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884章 撞大运

第0884章 撞大运2017-11-11 22:40:12Ctrl+D 收藏本站

    了凡听罢,也点了点头,道:“出门之前,师父也叮嘱于我,让我途中所遇之事都要自行解决。未听兄长之言前,小僧以为找兄长借些灵石回去寺中,也算解决。可现在,小僧也觉得,这并非解决之道。若不能找那人讨还公道,便是小僧回去了,只怕师父也要责罚于我。”

    许半生倒是没想到了凡会这样想,不过这本也是最简单的道理,并且也正合了许半生的心意。

    点了点头,许半生道:“你仔细想想,那人与你在飞车之上也曾共度了两日时光,你们之间多有交谈,他就没有透露出一丝身份?”

    了凡摇了摇头,道:“那位施主一直都说自己是太一派的弟子,后来更说与兄长是师兄弟,关系极好。小僧也不知他会是何门何派。”

    “若让你再去那人绑你的山洞,你可找得到?”

    了凡点点头,道:“小僧本是真明仙身,无论任何,历来都是过目不忘,只要小僧走过的路,小僧就绝不会忘记。”

    许半生笑道:“那你来说说看,那日害了你的阵法,与那山洞可在同处?”

    “不是同一处,但也相距不远。山洞在山崖北面,而阵法在山崖南面。”

    许半生又道:“你可敢与我再去一趟?”

    “佛曰大无畏,小僧自然敢。”

    “那好,你我现在便走。”说罢,许半生径直站起身来。

    了凡一愣,他没想到许半生说走就要走,原本以为至少也要等到明天再说。

    许半生有他自己的打算,在这官邸附近,血鸦岛的弟子估计不敢多做停留。冒犯集市守卫,就算是他们的师门也保不住他们。而且现在已经是后半夜,那些血鸦岛的弟子估计也不会想到许半生到了这个时候还会离开官邸。肯定都认为他明天才会离开,因此现在出去。有很大的机会不会被血鸦岛的弟子尾随。否则,这终究是个麻烦。

    “你平日都使什么兵刃?”许半生问。

    了凡老老实实的回答说:“小僧善使降魔杵。”

    这会儿也没办法帮了凡去找降魔杵,许半生便将自己的降龙木取了出来,虽然跟降魔杵大相径庭,但至少长短相仿,了凡应该勉强能用。

    将降龙木在手中掂了掂,了凡点点头,道:“虽不完全趁手。可也还算不错。”

    许半生又取出一件宙级法袍,那还是他从黑市之中得到的,不过给了他这件宙级法袍的人,现在已经死于非命。

    将法袍扔给了了凡,许半生道:“穿上这件法袍。”

    了凡拿过法袍一看之下也是一呆,道:“宙级?兄长你怎会有如此强大的法宝?”

    那烂陀寺当然不会缺法宝,别说宙级,只怕宇级的也不在话下。只不过了凡修为尚低,哪怕潜力再大,哪怕他师父再宠他。也不可能这时候就给他宙级法宝,是以见到宙级法宝,了凡还是很吃惊的。

    “偶然得到的。你少废话,赶紧穿上。”说罢,许半生自己也穿上一件洪级法袍,这却是他在太一派得到的奖赐。

    两人悄无声息的离开了官邸,出来之前,许半生便观察了四方,确定了留守的几个血鸦岛弟子的位置,他们竟然凑在一处,距离官邸大约半里的地方。

    许半生拉着了凡从另一个方向离开。将法袍的帽子戴上,低着头直奔集市西门而去。

    出了集市。许半生便祭出飞剑,拉着了凡一同踏了上去。

    “接下去就由你来带路了。路程颇远,你万万不可弄错。”

    连飞车都要飞上两天,飞剑只怕没有个三五天都无法抵达,也不知道了凡小和尚从那山洞离开之后,是如何跑到这里来的。

    了凡一指西方,道:“大哥,其实并不远的,那****从山洞里跑出来之后,就发现那人其实是带我绕了一个大圈子,足足飞了两日,实际上离我与他碰面之处,也不过半日的路程。距离这个集市,飞剑两三个时辰估计也就到了。”

    许半生一愣,这倒是他没想到的,也不啰嗦,直接按照了凡所指的方向飞了出去。

    两人踩在飞剑之上,一路疾驰,两个多时辰之后,了凡指了指前方下边,道:“就在那里了。”

    许半生看都不用,便知道下方乃是自己曾经路过的那片湖水,也就是导致了他五年前与魏谦决战的那片湖水。到了这里,许半生就愈发认定,打劫了凡的人,绝对就是血鸦岛的弟子。

    “下边是一片湖水,哪有山崖?”

    “此湖乃活水,大哥你只管往前飞,到了对岸,那里自有高山。山上有瀑布,那便是湖水的源头。”

    许半生闻言一愣,心说自己因为杀了一个血鸦岛的弟子,并且带回了那条银鱼的缘故,发现湖水之中蕴含有丝丝灵气,是以找来中州志,查阅过关于此湖。此湖明明是个死水湖,即便有活水那也是地下水,怎会有源头,还是个瀑布?而且,这湖的四周也没有什么高山啊!

