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862章 元婴异象

第0862章 元婴异象2017-11-11 22:39:45Ctrl+D 收藏本站

    时间没有了尽头,空间失去了意义,许半生已经难以计算自己在这片不见天不见地的虚无之中堕落了多长时间。

    他仿佛化身天地元力,已经丧失了全部的意识,可是,“我”的存在,却始终提醒着许半生,他并没有死去,他依旧逗留在红尘俗世,只不过,他进入到一个无尽无垠之处,想要离开,便是要打破这片虚无。

    原本许半生以为自己气海之中的虚实天地规则碎片会发生作用,在这种无尽无垠的空间之中,便是虚到了极致,而他的本我意识,则是切实的存在。有这样的引子,按理说虚实这对天地规则碎片就应该发挥作用才对。

    可是,无论许半生如何试图唤醒天地规则碎片,换来的也只是不断的沉沦。

    在绝对的失去了时间的地方,就连天地规则碎片似乎也不起作用了。

    许半生开始静下心来,不再让烦乱的思绪困扰自己,进入一种无我无它的境界。

    一片空明。

    世界空明,许半生也空明。

    忘记了前生,不去想来世,有的只是对这片彻底虚无的思索。

    早先因为大鹏翱翔天际,鲲化为鹏而产生的一丝丝领悟,此刻又一次的回到了许半生的脑海之中。

    在刚才,许半生就仿佛被那化形的鸟翔阵触动到了什么,可当时他来不及详加思索,只能任由那股触动一闪而过,可是现在,他终于有时间好好的回想一下那种感觉,那种心灵为之轻轻颤动的滋味。

    自由,自在,翱翔天际是人类的梦想。可无论是驭剑飞行还是驾乘飞行器,人类早就已经实现了这个梦想。似乎,就连翱翔也无法做到真正的自由自在。原本以为修仙是一条通往大自在的通途。可等到许半生辛辛苦苦的攀上仙途,却发现仙途依旧多舛。甚至于,他提前知道了仙庭的由来,知道了自己即便到了仙庭也无法做到真正的大自在。

    那么,究竟何为自在?

    可笑的是,自在诀偏偏是那些根本不知自在为何物的人发明的功法。

    以有尽之身,修无尽大道,是为自在。

    这便是自在诀里一句一直困扰许半生的话语。

    在如今这片彻底的虚无之中,许半生却好似突然意会到。所有的自在都是相对的,这世间,根本便没有绝对的大自在。大自在是一个永远达不到的境界,既是如此,那就斩断大自在,只要这眼前的小自在便好。

    对于凡人而言,修仙者是自在;对于修仙者来说,仙庭是自在;而对于仙庭来说,虚空乱流才是自在;那么对于那些本就生存于虚空乱流之中的天外飞魔呢?什么才是他们的自在?

    虚无么?一个无边无垠的世界,没有尽头。没有落脚之处,甚至连时间都已经不复存在。

    可是还有本我,许半生的意识清楚的告诉他。他依旧存在于这个世界之上。世界变化了,从存在变作虚无,可他却依旧存在。

    这便是自在。

    这又不是自在,因为在这样的空间之中,许半生除了意识,根本什么都没有。

    没有了身躯,没有了血流,没有了经脉,没有了牵挂的一切。

    不对。旁人或许再无牵挂,可许半生有。许半生牵挂着自己的小千世界之中的那些人,那十个人。林浅,蒋怡,李小语,夏妙然,朱弦,依菩提,张柔柔,石予方,史一航,曾文,这十个名字,是许半生永远都牵挂于心的。或许,还有两个许如轩,两个秦楠楠,姚瑶,朱宛清,乃至于就在附近看着自己却束手无措的赖天工,都是许半生所牵挂的对象。还有,小千世界里的十个人也并非孤单,还有那对双胞胎的姐妹,安雪琴和安雅琴,如今也为许半生所牵挂着。

    牵挂,便是自在。

    若是一个人活着连牵挂都没有了,那跟死了,那跟散为天地元力又还有什么区别?

    唯有情之一字,才是自在本身。

    无情无自在,大情大自在!

    许半生想要长啸,他似乎领悟到了人间至理,他似乎终于找到了通往大自在的道路。

    既是如此,有情有天地,那么,就让这残躯破灭了吧!

    自在诀中的每一个字,都浮现于许半生的脑海之中,他仿佛看到眼前开始闪现出一道道的金光,那些金光由许多的字组成,许半生不禁张开嘴,读了出来:“以有尽之身,修无尽大道,是为自在。以有情之体,习无情大道,是为自在。以敬畏之心,炼破天之术,是为自在。与天斗,自在。与地斗,自在。与人斗,自在。以有斗无,方为大自在!”

