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850章 小和尚了凡

第0850章 小和尚了凡2017-11-11 22:39:30Ctrl+D 收藏本站

    经过二十多天的飞行,二人回到了中神州,这一次的五年之约,眼看就要结束了。

    姚瑶看着许半生,这些天来一直都在提醒自己,她已经长大了,再不是从前那个小姑娘,是以不方便像从前那样和许半生亲密无间,可是现在,她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抱住了许半生,毕竟只是个小姑娘,眼泪横飞,哭的天地都为之色变。

    许半生略显尴尬,怀中温玉软香,可这始终是个不满十岁的小丫头啊,许半生也只能无奈的拍打着姚瑶的后心,轻声道:“哭什么,不过十年而已,十年之后我们又可以再见了。或许,我十年没能结丹,到那时,我加入你们剑气宗,咱们就可以经常见面了。”

    姚瑶抬起了头,泪眼婆娑的看着许半生,却是很坚决的摇了摇头道:“半生哥哥,你别骗我了,其实我知道,你用不了十年就能结丹。”

    许半生有些疑惑,心道十年结丹,说实话就连他自己都没什么把握,心里忐忑着呢,这十年之约也不过是个拖延之法罢了,十年之后再想其他办法。可现在姚瑶却说他十年必然结丹,这倒是让许半生有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你怎会知道?”

    姚瑶摇了摇头,道:“我也不明白,可我就是有一种感觉,半生哥哥你用不了十年必然金丹大成,你从来都是那个最了不起的人!”

    许半生哑然失笑。他将这理解为小姑娘对他毫无保留的崇拜,这是一种很难言说的情绪,仙途漫漫。结丹又谈何容易啊。

    姚瑶放肆的哭了一场,抹去眼泪之后,又是那个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小仙女了,她看着许半生的眼睛说道:“半生哥哥,若有可能的话,你故意不结丹可好?”

    许半生笑了笑,将姚瑶脸上残余的泪水抹去。轻声道:“我和你们不同,你们修仙只为飞升。只为长生。可我,还有许多事情要做。其实,我并不觉得自己能在十年内成就金丹,但若有机会。我是绝不会浪费哪怕一天的时间的。所以,姚瑶,不管如何,我们十年后再见。”

    姚瑶沉默半晌,最终推开了许半生,很认真的点了点头,道:“我要好好修炼,千万不可在下次见到半生哥哥的时候,修为被你落下了。我回去就闭关十年。这样,我一出关就可以来找你,就能见到你了。”

    许半生笑了笑。揉揉姚瑶的小脑袋,道:“你只怕用不了十年就会金丹大成,又怎么可能闭关十年。等你晋升金丹期的时候,总是要出关的。”

    “那我就出关之后立刻继续闭关,总之,我要一出关就看到你。”

    小脸之上。满是坚毅之色,很快。姚瑶又换上了一副恳求的表情:“半生哥哥,十年后你来剑气宗找我好不好?这样我就真的可以一出关就看到你了。”

    许半生想了想,道:“好,我若十年之内得成金丹,一定去剑气宗拜访贵宗高人,等候你出关。”

    姚瑶这才灿然一笑,然后,跳上飞舟,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原本姚瑶是想把许半生送回太一派的,可是许半生说他想趁此机会历练一番,姚瑶只能作罢,二人这才在这中神州的边缘分别。

    身后不远便是留仙地,那是许半生第一次踏足中神州的地方。

    远远看了一眼,留仙地依旧古朴厚重,许半生甚至能够感受到来自于留仙地里那极为悠远的气韵,这是每年不断有接引之人抵达累积出来的效果。

    感受了一下那其中许多青涩的气息,许半生知道,那是被接引而来的先天少年散发出来的气息,干净透彻,只可惜,等到他们的修仙之旅展开之后,所要面对的便只剩下了孤独的残酷。

    驾起剑光,许半生一路飞行,极速朝着太一派的方向而去。

    真气对他来说不叫事,驭剑飞行的真气损耗近乎没有,全都由茫茫的天地灵气所补充了。一个筑基一重天,能像许半生这般驭剑一飞便是五天的,可谓绝无仅有。

    飞行之间,许半生注意到身后一辆飞车经过。

    他也不去管,但是那飞车却是停了下来,车内之人有些好奇的看着许半生,似乎对于他如此孤独的驭剑飞行在天空之中,感觉到有些不可思议。

    天地之间,一道孤独的身影,陪伴他的只是脚下的飞剑,而且,以他的飞行速度来看,那飞剑只是最普通的法宝,飞车之上的人觉得很奇怪,怎么会有人这样赶路的。中神州何其大也,即便买不起飞舟,也可以乘坐飞车,无论是速度还是舒适度,都远胜驭剑飞行。

    “这位道友,缘何如此孤独的驭剑飞行啊!”飞车之中,有人走了出来,向许半生挥手致意。

    许半生疾飞上前,停下脚下的剑光,悬在半空之中拱手道:“就是想看看这天地何其广阔,倒是不想引发了道友的好奇心。在下太一派弟子许半生,没请教道友?”

