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853章 宝殿佛塔

第0853章 宝殿佛塔2017-11-11 22:39:34Ctrl+D 收藏本站

    对于许半生的疑问,僧人只是一笑,客气的回答说:“佛缘不以远近而论。”

    许半生又问:“大师的意思是说佛缘以长短而论?”

    僧人点了点头,许半生又问:“既是如此,那为何佛门弟子反倒是一入门便见到佛呢?”

    “凡我僧众,皆是佛祖座下奴仆,本已是最大的佛缘。”

    许半生听罢,不再多问,可眉头却深深的锁了起来。

    又走了许久,依旧是只看见庙宇就在眼前,却始终不得靠近,反倒是脚下之路,却逐渐变得金光闪耀,犹如金砖铺地一般了。

    那僧人突然停下脚步,回过头看着许半生,含笑道:“施主真是具有大佛缘的人,金砖铺地,上一个出现如此异象之人,已经是十五万年之前了。以贫僧所见,施主不如就在本寺剃度为僧,今后必成一代高僧。”

    许半生也是笑了笑,道:“大师说笑了,在下已有师门,岂可另投他门?”

    僧人又道:“施主此言差矣,所谓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另投他门又有何不可?以往种种,只是虚幻,唯有佛门清静,才是施主的归宿。”

    “那也不能你说是归宿就是归宿,否则,这天底下岂非除了佛门就再无别派了?”

    “非也非也,我佛最讲机缘,若是无缘之人,他也不得佛门而入。”

    “可佛家宗义不就是广结善缘,立地成佛么?就连放下屠刀之辈,尚能被佛门接纳,这天下又岂有与佛无缘之人?”

    “施主巧辩,立地成佛只是表明我佛门有广纳之心,并非人人具备佛缘。像是施主这般。若是放弃这份佛缘着实可惜,施主不要在沉迷于妄像了。”

    许半生哈哈一笑,又道:“且不说佛缘。我只问大师,若是我不肯入佛门。佛会不会怒?”

    “佛俯视众生,自然不怒。”

    “那为何又有金刚怒目?”

    “金刚怒的是心,非人间之怒。”

    “佛门有云,众生平等,又为何俯视众生?”

    这句话,让那名僧人有些说不上来了,呆立半晌,眼中似有羞恼之意。

    许半生却不管他。只是自顾自的说道:“大师适才有云,凡僧众皆为佛祖座下奴仆,既是在佛眼中众生平等,为何高高在上坐拥这么多的奴仆?我辈修仙之士,胸中都以逍遥自在为方向,岂可甘为奴仆……”

    这话终于让那僧人恼了,他目摄寒光,道:“好一个牙尖嘴利……”

    只是话未说完,许半生便已出手,一出手便是五行神雷。左手降龙木棒,右手寒铁软剑,大日火雷与玄****雷直奔僧人而去。

    熊熊的大日紫火瞬间包围了僧人。遮挡他的视线,寒铁软剑剑尖之上,却是一颗豆大的黑点,挟裹着无限的虚无之意,刺向那名僧人。

    僧人猝不及防,破口大骂:“好贼子,我诚心引你上山,你却突施杀手……”后边的话也说不出来了,许半生早已一招得手。寒铁软剑剑尖之上的豆大黑点,撕裂虚空。直透僧人的胸膛。

    “咦,怎么可能。你如何能破我毛甲……”僧人口中不甘心的说出半句话,许半生手中寒铁软剑急转,玄*雷颗颗炸响,毁其肉身的同时,也封印了他的魂魄,使其动弹不得。

    左手降龙木棒兜头劈下,火雷入体,紫火高温只用了几个呼吸,就将那僧人的魂魄彻底炼化为虚无。

    许半生轻吁了一口气,淡淡的说道:“我倒是要看看你是何方妖孽!”

    抽回寒铁软剑,僧人的身子软软的倒了下去,魂魄已经被许半生彻底炼化,肉身虽还未彻底灭亡,可也只剩下最后一口元气了。

    僧人倒地之后,竟然缓缓变化,不等许半生擦干净寒铁软剑上的鲜血,他便已经现出了原形,竟然是一头丑陋的豺狼,粗短的四条腿不断的空蹬着,狡黠的豆眼之中也射出无限的恨意。但是,这一切都已经无济于事了,此刻他只要一口元气消散,便会永远轮回。

    许半生收起武器,淡淡说道:“早就觉得你不对,这一切不过是你的幻术所致,其实我一进山门就已经察觉周围全是幻术,配合你演了一场戏,就是想看看你究竟意欲何为。修为不高,幻术的水准却是不敌,若不是我,只怕来个金丹也要着了你的道儿。一路上各种潜移默化,你倒是想的挺好,想要让我心生凛然之意,而后甘愿剃度,拜倒在你这里的假佛座下。到那时,便是予取予夺,你想让我如何都可以了。只可惜,你遇到了我,幻术对我是最无效的手段。”

