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858章 杀鱼再杀人

第0858章 杀鱼再杀人2017-11-11 22:39:40Ctrl+D 收藏本站

    驭剑三日,许半生已经很接近大青山的范围了。

    远远的只见脚下一片清澈湖水,湖面之上倒影极为清晰,许半生甚至感觉到这湖水之中的灵气隐约高过空气之中少许,飞行之间不禁有心旷神怡之感,忍不住降低了剑光,更近距离的飞行于湖面之上。

    湖水碧波,水气微微蒸腾,这湖水之中果然蕴含灵气,只是并不密集,可若行于水波之上,这湖水与空气交叠的结果,便会感觉到灵气比一般之地充沛许多。

    离得近了,许半生就看得更清楚,这湖水几近透明,蓝绿之色只是天空倒影而已。低头俯瞰,湖水之中鱼儿悠闲,一尾尾皆是肥硕无比,看来也是受到湖水之中那稀薄的灵气滋润,行动之间倒是比普通的鱼类要迅捷许多。这等湖水之中,必有灵兽出没,许半生也是略微加了一些小心。

    一条极为肥硕,通体银白的大鱼游过,看见已经将飞行高度压至几乎可称为踏波而行的许半生,这条银鱼竟然用它那足有折扇大小的尾巴猛然拍击湖水,看似肥硕却极为灵活的身体,猛然跃出水面。

    这条鱼张开口的时候,许半生居然看见此鱼生有两排利齿,不若鱼类,反倒像是兽类的啮齿,森森闪烁着白光,直朝着许半生一口咬了过去。

    这鱼出得水面,许半生看得清楚,它竟然有一米长短,体重估计超过百斤,银色的鳞片在阳光之下闪闪发光,就像是穿上了一身银色铠甲的士兵。背鳍高耸,宛若一面旗帜,其上根根鳍刺。闪耀淡淡血红色的光辉,一见便知锋利无比。即便不被这银鱼的利齿所啮,让这背鳍从身上划过。恐怕也是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

    许半生飞剑转头,早已向一旁飞出数丈之远。那银鱼飞在半空,两排利齿狠狠咬合,发出一声脆响。就凭这声响,许半生便知道,若是凡人被此鱼咬住,只怕一口之下就能将那人咬成两截。即便是修仙者,疏忽之下只怕也会受创不轻。

    那银鱼一击不中,却并不退却。相反,巨大的尾部拍在水面之上,激起半丈有余的浪花,鱼身犹如离弦之箭一般,射向许半生。

    这一次,那银鱼竟然没有张开巨吻,而是想凭借自身的冲击力,以及体表那些锋利至极的鱼鳍,来攻击许半生。

    对付这样一条灵智未开的银鱼,许半生自然是毫不费劲。这次他也不躲避了,而是轻轻一掌凭空迎了上去。

    掌力之中并未夹杂真气,只以内力催发。一掌拍在那银鱼身上,竟然没能将其击落,而只是令其速度减缓,又继续向前飞行一米多远,才跌落在许半生脚下的水中。

    银鱼震怒,在水中翻腾几下,再一次跃出水面。

    许半生惊讶于这银鱼的防御之强,但依旧没将其放在心上,手里多了一把匕首。直刺向那银鱼张开的血盆大口。

    如此巨大的鱼口,许半生自然是毫不费劲的将匕首刺了进去。甚至连同自己的手臂也有半截伸了进去。

    只觉得皮肤之上腻滑一片,同时许半生感觉到那银鱼被刺中腑脏却依旧狠狠闭合鱼口。只是。已然用真气护体的许半生,是绝不可能被这样一条银鱼的利齿所伤的。不过银鱼利齿闭合,咬在许半生布满真气的手臂之上,竟然没让它的利齿被崩断,足见其齿之强。对此,许半生也是略感吃惊。

    银鱼稍稍挣扎,便死在了许半生的手臂之上,许半生一抖手腕,收回了匕首,真气微震,之前感到腻滑的鱼口之中的粘液,便尽皆四散而去。

    将银鱼抓在手里,鳞片坚硬,但却仍然可以感到鱼身上的鱼肉之细腻柔软,许半生笑了笑,顺手将此鱼扔进空间腰囊之中,准备过了这片湖域,找个地方将此鱼烤了吃掉。

    一道剑光电驰而来,许半生微微皱眉,便听到那剑光之上,有人喝道:“你怎敢趁我不在,杀了我师父的宠鱼?”

    许半生定睛看去,剑光落处,一个人影站在飞剑之上。

    和了凡分别之后这三日以来,许半生不断飞行,也曾遇到过几个不开眼的散修,见许半生孤身一人,修为又不是太高,每有截杀。理由是各式各样,只是一动起手来,却都发现自己找错了打劫的对象,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许半生只当眼前此人也是如此,淡淡一笑道:“此鱼生于天地之间,在下偶然路过,它便张口攻击,阁下怎说它是你家的宠物?”

    “它只是一条灵智未开的鱼而已,见有人过它的地盘,自然是要攻击的。你也是修仙者,略施薄惩也罢了,怎敢伤它性命?”

