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844章 正一仙身

第0844章 正一仙身2017-11-11 22:39:22Ctrl+D 收藏本站

    许半生赶忙躬身行礼,问道:“请问,贵客可是剑气宗的前辈?”

    那金丹眉头一拧,很是不悦的斥道:“贵客的身份是你能打听的么,许半生,你现在已经是内门弟子了,不再是外门那帮废物。你不要把你在外门养成的目无尊长的习惯带进内门来!”

    许半生也不理他,只是将目光锁在师邪身上,他知道,师邪必然会有所反应。

    师邪伸出手,示意那名金丹弟子不要再说话,他自己则是问许半生:“你怎知贵客是来自于剑气宗?”其实师邪是知道许半生跟剑气宗的渊源的,但是在这种时刻,许半生的确是有些不守规矩,那么就要给许半生一个说明白他为何不守规矩的原因,这其中的缘由也就只能让许半生自己阐述而不能由他代劳了。

    事实上,此前得知有剑气宗的元婴来访,太一派上下俱惊,没有人知道剑气宗这等十大上门之一的门派,为何会派出一名元婴来登门造访。主要是许半生当年的事情,并没有人放在心上,只觉得那是许半生一段未开展便已夭折的机缘。可现在许半生突然闯来,又问出这句话,师邪几乎是一瞬间便恍然了,他知道,这剑气宗的元婴必然是冲着许半生来的,看来,许半生的机缘未尽。只是这事儿似乎对太一派有些不利。

    许半生赶忙道:“若真是剑气宗的前辈。那么,若是我不出现在此,恐怕才会得罪了贵客。”

    这句话。颇有点儿当场打脸的意思,当然针对的是那名金丹,一瞬间,那名金丹登时满脸通红,再度出声呵斥道:“你胡说什么?剑气宗乃是堂堂十大上门之一,剑气宗的前辈又怎么会认识你这么个小人物。许半生,你自以为是个天才。就敢如此目空一切,若非今日有贵客临门。我现在就要好好的教训教训你!”

    “教训他?!只怕你还不够资格!赵半寸,你以为你自己又是个什么东西了?我太元一脉门主的关门弟子,我庄昕的小师弟,真要论辈分你还得喊他一声师叔祖。就凭你这么个货色也胆敢在这里放肆,看来你师父平日里对你是太过疏于管教了。”一道声音突兀的传了过来,一道剑光按落下来,不用看,他早已自报家门,乃是赖天工的大弟子,如今已是元婴一重天的庄昕。

    见是庄昕开口,那个名为赵半寸的人也是不敢吱声了,虽然五脉之间并不需要讲究辈分。只以实力为尊,可庄昕实力也比他强的太多啊。金丹到元婴,差的可不是一星半点。加上掌教杨高宇五脉门主以及钦天府的总管事,太一派上下一共也不过十三名元婴,在长老院几乎不问教务的情况下,元婴就是代表着太一派最强大的力量。有庄昕帮许半生出头,谁还敢多说半字?

    庄昕下来之后,向杨高宇深深施了一礼。道:“弟子见过掌教真君,见过总管事。刚才见有人胆敢威胁我太元一脉弟子。地自己忍不住开口,还望掌教真君恕罪。”

    实际上,元婴一重天的庄昕,甚至都不用向师邪行礼,修为摆在那儿,师邪也不过是金丹九重天而已。但师邪位高权重,庄昕不希望自己的小举动,为太元一脉引来不必要的麻烦。他当然不会知道,师邪显然是站在许半生这边的。

    杨高宇摆了摆手,却是去问许半生,道:“半生,你为何说你不出现才是得罪了剑气宗的贵客?”

    许半生恭恭敬敬的回答说:“剑气宗的前辈来我派,本就是为了弟子而来,加上来的人多半是那位脾气不大好的前辈,弟子若不来,保不齐他就会迁怒他人。那人是个急性子,等不得的。”

    众人皆惊,那名金丹简直要被许半生气的说不出话来。

    在他看来,这简直就是满口胡言,堂堂剑气宗元婴七重天的钟含风,来太一派会是为了见这么一个小小的筑基弟子?哪怕谁也不知道钟含风为何而来,许半生这话却也无人相信。

    倒是杨高宇微微一笑,因为钟含风的大名在中神州可谓名声远播,的确是个脾气大太好的人,性子很急,容易迁怒,连他修的剑意都是蛮剑意这种颇不讲理的剑意,这蛮剑意也反过来影响了他的性格,愈发让他本就急躁不止的性格更加极端。

    许半生看来是真的晓得来者何人,那么,这人是来找许半生的恐怕也不错了。

    “你知道来者是何人?”

