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881章 了凡遭劫

第0881章 了凡遭劫2017-11-11 22:40:8Ctrl+D 收藏本站

    这迂腐劲儿,除了小和尚了凡,还能有谁?

    许半生当即迈步上了台阶,一撩门帘走了进去。

    那店主正要开口再骂,却看到许半生走了进来,便压低了声音说道:“你赶紧出去,别耽误我的生意。”然后,他换了一张笑脸,招呼身着华服的许半生,“这位公子,可是要添置法袍?”

    许半生看了一眼小和尚了凡,只见他光头依旧,原本俊逸白皙的脸上此刻却是污浊不堪,其中隐隐有伤痕淤肿,身上的僧袍更是破败不堪,简直就不能用衣服来形容了,那根本就是几片碎布挂在身上,也难怪这店主将其斥为小乞丐。

    又看了看店中,全是些法袍,有粗陋布衣,亦有精美华服,可不管粗陋还是精美,这都是法袍啊,最便宜的只怕也一两千灵石了,小和尚了凡跑到这种店里来想要让人家布施他一件衣服,当然不可能。

    小和尚了凡却没转身,他依旧在坚持的对那店家说道:“小僧真不是乞丐,佛祖在上,出家人不打诳语,施主你的善心必然会被佛祖庇佑,还请施舍小僧一件僧袍吧。”

    许半生笑着摇了摇头,这小和尚,真是迂腐的很,大概他平时在那烂陀寺附近,只要一走出去谁还能认不出他这个被视为那烂陀寺这一代僧人之中最具天才的弟子?自然是想要什么人家就“布施”什么,大不了记在账上回头找那烂陀寺结算就是了。可在这里,别说他没说出自己的身份,就算说了,谁又会相信?

    “了凡!”许半生拍了拍小和尚的肩膀,那店主一愣。心道这俩人认识?

    了凡也是一愣,回过身来,一看竟然是自己的义兄许半生。当即呆在当场。

    “怎么,不认识大哥了?”许半生依旧笑着。

    了凡这才恍惚过精神。双掌合十,道:“阿弥陀佛,大哥,我找你找的好苦啊!”

    许半生拍了拍了凡的肩膀,阻止了他继续开口,指着一件雪白无尘的法袍,问道:“这件法袍多少灵石?”

    店主知道这是生意上门了,顿时对了凡的脸色也好了起来。笑着说道:“这件法袍可是冰蚕丝织就,附上了十余种防御阵法……”

    许半生摆摆手,道:“店家不必介绍了,直接说个数吧。我这义弟身上寒碜,还需赶紧换上一身新的衣服。”

    店主脸上全是笑容,赶忙说道:“不多不多,看公子也是好眼光,这样,我也不报虚价,您给一万灵石。这件冰蚕丝织就的法袍就归您了。哦不,是归您的义弟了。”

    许半生笑着摇了摇头,道:“你这法袍冰蚕丝不足七成。上边的阵法也都是些粗制滥造的法阵,符纹更是粗鄙,连一朵云纹都没有。店家你还真是敢开口啊,这法袍,充其量只值三千灵石而已。这样吧,我给你五千灵石,你让人弄些温水,给我这义弟洗浴一番。如何?”

    店主装作不忿模样,还要辩解他这法袍如何精致。许半生却是缓缓摇着脑袋,示意店家不必说了。那店主见状。也知道许半生只怕是个行家,便装出忍痛之状。道:“好吧好吧,就依公子。”说罢,他立刻安排店里的伙计,很快便道后边已经准备好了,许半生也不客气,直接掏出一枚上品灵石,扔给了店主,带着了凡便朝后走去。

    了凡还待跟许半生说些话,许半生却是直接一掌轻拍在他的背部,了凡便身不由己的落进了店主准备好的木桶之中,水花四溅。

    店主也拿着那件法袍跟了过来,将法袍递到许半生的手中,并且附上了找回的五十枚中品灵石。

    许半生将灵石收起,又将法袍搭在木桶边缘,对了凡说道:“你快些收拾干净,这件法袍你将就着穿上,等回头我再帮你找合适的僧袍。”说罢,他又回到前边店中,坐了下来,店主也是奉上香茶,许半生不急不慌的品着。

    不大会儿,了凡便换上了那件全新的法袍回到了店中,清洗干净之后,顿时又恢复了那个风度翩翩的小和尚。就连店主都有些难以置信,这哪里还是刚才那个看上去像个小乞丐的人?看来,这小和尚也是出身不凡,这份气度是绝对做不了假的,今天他还真是看走了眼。

    许半生见了,却是皱了皱眉,道:“你还留着脸上那些淤青红肿干什么?”对于修仙者来说,皮肉上的伤痕,虽不敢说随时复原,但有心遮掩,还是可以很快恢复个七八成的,至少不至于像现在这样看上去惨不忍睹。

    了凡先唱了个佛号,然后才说:“师父说过,皮肉之苦也是世间万苦之一,这次游历,师父就是为了让小僧吃些苦头,也好明白我佛真意。小僧自然是要品尝一番这皮囊之苦。”

    许半生翻了个白眼,道:“胡说八道,佛生万相,最重要的便是法相庄严,你这鼻青脸肿的模样,岂不是有损佛门清修?皮肉之苦,你体会过便行了,何须一直留在身上?而且,你忘记你出门前,你师父交代你游历途中不要露出本相了?”