    手掌微张,许半生凌空一掌拍下,彻底结束了这头豺妖的性命。

    豺妖一死,他的幻术便彻底失效了,周围场景变换,哪里有什么山门,哪里又有什么金砖铺地,有的不过是一条短短的青石小径罢了。

    许半生回头看去,脚下不过走了数十级台阶,之所以他觉得在这条路上走了很久,完全是幻术捣的鬼。

    不过,许半生倒是有些诧异,因为前方的庙宇还在,依旧是巍峨耸立,隐约透出佛家威仪,原以为这也是那豺妖幻化的景象,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再不迟疑,许半生快步拾阶而上,这一次,他很顺利的几步便走到了那庙宇近前。

    庙宇宏大,光是这庙前大门便已经让人心生敬意。

    庙门之前,一片广阔平整的圣地,安静沉默,仿佛诉说着这庙宇亘古的历史。

    许半生走过这片空地,只觉得自己仿佛就连心灵都被净化了一番,这圣洁的感受,还真是跟刚才那只豺妖联系不到一起。

    若非已经识破对方是妖,许半生还真有可能相信这佛前圣地圣洁的气息,可是现在,他只是知道在这圣洁的气息之下。一定隐藏着别样的危险。

    庙门朱漆,两旁石柱高耸入云,巍峨的大门之上。书写着定林寺三个金光闪耀的大字。

    许半生定睛看去,定林寺三字绽放金光。真宛若佛祖降世,仿若佛光普照,让人徒生一股想要顶礼膜拜之感。

    许半生不会上当,他迈步上了台阶。

    脚一落地,便感觉到法力波动,这一次,许半生并没有客气,而是徒手辟出两只火球。直奔那法力波动之处。

    虚影晃动,眼前的景象如同水波一样产生了涟漪,许半生冷笑一声,心说你这幻象还不给我破?!

    可是,前方的庙宇只是晃动几下,却又平静了下来,只有那两处产生法力波动的地方,再无丝毫法力的痕迹。

    许半生一皱眉,自己明明破了这幻阵,为何眼前庙宇仍在?

    也不去管。许半生只担心了凡太过单纯,不知险恶,无法看穿对方的真面目。立刻朝着庙门走去。只是许半生也无法理解,定林寺既是几十万年的古刹,其中又有那烂陀寺高僧的好友,怎会没人识破这寺中竟然有妖而且存了害人之心的真面目?

    尝试着用手轻推朱漆大门,倒是没从门上传来任何异样,那大门应手而开,发出吱吱呀呀的声响。

    大门之内,佛光笼罩,一层真佛所在的圣洁气息飘荡在其中。可若真是真佛气息。应该是无所不在的,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虚无缥缈。就好像是蒙上了一层轻纱的感觉。

    没有时间细加琢磨,许半生迈步走了进去。

    门内。又是一片空地,空地之上立有高低不等的数十座佛塔,佛塔之中皆有香烟袅袅,真的是圣洁无比。

    任何一个人到了这里,只怕也不会怀疑这里有什么猫腻,可是许半生一路所遇,早已让他内心有了坚实的判定,这里必然有诡异,只是他现在还没能发现其中的问题所在。

    确定了这片佛塔并无阵法联系,许半生这才居中而行,直奔前方的大殿而去。

    穿过佛塔之后,大殿正门之上又是一块硕大的匾额,上书“大雄宝殿”四字,大门洞开,空无一人,门旁伫立着两座等高的佛塔。

    许半生迈步上了台阶,毫不犹豫连续劈出两掌,掌心之中皆有一枚兵符,这两枚兵符贴在佛塔上之后,无火自燃,随即出现两名虚影一般的黄巾力士,环腰将佛塔抱起,重重的朝着对方挥舞了过去。

    两尊佛塔相撞,碎石横飞,轰然炸碎,变成了一地的碎石。

    而那两名黄巾力士也耗尽法力,消散在空气之中。

    许半生这才继续迈步前行。

    这里的妖孽很是聪明,先在殿前的空地上设置了一大堆的佛塔,但却没有丝毫攻击性,就是要让来犯之人认为佛塔都没问题。但却在这两尊佛塔之中,隐藏了杀招,若不是许半生谨慎,先用兵符破了佛塔,贸然闯入,只怕当即便被这佛塔之中藏着的杀招拿下。

    刚才在黄巾力士抱起佛塔的时候,许半生清楚的看到,佛塔孔眼之中有两只手臂模样的东西伸出,只是这兵符所请的黄巾力士虽为虚幻,实力也的确不强,勉强相当于一名筑基的水平,可他们身上依旧带有仙神气息,这毕竟是仙庭的正位神,不是佛塔之中的妖邪可以接近的。

    再无任何顾虑,许半生一步跨入大殿之中,只见抬头之处,一尊巨大无比的大佛,正是那慈眉善目的如来佛祖的模样。此佛至少有百丈之高,许半生仰头望去,唯有惶恐之心,心中油然而生一股自己冒犯佛祖,应下阿鼻地狱受苦的情绪。

    两旁四大金刚怒目而峙,活灵活现竟然仿佛真神一般,整个殿中香烟缭绕,鼻端尽是佛殿之内应有的浩然之气,但是,昏黄阴暗,并不如其他佛殿那般正大光明。

    许半生感觉到有一股力量一直试图压迫自己,控制自己,意图让他跪伏下去,对这尊佛像顶礼膜拜。有那么一瞬间,许半生真的几乎就要跪拜在佛前的蒲团之上,可他也在不断的告诫自己,若是真的跪了下去,只怕所有防御就要彻底瓦解了。(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