    心下起疑,许半生暗道,那不会就是血鸦岛试图制造灵脉之处吧?若真是如此,那可是撞了大运了。

    当即点了点头,道:“好,先飞过去看看。”说话间,他便指挥着飞剑沿着湖岸缓缓飞行起来。

    了凡不解,问道:“大哥为何不直接飞过去?”

    “这湖属于一个叫做血鸦岛的门派,我们若是在湖面之上飞行,只怕会惊动这个门派的人,惹来不必要的麻烦。而且,既然那阵法与那山洞都在对岸,害你的贼人很可能便是这个门派的弟子。若是飞行于湖上,触动了禁制,岂不是自找麻烦?”

    了凡重重的点头,再不多问。

    这湖还颇大,又飞了足足半个多时辰,了凡才终于表示快到了。

    许半生定睛望去,奇怪的问道:“这前边没山呐!”

    “那是个障眼阵法,我那日到此处之时,也曾如此问过那位施主,他当时说这是护山大阵的缘故,可现在我知道了,这是个害人的阵法,以障眼阵法掩饰,正是因为这个阵法见不得光。”

    许半生点了点头,心道这就更可能是龙穴所在了,用障眼阵法,并不是为了掩盖那害了了凡的阵法,而是为了掩饰这里的龙穴和血鸦岛要创造的灵脉。

    “大哥,我们下去吧,再飞只怕又要触动那个阵法。那阵法颇为古怪,布在半空之中,却是对地面上的人丝毫没有防范。”

    许半生心中更加笃定,心道还真是撞上了大运,这里只怕就是真龙主穴所在,所以才会以阵法掩盖,地面上并非没有阵法,只不过那是一个聚灵大阵而已。若是将防御阵法以及障眼阵法也布在地面上,不免会和聚灵大阵相冲突,就无法制造灵脉了。

    当即按落剑光,两人来到了地面,了凡在前边带路,许半生紧随其后,二人长驱直入,便已经走进了那高山的范围。

    眼前明明是一片雾霭环绕的树林,可一走进去,雾气全消,取而代之的是一条绵延的山路,前方赫然正是一座足有数千丈之高的高山。

    许半生不禁微微颔首,心道这也算得上是颇大的手笔了,也不知道血鸦岛为此谋划了多少年,这绝非一二百年之内能够形成的,至少也需数千年才能形成如此高山。

    两人贴地疾行,不多时,许半生便见到了了凡所言的瀑布。

    只见两座山峰相夹,其间一条匹练直垂而下,耳旁传来轰轰的水声,不用走近,许半生便能感觉到那瀑布之中蕴含的浓郁灵气。

    原来,湖水之中的灵气尽皆来源于此,看来这聚灵大阵还是有缺陷啊,真龙主穴也并不完美,否则,又岂会灵气外泄,竟然会被这条瀑布带去湖水之中。

    了凡一指那瀑布,道:“山洞就在瀑布旁边,小僧出了山洞之后,便是随着那瀑布顺流而下,进入湖水之中,然后才去到那集市的。”

    许半生点头道:“瀑布之上的山峰那边,便是你出事的地方?”

    了凡点点头,许半生也大概看明白了,整座山脉之上,都覆盖着防御大阵和障眼阵法,了凡出事的地方也只是在大阵范围之内而已,即便是从这瀑布之上直接降落,也同样会触动阵法。既是如此,那血鸦岛弟子的行为便颇有些令人玩味。他为何不直接让了凡在瀑布上空降落下来,这样他也更方便将了凡绑在山洞里,而非要选择在山的那一边降落呢?

    难道说绑住了凡的山洞,并非什么山洞,而是一处龙穴?

    许半生看见那瀑布之上隐约有紫气环绕,这说明瀑布源头的山巅,灵气极为繁密,闹不好会是真龙主穴的所在。

    此前煞费苦心的想要找个合适的借口闯进血鸦岛,然后装作误打误撞的发现了他们正在构建灵脉的秘密,好去向审判所汇报,从而将血鸦岛彻底从中神州的版图上除去。现在看来,倒是得来全不费功夫,许半生相信,这里即便不是真龙主穴的位置所在,也与构建灵脉的诸多龙穴脱不了干系,至少这里一定会有龙穴的存在。如此一来,倒是简单了,只需实话实说,不管是了凡的身份,还是对血鸦岛有可能竟然在制造灵脉的行为,审判所都不可能置之不理。尤其是有了了凡,审判所必然会更加重视。

    虽是峭壁,与地面几成九十度的直角,可对于许半生和了凡而言,也并非难以攀登。

    二人手脚并用,很快来到瀑布半腰处,了凡一指旁边,道:“山洞在那儿。”(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