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843章 贵客临门

第0843章 贵客临门2017-11-11 22:39:21Ctrl+D 收藏本站

    破阵是一定的,许半生也不想表现的过于惹眼,并未施以全力,否则,他那浩荡的真气就连金丹都未必能超得过他,真要是被这些人知道了,非要引起轩然大波不可。

    在许半生不敢施以全力的情况下,金丹破阵就已经足够了,甚至筑基后期,若是对阵法了解多一些的,这阴阳正反五玑阵只怕也拦不住他。

    是以,众弟子入阵之后,先让修为最差的筑基进行尝试。这是一名筑基五重天,开始闯阵之后,他立刻感受到了阵法强大的威力,在三重阵法之间,左冲右突,却丝毫不得其门而出,最后竟然被许半生送出了阵,这意味着他的彻底失败。

    出阵之后,这名弟子显得颇有些尴尬,但却也领教到了许半生在阵法上的实力。

    区区筑基一重天,而且是刚刚筑基不过几天而已,凭借这套阵法,竟然就能将一个筑基五重天的弟子打败,当年他凭借这套阵法在外门选拔之中脱颖而出,还真没有任何的侥幸成分。

    之后是两名筑基六重天同时出手,许半生没能将他们送出阵去,但他们也无法破阵。

    众弟子一看,也知道这差不多就是许半生的极限了,若是继续让其他弟子尝试,只怕不等他们出手这阵便已告破。于是,众人一同闯阵,许半生操纵阵法,与他们纠缠了大概一炷香的时间,虽然真气依旧足够。但却做出已然耗尽的模样,彻底放弃,让他的众师兄破阵而出。

    出来之后。没有一个人脸上有破阵的喜悦,以他们的实力,破阵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而许半生不过筑基一重天,凭借这样一套阵法,竟然跟他们纠缠了一炷香的时间,这不得不说已经远远超出他们的预期。他们也都彻底见识到了许半生的实力。假以时日,许半生真的是有可能超越赖天工的存在。

    经过这样的一番较量。众弟子对许半生的观感又好了几分。修仙界便是如此,实力越强就越被人重视,此前对赖天工的微词,因此也少了许多。当然。想要让这些师兄彻底的接纳许半生,还需要一段时间。

    从此,许半生算是彻底的加入了太元一脉,而了解到赖天工的心思的他,也开始接受自己这个没正形的师父。这也得益于他以前的师父就是个老不修,赖天工的程度还胜于林浅,两人不要脸的方向也不同,不过好歹让许半生不会觉得太过于不习惯。

    一年的时间,如流水一般的过去。许半生的修为,也逐渐增长到几乎触摸到筑基二重天的地板了。

    这一年里,赖天工对许半生可谓极好。每天变着花样给他吃不同的丹药,原因很简单,许半生要耗费大量的心思在研习阵法和符纹之上,修炼的时间自然就少了,这些丹药就算是给他的补偿。

    许半生倒是没这样的感觉,不过既然有药能磕。他也不客气,谁还不愿意自己的修为增长的更快一些?

    五行神雷的五行相生。许半生已经彻底掌握,其威比他展现在师邪面前的时候增加又有数倍。哪怕不用任何阵法,许半生也有把握,筑基中期绝不是他的对手,甚至,挑战一下筑基后期,也并不是没有可能。

    五行神变进展有限,剩余三行许半生还是没能练成,但是,枯木变他也算是摸到了边,估计再有一段时间,枯木变可成。和也急不来,始终是一步一个脚印的事。许半生也隐约有一种感觉,想要真正修成五行神变,需要的已经不是修炼,而是某种气运的出现。

    至于自在诀,依旧是毫无头绪,这是这一年来,许半生最为郁闷的事情,或者说是唯一的遗憾。

    而在赖天工的悉心教导之下,无论是阵法还是符纹,许半生也已经有了长足的进步。以他现在的实力,其实已经可以做到六重阵法的叠加了,只是他不太敢在赖天工面前展现出来,毕竟,六重阵法的叠加需要极为庞大的真气,这已经远远超出了一个正常的筑基初期的修仙者所能达到的地步。哪怕是仙身灵根在手,许半生也不想表现的过于特异。

    至于制符,许半生手持判官笔,十次画制三级符箓,已经可以成功四到五次,这简直让许半生欣喜若狂,要知道,一枚三级符箓就意味着一次可以在元婴手下保命的机会,何其珍贵?

