弟子足够强大呢?

    这样的一个家伙,为老不尊的要收一名刚入内门的筑基为徒,就算这个弟子再如何天才,将来的成就如何之高,可现在终究也只是潜力而已。潜力绝不是实力。年龄也不合适,许半生才堪堪二十岁啊,你一个接近千岁的老鬼收了他做关门弟子。这让你座下活了大几百年的元婴弟子,三四百岁的金丹弟子情何以堪。就算他们不介意,至少他们还和许半生是平辈,一声师弟倒是也并不那么的难以启齿。可是,赖天工的徒孙当中,也有两名金丹的存在了啊,你叫这两个金丹怎么办?去管一个筑基一重天的弟子叫师叔?

    是以当赖天工狂呼出声之后。许半生只是警惕之心越增,而在场太元一脉的弟子。则是觉得双眼一黑,心里忍不住的就在腹诽,埋怨赖天工,心说门主不带你这样的。莫名其妙你就给我们找了个长辈,我们以后看到他,是叫呢还是支吾过去?又没人跟你抢,就算是你有心栽培许半生,你随便让谁收他为徒,把辈分安排的容易接受一些,然后您亲自传授便是,为毛要直接收他为徒啊。

    “你这臭小子,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跪下磕头拜师?”赖天工见许半生没有任何反应。忍不住走到他面前,双手背起,这时候倒是想起要有师道尊严了。可是这故作古板的模样,搁在他身上,却更加让人啼笑皆非。

    许半生皱着眉头,苦恼的挠了挠头,道:“我能不拜么?”

    声音虽小,可在场都是些什么人?这句话里的每一个字。还是清清楚楚的落进了所有人的耳朵。

    赖天工自然是气的吹胡子瞪眼的,其他人则是忍不住莞尔。修为高的诸如杨高宇以及其他门主,都是直接笑了出来,而修为低的,辈分也低的,则是苦苦憋住,不敢过于放肆。

    “现在五脉之中只有我一人选你,其他人都表示不要你,你小子没有挑三拣四的权力,赶紧给我跪下磕头,拜我为师。”

    许半生忍不住嘀咕:“至少我可以选择不加入太元一脉吧,我做个不拜师的弟子不行么?”

    赖天工大怒,瞪圆了一双小眼,骂道:“你这小子有病啊,防着五脉之一的太元弟子身份不要,要去做个没有师父的闲散弟子?你可知道,闲散弟子和拜门弟子有多大的区别么?你这臭小子,简直就是要气死我了,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赶紧跪下磕头,不然的话……”嗫嚅半天,赖天工也想不出什么威胁的话,主要是他的地位太高,面对一个小小筑基,还是刚从外门通过考核进入内门的,真是不知道有什么可威胁对方的,难道一掌拍死么?也不知道多少年都没有人敢这么跟他说话了。

    许半生撇撇嘴,心道我当然知道区别在哪里,可是你这副姿态,着实令人生疑啊,还要收我为徒,你知道这会让多少人对我怀恨在心么?就凭这一点,要说你是真的想收我为徒都没人信,哪有一开始就把自己的关门弟子置于一个不忠不义的危险境地的?

    着实想要拒绝,可耳中却听到师邪的传音。

    “半生,不可任性,快快拜在赖门主的门下。他虽有些老不修,可却是个极好的人,他能亲自收你为徒,有他的庇护,绝对再没有人敢为难你。”

    许半生听到这话,微微一愣,随即心眼活泛的想了许多。

    师邪当然不会知道许半生已经得到自在诀的事情,自然也就不可能知道自在诀是内门有人故意送给许半生的,更加不会知道许半生看到赖天工的做派便起了戒心,那么他说的话,基本上就是公允的。

    难道说赖天工不是那个人,许半生怀疑错了?可是他这老不修,也太不修了点儿吧?