    “弟子知道,定然是钟含风前辈,而且,与他同行的还有个叫做姚瑶的小姑娘。弟子和钟前辈以及姚瑶小姑娘有过一段渊源,弟子的修炼,也是他们二人指点颇多。五年前,弟子和姚瑶在留仙地分别之际,曾有个约定,五年后迈入筑基要见上一面的。”他没说跟姚瑶的约定是要回到东神州去看望自己的爹娘,主要是不想把姚瑶曾经在自己家住过小半年的事情说出来,反正他现在入门五年,又已经进了内门,的确是有资格请个假回东神州看看了。

    杨高宇摸了摸下巴,点点头,淡淡的扫了那名金丹一眼。

    金丹见许半生真的说出来者是什么人,而且说得有根有据,心里便琢磨着,莫非真是来找他的?心里顿时惶恐起来。

    而其他人,则是一个个做恍然大悟状,难怪许半生表现的如此天才,也难怪他在东神州就能自行突破炼气一重天,原来,是得到了剑气宗前辈的指点。这上门和普通门派之间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人家随便指点一两句,就让许半生成为了一个天才,也难怪这个怪物四年就筑基成功。原因原来在这儿。

    这些家伙,也是脑子坏掉了,他们只看到了钟含风有可能指点过许半生。却完全忽略了许半生的资质根本是他们所不能比拟的,居然将许半生的修为突飞猛进的原因全都归结到上门是如何强大上,也真是令人沉醉。

    “既是如此,那你就随我们一同迎接剑气宗的高人吧!”杨高宇这样一说,许半生自然加入到迎接的队伍之中。

    走至山门处,还相隔甚远,许半生就看到了钟含风。他还是那副粗鄙的模样,裤脚卷着。就像是刚从田里干完农活的田汉,哪有半点上门元婴的高人风范?而在钟含风的身边,站着一个亭亭玉立的女孩子,皮肤细腻洁白。粉嫩透红,长相更是美若天仙,太一派的弟子们看在眼里,当场就已经被她的美貌所震慑。

    一定是姚瑶!

    相比起几乎没什么改变的钟含风和许半生,姚瑶的变化可谓是天差地别。

    眉眼之间隐约还能看见当年那个小丫头的模样,但是整体上,一个是接近十岁的少女,当时却只是个三四岁的毛丫头,这自然是变化颇大。

    若非钟含风就站在那里。许半生甚至一眼都无法看出这就是当年的那个毛丫头。

    姚瑶远远的自然也看见人群之中的许半生,她顿时喜不自禁,拔足便是几个大步。虚影连晃,姚瑶如同柳叶一般的身影飘摇着就来到了许半生的面前,几乎就要扑上前去,可最终还是忍住了。她也知道自己已经长大了,再不是当初那个小毛丫头,虽说十岁还不到。可修仙者的发育又岂是凡人能够相提并论的。身材已经宛若成人,只是某些女性部位还没有完全长开。但也已经初具规模。早上个一两年都可以直接扑上去,现在却绝对不行。

    “半生哥哥,我是姚瑶啊!”小丫头一声脆叫。

    许半生走出人群,含笑招手,姚瑶当即走到他的身边,许半生伸出手,摸摸姚瑶的脑袋,笑道:“小丫头居然长这么高了,再过两年,我可就摸不到你的脑袋了。”

    姚瑶大笑着围着许半生转了个圈,又道:“没事,真要是再长高,姚瑶就蹲下来给哥哥摸脑袋。”

    钟含风也走了上来,似乎觉得姚瑶这话有些不成体统,要知道,姚瑶现在的身份是由剑气宗教宗亲自收下的弟子,在整个剑气宗也是最受宠的一个,别看只有十岁还不到的年纪,筑基之后,在中神州,也已经有了个小仙女的名号,再也不是当初那个连道心都无法领悟的孩子了。他咳嗽了两声,来到许半生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许半生。

    许半生拱拱手,道:“钟前辈,别来无恙!”

    钟含风扫了他两眼,点点头道:“不错,还真筑基了。”

    “去年侥幸筑基成功。”

    “侥幸个屁,你的资质,当初可是我都心动了的,只是你小子不知道是眼睛上糊了屎还是怎么了,居然跑来这种穷乡僻壤的小门派。还算好,总算是没让你这个璞玉被毁。你过来,我看看你现在的灵根!”

    许半生也不敢不从,乖乖上前两步,只是嘴里却说:“钟前辈,您是上门前辈,您能纡尊降贵来到我们太一派,我们必定以最大的诚意接待您。可是,这里是我的师门,还请您不要出言不逊,侮辱我的师门。”

    这话也是包括杨高宇在内所有太一派的人心中所想,虽说太一派这样的小门派在剑气宗眼里的确连个屁都算不上,哪怕是长老院的两名化神站出来,钟含风也未必就怕了,但是,亲耳听到对方这么说话,心里还是很不舒服的。好在许半生这番话总算是让他们的腰杆稍微挺直了少许,此前也和那名金丹一样觉得许半生太冒失的弟子,顿时再不觉得许半生有问题。而且,许半生说的不错,他来了,这个钟含风尚且半点面子都不给,他若不来,钟含风指不定如何的颐指气使呢。

    钟含风一瞪环眼,姚瑶却在一旁小声喊了一声“钟叔”,他也便摇了摇头,道:“算了,某家不跟你这小娃娃计较。”说罢,伸出手,便是察根术,一查之下,就连钟含风也不禁是勃然色变。

    “仙身?!你小子居然已经是仙身的资质了?!我来看看,你这是正一仙身!”

    许半生苦笑,小声道:“钟前辈,你要不要再大声一点儿?”(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