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847章 见者皆拜

第0847章 见者皆拜2017-11-11 22:39:26Ctrl+D 收藏本站

    既然说了是要让许半生荣归故里,自然不会让他随意的离去,而且钟含风和姚瑶毕竟是上门道友来访,若是连招待都没有,传出去别的门派还以为太一派得罪了剑气宗呢。

    当下留住钟含风和姚瑶,一边大排筵席,为二人接风洗尘,另一边也是故意将这个消息放了出去,展现出太一派和剑气宗关系不错的样子。钟含风和姚瑶都知道杨高宇为何如此,多少有点儿扯虎皮拉大旗的意思,不过出于许半生这边的考虑,也就不计较了。

    三日之后,剑气宗到访太一派的消息,附近的几个门派是全都知道了,一个个惊疑不定,也不知道太一派怎么就攀上了剑气宗的高枝。他们也是多方打探,自然是查不到任何端倪,但钟含风和姚瑶剑气宗的身份是做不得假的,附近的那些门派,也不禁对太一派多了几分忌惮。谁知道他们与剑气宗是怎么回事?万一人家以后真能从剑气宗搬来救兵呢?

    留下钟含风和姚瑶的目的也已经达到了,杨高宇再没了留人的借口,赏赐了许半生一大堆不入流的法宝,让他带回许家随意打赏,杨高宇也亲自将钟含风和姚瑶送到了山门之外,挥别许半生。

    坐上钟含风的飞舟,三人飞行半月有余,终于飞越了茫茫大海,回到了东神州的地界。

    上一次是不得已而为之,像是钟含风这种元婴期的高人。着实不该出现在东神州这种以凡人为主的地界,是以,只是许半生和姚瑶下了飞舟。而钟含风却是自行离去。以他们二人如今的实力,在东神州不敢说所向无敌,可基本上也没什么人有可能伤的了他们,钟含风还是很放心的。

    行走在大唐帝国境内,许半生看着熟悉的风土人情,也是感慨万千。也不知道皇族的那位喜欢女扮男装的小公主朱宛清,如今在玉玄宫如何了。不过想来。以她道体的资质,就算没有筑基。也应该差不多了吧。

    驭剑飞行,经过无数城池,所有看见他们的人,无不是立即下拜。都是口称神仙,不少人甚至都开始为自己和家人祈福。

    两日后,许半生和姚瑶终于来到了许家的领地。

    因为家里出了两个上门弟子,许家如今的地位又是高了不少,只是不少许家子弟,都在私下说着,若非许半生坚持,许家就是三个上门弟子,地位还能更上一层楼。可也有人知道。许半生虽然没进上门,可他与大唐帝国皇族交好,许家这些年提升的地位之中。其实本就有许半生的一份功劳。

    陡然看见两道剑光飞速射来,在田间劳作的许家普通族人,也是纷纷大惊,一个个扔掉了手里的农具,噗通跪倒,双手合十不断的拜着。这便是修仙者和凡人的区别,哪怕是见到人间的皇帝。只怕这些人也没有这般虔诚。

    许半生和姚瑶按落剑光,走向其中一名老者,许半生开口叫道:“中老哥,你还认识我不?”

    那老者抬起头来,看着眉眼依稀有些熟悉的许半生,他的年纪虽然比许半生大了许多,可真要说起辈分,其实还是许半生孙子辈的,只不过许半生总不能去喊一个老汉为孙子,是以以前见到之时都是称呼对方为老哥。

    听着这熟悉的称呼,名为许中的这位老人,终于大着胆子问道:“你是半生爷爷?”

    许半生哈哈大笑,道:“都说了咱们各论各的,我叫你老哥,你喊我小老弟,怎么又客气起来。”

    老者听罢,顿时双腿一软又跪下了:“以前是小老儿不懂事,半生爷爷不要怪罪啊。半生爷爷如今已经是仙人了,小老儿更加不敢胡言乱语。”

    许半生见状,叹了口气,知道从前还算好一些,现在恐怕是再也无法跟这些人平等相处了。

    于是他也不去阻拦不断叩首的老者,而是说道:“你们都起来吧,我要回去探望我的爹娘了。”说罢,他再度驾起飞剑,化作一道剑光,消失在这些人的眼前。

    他和姚瑶走后,田间之人纷纷站起,一个个看着许半生消失的方向,有人奇怪的问道:“他怎么回来了?难道是被逐出中神州了?”