    许半生想起了林浅,在许半生的眼中,林浅绝对是老不修的绝佳代表,那老东西,二百多岁了竟然还四处拈花惹草,若非修行者对于身体的每一个部分都能控制的很好,这么多年,也不知道他会在那个世界留下多少子孙。即便如此,许半生也怀疑林浅会有擦枪走火的时候,可是,今日一见赖天工,许半生真心觉得以前颇有些冤枉林浅了,赖天工的老不修程度,绝对是林浅的数倍。

    好歹也是个活了九百多岁的元婴真君啊,却搞得自己如此獐头鼠目的模样,说话行事哪有半点高人风范?简直对不起他的修为。

    难道,我注定只能成为老不修的徒弟么?

    师邪的话他还是很相信的,只是看着赖天工,许半生就着实有些亲近不起来。

    沉思片刻,许半生道:“这位前辈,既然只有太元一脉愿意收下我,那我好像也没什么选择,只是,能不能给我换个师父?您位高权重,乃是一脉门主,我不过是个刚刚进入内门的普通弟子,让您这么纡尊降贵的收我为徒,就算您不为自己的声名着想,也得想想太元一脉诸位前辈的感受吧?”

    这话一出,太元一脉的诸多金丹元婴简直要感动的连眼泪都流出来了,这小子懂事,太懂事了,以后要好好对他,多多提携。

    但是,赖天工显然不能同意,他说:“我只剩下百年不到的寿元了,我自己的本事我清楚,别说百年,再给我个三百年,我也不可能化神。像是你这种璞玉,自然需要我亲自雕琢,落在其他人的手里,他们就先给你耽误了。少废话,能被本座看上,那是你的福分,这也是本座赐你的一场机缘。速速跪下磕头,拜我为师。”

    许半生苦着脸,道:“可是我着实不想要您送的机缘啊。”

    几名元婴又一次忍不住,笑了出来,这种情况,着实罕见,甚至从未出现过。一个元婴四重天非要收一个筑基一重天的弟子为徒,可是那筑基却是百般推诿,就是不从,而且还一副委屈的模样,再配合着赖天工那副猥琐模样,不难想象出许半生为何不从,这实在是让人难以忍俊。

    赖天工又道:“你小子是不是觉得本座没给你好处?你拜在我门下,你就是我的关门弟子,难道我还会亏待了你。我也活了快一千年了,这些年可没少积攒各种宝贝,什么造化丹之类的根本不在话下。只要你拜我为师,这些都是你……”

    就连杨高宇和师邪都看不过去了,赖天工这表现的也太令其他弟子寒心了,他以前的那些弟子,最少的也伺候了他一二百年,现在他却说要将自己全部的宝贝都给一个刚入门的筑基。虽说杨高宇其实也有这样的心思,可是,这种事可以做,却绝对不能说出来,否则,你让太一派上下那么多弟子情何以堪?

    轻轻的咳嗽了两声,杨高宇一道电眼射向赖天工,生生的迫断了他的话。

    师邪也赶忙传音给赖天工那名元婴一重天的弟子,名为庄昕的他,赶忙一步迈出,拱手说道:“师尊,半生所言有理,此事弟子也觉得有些不妥。不如这样,由弟子收半生为徒,师尊您可以随时亲自教诲传道,如何?”

    这其实是一个很不错的解决方法,赖天工担心许半生这样的天才拜入其他人的门下会耽误他的修炼,可庄昕也已经是元婴了,虽说只是元婴一重天,可他却只有四百多岁啊,距离元婴大限千年还有五百多年,五百多年后,他的修为未必就比赖天工低。他来收许半生为徒,总不能算是耽误了吧?况且他还说了,可以由赖天工亲自教诲,这就更加不耽误了。

    最最关键的是,庄昕收许半生为徒的话,那么许半生的辈分就下去了,虽说还是会有些筑基变成许半生师侄辈的,但至少把金丹摘干净了。而且,考虑到许半生的资质,金丹对他而言绝对用不了百年。几十年的时间,对于修仙者来说只在等闲,等到他成就金丹,那些曾经因此心中略显憋屈的筑基,自然也就没有了心结。

    可谓是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可是,所有人都低估了赖天工要亲自收许半生为徒的决心,也不明白赖天工为何要收他为徒。

    “这件事轮不到你来告诉我该怎么做,许半生这个关门弟子,我收定了!”赖天工难得的表现出极为强势之态,这倒是让他那猥琐的气质为之一振,居然有几分大义凛然之态。(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