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873章 肃杀

第0873章 肃杀2017-11-11 22:39:58Ctrl+D 收藏本站

    这会儿,血鸦岛的弟子都为之胆战心惊,他们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何那看似不堪一击的阵法,却竟然能将魏谦逼到如此程度。

    审判所的专员已经眯起了双眼,虽然他也还不知道许半生是如何做到的,可他此刻早已明白,这一切都是在许半生算计之中的,若那阵法真的不堪一击,这么久了,魏谦早就该破阵而出。可是阵法依旧,就足以说明,演武场里所展现的一切,都是这阵法所致。

    这绝不是个简简单单的节节高大阵。

    这也是专员唯一能做出的判断了,阵法之中到底隐藏着何种玄妙之处,他也看不出来。这与修为无关,完全是见识不够。修仙者只是一个统称,其中其实有很多细分的种类,以武证道被统称为剑修,这算是中神州的修仙者之中最大的一个门类,而其他还有符修,阵修,法修,丹修,鬼修等等,偏门的更是不计其数,不过由于很少有哪个修仙者会专修一路,而放弃其他的修炼之道,所以这样的分类很少被人提及。剑修也会辅修一些符纹阵法炼丹之术,而符修阵修丹修这些,也绝不可能不修武道和法术,只是修仙者寿命虽长,可终究也有限,是以总要以一门为主。

    这位专员主修的是法术,武道也不错,勉强可以算是法武双修,对阵法只有粗浅的了解,像是许半生布下的这个阵法,他是不可能看透的。

    不光是他,就算是太一派的两名化神真尊站在这里,只怕也看不透这节节高大阵之中藏有何等玄妙,所有人里,也唯有赖天工看出了端倪。

    也正因为看出端倪。一直都神态轻松知道许半生不会败的赖天工,见魏谦竟然被许半生逼至阵法边缘,若非阵法本身隔离天地。有一道肉眼不能见的薄薄屏障挡住了他,只怕他此刻已经被许半生刚才那一波反击给踢出阵外了。他反倒是一下子紧张起来。他似乎看到了一个他不太愿意看见的结果。

    不过很快,赖天工就舒展了眉头,这是魏谦自己送上门来的,太一派和血鸦岛之间本就宿怨难了,倒是也不怕增加这样一个仇恨。对于魏谦来说,他的目标仅有许半生一人,可对于血鸦岛的其他人,只不过是将许半生视为一个讨伐太一派的借口。他们不会把许半生放在眼里,赖天工等人为许半生担忧,其实也是关心则乱。所以,若是能借着这次的机会除掉魏谦,对于许半生来说反倒是最为有利的。

    而且,这件事有审判所主持公道,也不怕血鸦岛敢胡来,有没有今天这件事,对于血鸦岛和太一派两派间的关系并没有本质的影响,充其量不过几年之内太一派的弟子下山后容易遭到血鸦岛的弟子挑衅罢了。这类挑衅从来都没有断过。唯一会改变的也就是挑衅的频率和次数而已。

    正如赖天工所料,阵中的情形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许半生以罡风吹乱了魏谦的本命血鸦,将其击至节节高大阵边缘之后。竟然反守为攻,手中亮出寒铁软剑,挥剑朝着魏谦刺去。

    而魏谦,就像是被捆缚住了双手双脚,竟然动弹不得,任由许半生一剑西来,在他的身上增加了一个碗口大的窟窿眼。

    角度恰好的血鸦岛弟子,甚至能从魏谦的背后通过那个洞口看到对面的情形。

    众人自然是一片惊呼之声,谁也没想到。一个多时辰过去了,魏谦竟然没能攻破许半生的阵法。这还不算。反倒是他被许半生所伤,而许半生到现在。还是毫发无损。

    不过许半生也就攻了这一招而已,一看仅仅只是给魏谦身上添了个洞,而这对于修仙者来说,着实算不得什么,他也退了回去,收起了寒铁软剑。

    但是下一刻,许半生手里又多出了一根大棒子,兜头一棒敲在魏谦的头上,殷红的鲜血顺着魏谦的额头流淌下来,发髻完全乱了,大把的头发被这一棒带了下来,魏谦转眼半秃。

    魏谦气的嗷嗷直叫,却仿佛挣脱不了无形的束缚,阵法的威力直到现在才真正显露出来,阵外观战之人却是看的皱眉不已,不知道魏谦为何不反击,竟然任由许半生侮辱。

    许半生再次退回到阵眼之中,经过两轮的试探,他发现,以自己现在的实力,哪怕这两招都用上了五行神雷,却依旧伤害有限。此刻是将魏谦束缚住了,可这力量也着实有限,已经坚持不了太久,若想彻底干掉魏谦,除非五行神雷齐出,其中少不得还要动用五行神变的力量,在这众目睽睽之下且不说不敢随意尝试,关键是时间上也来不及了。