    小和尚一愣,随即道:“大哥说的是,是小僧执念了。”说罢,身体周围腾起雾气,转眼间,他便变作一个浊世翩翩佳公子,忒的风流倜傥,哪里还有半点和尚的模样?脸上的淤青红肿自然也消去了七七八八。

    许半生这才笑道:“这还像点儿样子,走吧。”

    了凡自然没有异议,跟在许半生身后,离开了这间专卖法袍的店铺。

    出来之后,许半生这才传音问道:“你怎会搞成这副模样?”

    了凡也传音道:“遭到贼人打劫了,小僧不敌,被洗劫一空,幸好溜得快,否则按照那些施主的话,是要把小僧这身皮肉放蒸笼里蒸熟了吃掉的。”

    许半生摇了摇头。骂道:“你当你是唐僧啊,那不过是吓唬你罢了。这些年,你一直都不曾回去?”

    了凡道:“就是准备回去了。想着回去之前来探望大哥,却不曾想途遇贼人。才搞的这番模样。”

    “你这几年来,修为怎么一点儿都没增长?”六七年之前,许半生偶遇小和尚了凡,与其结为异姓兄弟,当时,了凡便已是筑基二重天的修为,比许半生还要高上一些,可现在。六七年的时间过去了,他依旧是筑基二重天,这对于一个十六岁便筑基二重天的天才,尤其是还是真明仙身的天才来说,简直难以想象。

    了凡皱了皱眉,道:“小僧也不知,不过出来之前师父就说了,我的境界很可能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有增长,需要一场机缘。机缘到了,小僧的境界便会突飞猛进。许是机缘未到吧。大哥你的修为增长的好快,都已经筑基六重天了,离筑基后期也只是一步之遥。”

    这话。倒是引起了许半生几分遐思,心道六七年前姚瑶便已经筑基四重天,现在她闹不好都已经结丹了吧。看来,这剩下几年里,自己还真是要快马加鞭了,否则,真要被姚瑶甩出很远了。

    “大哥,你怎么不说话了?咱们这是要去哪里?”

    许半生回过神来,想了想。觉得若是带着了凡去见泛东流等人,只怕诸多不便。光是那烂陀寺的名头,就会让那几人如坐针毡。赖天工倒是个混不吝的性子。估计告诉他了凡的真实身份,他也不会有什么不自在的地方。而且,把了凡留在市长的官邸,也方便许多。

    他便道:“我要去见我师父,你跟我同去,先在我师父那里安顿下来可好?我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回头再去寻你。”

    了凡点点头道:“小僧自是无有不可的,大哥的师父,想必是个极其风姿卓越的高人前辈,小僧正好拜会一番。”

    许半生心说,赖天工高人前辈倒是不错,元婴四重天,怎么也是一方豪杰了。可风姿卓越,就差的太远,疯子卓越倒是不错。

    也不解释,只是带着了凡快步走向集市市长的官邸。

    先用腰牌通知了赖天工,门口自然有人迎候,许半生到了之后,那人只是奇怪为何许半生身后还有一人,而且明显器宇不凡,却也不敢多问,只是将许半生和了凡带了进去。

    见许半生还带着一个人,赖天工也觉得有些奇怪,不等他发问,许半生便示意师父屏退左右,然后又让赖天工布了个遮蔽天地的阵法,这才把了凡的来历告诉了赖天工。

    饶是赖天工那惫懒的混不吝性子,听说了凡竟然是那烂陀寺的弟子,并且六七年前十六岁的时候就已经筑基二重天,而且还是个真明仙身,显然他也是被吓了一跳。

    “你们俩结拜为异姓兄弟了?”赖天工问道。

    许半生点点头,道:“此间详由,容弟子日后再行禀报。我这义弟途中遭遇歹人,几乎命丧于此,身上所有的东西都被洗劫一空,弟子也是恰好在集市之中遇见。他身份特殊,只怕不方便带回大青山,免得掌教以及派中其他前辈莫名惊诧,先让他在师父这里住下,不知师父可能允许。”

    赖天工当然不会有任何意见,笑着说:“我也挺喜欢这小和尚,就让他先在我这里住下吧。你呢?你来看望师父,可是有事?”

    许半生摆摆手道:“弟子倒是没什么事情,只是觉得既然来了集市,自然要来拜见师父,省的师父回头说弟子没良心又跟弟子唠叨。那边还有师兄弟等我喝酒,我就不在师父这里久留了,等明日再来。”

    “你今天就别回山了,直接到我这里来。那几个也让他们在这里找个客栈住一晚。最近血鸦岛那边又有些丧心病狂,夜间行路,免不了生出祸端,也等明日再走吧。”

    许半生应承下来,道:“弟子遵命。”说罢,便准备离开,看看了凡,心道自己这义弟单纯至极,别被师父这老不修给骗了,于是又嘱咐道:“了凡你也早些去禅定,别跟我师父瞎聊天,一切等我回来再说。”

    赖天工闻言,气的吹胡子瞪眼。(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