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863章 有人欢喜有人闷

第0863章 有人欢喜有人闷2017-11-11 22:39:46Ctrl+D 收藏本站

    看着已经筑基三重天的许半生,进入内门两年来日夜苦修却依旧停留在筑基二重天的仇魂,已经彻底的明白了自己与许半生之间的差距。

    如果说从前还觉得自己不比许半生差的话,现在的仇魂算是终于绝望了。他知道,自己从今而后,就只能对许半生仰之弥高,甚至再没有可能缩短与许半生之间的差距了。

    说起来其实也很可笑,仇魂入门十余年才凭借着历练行走修为大增筑基得成,而许半生入门不过短短四年便已经筑基,而今又过去了两年,就连泛东流和牛凳都已经筑基成功了,自己却一直妄想着与许半生争长短。

    现如今的仇魂,终于认清了自己与许半生之间的差距,换做其他人,肯定是从此明悟,再不去想着与许半生一争长短,而是自己刻苦修炼,争取在仙途上走的更长远一些。可是仇魂却不思反省,相反对许半生愈发的嫉恨,只是,他也明白,炼气期的许半生就已经有足够的实力打败自己,如今的许半生,绝不是自己可以轻撄其锋的。

    心中的恨意无法排遣,而许半生却是看都没往他的方向看上一眼,仇魂不禁愈发的郁闷,心头郁结难消,只觉得喉头微微发甜,竟然是一口血压抑在胸口,难以消散。

    强行将血咽了下去,仇魂深深的看着许半生,只恨自己资质不够,一时间不禁有些意志消沉。

    好容易捱到这次的训话结束,仇魂双眼迷茫的回到了自己的居住之处。

    一想起许半生站在那里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仇魂便是恨不能将其撕成粉碎。尤其是训话结束之后,内门弟子纷纷迎向许半生,将其拥趸其中,许半生依旧是一派从容模样。就好像这一切都是他本分应得,仇魂就觉得这一切原本都应该是他的。

    作为外门之中修为进展最快的,仅以炼气六重天就已经号称外门第一人的仇魂。心高气傲自不需说。许半生来了,使得他的大哥离开。他也不过是想要在新人面前树立一下自己的雄威罢了。没想到炼气一重天的许半生竟然就让他吃了个瘪,梁子自此结下。可是真正让仇魂对许半生恨意满胸的,却是许半生的修为增长,入门短短几日,便迈入炼气二重天,这让仇魂感到了莫名的威胁。

    内门对许半生的偏袒,也让仇魂知道,自己外门第一人的身份虽然还未变。可实际上,内门的关注已经不在他身上了。当其他弟子还在浑浑噩噩不明白内门的心思之时,仇魂这个当事人,却是早已敏锐的感觉到,只要有许半生挡在前边,自己就永不可能再获得内门从前的那种关注。

    这让仇魂对许半生的恨意与日俱增,他没有想过,所有的关注,所有的袒护,都是因为资质。都是因为未来可以对门派带来的反哺,相反,他觉得这是许半生从他手里抢走了本应属于他的一切。以至于他完全忽视了自己与许半生之间资质的差距,也不觉得许半生其实从未想过跟他争什么,他将许半生视为自己最大的敌人。

    到了现在,本该幡然醒悟的他,不但没有走出来,相反,郁结更深。

    如今在内门,他绝对成为了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角色,就连原本打算收他为徒的那名金丹。虽然依旧按照当年的许诺收他为徒,可明显也不待见他。这两年来,几乎对他不闻不问。只是扔给他几门法诀功法,任由他自行修炼。至于其他的筑基弟子,更是当他不存在,见了面也只是视若无睹。若非两年来的仇魂几乎都是在闭门修炼之中渡过,恐怕早就受不了这样的孤独了。

    如今看到许半生竟然一次突破两次提升,境界上都已经超过了他,仇魂几欲抓狂,甚至忘记了跟其他人打招呼,便直接下山,来到了集市之中,恣意狂欢,在酒馆里喝了个大醉酩酊。

    酒醉之后的仇魂,无意回山,跟酒馆的老板打听了一番之后,跌跌撞撞的来到了一处庭院之中,找了一个姑娘排遣。

    女人温热的胸膛,以及柔软的双手,终于使得仇魂找到了一点儿作为修仙者,作为男人的尊严,他沉迷在这种被人百般讨好伺候的分为之中,不可自拔,一连在这处庭院里住了三天。

    可是,现实是残酷的,当他已经无力支付更多的灵石之后,便被那个女子无情的赶了出来。

    站在庭院门外,仇魂看着如今冰冷可就在片刻之前还是软言温语的女子,仇魂只觉得自己最后的那层遮羞布都已经被撕下了。如今呈现在眼前的,只是丑陋不堪的内里,就连一个依靠卖笑换取修炼资源的婊|子也敢对他冷言相讥。若非还剩下最后一丝的清明,知道这里是在集市之中不能惹事,仇魂简直就想拔剑回到庭院之内,将那名女子杀了以泄心头怒火。

    闹事是绝不行的,不过骂上两句发泄一番还可以,仇魂也顾不上脸面,破口大骂。

    “你一个婊|子,刚才还在老子胯下承欢,现在就翻脸不认人,你特么也敢瞧不起老子。等老子回去取了灵石,定然要一颗颗塞进你胯间小缝之中。臭"biao zi",狗东西,狗眼看人低!”

