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851章 结拜

第0851章 结拜2017-11-11 22:39:31Ctrl+D 收藏本站

    坐在飞车之中,许半生见了凡有些局促,稍一转念便知道他是为何如此。

    “小师傅若是不习惯这层皮相,不妨现出本相,反正我也已经看过小师傅的本相了。”

    了凡很明显有个思索的过程,大概是觉得许半生所言有理,松了一口气,一个转身,顿时又恢复了小和尚的模样。

    “小师傅今年年岁几何?”许半生这也算是没话找话说。

    了凡倒是老实,直接回答说:“小僧今年十六岁。”

    “十六岁便已筑基,小师傅资质真好。”

    了凡平静的一笑,不悲不喜,不为许半生的话而牵动任何情绪,只是说道:“上苍予你资质,必现予你苦难,世人皆只见他人资质出众,卓尔不群,却不知那人前世曾受过多大的苦难。凡事因缘际会,尽皆在一啄一饮当中,概莫能出。况且施主只说小僧资质如何,却不说自己,施主又何尝不是人中龙凤之姿,就算是小和尚,也是有着几分羡慕的。”

    许半生一愣,他只是看出了凡已经筑基,修为甚至还在自己之上,十六岁的年纪,虽然比不得姚瑶那种变态,可也已经是相当恐怖的修炼速度了。仙身也没几个能达到姚瑶那种修为增长速度的,之所以她能够如此,跟她经历虚空乱流,如今前世记忆正在逐渐复苏有关。修炼路上,万千人便有万千条路。真正的修炼是旁人无法指点的,姚瑶前世的记忆,正是最适合她的修炼之路。修为疯长,也就不足为奇了。

    正因如此,十六岁能够筑基,基本上只有仙身资质才能做到,若非如此,许半生也不可能看出小和尚了凡的资质好。

    可是了凡这句话,却好似他知道许半生的资质如何。如果说用了察根术自然不足为奇,可两人直到现在也没有实质性的接触。即便是钟含风那样的强者也无法知晓许半生的灵根如何,这小和尚又是为何说他对许半生的资质有几分羡慕呢?

    “小师傅能看出我资质如何?”许半生试探着问到。

    了凡淡淡一笑,道:“小僧的灵根乃是十二仙身之一的真明,施主应当知道。真明仙身虽不在五强之列,却是十二仙身之中与天地本源沟通最为简单直接的。沟通天地本源虽没什么用处,不过用来观察某个人的灵根,却是最容易不过。施主的正一仙身,却是瞒不过小僧的双眼。”

    许半生微微一惊,心里竟然遏制不住的产生了杀念。

    毕竟,他身上的秘密太多,每一个都会惹出祸端,可唯有正一仙身惹出的祸端不光是他自己。还会牵累太一派,这个秘密绝不能外泄。

    了凡似乎洞悉了许半生的心思,又道:“在小僧眼中。并无高下之分,一切只不过是远近而已。”

    许半生心中一动,他听懂了了凡这句缥缈之语中的隐藏意思,那就是他在他看来,门派之间并无高低之分,许半生选择哪个门派。也只是在修仙路上走的快一点和慢一点的区别,其实就是在说关于许半生的秘密。他绝不会外泄。

    简单的一句话,当然无法让许半生就此相信了凡,但是也不着急,这一路还有很长的时间,足够让许半生对小和尚取得一个清晰的判断,到时候再决定是否要杀了小和尚灭口吧。其实更关键的,是许半生并无把握战胜小和尚,毕竟这个小和尚出自于那烂陀寺,剑气宗出来的人就已经够变态的了,天知道那烂陀寺这种能跟道庭昆仑争了百万年天下第一门派的和尚庙里出来的人,会有什么神通。

    了凡似乎还是能够看穿许半生的想法,倒是也不揭穿他,只是说道:“施主应该比小僧年长几岁吧?”

    许半生点点头,道:“我今年二十一,确实要比小师傅痴长了几岁。”

    “小僧与施主颇为投缘,出来之前,师父就跟我说过,我此行路上会遇到有缘之人,不妨与其结为兄弟。小僧正有此意,不知施主意下如何?”

    这都哪跟哪啊,刚认识才多久?一共也没说上几句话,这就要结拜兄弟了?那烂陀寺好歹是十大上门中最强的门派,了凡又是仙身资质,要不要这么随便啊?

    许半生笑道:“小师傅适才说过,你此行所遇第一人便是我,又怎能判断是否与我有缘?”

    许半生的意思是没有比较就没有发言权,你总不能每见到一个人都说跟对方有缘吧。

    了凡微微一笑,颇有几分圣洁的意味,他又道:“小僧出外云游已有半年,除了按照师父的吩咐拜访了几位前辈之外,途中结识的唯有施主一人。这难道还不能说明小僧与施主的缘分?”