    只可惜,那种仿佛沟通虚空乱流的状态依旧没有那么好控制,许半生并非每次都能稳定的进入那种状态。而那种状态的进入,以及稳定与否,决定了许半生画制三级符箓的可能性。有时候,哪怕进入到那种状态,但是并不稳定的话,他也无法画出三级符箓,而且会使得画制的符箓完全失败。

    这一日,许半生正在和赖天工一起演练一套阵法,耳中陡然金钟鸣响,声音悠扬静远,但却给人一种很想跪下顶礼膜拜的感觉,许半生不由得停下了正在沿着阵纹行走的脚步。

    他这么一停,布了一半的阵法顿时崩溃,局部产生爆炸,直接将也正在发呆的赖天工炸了出去。

    “呸呸呸……半生,你这小子,搞什么名堂啊!”赖天工手舞足蹈的抹着一头一脑的黑灰,头发都被炸的立了起来,灰头土脸,狼狈至极。

    许半生赶忙道歉:“哎呀,师父,真是对不起,耳中突然金钟鸣响,我……对了,师父你也听到了吧?这是什么动静?从来没听到过啊!”看上去是在道歉,可绝对是一点儿诚意都没有。

    赖天工肃然道:“这是太一钟的声音,每次钟声被敲响,就表示掌教召集所有弟子。若非有敌来犯便是来了几位尊贵的客人。总而言之,就是有很强大的人上山了。”

    许半生点了点头,拍拍手道:“那师父你还愣着干嘛。赶紧整理一下换身衣服吧,你不会打算这副模样去见掌教吧?”

    赖天工气的一跺脚,许半生却是驾起飞剑便跑,赖天工只能气的直翻白眼。

    驾驭着飞剑,许半生立于飞剑之上,衣袂飘飘,一副佳公子的模样。着实有几分仙风道骨之态。

    飞至一半,许半生突然想起。这太一钟鸣响,闹不好会是因为自己。

    一晃,他来到太一派已经五年的时间了,而在五年之前。他在留仙地与姚瑶一别,当时约好,五年之后要再见面,一同回到东神州去看望许半生的父母的。

    原本进入内门的时候许半生还记得,当时刚刚筑基成功,许半生也是感慨那会儿约定的五年时间,自己终究是提前一年完成了。而之后跟着赖天工精研阵法和符纹,倒是忘记了时间已经来到当初五年之约的时候。

    赖天工说了,太一钟响。意味着有敌来袭,又或者是有很尊贵的客人莅临。

    若是有敌来犯,这护山大阵肯定不可能如此平静。想要攻破太一派,必须先攻破护山大阵。护山大阵一旦遭到攻击,大青山上的每一个弟子都会有所感应。是以,这显然不可能。

    那就只能是有很尊贵的客人莅临。

    虽然许半生不知道这尊贵的客人究竟是谁,但是,剑气宗的任何一人到来。都绝对可以当得起“尊贵的客人”这五个字,遑论是经历虚空乱流终于成就仙身的小公主姚瑶。

    姚瑶来了。只怕钟含风也来了,姚瑶的父母不适合陪着她出来,那也唯有钟含风了。

    而且,钟含风与许半生相识,他来也最为合适。

    一念及此,许半生再度催动脚下飞剑,增快了速度,若真是钟含风和姚瑶,他还真有点儿担心钟含风随便说话,到时候把他那点子秘密都兜了出来。

    剑光转瞬即至,到了祭坛处,许半生只看到一帮太一派的弟子齐聚于此,并未看到任何外人的踪影。

    急忙按落剑光,许半生直奔泛东流和牛凳,也不管他们怎么想,许半生先是给了他们一人一个拥抱。

    “转眼一年,你们还好吧?”

    就这样一个拥抱,许半生便能感觉到二人都已经稳稳的筑基成功,再过些天便是内门考核的时间,到那时,泛东流和牛凳也将成为内门弟子。

    二人相视一笑,一起压低了声音说道:“还得多谢你,若不是你给的那些……一年时间,我们只怕没那么容易筑基。”

    “内门考核并不难,难的是弄清楚考核的本质,只要想清楚考核的目的,一切难题便自然迎刃而解。”关于内门考核的内容,每一个弟子是必须守口如瓶的,但是,这并不妨碍许半生用比较灵巧的方式将这些信息透露给二人。

    “现在不是叙旧的时候,等你们进了内门咱们不醉无归。你们刚才见到内门的那些人了么?比如五脉门主掌教之类的?”

    泛东流道:“掌教和内务府总管事早就到了,他们下山迎接去了。”

    牛凳在一旁嘀咕:“也不知道来的是什么人,竟然要劳动掌教亲自迎接。啧啧,难道是来了左道的强人?”

    许半生心里已经基本有谱了,他笑了笑道:“只怕比你想的还要厉害一些。”说罢,他二话不说,剑光飞起,化作一道黄光直奔山门而去。

    泛东流和牛凳略有些羡慕的看着驭剑飞行的许半生,泛东流很快低声说:“不好,掌教去迎接的客人,半生贸贸然跑去,会不会有麻烦?”

    牛凳却道:“半生做事一向稳当,比你还稳当几分,他既然敢去,就肯定不会有什么麻烦。”

    泛东流这才放心,而许半生此刻,也早已追上了杨高宇和师邪,急忙按落剑光,二人身旁,自然还有其他元婴金丹相伴,看到许半生,其中一名金丹呵斥道:“大胆!许半生,谁让你来的?不是说了让所有弟子在祭台恭候么?你怎敢如此冒失,得罪了贵客你负的起责任么?!”(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