    庭院之中自然是不会有回应的,这等女子,深知在集市之中还是要低调一些,她们都是外来户,而能在这集市之中行走的筑基,至少也都是附近各个门派的弟子。本身不足为惧,可门派里随便来个人,也不是她这等女子可以抵抗。集市之中不允许闹事不假,可真要是来个金丹把她杀了,只怕这集市的市长也不会过于追究。总不可能为了她这样一个女人与一个门派翻脸吧?

    而且,像是仇魂这种人,虽不多,可也算是常见,就算这名女子没见过,她也见过附近其他女子遭受这样的侮辱。没办法,谁叫她还要用这样的方式赚取修炼资源呢?这口气虽然憋屈,也只能忍住而已。

    仇魂在门口放肆的大骂,终于引来了少量的围观者,也终于引来了集市之中的守卫。

    两名守卫联袂而来,见仇魂如此形状,其中一人便想要上前阻止。虽说这并不算违规,可也着实扰乱了集市里的秩序。

    可是另外一名守卫,却拉住了他,笑着说:“看他憋闷,不妨再让他骂上一会儿,等人多了再赶他便是。”

    两名守卫又看了会儿,仇魂也着实词穷了,喘着粗气也感觉到围观者甚众,终于是悻悻的住了口。

    这时候,那两名守卫才走上前来,之前阻止的那名守卫笑着说道:“这位道友,你骂也骂够了,想必胸中也不再那般憋闷。看你似乎是在外头受了气,今日也只是借题发挥,拿这女子做了出气筒,不如就此罢了,也省的叫人看你的笑话。这里多数人虽不知你所属门派,可万一有认出你的人,传扬出去,对你的师门名声也不好听。”

    “去特么的师门,若非师门不公,老子也不至于如此……”此话一说,也觉得有些失言,公然诋毁自己的师门,这在哪里都不容于人。

    仇魂略感惶惶的看着两名守卫,另外一人早已皱起了眉头,刚想训斥他几句,却又被那人阻止。

    “呵呵,对师门有怨却是不要如此公然诉说,小心隔墙有耳。这位道友,还没请教……?”

    仇魂看了对方一眼,也看出对方的修为高过自己不少,事实上能在这集市之中担当守卫的,无一不是筑基中期以上的修仙者,对方又如此客气,不禁觉得胸中憋闷少了一些。

    拱拱手道:“在下乃是大青山太一派的弟子,名为仇魂。惭愧惭愧,这几日憋闷的很,一时间胡乱说了些话,还望两位道友当作没听见的吧。”

    那人笑了笑,也拱手道:“在下秦泽涛。正好我也差不多要换岗了,道友若是仍旧胸中憋闷难散,我也正好想喝上几杯。既是相逢便是有缘,不如同饮几杯,何如?”

    另一名守卫颇有些奇怪的看了看自己的同伴,心道你们两派不是素有嫌隙,就算是职责在身你不方便就此翻脸,怎么也不至于邀请这口不择言的小子喝酒吧?不过毕竟是搭档多年,对秦泽涛也是有了很深的了解,他很快就想明白了秦泽涛大概是想借着仇魂对太一派的不满,在太一派埋下颗钉子。这种事,在他们两派之间,也算是常见之事了。

    与己无关,此人自然也不多言,由着秦泽涛跟仇魂约了酒馆,他们二人自行换岗。秦泽涛倒是假惺惺的邀请他同去,可他知道,秦泽涛目的不纯,这种事是不能被自己听见看见的,婉拒之余,秦泽涛也不坚持,两人就此别过。

    秦泽涛到了酒馆之时,仇魂只是坐在桌前,一杯酒都还没喝。原因无他,他身上没灵石了,虽说秦泽涛说了请客,可人没到,仇魂心里也没底,在集市里绝对是不敢吃霸王餐的。

    一进门,秦泽涛见此情状,顿时怒骂酒馆的伙计:“你们没长眼么?这里坐着我的朋友,你们就不知道先给上些酒菜?怎不安排到雅间坐下?就让我的朋友坐在这大厅之中?”

    伙计惶惶,委屈的心说,我哪知道他是你的朋友啊,而且,你又算个什么东西,如果不是你担任此集市守卫多年,谁知道你是谁?

    但是面子上也不敢多说,只是讷讷的解释,自己并不知道仇魂是秦泽涛的朋友,点头哈腰的招呼二人去了楼上的雅间,好酒好菜飞快的送上,这才平息了秦泽涛的怒火。

    坐下之后,秦泽涛也不多言,只是一杯杯陪着仇魂喝酒。

    酒至半酣,见仇魂已经有了七八分的醉意,这才开始循循善诱的询问,问他为何如此憋闷。(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