    这段话,除了第一句,都不是自在诀里的,却偏偏都是许半生看过的那本自在诀之中的字眼凝聚而成。只是,以前的组合并非如此,而现在,那些字的每一笔每一画都分解开来,重新组合,成为了全新的篇章。

    金光炸裂,化作无数星点,许半生的身躯在这无数星点之中,也化作点点元力,他的意识,布满了这个无尽无垠的虚无空间的每一个角落。

    两颗光点开始出现,那是代表了许半生的意识存在的光点。

    一颗光点极亮,光亮之间现出一个“天”字。

    另一颗光点厚重,稳稳的压住了一个“地”字。

    天地出现,许半生的意识,偕同那些无数星点的金光,化作一柄巨斧,重重的劈向代表天地的光点。

    无声无息,一切暂停,可天地却为之分开。

    时间开始出现,许半生清楚的感觉到时间回到了这片虚无之中,这便是天地的开始,这便是时间的开端。

    浊者下降,厚载为大地。

    清者上升,浮现出天空。

    自此,天地始成。时间流淌。

    许半生的意识凝聚无数星光,身躯开始隐现。

    婴儿细嫩的皮肤之下,开始出现血管。血管之中流淌着滚烫的鲜血。

    短小的四肢挥舞,便彻底将天地撑开。天地越来越大,身躯也随之成长。

    呼气成风,呵气化雨。大地之上,呈现出淙淙的河流。河流两岸,开始染绿,生命至此出现。

    许半生的身躯转眼成年,他又是那个孱弱的少年,脸上。却始终挂着一缕淡定的微笑。

    “我要修炼!”许半生开口说道,于是他迈入后天,眼之境,耳之境,鼻之境,舌之境,身之境,意之境,从而先天。

    炼气期转瞬而过,眨眼他便筑基有成。

    筑基一重天。筑基二重天,筑基三重天!

    仙途就在前方,那是一条如匹练般的霓虹大道。许半生从容的迈步而上,手中握着寒铁软剑。

    挥剑而下,许半生口中大喊:“是到了破碎天地的时候了!”一剑如虹,如光,如电,如万物一切。

    “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眼,要这地,再埋不了我心。要这众生,都明白我意。要那诸佛,都烟消云散!”

    这本是许半生前世地球上一位作家小说中的字句。如今却成为许半生直抒胸襟的豪言壮语。

    “既是无情,要这天地何用?既有自在,何处不是天地?给我破!”剑光横扫一切,化作数百万道,数千万道,数万万道剑光,席卷了一切,轰向天地。

    天崩!

    地碎!

    天地不存!

    许半生傲然持剑立于当下,眼前再不是那无尽无垠的虚空,而是他熟悉的大青山,熟悉的四绝之地,熟悉的八阵图,熟悉的赖天工。

    八阵图转眼碎若齑粉,化作无穷能量,纷纷涌入许半生的身体。

    这强大的能量,充实着许半生的身体的同时,也让这四绝之地中出现了灵气,出现了风雨,头顶重现蓝天,脚下重现大地。

    四绝之地不复存在,但却没有伤害到其中一花一木。

    赖天工目瞪口呆的看着许半生,在他眼里,许半生只是一伸手,试图解除八阵图,然后便行将突破,跌坐于地。

    下一个瞬间,许半生便又站起,八阵图自行土崩瓦解,四绝之地也遭到了彻底的破坏。

    许半生在无尽无垠的虚空之中渡过的漫长岁月,在赖天工眼中,连一个呼吸都不到。

    可是,许半生头顶升腾紫气氤氲,脚下金光绽放,身披霞光,一道白色的光圈在他的身体周围缓缓向着四周荡漾开去。

    百丈,二百丈,堪堪落下。

    随即,是第二道光圈,百丈,二百丈,二百五十丈,二百六十丈,终于落下。

    尘埃只被激起了极短的瞬间,又重新归于大地。

    赖天工呆了呆,喃喃道:“你这是直接筑基三重天了?”

    许半生点了点头,笑着说道:“又是一次突破,两次提升。是的,师父,我筑基三重天了!”

    赖天工倒吸了一口冷气,心说,如此下去,这小子跟那个剑气宗的丫头的十年之约,看来还真不是没可能完成。即便完成不了,就凭他的八阵图,只怕当日那名元婴也奈何不了他。总不能为了一个弟子,出动化神,出动返虚吧?那可就是要引发战争了,审判所也不是白给的,不可能就这么看着剑气宗挑起战争。

    连续三道剑光闪现,三道身形出现在赖天工的面前。

    其中两人刚想开口,却看见了第三人,纷纷拱手道:“见过掌教。”

    杨高宇点点头,看着许半生,双眼之中闪烁着微光。

    “突破了?”杨高宇问。

    许半生点点头,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又是一次突破,两次提升,弟子许半生,筑基三重天了!”

    杨高宇大惊之余却是欣喜异常,大笑道:“大善,大善呐!”

    而另外二人,却是相互对视一眼,其中一人皱眉说道:“刚才动静过大,只怕会惊动不少人吧。”眉宇之间,隐约有担忧之色。

    许半生认得他,这是阴神一脉的门主权元白。

    而另一人更是许半生的老熟人,师邪明白权元白是何意思,他当即迈前一步,傲气道:“动静大么?本派又多了一名元婴,这动静还小了点儿。”

    诸人皆是一愣,但是很快,他们就全都明白了。

    师邪跌坐于地,盘腿问心,口中道:“烦劳掌教及二位门主为我护法!”头顶紫气缭绕,脚下金光遍野,身后霞光万丈。

    只见他口吐金丹,金丹伸出四肢,仿佛大梦初醒一般,已然化作婴孩形状。

    师邪,元婴期!(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