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836章 缘由、拜师

第0836章 缘由、拜师2017-11-11 22:39:12Ctrl+D 收藏本站

    杨高宇见场面有些难堪,他也不太明白赖天工硬要收许半生这个关门弟子的原因,但看到赖天工如此模样,也知道他虽然有些为老不尊,但更多时候这种为老不尊其实是装出来的,他只不过是利用这种假象,倚老卖老让别人无法跟他计较,实际上,赖天工的心里却比很多人都更加的有谱。

    玄武大殿里有轻微的法力波动,很多人都注意到了,这明显是有人在传音,而且,这法力波动持续的时间还挺长,这说明两个人在持续的交流。

    传音之人正是掌教杨高宇,他传音给赖天工,问他坚持收许半生做关门弟子的原因,赖天工却不愿说,杨高宇便与之起了一些争辩。

    最终,赖天工拗不过杨高宇,他也明白,自己若是不给杨高宇一个交待,今日恐怕无法遂心愿。

    “掌教,你们看到的只是他的资质,他的天才,却没看到另外一点。说实话,在某种程度上,我是赞同千宁和权元白二人的观点的,像是许半生这种天才,咱们太一派的池子还是太浅了一些,装不下他这条蛟龙。现在他入门时间尚短,很多事情外头还没有人知道。可是咱们能瞒得住十年百年,难道能一直瞒下去?不管此子如何天才,你总不能指望他百年之内化婴成功,成就元婴的境界。可是,说句实在话,像是他这种天才,元婴之前真的就是任人宰割的鱼肉啊。便是集咱们太一派全派之力。又能保护的了他几时?他只有炼气期没关系,其天才还没有那么明显,可现在他已经筑基了。今后他的情况,只怕是越来越难以瞒下去。你总不能一味的总是压制他的修为不让他突破吧?这样的话,我们太一派要这个天才又有什么用?几十年后,一旦他结丹成功,我敢说,我太一派必因此子横生事端。真要是来一个返虚,非要带走他。你又奈何?”

    杨高宇心中也是骇然,从赖天工的话里。他听出赖天工已经发现许半生的修为早就达到炼气大圆满,是杨高宇生生阻拦了他筑基,而他此前还以为自己替许半生隐瞒的很好。赖天工能看出来,只怕其余几脉的门主也都是心知肚明。只是大家都默契的不说出来罢了。

    略事沉吟,杨高宇道:“难道你也想劝我放弃?”

    “非也!这便是我要收起为徒的原因。掌教,我刚才便说了,你们只注意到此子的资质,却没有注意到他在另外一个方面的天赋。三年前,他第一次布下那个阴阳正反五玑阵的时候,我就发现,此子在阵法符纹之上的天赋,甚至远胜他自身的资质。这我可以说一句大话。放眼整个太一派,在阵法符纹一道之上,绝没有人比我更强。我座下弟子修为不错之人不少。可他们走的都不是老家伙我的这条路子,他们追求的始终是个人的仙途,而并未深研阵法符纹。此子的修炼,随便一个金丹都可以指点,可阵法符纹,除了我。根本就没有人配去教导他。让他拜在我的门下,几十年的时间。在他结丹之前,我定然令其迈入阵法和制符两道的大师之列。有此二道傍身,至少多了几分自保之力。而且,想要更长久的隐瞒他的修为,唯此二道矣。掌教三思!”

    杨高宇恍然大悟,他也不得不承认,赖天工所言极是。

    许半生这样的天才,炼气期不用太担心,随随便便就可隐瞒。

    筑基也还好,只要控制得当,也不会出现太大的差池。

    可是一旦他结丹成功,也成了金丹真人,只怕到时候他每次境界攀升之时引发的天地异象,就连太一派的护山大阵也无法阻挡。

    而这一切,又不是其他人能帮得上忙的,唯有许半生自己的实力达到足够的地步,才能控制每次突破之时引发的天地异象,将其控制在保险的范围之内。这也才能让许半生这个天纵奇才更长远的隐匿在太一派。只要撑过了金丹化婴的阶段,以他现在已经是仙身的资质,就算是化神也要忌惮几分。关键是元婴已成,修炼之路算是基本定型,其他门派就算再如何觊觎,也会明白,再把许半生掳去他们的门派,用处也是不大了。

    况且,真是一个仙身资质的元婴,审判所也不会允许他因为被人觊觎这种原因陨落,到时候,必然会有所针对,才能保许半生平安,也保太一派平安。

    “是我错怪了赖师兄,不过,真的就不能让庄昕收他为徒,再由你负责倾囊相授么?”

    赖天工斥道:“真是糊涂,师徒之情,犹胜父子,若无这份血浓于水的牵挂,又如何让他在阵法符纹二道上的天赋被发挥到极致?一步差,步步错,这是计较个人心情的时候么?”

