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857章 许前辈

第0857章 许前辈2017-11-11 22:39:39Ctrl+D 收藏本站

    淡淡的黄光转瞬而至,落地之后,一名光头僧人身穿灰色僧袍,单掌立于胸前,口宣佛号。

    “阿弥陀佛,道友还请手下留情。”

    说话之间,那僧人不住的打量着许半生,眉头微微跳动,似乎很是诧异,许半生不过筑基一重天的修为,为何能够不受蜃妖幻术。

    许半生也还以一礼,道:“大师如何称呼?”

    僧人连忙道:“不敢称大师,小僧乃是定林寺罗汉堂值守僧圆山,敢问道友是那座名山大府的仙师?”在这名僧人眼中看来,区区筑基一重天,便能打破蜃妖的幻境,定然是出自某个上门的弟子。

    许半生笑了笑,道:“大师客气了,在下许半生,来自于太一派。”从圆山身上,许半生能够感觉到隐隐正气,而且周围幻境已经彻底消除,应该是真的定林寺的僧人了。

    圆山微微一惊,太一派不是什么名门大派,不过由于距离定林寺并不是很远,是以在定林寺的记载之中还是有的。恰好他知道太一派,见许半生竟然是出自这样一个小门派,也不由得有些惊讶。

    了凡此刻也是单张立于胸前,道:“小僧那烂陀寺了凡,见过定林寺高僧。”

    圆山一愣,他见许半生手段非凡,竟能制服蜃妖,自然觉得这二人肯定是以许半生为主。而且小和尚了凡着实面嫩,一看便知比许半生小,就更以为二人是以许半生为主。本想和许半生寒暄之后再跟同属佛门的了凡打招呼,可没想到许半生竟然只是太一派的传人,在圆山心里,了凡肯定也不是来自于名门大派,此刻倒是有些忽略了他。

    可了凡一开口。竟然自称那烂陀寺的弟子,这怎能不让他大吃一惊?

    而且,和道庭不同。佛门是有着统一的辈分的。道庭以修为为先,除非是同门拜在同一个师父门下。否则相互之间都是以修为论高低,没有那么多的辈分讲究。可佛门却是有着严格辈分区分的,了字辈和圆字辈之间,差了两辈,也就意味着圆山应该称呼了凡为师叔祖,这怎能不让圆山大吃一惊。

    和见到道庭的修仙者不同,佛门弟子见面,如果是友非敌。还是应该交换一下可以证明身份的东西,毕竟这事关辈分。

    圆山也不敢质疑,只是取出自己的腰牌,双手恭敬的递到了凡面前,口中道:“小僧圆山,乃是定林寺弟子,见过前辈禅师。”不管如何,了凡报的法号便是了字辈,虽然未经确认不敢胡乱称呼对方为师叔祖,可客气一点儿是必须的。也只能勉强称呼他为前辈禅师了。

    了凡也不去接那腰牌,而是伸出一根手指轻轻一探,便已经确定了圆山的身份。

    然后他也取出自己的腰牌。托在手中。

    圆山收好腰牌之后,却是比了凡更显的恭谨许多的探出一根手指,一查之下,确认了对方的身份,当即略有些惶恐的跪倒下来,口中称道:“弟子圆山,拜见那烂陀寺师叔祖。”

    了凡微微有些赧然,他年纪太小,辈分却高。平日里在那烂陀寺就已经被许多几百岁的人称呼为师叔乃是师叔祖,倒还算是习惯。只是终究还是有些扭捏。摆摆手道:“你我并非同寺,不需如此多礼。这蜃妖是怎么一回事?”

    圆山有些为难。看了看许半生,心道这不应该啊,了凡乃是筑基二重天的修为,又是出自于那烂陀寺这种手段近乎通神的门派,他都搞不定的蜃妖,却被太一派一个筑基一重天摆平了?关于这只蜃妖,事关他们定林寺的*,被了凡发现了倒也罢了,毕竟同属佛门,又是一贯关系不错的门派,平日里虽以蜃妖幻境撑场面,可那烂陀寺估计是早就心知肚明。可现在有一个道庭的人在这里,圆山就不敢轻易说出口了。

    了凡是极其聪颖的,他一看便知圆山的为难在何处。

    他道:“此乃我结拜义兄,神通非凡,若非有他,小僧只怕此刻已经沦为这只蜃妖腹中之餐。你不必为难,有什么就直说吧。”

    圆山看了看许半生,心中也略微有些懔然。心道这许半生出身不怎么样,却竟然能够跟那烂陀寺的了字辈僧人交上朋友,且还结拜为兄弟,看来真是拥有大手段的。只是不知这样一个人,为何会沦落到太一派去。

    心中猛然一动,他似乎明白了些什么,再望向许半生的眼神,就只剩下恭敬了。他心里想着,许半生的修为不可能只有筑基,想来是真正的强者,不想暴露自身的修为,只是伪装成筑基而已。自己的修为太低,是以根本看不穿对方,真是可笑,竟然真的把对方当做筑基一重天的晚辈,幸好刚才没有太失礼的地方,否则,对方能完胜蜃妖,估计对自己小惩大诫是太轻松的事情。

