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856章 揍佛祖

第0856章 揍佛祖2017-11-11 22:39:37Ctrl+D 收藏本站

    感觉到身上的法纹越来越多,许半生的阵法行将完成,妖怪无论如何翻滚自己的身体也是无用。

    他的身体太大了,又如同一根肉肠,中间满是褶皱。那褶皱对他来说不算什么,可他这么大的体量,许半生可以轻易的藏身褶皱之中,任凭他如何翻滚,许半生也是不伤分毫。

    妖怪知道不能如此下去,可却又无可奈何,他破口大骂道:“小子,你给我滚下来!不然爷爷让你好看!”

    许半生嗤笑一声,道:“大虫子你的智商太低了,你真要是有办法,你早就动手了。哦,忘记了,你没有手,你浑身上下也只有一张嘴而已。你再敢开口,小爷我敲碎你满口牙。刚才被我敲掉牙的滋味儿如何?话说你到底是个什么怪东西,无头无尾,恶心至极。”

    妖怪大怒,不断的翻滚着,将本就低洼的地面,更是刨的越来越深,此刻若是天降甘霖来一场雨的话,估计这里就是一个小小的人工湖了。

    “若不是我被封印了触须,又岂能容你这等筑基小辈嚣张!”一时间,这妖怪说漏了嘴,他也是气急攻心了,才会如此。

    许半生听罢,笑道:“原来你被封印了触须,是以手诀掐不出,任何法术都不出来,只能用嘴弄点儿幻术出来是吧?”说着说着,许半生倒是想起来一样东西,那东西口吐迷雾,幻化世间万象,难怪可以做出如此逼真的幻境,原来是它!

    同时,许半生也明白了为何此妖的防御如此惊人,其实并不是他的防御强,而是蜃本是软体动物。他身上的皮肉几乎像是流水一般。除非攻击力足以一次性穿透他整个身躯,否则,这边轰出一点缺口。瞬间就被其他的部位流淌过来弥补上了。也难怪许半生和了凡的攻击打在他身上,让他痛苦不堪。但却始终无法攻破他的身体,让了凡脱困而出。

    “哈哈,终于知道你是个什么东西了,原来你是个蜃妖。被封印了触须,一身法力无从施展,但却依旧可以口吐蜃雾,制造幻象。也难怪你无需任何辅助,便能布下这极其庞大的幻阵。是的。只有蜃妖才能如此,换做人类的修士,便是元婴化神,也支撑不了这么庞大的幻阵。”

    蜃妖被说破了身份,竟然安静了不少,似乎他也在苦思对策,而许半生趁此机会,又是铁笔银钩,在蜃妖的身上画下不少法纹。

    “小子,你停笔。我这就放你义弟出来!”

    终于,这蜃妖知道大势已去,实际上他已经相当于人类金丹期修仙者的实力。但却被封印了触须,无法使用任何法术,这才被许半生打的狼狈不堪。

    许半生哈哈大笑,道:“你这妖怪,既然已经让我识破了身份,你以为我还会放过你么?你现在触须被封印,空有一身法力却无法施展,不趁着这个机会要了你的命,难道留着你去害人不成?”

    “你敢杀我!定林寺不会放过你的!”蜃妖厉吼。

    许半生一愣。心说难道这蜃妖真是定林寺豢养的妖兽?不过既然他是蜃妖,这倒也不是没可能。

    按理说定林寺这种门派。又是佛门,不至于豢养妖兽。可若是蜃妖就能理解了。

    蜃这种东西,虽然也可以修炼成妖,但却有一个致命的缺点,那就是他永远也无法化形,只能以这种最为原始的形态,如同一只丑陋的大肉咕噜一般,盖因他本身就是海中贝类,除去外边的壳之后,里边就是软体动物的形态。上天给了蜃一项天赋,可让他口吐蜃气化为幻阵,在幻阵之中他可以随心所欲的幻化为任何形象。可是,在真实的世界里,却也让他承受永远无法化形之苦。哪怕蜃妖修炼到返虚境界,也依旧只能以这样的本体形象示人,只有在渡过天劫飞升之后,才能拥有自己的金身。而且,那金身还是仙庭赐予他的,并非他自己修炼得来。

    定林寺豢养一只蜃妖,要的便是他口吐蜃气幻化海市的本事。一口蜃气,足以化作一座城池,像是定林寺这种衰败之中的门派,衰败的原因无外乎修炼资源的紧缺,否则,一个堂堂上门又怎么可能堕落成为左道?在资源本已紧缺的定林寺中,只怕那些和尚也舍不得将门派的资源用在建筑修缮之上,虽然这些花销并不算多,可还有诸多法阵呢?还有数十万年强大历史的渊源呢?这些只怕都已经落败不堪了。

    可是有了这样一头蜃妖,定林寺就没问题了,只需令其吐出蜃气,化作亭台楼宇广阔大殿,至少有人来访之时,定林寺依旧是往日那名门大派的架势。

    可笑这帮和尚,竟然也心有杂念,不去好好修炼,不去一心侍奉佛祖,却想这些歪门邪道。

    当然,这也是因为蜃妖对修仙者并没有特别致命的伤害所致,无法化形就意味着蜃妖无法随意的杀人,相当于金丹的修为,也只能欺负欺负比自己境界低的修仙者,真遇到金丹以上的强者,若是他老老实实只是幻化一个幻境倒也罢了,对方也未必能看出端倪,可他若想在这幻境之中做出不利于对方的事,那法力波动瞬间就能让对方睁开天眼看穿一切。