    说完这话,赖天工似乎也觉得自己有些过分了,斥责掌教糊涂,好像有些逾矩。

    不过,赖天工反正是大限将近之人,倚老卖老惯了,而且这件事他完全是在为整个太一派考虑,态度上的事情,杨高宇也不会去计较。

    “好吧,是本座考虑不周,便依了赖师兄你。”杨高宇终于首肯。

    决定之后,杨高宇便朗声说道:“既是赖门主如此坚持,足见其对许半生之厚爱,本座念起爱徒心切,也考虑到太元一脉众弟子的尴尬之处,特许太元一脉之下,凡修为在许半生之上者,见其皆可无需执弟子礼。”

    这话一说,太元一脉的诸多弟子总算是一颗心放在了肚子里,至少不用对着一个筑基一重天喊师叔甚至师叔祖了,只是略微委屈了赖天工的弟子,他们无论是年龄还是修为都高出许半生太多。见到他也只能称一声师弟。但这总算是勉强说得过去,也自然便再也没有人反对,庄昕也拱手道一声“谨遵掌教法旨”。便退回了弟子之列。

    许半生也算是看出来了,今天是非要拜这个老不修的赖天工为师了,他不明白赖天工为何如此坚持要收自己为关门弟子,不过他知道杨高宇对他绝对是只有关爱而没有丝毫坏心,既然杨高宇都已经发了话,他也便拱拱手,道:“弟子遵命!”

    言罢。许半生走至赖天工的面前,缓缓跪倒。连磕了三个响头,口中言道:“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赖天工听到那三声响头以及许半生的话语,顿时乐不可支。笑得连白色的眉毛都在跳舞,更是手舞足蹈到难以自制,哈哈大笑说:“好好好,乖徒儿,快快起来。让师父看看,有什么见面礼给你。”

    这话一说,太元一脉众弟子又是一脸黢黑,刚才赖天工的话也就是被杨高宇的咳嗽打断了,否则。还不知道他会许出什么好处。现在见他要拿见面礼,想都不用想也知道那必然是惊人的手笔。

    许半生也明白这一点,急忙说道:“弟子初入师尊门下。不敢收受任何宝物,况且弟子修为尚浅,师尊便是给了弟子宝物,弟子也只能拿来当做摆设。还请师尊收回成命。”

    许半生还是很懂事的,这让太元一脉的众弟子放心不少,齐齐望向赖天工。心里想着,门主您老人家可别再坚持了。

    赖天工似乎也意识到自己不能太伤了门下弟子们的心。于是挠了挠头,道:“也好,等你日后修为上来了,再赐你法宝不迟。”

    这一场收徒的闹剧,总算是平平安安的收了尾,随后封于兴虎同方以及钱吉这三个算是跟许半生很熟悉的筑基弟子,纷纷走了过来,拱手向许半生表示道贺。

    当然,之前都是直呼其名,而今却都是只能称其为师弟了。

    幸好这三人都不是太元一脉门下,否则,虽说有杨高宇的法旨可以不用执弟子礼,可真让他们喊师弟,那岂不是在打赖天工的脸?

    好在太一派的规矩便是如此,同脉之中,是要讲究师从何人的辈分的,可不同脉的内门弟子,便只是以修为论高低,同一个大境界内,修为高的为师兄,修为低的为师弟,超过一个大境界的,依旧和外门一样称之为前辈。

    因此封于兴等三人,倒是毋须考虑许半生如今已经是赖天工关门弟子的辈分。

    对这三人,许半生也是很感激的,跟钱吉打交道少一些,不过两年历练行走,钱吉对他也算是爱护有加,自然是一一见过师兄。

    看许半生态度过于恭谨,赖天工倒是有些不乐意了,他趿拉着鞋跟就走了过来,凑过一个脑袋,很没有门主模样的说道:“你们在说些啥呢?让本座也听听。”

    封于兴三人一惊,急忙躬身行礼,口中齐道:“弟子拜见门主前辈。”

    赖天工摆摆手,颇有些兴味索然的模样,腆着脸说:“你们聊你们的,就当我不存在。”

    可是,他凑过来了,三人还怎么跟许半生聊天?可这时候就说告辞离开,似乎很不给赖天工面子,人家来了你就要走,分明是不想跟他说话么,这搞得他们很是为难。

    许半生急忙道:“师父,我们几个小辈聊天,您还是赶紧回去吧。今日我初入内门,很多师兄之处我还需一一拜会,外门的一些朋友我也需要去打个招呼,免得人家说我一进内门就翻脸不认人了。三日之后,我再去给您老人家请安,您看如何?”

    赖天工牵动嘴角,勉强笑了笑,指指许半生,道:“居然要赶为师走,唉,天底下的师父,也只有我当的是最没有威严的了。”

    说是这么说,说完倒是真的走了,迈出几步,脚下平生一道剑光,转眼消失。

    他走后,三人才松了一口气,看着剑光消失之处,虎同方拍拍胸口道:“许师弟啊,你这位师父,真是……”背后议论元婴真君的事情,他也是不敢做,话也只能说到一半了,不过言下之意,谁都明白。(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