    “圆山糊涂,拜见前辈。”说罢,又对着许半生跪下磕了个头。

    许半生大概想到了这圆山为何会如此,也不去揭穿,只是含笑点头,任由对方误会去。

    既然是前辈高人,哪怕其门派着实不怎么样,但却是了字辈僧人的义兄,圆山自然也就没什么好顾虑的了。

    “回师叔祖的话,这蜃妖实乃我定林寺护山大阵的一部分,被我寺前辈封印了触须,只留其口吐蜃气制幻的本能,配合我寺的护山大阵。没想到几个时辰之前此妖竟然趁着护山大阵轮值僧人一时疏忽,逃了出来,幸亏遇见师叔祖及许前辈,才没有造成更大的危害。但请师叔祖与许前辈怜其为我定林寺护山万载,多有苦劳,放他一条生路。今后我寺一定严加看守,绝不再使其逃脱。师叔祖慈悲为怀,还望勿与此妖一般见识。”

    那蜃妖倒是也十分精明,立刻也哀嚎着说道:“小妖一时贪玩,冲撞了师叔祖与许前辈,还望许前辈留我性命。”

    他倒是识相。知道二人之中其实了凡并不是他幻术的对手,许半生却是神通非凡之辈,所以后边半句却是请许半生留他性命。

    了凡略有些为难的看着许半生。心道若非许半生,自己也早就死了。是否饶过这只蜃妖,倒是要看许半生的心情。

    许半生点了点头,道:“既是替定林寺镇山之妖,今日便权且寄下你这蠢妖的脑袋。不过在下还是要多句嘴,幸亏我与了凡刚刚分别不久,突感了凡遇到危险,及时返转回来。否则今日恐怕事端不小。了凡虽然年少,可辈分却极高。若是他在贵寺范围内出了事端,只怕贵寺也是难辞其咎。今后贵寺还真是要对此妖严加封印,切不可再让他走脱了。”

    圆山也是一脸尴尬,心里着实也是忐忑不已,了凡的辈分让他本就惶恐,关键是了凡年纪如此之小却有如此高的辈分,这只能说明他的师父是那烂陀寺德高望重修为极高的高僧,这也等于说明了凡修为虽低,可却是极好的资质,否则又怎么会被觉字辈的高僧收为弟子?真要是他出了事。许半生所说的难辞其咎还是轻的,这蜃妖可是定林寺豢养之妖啊,到时候。那烂陀寺震怒之下,与定林寺就此翻脸攻伐不断都是有可能的。

    当即也是噗通跪下,圆山诚惶诚恐的说道:“前辈教训的是,待小僧擒得此妖回去,定然好好的惩罚于他,今后绝不会再给他跑出来的机会了。前辈大恩,小僧也会向师门秉明。”

    许半生摆摆手,道:“我也只是为了救我义弟而已,若非如此。也不会管这档子闲事。”意思是也就不用定林寺记在心上了。

    “既然此事已了,在下还要赶路。就不多加逗留了。”

    圆山一听,顿时道:“前辈还请稍稍耽搁一番。今日之事多亏了前辈出手,否则必惹大祸。还请前辈与小僧一道上山,鄙寺必有重谢。”

    许半生摇摇头道:“我还有事,不宜耽搁,有了凡与你回去说明一切,你也毋须担心。”

    圆山还待再说,了凡却是开口说道:“我义兄本就着急赶路,若非见我危急也不会转头,圆山你不必多言,一切自有我与贵寺分说。”

    圆山见状,这才点点头道:“许前辈他日若有经过鄙寺之时,还请拨冗至鄙寺小憩。”

    许半生点点头,道:“你先收了此妖,我与我义弟有几句话要说。”

    圆山退至一旁,开始收拾那只蜃妖,许半生则拉着了凡飞剑飞至半空之中,传音对他说道:“了凡,我估计那圆山和尚是将我当成了隐瞒了修为的前辈,说实话,以我的修为打败这只蜃妖的确有些异常,所以,就让他误会下去。你到了定林寺,对方若是问起,你便说你与我只是一见投缘,并看不出我的修为如何。我对阵法幻境一道有些不便说出的秘密,还望了凡你替我保密。”

    了凡点了点头,也传音说道:“义兄放心,小僧断不会说出任何义兄的秘密。”

    许半生这才放心,又嘱咐道:“了凡,你资质虽然了得,但是心地过于单纯,否则今日你也不会如此轻易的入了这蜃妖的圈套。今后行走,总还是要多留些心眼,不是每次都有这么好的运气。”

    了凡心有余悸的点了点头,道:“义兄所言有理,小僧记下了,今后自然会万般小心。”

    许半生拱了拱手,与了凡再次别过,驭剑而去。

    了凡这才落了下来,圆山此刻也已经收了那蜃妖,正等候着了凡,见他下来,自然是前方领路,带着了凡朝着真正的见山而去。

    路上,也是忍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圆山问道:“了凡师叔祖,那位许前辈是何修为?竟然完全不受这蜃妖的幻境迷惑,手段着实了得。”

    了凡看了他一眼,道:“我那义兄神通手段,我也不知他修为到底如何,总之不会是看上去筑基一重天那么简单。”

    圆山也知道这是了凡不想说,便点点头道:“那是自然,许前辈少说也是元婴之身,否则,哪怕是金丹,也不可能在此妖幻境之中毫无影响。”(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