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852章 见山定林寺

第0852章 见山定林寺2017-11-11 22:39:32Ctrl+D 收藏本站

    仔细想想,其实也真是够莫名其妙的。

    路上飞的好好的,遇到一个好奇的小和尚,然后发现,万年难遇的仙身,竟然又被许半生撞见了。

    然后,更是莫名其妙的上了对方的飞车,聊了没几句更是跟对方结为异姓兄弟,而就在结拜之前不到一盏茶的时间,许半生甚至还有杀了对方灭口的心思。

    只能说世界真奇妙,天地不可捉摸。

    接下来,两人戒心全无,说起话来就随意也轻松的多了,彼此之间也开始交流起修炼心得来。

    一晃数日,通过交谈,许半生越发觉得小和尚真是极具慧根之人,而且心思单纯到仿佛不染一丝尘埃,假以时日,自己这位结拜的兄弟就算因为所谓末法时代的来临而无法飞升,也必然是会为这九州世界铭记的最具佛相的高僧。

    前方远远显出一道山脉,了凡告诉许半生,那山名为见山,山中有寺名为定林寺。从前也是上门之一,是有着数十万年历史的古刹。但是近三万年来,定林寺似乎有些衰落,返虚不足七人,已经是跌出上门之列,不过他们仍有四名返虚,依旧是左道的门派。

    定林寺是了凡途中一站,他师父让他去拜访定林寺的一位高僧,名为圆因,要令他听圆因法师讲佛一月。

    了凡本想让许半生和他一起拜访定林寺高僧,可经过了凡。许半生对佛门中人已经有了心理阴影了,虽然他也想去见识一下佛门在九州世界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可又怕去了定林寺。被人看穿他的秘密,到时候惹出麻烦反倒不好。

    思忖再三,许半生还是说道:“我就不跟你一起去了,我是修道之人,跟你们佛家有很大的不同,高僧讲佛虽然难得一见,但估计对我也没什么用处。而且这趟我离开师门时间很长了。若是再不回去,只怕师父也挂念不止。不如就此别过。你若云游之中有空暇,可去大青山找我。就从此地,一路往西,大约五六万里的样子。便是我太一派大青山的所在。”

    了凡也不想勉强许半生,他是极具慧根之人,也大概能猜出许半生为何不愿去,便点点头道:“如此也好,等我听完圆因法师的教诲,定然去兄长的师门拜访。”

    两人也不惺惺作态,既然决定了,许半生便直接离开了飞车,再度驾驭飞剑。自己一路西行,了凡却是驾驶着飞车继续前往见山定林寺。

    许半生飞出去大约百余里路,心中突然产生一种极为危险的感觉。就仿佛有一头荒古猛兽,正张开血盆大口要将他吞噬下去一般。

    心中的不祥之感,让许半生立时停下了飞剑,悬在半空之中,仰俯四顾,却并未发现有什么危险临近。

    脚下是一条河流。波涛平静,河水之中也并无任何危险的气息透出。这说明河水里并未藏着某种猛兽巨妖,前后左右都是白茫茫的云朵,除了见山方向有隐约青山痕迹,其他方向至少百里之内都是空无一物,就更加不可能有什么危险了。

    许半生疑惑不已,却突然感觉心房一空,就仿佛从万丈高空坠落一般。

    耳中竟然有梵音吟唱,像极了这几日里了凡每日必然会辟出一个时辰打坐时所吟诵的经文。

    并不一致,内容是完全不同的,可那腔调和韵味,却和了凡诵经毫无二致。

    许半生陡然警醒,这种感觉以往从未出现,而现在他和了凡之间是存在心念感应的,这难道代表着了凡发生危险了?

    可是,了凡是尊他师父之命,到见山去见一位故交,按照那烂陀寺之中够资格做了凡师父的人,估计至少也得是一名元婴,保不齐就是化神,那么能被如此强者称之为高僧的人,必然也是元婴化神之流,又怎么可能让了凡在他的地盘上发生危险。了凡也曾说过,定林寺近三万年虽然有些没落,可依旧是有四名返虚存在的左道门派,又有什么人会失心疯跑去这样一个门派找一个小和尚的麻烦?尤其是这个小和尚还是那烂陀寺的弟子……

    心里那空落落宛若蹦极一般的失重感始终不断,许半生再不犹豫,转身便朝着见山的方向疾驰而去,真气汹涌澎湃,已经将这柄飞剑的速度提升到极致。

    很快,许半生就进入到见山的范围,脚下山峦起伏,整条山脉全都隐没在云雾之间,许半生降下剑光,已经落在见山山峦之上,身旁却依旧云雾环绕,看不清这见山的全貌。

    难怪叫做见山,这真是应了那句佛偈见山不是山的话,这整座山脉,着实有些虚无缥缈的感觉。

    也不敢多想,许半生驾起飞剑在见山的山脉之间疾飞起来,见山范围极广,随便一座山峰似乎都比大青山最高峰还要高些,整座山脉覆盖的范围,只怕有十多个大青山那么大,想要在这里头找到定林寺,也着实需要费些工夫。