    那人是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至少看上去如此,他见许半生自报家门,却是皱了皱眉头,大概是想不起来太一派是个什么名门大派。

    “道友客气了,小僧乃是那烂陀寺沙弥了凡。道友这是要去哪里?”

    许半生一愣,再看对面那人,明明是个翩翩佳公子,怎么就成了个小和尚?

    可能是许半生的表情让了凡看出他的想法,了凡微微一笑,转了个身,身形隐现,一个光头小和尚便出现在许半生的面前。露出真容的了凡,看上去就只有十来岁了,也不知道真实的岁数如何。不过既是本相,想来这小和尚应该比许半生还要年轻一些。

    “师父说出门在外,还是要留点儿心。是以出门之前传了我这般变化,免得被人一眼看出来历。”

    许半生乐了,笑道:“可是小师傅你跟我只言片语之后便露出佛身,你师父的苦心岂不是白费了?”

    小和尚挠了挠头,露出尴尬之色,道:“小僧一时忘了,也是施主让小僧觉得颇可亲近。哎呀。这还真是,师父的心思白费了!”说罢。他又是一个转身,再度身形隐现,重又恢复了那个翩翩佳公子的样貌。

    许半生哈哈大笑,道:“小师傅真是有趣之人。不过今后还是要注意些。你这是要去哪儿?”

    了凡犹豫了一下,似乎终于想起师父的话,显然是让他不要随便告诉别人自己的目的。

    “师父不让说。”最终,了凡支吾道。

    许半生只觉得这个小和尚有趣的很,真正是毫无戒心,也不知道佛家弟子是否都是如此。

    “施主你这是要去哪里?”了凡挠挠头,问到,已经看过他的本来面目,如今这佳公子的形象在许半生眼里早就支离破碎。他一言一行,许半生都能看出那个小和尚的模样。

    许半生笑着说:“我回太一派。”

    了凡又问:“请恕小僧孤陋寡闻,不知太一派是何名门大派。我都不知道太一派在哪里!”

    许半生不禁失笑,心道这那烂陀寺乃是十大上门之一,而且是跟道庭昆仑并列天下第一门派的,历经百万年来也从未分出过高下。这个小和尚单纯至极,是以听到一个门派,就以为对方都是跟他差不多的出身。

    “太一派只是一个小门小派。比不得贵寺,小师傅没听说过也是正常。”

    了凡却是一本正经的摆了摆手。道:“师父说过,天下之大,高人辈出,世间从无小门小派,所有门派俱是平等的。”

    许半生又自失笑,道:“尊师是说众生平等?”

    了凡眼前一亮,道:“哎呀,施主你真是见识非凡,众生平等,这句话好有禅意。难怪师父说了,天下俱是英雄,小僧只是最不起眼的一个,这路上遇到的第一位施主,所说之言便如此富有禅意。真正是天下俱高人呐!”

    许半生也是无语,心道也不知道那烂陀寺怎么会让这么单纯的一个小和尚出外行走,就他这种单纯至极的性格,岂不是随便来个人就能把他骗得昏天黑地的?

    “呵呵。”

    了凡又问:“施主你还没告诉小僧太一派在哪里呢?”

    “西方,距此至少还有十余万里的路程。”

    了凡挠挠头,道:“十余万里啊,施主是打算就这样一路驭剑飞行过去么?”

    许半生点了点头,了凡又道:“小僧也是要去西方……”说着话,似乎有些犹豫,但是多看了许半生几眼之后,似乎觉得许半生应该不是坏人,便下定决心道:“施主若是不嫌弃,不如登上小僧的飞车,小僧也可带你一段。这路上小僧也就不会那么孤单了。”

    小和尚还真是老实,原本冠冕堂皇的邀请,此刻却变成了是为了排遣孤独,许半生也不知自己是第几次哑然失笑了,只觉得这个小和尚实在是有趣的很。

    既然是同路,许半生觉得这也是自己的机缘,能遇到这样一个剔透单纯的小和尚,同路也好。

    于是点了点头,许半生问道:“尊师就未曾跟小师傅你说过不要随便邀请别人上车?”

    小和尚尴尬的咧咧嘴,最终还是老老实实的说道:“师父倒是说了,不过小僧觉得施主面善,应该不会有害人之心。而且小僧这一路来,也没看到什么坏人。”

    许半生笑道:“你一共遇到了多少人?”

    小和尚一愣,随即尴尬的说:“施主是小僧遇到的第一个人。”

    许半生哈哈大笑,一催剑光,下一瞬间便已经踏足飞车车辕之上,飞剑也随之收起。

    “我也觉得自己不是坏人,那么便谢谢小师傅的好意,借你这飞车赶路。”(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