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864章 无心插柳

第0864章 无心插柳2017-11-11 22:39:47Ctrl+D 收藏本站

    心中苦憋,又喝了太多的酒,这些日子以来受够了各种冷遇,就连一个以身体换取修炼资源的女子都敢瞧不起他,仇魂也是终于遇到了一个愿意听他倾诉之人。于是乎,对于许半生的不满倾泻而出。

    也多亏了他并不太清楚许半生的真实情况,只知道许半生是个道体,师门将其视为珍宝,而将他这个后天道体都视若等闲。言辞之间夹杂了太多的个人情绪,将许半生的修为突飞猛进说成内门从一开始就倾尽资源,给了许半生不知道多少好处,各种丹药简直就是当糖豆那样去吃,最终造就了许半生入门不过五六年便筑基得成的奇迹。

    一开始听说太一派竟然有人五六年便筑基成功,秦泽涛也是大吃一惊,不过由于仇魂此后的言辞多是无妄的揣度,秦泽涛却是深信不疑,他哪里会想到一个仙身竟然会愿意加入区区太一派?自然便相信了仇魂的杜撰之词,认为是太一派给了许半生许多好处,生生将其修为拔高的结果。

    对于仇魂的言辞,秦泽涛并不是特别的满意,因为仇魂完全就是陷入到对许半生的个人仇恨之中,对太一派倒是没有太多忿恨。这显然不是秦泽涛想看到的,他希望的是仇魂对太一派怀有仇恨,这样他便可以拉拢仇魂成为他在太一派的眼线,乃至卧底,回到师门,必然是大功一件。

    在秦泽涛看来,即便仇魂如今在太一派并不受待见,可毕竟是个后天道体啊,迟早还是会被重视的。这样的一个人,若是成为他的卧底,无疑对于他在门派之中的地位有着极大的裨益。

    秦泽涛是血鸦岛的弟子。在派中并不受重视,否则也不会被派来在这个集市做守卫。

    虽说在这里做守卫,的确是可以捞到不少好处的。比如说他来这家酒馆吃饭喝酒,不花灵石是不可能的。但是,用五十个灵石吃到喝到其他人至少一二百灵石的东西也是必然。可毕竟,充当守卫,就意味着浪费了大量的修炼时间,对于秦泽涛而言,并不是什么美差。

    所以秦泽涛一直都希望自己在这里可以有一些特别的际遇,以便帮助他提高在门派之中的地位。他在集市里已经六七年的时间了,二十年内都很难有被召回的可能。而一个筑基的阳寿才多长?把二十多年的时间浪费在这里。哪还有可能结丹?可若能将仇魂变成自己在太一派的内应,必然会让师门对他刮目相看。这也是为何他会对仇魂如此的缘故。

    在一看到仇魂的时候,秦泽涛也只是将其视为一个郁郁不得志的弟子,可是听他骂话,却听出了一些不同寻常的东西。最开始是仇魂仅仅三十出头,便已经是筑基二重天的修为,这在他们这等小门派之中也是不多见的。之后隐约听出仇魂似乎是个后天道体,那就更加有拉拢的必要了。哪怕是可以令得仇魂改投血鸦岛,一个后天道体,也绝对会让师门十分满意。

    就因如此。他才阻拦了自己的同伴,可没想到再听下去,却发现仇魂似乎是太一派的弟子。这不禁让秦泽涛欣喜若狂。后天道体,加上太一派,一旦他的计划成功,无疑会让他的利益最大化。

    可是现在仇魂的满腔愤怒只是冲着许半生而去,许半生如何,秦泽涛并不想多问,他关心的只是能否将仇魂变成他在太一派的卧底。

    于是乎,秦泽涛尝试着引导仇魂,将对许半生的仇恨转化为对太一派的仇恨。可仇魂却始终只有对许半生的刻骨恨意,这让秦泽涛也是气愤不已。恨不得好好的教训仇魂一番,有些不想在这里跟他浪费口舌了。

    这时候。仇魂还并不知道秦泽涛的师门,若是知道,恐怕早就不敢跟他推杯换盏,毕竟,太一派和血鸦岛之间的矛盾,绝不是“引为知己”这四个字就可以轻易解决的,也就必然能猜出秦泽涛有所图谋。

    对于仇魂的食古不化,秦泽涛也有些烦躁,便道:“你那么恨这个叫做许半生的人,不如你把他引出来,为兄替你杀了他,也好泄你心头之恨。”

    这话也就是随便说说,可仇魂却是当真了。

    “我也想啊,可是,他前些日子又晋级了,最近师门对他越发重视,终日让他闭关,紫光崖也不知道去了多少次了,就为了让他继续提升修为。说是因为他前段时间回东神州省亲,耽误了不少时间,现在要将这时间弥补回来。”

    听到这话,秦泽涛也没太当回事,只是随口说道:“对我们修仙者而言,修炼是几十年乃至百年的事情,回家省亲能耽误几个月?这还值得弥补?看来你们太一派对这个许半生还真是偏袒的不轻啊!”