    唯有继续利用魏谦自己的力量……

    一场对战,金丹六重天对筑基三重天,打成这个局面,着实是没有人想到的。

    不是魏谦实力不够,也不是许半生实力太强,而是许半生算计得当,步步为营,从一开始就把魏谦引入了圈套。之前对抗魏谦的,是他自己的力量,现在束缚住魏谦的,依旧是他自身的力量。

    节节高大阵没错,可是在节节高大阵之中,还隐藏有两重阵法。

    一重是聚灵阵,另一重是严格说来已经不算是阵法了,而是一个次元洞天,但这个次元洞天又和普通的次元洞天有很大的区别,这个洞天之中,可以将聚灵阵聚集的各种力量存储其中,然后转化为许半生希望的力量模式,进行辅助输出。

    当魏谦入阵之后,一开始便使出全力,这正中了许半生的下怀。

    以节节高阵法设置节点,纵然这节节高大阵的确不堪一击,可节节高大阵的作用就是为了让魏谦无法一次性洞穿整个阵法。魏谦的实力,还不足以强行一次破除整个阵法,于是他只能按部就班一步步的朝前迈进,从而就必须使出至少三招以上,才有可能对许半生形成少许的威胁。

    以节节高大阵作为阶段性的屏障。将攻击始终化解在前一步,隐藏其中的聚灵阵,便会将这无处消散的各种力量吸聚起来。输入到那个次元洞天之中。

    魏谦的实力自然是比许半生强的太多,三步之后。那次元洞天便已经到了满溢的程度,其中充满了强大而暴戾的气息,这时候,许半生便以自身的力量作为引导,将次元洞天之中存储的魏谦的力量反过头去攻击他自己。

    自身的力量反攻回来,当然不会弱于魏谦的实力,并且加上许半生的力量,他又可以控制次元洞天之中力量的输出。这就出现了此前所有人看到的情形。

    魏谦轻松的逼进三步,却遭到许半生的反击,不得不几乎退回原地,他并不想退,可不退就会受伤。

    而将魏谦逼退之后,次元洞天之中的力量也消耗殆尽,第二轮的进攻与反击便又出现。

    这便是魏谦为何会两次逼近许半生,却又最终被其几乎打回原处的原因。

    许半生料定,魏谦在连受两次挫折之后,性情急躁的他。肯定会忽略掉他其实还是前进了一步左右的事实,而认为这样下去,只怕很难攻破这个阵法。如果不是将魏谦的性格因素也考虑进去。许半生的设计是会注定失败的。因为魏谦只需要继续保持攻击,他每前进三步都会被许半生逼回来,但始终还是会朝前走出一点点。这极少的距离,依旧可以缩短他和许半生之间的距离。尤其是走近到一定的阶段,两人之间的距离太短,将会导致许半生没有时间在将其逼退之后修复节节高大阵,那么,这套阵法,或者说这套设计。就面临崩溃,导致的结局自然也就是许半生的彻底失败。

    两个时辰。其实足够魏谦慢慢的前进,这个过程虽然乏味。却是可以让魏谦杀死许半生的方式。

    只可惜,魏谦的性格已经被许半生掌握的死死的,他没有继续保持下去,而是选择召唤出了本命血鸦,试图彻底的解决掉这套阵法。

    而这,正入许半生的下怀,当血鸦加上魏谦本身的力量都被次元洞天吸收了之后,许半生开始了绝地反击。

    因为还有血鸦可以持续不断的给次元洞天通过聚灵阵吸收力量,是以许半生才能在将魏谦逼退之后,将其束缚在阵法的边缘。

    真正的反击,从那时才开始。

    只可惜,许半生连续两次的尝试,虽然卓见成效,可他却知道,如此是杀不了魏谦的。魏谦只要活着,接下去就会有无穷无尽的麻烦,总不能许半生永远龟缩在大青山上吧?至于杀了魏谦的结果,许半生早就想好了,血鸦岛和太一派之间的恩怨根本无从化解,只要他们找不到借口正面出击就不会有什么问题。

    眼看着次元洞天里的力量已经几乎要无法束缚魏谦,许半生决定冒一次险。当然不是用五行神变,那是绝不能泄露的秘密,除此之外,想要彻底解决掉魏谦这个麻烦,就只有一条路可走。

    许半生从不是优柔寡断之人,一旦作出决定,那必然是雷厉风行。

    真气在体内缓缓运转起来,许半生的头顶之上仿佛被点亮了一盏灯,一团光亮直冲云霄。

    光线起处,许半生也动了,一张遮天蔽日的黑幕骤然出现,黑幕之下是一股铁锈般的肃杀之气。

    许半生双手轻挥,胁下仿佛生出双翼,他凭空飞了起来,然后一振双臂,便滑翔着扑向已经挣脱一条腿的魏谦。

    黑幕之下,再无半点生气,许半生张开了口,一口吞噬了那只血鸦,本想将其也收入太一洞天,但是,那血鸦竟然在许半生的体内被熔化为星点元力,许半生来不及细想,便将那血鸦所化的元力贯彻双臂,令其转头朝着魏谦而去。

    天晴日朗,黑幕消除。

    演武场内,魏谦轰然倒地。(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