    也不知道是不是运气使然,许半生如无头苍蝇一般飞了才一小会儿,便听到一个方向传来古钟鸣响,悠长深远,颇有佛门清静的高深意味。

    有钟声的地方必然有人,即便不是定林寺的方位,也至少是定林寺某个支脉的位置。最关键是那里有人,许半生就能向其询问定林寺的方位。

    一路朝着钟声传来的方向飞去,不多时,许半生便看到脚下云雾缭绕之间,一座占地面积极大的庙宇,各式殿堂出现。

    急忙按落剑光,许半生明显感觉到法力波动,他知道,这是自己触动了护山大阵的缘故,他急忙朗声以真气高喊:“在下许半生。乃是那烂陀寺小和尚了凡的义兄。因知我义弟在此,特来拜访,并非有意闯山。还望放行!”

    说完之后,许半生也不敢贸然落下,只得悬停在半空,静候对方的回应。

    好在很快,一道光影出现,停在许半生对面大约百丈远的地方。

    许半生定睛看去,那是一名身着灰色僧袍的中年僧人。手中持有一串硕大的念珠,不断用手指波动。右手立于胸前,脚下踩着的却是一根齐眉哨棒。

    “阿弥陀佛,这位施主,小僧有礼了。”

    许半生也急忙还施一礼。道:“在下许半生,见过定林寺大师。冒昧前来,只因在下的义弟,那烂陀寺了凡小和尚在此拜访贵寺的一位高人,在下想念义弟,前来叨扰,还望大师恕罪。”

    “施主客气了,只是了凡刚到本寺,施主又是从何得知的?”

    许半生又道:“在下与义弟偶有联系。他曾告诉在下,他大概会在何时拜访贵寺,而在下的门派距此不远。是以冒昧来访。”

    那僧人点了点头,一挥手,脚下出现一个缺口,缺口边缘黄光闪耀,明显这是在护山大阵之中打开了一个口子,还让许半生进入而不会受到护山大阵的攻击。

    “既是如此。施主请随我来。”说罢,那僧人一头便栽入到那缺口之中。许半生也是紧随其后,从缺口飞驰了进去。

    穿透云雾,许半生已然站在地上,抬眼观瞧,前方一座巍峨的庙宇,云雾之间看不清全貌,但想来正是他刚才在空中所见的庞大庙宇群了。

    一座巍峨的山门,真有顶天立地的感觉,上半段完全没入云雾之中,也看不清有多高大。

    那僧人立于山门之旁,双手合十,脚下的哨棒早已不知藏在了何处,他低垂双目,对许半生说道:“施主请随小僧上山。”

    山门之内,乃是一条通天石径,笔直高远,一眼看不到头。

    许半生口中称道:“多谢大师引路。”走上前去,跟在那僧人身后,走进了山门之中。

    明显感觉到走进山门的时候身旁有法力波动,不过这也不奇怪,山门上若是没有阵法加持那才叫奇怪了,在中神州,别说是一个左道的门派,就算是最普通的小门派,门派之内也是步步阵法,处处机关,不设防的话,被人长驱直入这门派也早就灭亡了。

    跟在僧人身后,许半生不紧不慢的向上走着,这台阶就仿佛怎么走也走不完一般,许半生虽然心里焦急,可这是人家的地盘,总不能在人家的门派之内驾驭飞剑,这是个起码的尊重问题。

    好在此刻他心内那蹦极一般的坠落感已经平和的多了,而且他能感觉到了凡就在上头,自然也就没那么着急了。如果了凡真有什么危险,他必然会有所感应,现在既然没事,那倒是也并不太着急。

    只是,这脚下的石径也不知要走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前方的庙宇在山门之外看起来就仿佛触手可及,可走了这么久,那庙宇似乎还在那个位置,许半生就好像从未接近过庙宇一般。

    也曾停下脚步,回头看去,却已经看不到山门所在了,这说明许半生真的走了很远,山中云雾已经将山门彻底掩盖。

    可是,这云雾既然能将山门掩盖,为何遮挡不住那庙宇佛殿?而且走了这么久,也不觉得接近,许半生已经渐渐觉得有些不对头了。

    前方僧人只是一言不发,不紧不慢的走着,头也不回。

    许半生开口问道:“大师,这山路好似走也走不完一般。”

    那僧人停下脚步,回过头,慈眉善目态度极为谦和,他笑道:“施主与我佛有缘,此路名为朝圣,若是我佛门弟子,一入山门便已经立于佛殿之外,可若非我佛门弟子,越是与佛有缘的,这路就会变得越长,但总会走到终点。”

    许半生皱眉,心道难道不该是与佛有缘的路就越短,玉佛无缘的才怎么走也走不到头么?(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