    小和尚的意思也很简单,那就是虽千万人亦不在我法眼之内,半年之中,若是有心,也不知道能认识多少人了,偏偏除了他师父的朋友一个新认识的人都没有,这就已经是一种缘分。

    许半生哑然失笑,这小和尚的话虽然总让人觉得有些别扭,但也不得不承认,他说的就是最为质朴的道理,简单直接,没有丝毫的遮掩,反倒令人信服。

    许半生从来都不是扭捏作态之人,既然对方一个出家人都说出要结拜兄弟这种话了,许半生也便长身站起,道:“那好,我也觉得小师傅与我有缘,即使如此,你我便结拜为异性兄弟。”

    在九州世界,修仙者结拜兄弟可不像凡人那样,烧个黄表纸来点儿鸡血混着自己的血,再来一碗酒喝下去说些什么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的话就行了,修仙者结拜,是要真正的交换誓约的。凡人之中。别说是结拜的兄弟,就算是亲兄弟反目也实在是家常便饭,每天都有兄弟阋墙的事情发生。可修仙者不同。若是结拜,交换了誓约,一旦背叛自己的兄弟,那可是要遭到天谴的。

    许半生怀疑,了凡也是因为发现了许半生的秘密,感觉到了许半生的杀心,也不希望因此惹出杀身之祸。所以才会用结拜这一招让许半生彻底放心。

    飞车之中只有两人,倒是也就不用那些繁文缛节的仪式了。两人各自站起,小和尚先是对着许半生深深一躬,口称“兄长在上,请受小弟一拜”。然后真的跪下去,许半生赶忙伸手搀扶,同时也还以一礼道:“好兄弟不用多礼,今后你我便如同亲兄弟一般。”

    这只是开始,接下去才是真正结拜兄弟的精华所在。

    “苍天在上,厚土作证,今日小僧了凡,出自那烂陀寺,筑基二重天。以太一派许半生为兄,一生一世,都当敬重兄长。永不背叛,否则,必当遭天雷轰顶永绝仙途之祸,使小僧我永堕阿鼻地狱,不得超生,或魂飞魄散化为天地元力。”说着话。小和尚竟然咬破舌尖,一口鲜血喷在他的身前。那蓬鲜血竟然化作一个个的字迹。在空中排列出刚才他所说的那句话。

    许半生大惊,想要阻拦,却已经来不及了。

    了凡这竟然是发下了血誓,要知道,普通的誓言,也不是完全不能违反的,若是修为强大到一定的份上,或者拥有某个强大的法宝,足以抵挡天雷轰顶,也愿意为此付出一定的代价,这誓约违背了也没什么。

    可是血誓不同,一旦发下血誓,就真的是完全不能违反了,否则的话,真的会像誓言之中所说的那样,魂飞魄散化为天地元力,这是绝不可逆的一个过程,就算是大罗金仙,也抵挡不了天地之力。

    “了凡你……”许半生苦笑不止,血誓虽说只要不违反,就不会有事,但是仙途漫漫,做人总要留下些余地,万一有什么意外呢?那岂不是要为虎作伥?

    了凡却是淡淡一笑,更显其圣洁的一面,道:“兄长,小僧是诚心诚意想与你结拜的,唯有如此,方能显出我的决心所在。”

    许半生苦笑道:“你就不怕我敷衍了事?”

    了凡笑道:“我认的兄长,又怎会是这样的人。兄长前世经历人间一切厄苦,是有成佛相的人,哪怕兄长不发任何誓言,小僧也相信兄长此生绝不会做出任何对小僧不利之事来。”

    许半生暗暗叹了口气,然后也严肃起来,双手高高拱起,口中颂道:“苍天在上,厚土为证,太一派弟子许半生,筑基一重天,今日与那烂陀寺了凡结为异姓兄弟。今生绝不敢做任何有悖兄弟之情的事情,若有违背,五雷轰顶永绝仙途,魂飞魄散与天地同朽。”说罢,同样是咬破了舌尖,一口鲜血喷出,他的身体前方,这血雾也凝成一段话,正是许半生刚才所说的每一个字,血誓完成。

    当许半生发完血誓之后,他突然感觉到心里仿佛有一道游丝经过,从左心房到右心房,再从右心室转回左心室,最终在他的经脉血管之中游走一遍,才默默的钻进了气海消失无痕。

    许半生略感疑惑,抬头望向小和尚了凡,道:“为何我体内会有一道游丝经过?”

    了凡也道:“我体内也有。”

    两人不约而同的跌坐在飞车之内的榻上,同时运功开始寻找那游丝的踪迹。遍寻无获,但却心头多了几分明悟,两人几乎是同时抬起头来,看着对方,一起放声大笑起来。

    在中神州,结拜兄弟的人不少,甚至发血誓的也很多,可是,像二人这样,俱是仙身的资质,就可谓是亘古未见了。因此,也没什么人能够知道两个仙身资质的修仙者结拜,并且是发下血誓结拜会有什么样的情况发生,而许半生和了凡也是运功查探之后,才明白,那根游丝,竟然是天地元力在他们体内种下的引子,让二人在某种程度上会产生心念感应,平时没什么,可若是一方出现危险,另一方便会有所感知。(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