    就连许半生都在一入山门的时候就看穿了他的幻境,正是因为山门处竟然有法力波动,是他准备对许半生不利的结果。即便是许半生不能以常理度之,可随便来个金丹,这蜃妖便是触须没有被封印,也害不了人。

    这样一个害处不大的妖怪,为了几分上古佛门圣地的门面工程,豢养一只倒也不为过了。

    想明白这一切之后,许半生不由得笑了起来,他停下了手中的判官笔,整个阵法只留下最后一笔没有画下,然后他对蜃妖说道:“你先将我义弟放出来。我答应不伤你的性命!”

    蜃妖不信,道:“我凭什么相信你!”

    “这阵法只剩下最后一笔。你若不信,我便画下,到时候你化作天地元力。我义弟依旧可以出来,顶多受点儿牵累。总不致死。你现在已经是我俎上鱼肉,我有必要欺骗你么?!”

    蜃妖沉默半晌,似乎终于相信了许半生,又或者说是屈于眼前的形势,不得不屈从。

    张开那几乎不存在的大口,一个污浊不堪的人影终于从他的口中被喷了出来,许半生电眼急看,确定了那就是了凡。这才放下心来。

    可是,蜃妖吐出了凡的同时,却又喷出了一口极为浓烈的蜃气,将许半生团团包围起来。

    一瞬间,眼前一切再度变幻,佛祖高高在上,盘坐在莲花座上,手里持着金刚佛杵,法相庄严。座下十大弟子,目犍连迦叶须菩提等皆在下方恭立。一百零八罗汉在两旁张牙舞爪,口中连连发出金刚怒吼,就连文殊普贤观音地藏这四位菩萨也是分立两侧。

    佛祖开口说道:“下方何人胆敢不恭?!”佛音梵唱。威势动天,任何人见到此番模样,只怕都会心神失守,顿时跪伏下去。

    可是许半生却是猛然跳起,一巴掌重重的拍向上方那个宝相庄严的佛祖,结结实实的给了他一个大耳光。

    “你明知道你的幻术对我没用,还敢来?!你这是存心找死啊!”说着话,许半生拳打脚踢,只打的那个佛祖抱头鼠窜。而一旁的四大菩萨则是目瞪口呆的看着他,许半生猛一回头。大声呵斥道:“看什么看?再看连你一块儿揍!”那被他呵斥的普贤菩萨,竟然无耻的掉过头去。

    许半生继续追打本就满头包。现在更是满脸包的佛祖,一百零八罗汉神经病一样手舞足蹈齐声怒吼,却没有半点办法,十大弟子干脆齐齐低下了头,跪在追打佛祖的许半生面前,一言不发。

    许半生打的有点儿累了,这才放出一把大日火雷,熊熊的大日紫火瞬间吞噬了所有的幻象,眼前又恢复了那个已经如同湖泊的洼地,以及在地上蠕动不止,被打的不敢再有任何动静的蜃妖。

    一旁是同样目瞪口呆的了凡,他刚才也置身幻境之中,只不过许半生没注意到他罢了。

    他亲眼看着许半生追着佛祖猛打,佛祖却没有丝毫还手之力,只是不断的抱头鼠窜,而四大菩萨和十大弟子都是默不言声,一百零八罗汉也只剩下疯狂吼叫的动静。

    眼前幻象虽然解除了,可许半生追打佛祖的那一幕,却深深的烙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这让了凡自幼一心向佛的心里,留下了不少阴影。

    “义兄,你怎能对佛祖动手?”了凡呆呆的说道。

    许半生翻了个白眼,道:“那是这坨妖怪搞出来的幻境,哪有什么佛祖!他被定林寺僧众豢养,对你们佛门耳濡目染,因此才会幻化的很像那么一回事,可眼见未必为实,你师父难道就没告诉过你这一点?”

    了凡呆了呆,讷讷的说道:“师父倒是说过我此行会有一劫,然后会有一个逆天之人出手相救,并且告诫我此人会对佛祖不敬,只是我实在没想到那个人会是义兄你。”

    许半生也愣了愣,心说了凡的师父也是个了不得的人,他怎么会知道自己是逆天之人?

    这逆天,说的当然不是在九州世界,而是在地球所在的世界。许半生跟天道差点儿都打了一场,而且拥有了跟天道一样的实力,原本应该夭折的他却瞒天而活,自然可以算的上逆天。最终更是破碎虚空来到这九州世界,这就更加是逆天了。

    那蜃妖已经绝望了,再不敢有任何的反抗之心,此刻只是缩成一团,仿若一个肉球一般团在他自己搞出来的洼地中央,一动不动。

    看着这么大的一团肉球,许半生也是有点儿头疼,有心杀了他,可他毕竟是定林寺豢养的妖兽,而且也没什么害处。有心把他送回定林寺,可这么大的地方,想要找到那破败的寺庙估计也不容易,更何况这么大只的蜃妖,许半生还真是没办法把他弄过去。

    正愁着呢,却听到远处有人呼喊:“道友手下留情!”(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