    “谁说不是呢?别人省亲,连头带尾不过两三个月的时间,他倒好,一走就是半年多。去的路上就不说了,竟然在东神州那些凡人的地方住了一个月,回来更好,说是一路自己驭剑回来的,光是回程就用了四个多月。”

    这话听得秦泽涛一愣,他心中不免为之一动,问道:“他这是有病啊?区区筑基一重天,瞎浪什么,驭剑回来?也不怕路上遇到什么劫道的散修?”

    “遇到了!怎么可能不遇到?还弄了条大鱼回来,说是什么有灵的银鱼,拿来孝顺内门师长,那些吃了他鱼肉的前辈们,一个个都是赞不绝口,说那银鱼的肉质是如何如何鲜美……”

    这话听得秦泽涛心中大动,急切的问道:“银鱼?他在哪里弄来的?”

    “谁知道呢?说是途中经过一片湖泊,一个散修跑来劫道,然后他杀了那个散修,却发现散修巢穴之中有一条年深日久生出了灵智的银鱼,只可惜灵智尚浅,还未化妖,他便施展手段杀了那条鱼,带回了师门……”

    这话犹如一柄重锤,在秦泽涛的心头不断的敲击着,秦泽涛大喜过望,心道虽然想要拉拢仇魂令其成为自己的卧底是没可能了,但是,却也有意外的发现。

    从仇魂的描述之中,那条银鱼显然便是血鸦岛那位金丹豢养的银鱼,而仇魂口中的所谓散修,必然是那名不知所踪的弟子。

    那日许半生与那名弟子大战之时,血鸦岛也是有所感应的,只是并未太当回事,派了人赶到的时候,许半生已经带着银鱼离开了,而那名血鸦岛弟子也是不知所踪。后来那名金丹亲自出马,确定了自己的弟子已然身死,从当时所感应到的,可以确定对方的修为并不太高。血鸦岛对此自然是震怒不已,可是也查不到任何线索,那名金丹更是气的发下重誓,若是让他找到此人,定然要将其碎尸万段。

    秦泽涛只是知道,那条银鱼本身没什么,但对于那名金丹却极为重要,那是他一个长达百年的计划中的一环,等的就是银鱼化妖的那一天。好容易历经百年,终于成功的将银鱼培养出了灵智,眼看着再有十多二十年便能令银鱼化妖,到时候,只要他利用这条银鱼的妖灵,配合血鸦岛湖域的秘阵,便能让他修为倍增,达至元婴。现在银鱼竟然被人弄走,这叫他怎么可能不抓狂?这等于是毁了他化婴的最大可能。

    这其中的细节,秦泽涛也是不懂,并不明白为何一条化妖的银鱼便能帮助一名金丹六重天连续跨越三重天,达到金丹大圆满的境界。不过,既然已经知道是谁掳走了这条银鱼,还杀了他们血鸦岛的弟子,秦泽涛已经是大功一件。

    尤其是此人竟然还是太一派的弟子,那更是会让血鸦岛对他格外的满意,两派之间的纠葛已久,正愁找不到借口找上门去呢,没想到今日无心插柳,却得到这样的一个消息。

    秦泽涛大喜,之前对仇魂的忿恨也便消失无踪,小心的找他百般确认了这个消息,仇魂也是把道听途说得来添油加醋的说了许多,在秦泽涛已经定向的思维之下,俨然就成为了确凿之事。

    将仇魂灌醉之后,秦泽涛也不去跟集市市长请假,直接离开了集市,驭剑飞回了血鸦岛。

    将仇魂所言禀告了自己的师父,果然,秦泽涛的师父也是大喜,很是夸赞了秦泽涛一番,然后便将此事上报了内务府,很快那名失去了银鱼的金丹便找上门来。

    一进门,那金丹便抓着秦泽涛问了个详细,勃然大怒之余,也是对秦泽涛赞不绝口,甚至直接甩给秦泽涛几颗丹药,而秦泽涛的师父也告诉他,师门对他的行为很是满意,很快便会将其从集市调回,派遣其他的弟子接替他,并且会对他有所奖赐。

    血鸦岛已经做好准备,要去太一派兴师问罪,而秦泽涛,想要得到师门的奖赐,毫无疑问,他必须要出面与仇魂对质,唯有如此,才能形成确凿的证据,以免太一派当面抵赖。

    由于两派之间的纷争已久,血鸦岛也不敢直接找上门去,哪怕那名金丹已经是闹得天翻地覆,天天嚷嚷着要直接杀向大青山。

    血鸦岛的掌教先将此事呈至审判所,一切照足了规矩,然后才在审判所派出的专员的陪同之下,由那名金丹带着一众弟子,以及秦泽涛,兴师动众的前往太一派兴师问罪。

    审判所的专员看在眼里,也知道那名金丹可能是完全出自于本身的愤怒,可血鸦岛,也不过是找了一个合适的借口罢了,为的就是要挑起跟太一派之间的干戈。只要能坐实这件事,并且太一派对许半生稍有偏袒,便会成为血鸦岛举派与太一派一决高下的借口。

    对于这种门派之间的纷争,只要借口找到了,审判所是乐见其成的,修仙者不死,中神州哪里养得起这么多的人?审判所要的,只不过是一个控制罢了。(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