    许半生哈哈一笑,道:“你说它是你家的宠物,我还说这本是我养的呢,如今养大了自然是要宰来朵颐,道友此语,未免有些强难了。”

    那人顿时大怒,手一指许半生,怒道:“好一个牙尖嘴利的小子,杀了我师父的宠鱼,还敢如此放肆。说我强难,好好好,那我便让你看看何为强难。你还真以为自己这点儿修为便可恣意妄为了不成?!”说话之间,那人已然跃下飞剑,踩于水波之上,那飞剑也飞到了他的手里,森森剑意,直指许半生。

    许半生哑然失笑,心道又是一个说没两句就原形毕露的家伙,一路之上多有不太平,这劫道的散修也着实多了些。

    “你不是我的对手,想要做这样的无本买卖,还差了点儿。我也不与你计较,你现在退去还来得及。这一路上,我也不知道杀了几个你这样的散修了!”

    对方更是震怒无比,手中剑诀一掐,一道剑光便直取许半生,口中骂道:“说我是散修?呸!你是不知这片湖泊乃是谁家的地盘么?”

    许半生眉头微微一皱,心道难道不是散修?不过对方这一剑也颇具威胁,许半生也来不及细想。真气循着五行运转,手里顿时握住寒铁软剑,一招普普通通的迎风斩。迎向对方的剑光。

    一招交击,发出沉闷的声响。二人脚下的水波如被强风过境一般朝着四周扩散而去,方圆五十丈内,水中的鱼儿纷纷竭力奔逃,却仍有许多鱼儿被二人这一招波及而纷纷丧身。

    有心问问对方来历,可对方却根本不给许半生开口的机会,五指一张,手中剑便化作无穷烈焰,宛若一只凤凰一般扑向许半生。

    许半生凝神稳住身形。也是不敢怠慢,口中真言连吐,长生子刘处玄的鼎炉早已取出,真言落入鼎炉之中,纷纷化作息壤土雷,转瞬间便在许半生的身体周围布下一道雷墙,挡住了对方那火凤凰一般的剑法。

    对方也是微微一惊,随即冷哼道:“难怪口气忒大,手底下的确有点儿工夫,不过。就凭这,你还防不住我!”

    许半生疾呼:“不知阁下是何门何派的道友,在下途经此地。并不知这鱼乃是有主之宠,且的确是这鱼先行攻击的在下。不如咱们先住手谈谈可好?”

    对方却是浑然不理,冷哼了一声,道:“这会儿想谈谈了,刚才你不是硬气的很?少废话,杀我师父的宠鱼,你就老老实实偿命吧!”

    攻击更显猛烈,显然是不杀许半生他誓不罢休了。

    此地距离大青山不远,对方既然说是有门有派并非散修。许半生本想弄清楚对方的来历再说。可不曾想对方根本就不给许半生谈的机会,下手更是毫不留情。这让许半生也有了火气。

    “既然你如何蛮横,就休要怪我手下无情了!”许半生断喝了一声。心道你有火,我难道就没有火么?降龙木棒转瞬间握在手中,大日火雷铺天盖地一般罩向对方,那熊熊的大日紫焰,如同巨兽一般,将对方长剑所化的火凤凰直接吞噬,以火攻火,压得对方根本毫无还手之力。

    “现在你想谈谈了么?”许半生傲然立于半空之中,脚踏息壤土雷,迎着紫焰带起的巨风,衣袂飘飘,一派强者气息。

    那人此刻正全力抵抗着大日紫焰,他终于明白,自己本以为修为高过许半生许多,想要恃强凌弱的举动着实可笑,许半生虽只有筑基一重天,但是他的实力却远在其修为之上,就凭这大日火雷,就并非他所能抵挡。

    可是,至此已经没什么可谈的了,那人把话说的太满,此刻也唯有硬撑。

    他也是无可奈何,这种状况之下,他若败了,回到师门,别说战败这种事,就凭那银鱼之死,只怕他那个暴戾的师父就不会放过他。他所属的门派对于在外战败的弟子,向来也是苛刻的很,这关乎于门派的脸面。所以,无论哪种情况,他现在也绝没有罢手的可能。

    心中难免出现一丝后悔之情,早知如此跟许半生谈谈就好了,可事已至此,也只能竭尽全力,就算是败,也要在许半生身上咬下几块肉来。

    “是你逼我的!”那人怒吼一声,声嘶力竭,眼眶都已经瞪裂,眼角鲜血缓缓流下,其状可怖。

    口中不断的吐出诘屈聱牙的法咒,那人双手猛然一张,在熊熊的大日紫焰之中,陡然一只通体漆黑的乌鸦翩飞而出。

    那乌鸦一升上天空便发出一声极为刺耳的鸣叫,许半生看到这只乌鸦,顿时醒悟,这人,竟然是血鸦岛的弟子,几年前,许半生也曾跟一名血鸦岛的弟子交过手。虽然眼前此人乃是筑基期的弟子,他的本命血鸦已经修炼的通体漆黑,和之前所见那只血鸦大相径庭,可这叫声,却还是让许半生第一时间意识到,这人是血鸦岛的弟子。

    既然是血鸦岛的弟子,那更没什么可说的了,无论如何都是不得善了,谁让两派本就是宿怨多年呢?

    许半生轻哼了一声,降龙木棒一收,刚才还铺天盖地的大日紫焰瞬间消散无形。

    随即他张开口,一阵鲸吞,脚下湖水如同匹练一般倒挂了上去,进入许半生的口中。(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