    另一个人赶忙说道:“别胡说了,你没见他已经能够驭剑飞行了么?我爷爷的爷爷的爷爷也是去过中神州的人,只是没能在三十岁前进入炼气期,后来便回来了。他告诉我们,能够驭剑飞行的,都是真正的神仙。内族包括族长在内的炼气期,在我们这里已经可以横行无忌了。可是,他们都做不到驭剑飞行。我爷爷的爷爷的……”

    众人早就炸开了,也没人再去听他说祖上人所说的话,只是一个个羡慕的看着那两道还有些余晖的剑光,心说这就是神仙呐。如今神仙回来了,也不知道许家会不会因此更为强大。

    路上依旧见到不少熟悉的面孔,只是许半生再无任何停留,他知道,自己即便停下来,这些人也是绝不敢像从前那样与他相处的。

    一路到了内族,许半生先回自己从前住的地方看了一眼,却发现这里已是物是人非,里边的下人都不再是五年多前的模样,他知道,这里恐怕已经不是自己的家了。

    也不知自己的父母搬去了哪里,他便和姚瑶来到一个人群密集的地方,按落剑光之后,看到他们俩的许家子弟,一个个都吓傻了,他们那曾见过又可以驾驭飞剑而来的人?其中倒是有人认出了许半生,可也不敢打招呼啊,都是呆若木鸡的站在当场。

    许半生也不跟他们叙旧了,直截了当的问道:“我父亲呢?他是在祠堂还是在家里?谁能告诉我?”

    好半晌。才有人大着胆子问道:“你可是族长家里的许半生?”

    许半生一听,终于明白了,原来这五年多的时间过去之后。自己的父亲已经成为了许家的族长,难怪去那个分支家主的宅院,没能看到自己的家人呢。

    “正是。”许半生意气风发,道:“我父亲还是住在以前族长爷爷的那个院子里么?”

    那人木然的点头,许半生再不停留,转身一道剑光,直奔族长宅院而去。

    一头扎进了院中。许半生刚一落地,就大声叫喊着:“爹。娘!我回来了!”

    看到他和姚瑶落地,院中有一个花匠还有个老妈子正在干活儿,被他们吓了一跳,再听到他的声音。那老花匠不禁颤颤巍巍的问道:“这是半生少爷?你是半生少爷?”

    许半生哈哈一笑,道:“可不就是我咯,花匠爷爷。”

    老花匠吓了一跳,噗通跪倒:“可不敢这么叫我,你现在已经是仙人了,可不敢这么叫我啊。”

    那个老妈子则是掉头就往里头狂奔,一路跑一路喊:“少爷回来啦,少爷回来啦!”

    许半生微微运气,将老花匠扶起。道:“花匠爷爷,别人如此倒也罢了,您可是从小看着我长大的。别说我只是去修仙了。即便是真成了仙人,您也还是我的花匠爷爷。而且,这次回来我要住些天的,您这样一见我就跪下,我还敢不敢留下来陪我爹娘了?”

    说罢,又是放声大喊:“爹!娘!我回来了!你们在哪里啊?!”

    他第一声喊爹娘。其实秦楠楠就已经听见了,只是一愣神。那声音已经消失。

    秦楠楠正坐在窗边,本就在想着,自己的儿子也不知道如今怎么样了,这仙途走的顺利不顺利。自私点儿来想,其实秦楠楠倒是希望许半生仙途不顺,那样的话,三十岁的许半生就会回到东神州,可以常在他们夫妻俩膝下。但是,从许半生的角度来考虑,当然是仙途越顺畅越好。

    心里想念儿子,陡然听到这声音,秦楠楠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不由自嘲道:“还真是思子心切,竟然出现幻听了。”

    可是,很快,她便又听到老妈子的叫喊声,她这才微微动容,许如轩和她就只有许半生这样一个孩子,有人喊着少爷回来了,难道真是许半生回来了?

    秦楠楠站起身来,带着疑惑朝着门口走去,走不几步,便听到了许半生的第二声大喊。

    一愣神,秦楠楠先是大喜过望,这一声可是听得真真的,就是许半生的声音,儿子真的回来了!然后,却又悲从中来,这么早就从中神州回来了,难道说儿子犯了什么错,被人逐出了师门?这可如何是好,要知道这以后一定会让许半生在族里抬不起头的啊!

    脚步甚为犹豫,而许半生也已经从泪流满面的老花匠那里问清楚了,许如轩不在家,他如今是一族之长,每天都有处理不完的族务,晚饭都没什么时间回来吃。秦楠楠倒是在家,就在后院,许半生便带着姚瑶,大步朝着后院跑去。

    一推开后院的门,许半生便看到呆立在院中的秦楠楠,他当即扑上前去,大喊了一声:“娘,儿子回来了!”

    旁边的姚瑶也是紧紧跟上,笑眯眯的看着秦楠楠,道:“楠姨,您还认识我么?”

    秦楠楠看着儿子愈发的英俊挺拔,心里那真是叫做一个百感交集,又是欣喜终于又见到儿子了,却又为许半生今后在许家可能的悲惨处境心惊肉跳,姚瑶的话,她是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回来了,回来了就好,可是,儿子,你怎么就回来了啊?”

    秦楠楠抓着许半生的手,说的话也是古里古怪。

    许半生完全没反应过来,他原本以为秦楠楠见到他,会立刻将其抱在怀里,放声痛哭呢,却没想到竟然会是这样一种场面。怎么秦楠楠见到自己,会显得如此纠结呢?(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